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的母亲6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的母亲6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展云翔刚说完,就看到品慧正看着他,眼神十分的复杂,不禁有些疑问:“娘,到底怎么了?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啊。”

    品慧仔细的摸着儿子的脸,就好像一个盲人看不见东西,只能靠手来记忆一样,她的眼神十分惊奇:“没想到我儿子竟然这么……”

    “英俊?哈哈。”展云翔有些得意,母亲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看着自己,摸自己的脸的动作自从自己长大了更是没有这样的举动了。

    自己在上海的时候也有不少的交际花看上自己,说自己样貌英俊什么的,但是自己母亲从来没有夸过自己,没想到有一天母亲也承认自己长大了,变英俊了,所以他的心情十分好。

    品慧嗤笑道:“儿子,你倒是会想,我是在想这个世上怎么还会有你这样天真的人呢?”

    如果没有记错,天真是个褒义词吧,怎么从自己母亲嘴里面说出来的时候,意味变得有些怪怪的了?

    展云翔有些不明所以了。

    这呆萌的样子让品慧看的又是一阵好笑:“真是个呆子,说你蠢呢,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天真啊,钱这东西虽然不是万能的,但也是不可缺少的东西。之前让你查你大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难道你都没有仔细的看?”

    “我当然看了,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开了一家杂志社,自己在上面写文章,然后靠着卖杂志生活。至于日子嘛,过的还凑合,只是凑合而已,一点都比不上我!”

    “他当然比不上你了,展云飞那人就是个理想主义者,遇到什么事情了,只想着逃避,就好像古时候的大臣一样,碰到昏君了,不忙着以死进谏,也不忙着同流合污,而是直接辞官归隐了,还想等到有英明圣主出现了再为国效力。哼,什么都是别人都做好了,自己再过来摘桃子!他离开展家是为了什么?妻子难产死了?他有那么情深吗?还不是为了逃避展家的义务,不想承担自己的责任,想等到展家一切变好了再回来!”

    “没有那么严重吧,大哥现在不是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吗?虽然没有赚那么多的钱,但是干的也是有模有样。”

    展云翔虽然没有去找过自己大哥,但还是派人打听过情况,所以大概的情况还是知道的,虽然没有挣什么钱,但是展云飞对他的那个事业可是十分喜欢的,而且还是从事文学方面的,十分符合他清高的性子。

    “那又怎么样?魏梦娴那个女人每个月就往展云飞那里寄那么多的钱,展云飞才能继续他的事业,要是有一天突然不寄钱了呢?他的那个事业维持不住,肯定就得回来,一回到展家来肯定也得做事,总不可能整天歇着,到那个时候就是你挪位子的时候!现在这个工厂可是你一手打造的啊,在古时候就是打=江山啊,难道你想把自己亲手打下来的江山送给别人吗?”

    “娘,你说的太夸张了吧,而且展家有铺子还有地,他想干什么不行啊,我们根本就不冲突。”

    展云翔虽然对自己大哥嫉恨的很,但总是想着他那个大哥肯定不屑于和自己争什么。

    “那些东西有你这个厂子挣钱吗?有现成的果子吃,为什么还要辛苦的栽果树呢?所以我说你真是太天真了。从下个月起糖果厂的利润你再少报一点吧,哼,反正就是只报一半也比其他的铺子挣得多好几倍!”

    其他的生意再怎么大,那也是在县城里面买的好,连省城的生意都没有做到,怎么可能比得上已经做到上海的生意?

    自己和母亲之前的投资早就已经收回来了,展云翔想着今天饭桌上的事情,再想想自己给展家进账这么多的钱,父亲竟然从来没有提什么分红的事情!

    现在自己的钱还是符合展家二少爷的身份,每个月领一点的月钱,除此之外只能在账上支一点钱,支点吃顿饭的钱可以,但是支多的话,又要经过别人的同意,日子过的不知道有多悲催。

    自己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

    “我知道了。”展云翔决定再抽出来两成,以后交给展家六成的利润已经差不多了。

    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大哥会抢自己的生意,他想得更多的是如果大哥回来了,两人一起做生意的话,自己怎么压下他,两个人应该竞争一下,从来没想过他会把自己赶走。

    想到这里他脸色难看的很。

    品慧却理解错了,在她看来儿子就是一个小天真,心中单纯的很,就好像贝壳一样,外面虽然坚硬,但里面的肉鲜嫩无比,别说用刀子了,就算是用锋利的指甲划一下,都能留下来伤口。

    “你是不是觉得我想的太坏了?其实我说的只不过是最基本的事实而已,如果你爹打算让你和云飞公平的竞争,我会这么说吗?”

    “娘……”

    “好了,什么也不用说了,你也不用太过分了,你再加两成的利润抽出来吧。我看啊,以后分家的时候,你也得不到什么了,所以还是现在先攒钱吧,这就当你以后的家业吧。”

    “娘,我也是这么想的,绝不能动展家的根基。但愿是咱们杞人忧天了,大哥在上海干的正红火呢,肯定不会回来。”

    品慧嗤笑道:“你啊,还是不了解女人的心。”

    “什么女人心?”

    “没什么,对了,之前的糖吃的都有点腻了,总是感觉太甜了,要不然把酸梅加到里面吧。”

    “娘,你别转移话题啊,还有酸梅怎么能加到糖果里面呢?它那么酸,和糖果的味道肯定有冲突啊。”

    展云翔完全想不到这两种东西竟然能整到一块。

    “怎么不能啊,椭圆的糖果上面点缀着一个干梅干,就好像草莓蛋糕上面的草莓一样,肯定不知道多少人都会把这个梅干放到最后吃呢,第一口肯定不舍得吃它!”

    展云翔早就被母亲带离了话题,还忍不住想象了一下:“有那么好吃吗?我回头到厂里面的时候先实验一下。”

    母子两个又开始说起了吃的话题了,房间里面笑声不断。

    魏梦娴房间里面气氛就不是那么的欢快了,虽然她经常做出柔弱忧愁林妹妹那个样子,但是之前都是装的,这次却是真的了。

    齐妈看着魏梦娴做什么事都兴趣缺缺的样子,小心的说道:“夫人,该给大少爷寄钱了。”

    提起大少爷的事,夫人的兴致应该好几分了吧。

    谁知道魏梦娴忧愁的说道:“这个月就先不寄钱给他了,写封信就说我病了,然后让他回来吧。”

    “夫人怎么突然想让大少爷回来了?不是说让他在外面呆上一年半载的吗?”

    魏梦娴笑了:“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之前我连番的退让,就是不想和云翔他们争,现在他们逼的我没有办法啊,我再不让云飞回来,这家里哪儿还有我们落脚的地方啊。老爷之前哪天不念叨着几遍云飞的事情啊,但是现在呢?整天把云翔挂在嘴边上。”

    齐妈一想也对,只好说道:“夫人说的自然都是对的,但是大少奶奶这才走没有多长的日子,万一大少爷回来又伤心了?”

    “我当初就不应该给云飞定下这门婚事!她自己没有福气也就算了,还连累着我的云飞不能回家门!自古以来给妻子守孝的人才有多少啊,云飞心中想着她这么长的时间以后够了!不过你说的也对,我这就找人把云飞的院子重新的装修一下,把那个女人的东西全都扔了,哼,害人不浅!只希望到时候云飞不要怨恨我才行。”

    “夫人做的事都是为了大少爷好,大少爷怎么会怨恨您呢?而且你们是亲母子,哪儿会有什么隔夜仇呢?他就是现在不明白,将来总有一天也会明白的。”

    “你说的不错。好了,把纪总管给叫过来吧,我对他说一下重新修院子的事情。”

    齐妈听了吩咐之后赶紧出去了。

    展云翔虽然知道展祖望偏心自己大哥,但也只是心中烦闷,并没有多大的怨恨,在他看来这都是人之常情,没看到自己母亲也偏向自己,说起云飞来,满满的都是嘲讽的口气吗?

    那夫人和展老爷偏向自己大哥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他长大之后就在外面求学,好不用意回来了,大哥又离家散心去了,长大之后兄弟两个在一起的日子很少,还没有切实的体会到对比,心中的怨恨也没有原著中那么的多。

    但是看到云飞还没有回来,自己家大肆的为他休整院子,云翔心中还是不高兴起来了。

    要知道云飞的院子可是新修好的啊,还没有一年呢,之前他要结婚,那个院子已经翻盖了一遍,现在又说嫂子死了不吉利,竟然又要翻新,可恶,自己住的院子还是十几年前的老房子呢。

    这些日子自己的糖果厂的生意越做越大,而且股份分红的模式也被很多人知道,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只可以生金蛋的母鸡,所有人都想过来买金母鸡,渴望自己也能每天有金蛋,前来入股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这个时候原来的股东就开始有派头了,有的不同意别人入股,到时候自己分的钱不就少了吗?

    有的同意入股,本钱越多,做的生意不是越大吗?到时候自己分到的钱越多。

    奈何这些股东原来就是一些农民,有见识的不少,被别人一设计,总是觉得这也好,那也好,不过到底还是记得这一切还是展云翔带来的,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目前都很听他的话。

    很多人过来和展云翔拉关系,有些事直接过来找上了他,有些则是透过展老爷找他。

    展祖望手下其他铺子里面的人,原来都不想让展云翔到他们这里碍手碍脚的,但是现在看到他就是财神爷下凡,生意才做了几个月就比他们做几年赚的还多,到底还是贪心起来了,想让展云翔帮他们一把。

    想让他们的东西也能卖到上海,而且还奢望他们也能搞什么分红的模式,不单单的靠那点工资生活。

    这些人展云翔不愿意搭理,谁知道展祖望直接让他去接手这些生意,还说什么反正糖果厂的生意已经上了正轨,根本就不用自己出面,让他把心思放在别的事情上,这一下子就引起了展云翔的火气。

    干脆直接躲到了上海也不回来了,名义上就是在那里谈生意,反正天高皇帝远,展老爷也管不着他。

    展祖望气的吹胡子瞪眼,其他渴望分红的人看到自己没了希望,更是暗骂展云翔,这糖果厂又不是他一个人的,是展家的,有钱大家赚不好吗!

    所有人都开始行动起来了,寄傲山庄的萧家也有些心动,展云翔只不过是借着人家的土地建厂,就给了人家股份让他们靠着分红来过火。

    每个月的分红就抵得上之前一年的收获,原来都是穷苦人家,一年连肉都吃不上几回,现在呢,顿顿有肉,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人家还不用干活,躺在家中就有钱掉下来,如果稍微勤快一点自己再找点事做,那就是两份收入,过不了两年全都会成为大财主。

    这让萧家人也有些心动。

    他们的寄傲山庄面积很大,完全就是一个庄园,其实房子只占很小一部分,更多的还是菜园以及荒地,或者说是景区,烦恼的时候往这里一逛就好了。

    常吃的一些东西自家可以种,也可以换取,但是一些稀罕的东西,比如说新衣服或者酒楼里面的美食之类的东西,人家也不接受以物易物啊。

    悠闲的搭理菜园是兴趣,如果指望着菜园赚钱,这就是个痛苦的事情了。

    本来展云翔要别人腾地方建什么厂的时候,萧家人还有些心惊,展家人霸道的很,自家欠钱了,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把自己的地给收走。

    谁想到人家建厂竟然风风火火的干起大事来了,镇上可没有几个人去过大城市,很多人一辈子去过的最远地方就是县上,更多的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人家东西都卖到那里去了,去大城市就和自己家去镇上赶集一样频繁。

    就算不声张什么,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们赚钱了!没看到那李大瘸子吗?本来家里穷,岁数大了也没个媳妇,现在每月都领着分红,竟然还买了一个大闺女当媳妇。

    巨大的变化都有无数的动静了,更不用说其他每顿吃肉这样的小事了,就算是再谨慎的人,脸色已经表明了一切。

    没看到之前脸色发黄,现在脸色可是红润无比啊,每天光是吃糠咽菜的,能有这样的好脸色吗!

    萧雨鹃向来是个快言快语的,心中根本就存不住事:“早知道那个展家的少爷那么能干,当初咱们也参合一脚就好了。”

    萧雨凤小心的看了一下父亲的脸色,然后说道:“参合什么,咱家哪儿有这些闲钱啊,现在的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好啊。”

    他们家可没有什么闲钱,反正吃的东西地里种的都有,就算没有,直接和别人换就行了,偶尔别人补偿过来几个闲钱,不是给父亲买了酒就是买了书,反正全都花在父亲身上了。

    萧鸣远听了大女儿的话连连点头:“雨凤说的不错,寄傲山庄就是好一个世外桃源,关心这个世外桃源外面的事情干什么?没有一点好处。如果当年我喜欢世俗的事情,也不会带着你娘来到这里过清贫的日子了。我甘之如饴啊。”

    萧鸣远一直都没有受过什么苦,或者说他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年轻的时候,有妻子操劳家务,年纪大了又有孩子操劳家务,从来没有愁的。

    但是萧雨凤她们不一样,她们一直都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

    萧雨鹃马上说道:“爹,我们当然不是嫌弃这里,有钱人家就算是再有钱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一生都不快乐?但是咱们家不一样,虽然日子过的清贫,但十分的快乐。反正我宁愿在家中呆一辈子!可是外人不那么想啊。”

    “什么外人?咱们寄傲山庄哪儿来的外人啊。”萧鸣远不在意的说道。

    他不明白倒是一边的萧雨凤马上明白妹妹的话了,欲言又止,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

    萧雨鹃看到姐姐这个样子,心中说不出的生气,虽然早就知道姐姐性子柔弱,但是看到她不说话,还得自己出面,心中开始埋怨她真没有一个姐姐的样子。

    可是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萧雨鹃也懒得说什么了,或者说她已经习惯了。

    “还不是小四,他也该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前几天我已经去学校里面问过了,人家要收学费,不接受东西。”

    她虽然说的含蓄,但是大家都听明白了,学校里面要的是钱,不会要一堆蔬菜米粮什么的,人家不要以物易物。

    萧鸣远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原来是这事,那小四跟着我识字就行了,不用上什么学,你们姐妹不都是我教出来的吗。”

    “可是……”

    萧雨鹃还想说什么,直接被萧雨凤拉住了:“可是什么?正吃着饭呢,你胡说什么呢,爹,院子里的花开的正好,一会儿咱们去赏花吧,顺便再听听您的大作。”

    萧鸣远笑道:“那我可得好好的准备一下。”

    这时饭桌上面的气氛早就已经变了,萧雨鹃就是再傻也知道现在不是继续刚才话题的时候,只好气闷闷的坐在那里,等到一家人吃完饭,姐妹两个在一起刷碗收拾桌子的时候,才说道:“姐,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不让我说出来。”

    “你说什么?难道想说小四根本就不想让爹教,只想去学校?”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我的意思是现在谁还在家里学啊,大家都是上学校,这又不是咱们小时候的事情了。”

    姐妹两个小的时候还有私塾呢,人人都在家里接受启蒙,现在什么东西都出现新式的了。

    原来什么都是保密的,东西都是限量的,只有那么多,就是想买也买不到,现在不一样了。

    场地开始越来越大,收的人也越来越多。

    几个人做事根本不算什么,人家都是让几十个几百个人一起做事,怎么会不赚钱?

    萧雨鹃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知道的也不多,那也觉得外面的世道已经变了,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萧雨凤说道:“那些老师不见得有爹那么聪明,教的肯定也没有爹那么好,你就不用担心了。”

    “但是小四是个男孩子啊,难道一辈子就这样了?”

    “什么叫就这样了?小四这样哪儿不好啊,等到他长大了,成一个和爹一样的人也没什么不好啊。”

    萧雨凤不明白自己妹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

    萧雨鹃不知道该怎么说,成为一个像爹一样的人当然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她就是觉得男人还是该外出闯荡一下才行。

    原来她觉得外面的世界没什么,是因为外面的世界没有山庄里面的好,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外面的世界已经让她有些看不懂了,就好像一艘大船已经飞快的往前面行驶了,但是他们这艘小船却还在原地上飘荡,总让人有些心神不安的感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