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的母亲5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的母亲5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纪家兄妹在上海呆了两天就回来了,回去之后满脸的兴奋,有说不完的话,说自己在上海见到的东西和人物,说自己在那里买到的东西。

    纪管家在一边微笑的听着,觉得儿女都活泼了不少,原来他觉得儿女最大的前程就是在展家混出来名声,但是现在又觉得一个展家算什么。

    没看到展家的两位少爷都不想留在家中,想到上海那边发展吗。

    “你们以后跟着二少爷就行了,在他手下做事也好,学些本事将来自己干也好,先好好做事。”

    “知道了,爹。”兄妹两个赶紧答应了,纪天尧是男子,又经过自己父亲和展老爷的同意,跟在展云翔身边就好了,纪天虹到底是个女子,整天在内宅忙活。

    等到魏梦娴找到她的时候,她才惊慌的想到,自己好像忘了去找云飞了,自己初次到上海,早把云飞给忘到脑后去了。

    不过她到底还是说了自己去上海的理由:“我想去找云飞看看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云飞?对啊,他现在在上海,你怎么知道的?”

    “这还是二夫人说的,说你每月都往上海那边寄钱,只可能是云飞在那里。”

    “哼,她倒是了解我。对了,你见到云飞了吗?他现在过的怎么样?他现在心情不好,也没有往家里写信,不过每个月的钱倒是都寄到他手中了,他没事就好。”

    “夫人,上海那么大,我根本不知道大少爷在上海哪儿,就去了短短两天时间,根本就没有找到人。”

    纪天虹说的也是事实,就是在县城这么大的地盘上面找人也得花两天的功夫,更不用说在上海了,如果没有门路的话,说不定两个月也找不到什么人。

    “你没有骗我?真的没有见到云飞?”

    “真的,夫人,如果我见到了云飞,肯定回来的第一时间就会对您说的。”

    纪天虹都说到这里了,魏梦娴也不追究她之前去上海的事情了,反而说道:“你以后再去上海的时候,一定要去找找云飞,我把我寄钱的地址给你,他应该就住在这附近。”

    之前上海离这里很远,魏梦娴从来都没有要去的意思,而且也没有派人去,现在看到身边的人都去过上海好几趟了,猛地觉得上海其实也不远嘛。

    纪天虹的心思一门在儿子身上,正好让她代替自己看看云飞到底怎么样了。

    “好,我知道了,夫人。”

    没过两天,纪天虹又去了一次上海,这次她意志坚定了一些,准备找个借口,然后去找云飞,谁知道她的心思马上就让云翔看穿了,直接给了她云飞的地址,让她直接上门过去。

    纪天尧陪着自己妹妹过去,心中还有些不情愿,他现在迷上了谈生意,嘴里说着大宗的生意,在优雅的西餐厅里面见面,或者在酒会上面畅谈,或者干脆去百乐门潇洒一把,兼谈生意。

    见到的都有优雅的男女,甚至还有洋人,一切都新鲜无比,而且他有种感觉,这才是人上人的活法,呆在那个小县城里面什么时候能过这样的生活?

    现在展云翔完全把自己的糖果生意当成是奢侈品生意来做了,用料包装全都是最好的,价钱贵了十倍以上,甚至还可以接受人的专门定制。

    私底下扣下三层的利润之后,剩下的利润仍然叫人眼红的不得了。

    谈的生意大了,出入的自然都是这样高档的场所,把纪天尧的野心也烧了起来。

    展云翔也是有野心的人,所以很快就发现了纪天尧的变化,但并没有制止什么,自己为什么要阻止呢?手下是个狼总比手下是个羊好吧。

    纪天尧带着自己的妹妹坐着一辆黄包车,在上海的小巷子里面左拐右拐,转的晕头转向的终于来到了一条偏僻的街道上面,两人拿着纸条找了半天才在一个破旧小楼的二楼上面找到正确的地址。

    纪天尧敲敲门,发现根本就没有人答应,轻轻用力门直接开了,里面十个宽敞的大厅,但是现在里面放满了书,杂乱无比,就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他们进去的时候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里面的人都在忙碌,还在大喊大叫着什么,突然看到这么多的生人,纪天虹往自己哥哥身后躲去,然后探出头小心的往这边看着。

    每个人都在忙碌,急匆匆的,根本看不清谁到底是谁。

    其中一个人影手忙脚乱的,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活,但也知道他肯定是在帮倒忙,因为周围本来就放的不是太整齐的书,现在全倒了,一摞倒了还波及了一大片。

    马上就有人吼道:“阿超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总是在这里碍手碍脚的,你还是马上出去吧!”

    阿超回嘴道:“我只是不小心罢了,你这么凶干什么,我只是跟着少爷一起过来帮忙,你们嚷什么。”

    “你还有理了,真是搞不懂怎么会有你这么大胆的下人!”

    现在的新旧思想碰撞的虽然厉害,一些富家子弟也知道了人人平等的事情了,但毕竟这样的人是少数,而且不识字的下人心中非常的惶恐。

    即使接受了主人的好意,但是平时行事的时候还是有些畏手畏脚的,永远都没有忘掉自己下人的身份,像阿超这样,真是没有见过!

    他虽然是个下人,但是只对展云翔好,对其他人不屑一顾,别说是下人了,就是普通人这样处事的人也不多啊。

    展云飞听到这边吵的厉害,皱起眉头:“好了,都少说两句吧,屋子里面这么多的杂志,还不知道要整理到什么时候了,阿超,现在都快中午了,你去外面买点饭菜吧,大家都饿了。”

    虽然没有说阿超一句,但是大家全都是穷书生,囊中羞涩,听到展云翔有请客的意思,心中再大的火气也暂时忍耐下去了。

    纪家兄妹终于认出来人了,急忙叫道:“云飞。”“大少爷。”

    展云飞听到称呼往这边看,一时之间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尧,天虹?你们怎么来了?”

    下一句脸色就有些剧变:“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家里出了事?我爹我娘没有事吧。”

    纪天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过展云飞了,现在激动的又是哭又是笑的:“家中没有什么事,夫人在家中思念你,所以让我过来看看你,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老爷夫人都担心坏了,要不是每月寄给你的钱都取走了,家里还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子呢。”

    展云飞听到她的话马上皱起了眉头,他最讨厌的就是谁在他面前说些什么钱的事情。

    但是看着纪天虹天真纯净的大眼睛,也知道她说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恶意,只好勉强忍耐了,想着他们是自己爹娘派来的,忍不住想要炫耀道:“你们来了正好,我在这里开办了一个杂志社,专门出版一些我和好友的诗集散文集什么的,这里就是我的天下!”

    他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自豪,展家虽然有钱,但那些都不是自己亲手挣的,但这些东西就不一样了,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亲手置办的,对自己来说有不一样的意义。

    纪家兄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纪天尧首先惊道:“大少爷,你也开公司了?”

    “就是请的人有些少。”

    展云翔也经常带着他们到处走,虽然只来过上海三四次,但纪天尧早已经不是当初那副土包子的样子了。

    展云飞不悦地说道:“我可没有请人,这些都是和我一起志同道合的人,我们是一起为了理想在奋斗!这和钱可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也是任何钱都买不来的关系!”

    所以说自己讨厌展家那个地方,每个人都在惟利是图,哪儿有外面的人清高?

    纪天尧撇撇嘴巴,到底还是记得他是大少爷,也没有反驳什么,心中却盘算着自己还是跟着二少爷好。

    倒是纪天虹被他说的心动不已:“云飞,你说的真好,现在是在干什么?把这些东西都整理好吗?我来帮你。”

    她说着就挽起了袖子,看着一边整理好的东西到底是按照什么顺序整的,自己也开始干着,她虽然不会吟诗作画,但粗通文墨,性子又缜密,没一会儿就上了手。

    再加上展云飞在一边时不时的夸奖,纪天虹觉得自己越干越有劲,纪天尧在一边干了一会儿,马上就累的腰疼无比。

    要知道他在展家干的都是跑腿的活计,跟在展云翔身边的时候,磨练的是自己的眼光还有嘴皮子,什么时候也没有像这样弯腰干活,一干半天的情况,下午直接坐在那里光明正大的偷起了懒。

    展云飞只顾着和他妹妹说话,根本就没有心思看他,其他人也怕展云飞好像袒护阿超一样的袒护他,而且纪家兄妹还带了钱财过来,这让他们更不好开口了。

    看到办公室就这么杂乱,纪天尧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呆着,奈何纪天虹非要在这里呆着,不想离开,他也只好住下了。

    果然,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是在一个狭小的巷子里面,这么多人就挤在一个房子里面,纪天尧看看更是嫌弃了,自己在展家的房间已经够小了,但是在这里,和自己卧室一样大的房子,竟然要挤上三个人。

    还好天虹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要不然他真想带着妹妹转头就走!

    如果是他第一次来上海,带着妹妹过来,看见展云飞竟然在这个繁华的大城市里面开公司有地盘,就算地方再差,他也不会有什么不满的。

    还会觉得他这样已经很有本事了。

    但是他跟着展云翔已经来往过很多次上海了,展云翔在上海没有自己的房子,但是每次过来谈生意什么的,最多也就是一周的时间,住在酒店里面,出入各种高档的消费场合,十分的方便,根本就没有必要在这里有什么住的地方。

    而且有些老客户看到他们住在酒店里面,还会邀请他们住到自己家中,其实也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实力,但是对展云翔来说,也算是拉近了双方的关系。

    所以现在看到展云飞的地盘十分的不满意,甚至搞不明白,展云飞怎么就混到这个地步了。

    到第二天的时候,纪天尧迫不及待的离开了,但是自己妹妹怎么劝她都不听,非得留在这个地方,纪天尧拗不过她,只好随她去了。

    隔个几天才会看望一下自己妹妹,带些吃喝的东西过去,兄妹两个谁也没有说起过二少爷也在这里,因为云翔根本就没有过来看云飞的意思。

    停留几天之后,这趟出差就结束了,展云翔该回去了,纪天尧自然也跟着离开,但是纪天虹却有些不想走了,想着阿超是个男人粗心大意的,还是自己留下来照顾他。

    纪天尧劝了几次没劝动,而且也知道自己妹妹的情思,就让她留在了展云飞这里,自己跟着二少爷离开了。

    当魏梦娴知道纪天虹没有回来,是留在上海那边照顾自己儿子了,终于舍得给纪天尧一些笑容了,连番追问儿子在哪儿生活的怎么样。

    纪天尧也不是什么蠢人,自然是捡好的说,坏的一点都不提,魏梦娴心中乐开了花,还在展老爷面前提起,自己儿子就算不靠家里一分钱,也在上海那边创下了事业了呢。

    展老爷也心情愉快,两个人完全忘了魏梦娴每个月都给展云飞寄钱,而且怕儿子人生地不熟的,每个月汇过去的钱可都不少。

    “云飞在外面受苦了,而且一个人还干起了事业,之前你汇过去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够,以后翻倍给他吧。”

    “是,老爷。”

    展云翔在一边听的恼火,自己给家里赚了多少钱了?怎么从来没有人说给自己多点利润呢,马上阴阳怪气的说道:“也不知道大哥在外面赚了多少钱,也不往家里寄点,还让家里掏钱,该不会是做生意赔了吧。”

    魏梦娴眼圈一红:“云翔你可比你大哥要幸福多了,你做生意虽然赚的多,但到底还是要靠家里,你大哥一个人孤身在外,要什么没什么,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就算赔了,那也情有可原,你就别再说了。”

    展云翔听到这话,马上就站起来了:“您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是我碍着大哥的眼了?当初可是你们让我回来的!”

    当初展云翔对展家也十分不满,他本来的打算就是在外面闯荡一番,闯下名声之后再回展家炫耀的,表明自己就算是不依靠展家,照样能活的十分滋润!

    谁知道自己的打脸计划根本就没有进行,家里人非要自己回来接手产业不成,虽然对外说的好听,是父亲思念儿子,大哥在外面疗养情伤走不开,但自己也接手展家了,哪能不知道展家现在正在走下坡路啊。

    现在的产业有落败的趋势,利润甚至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虽然没有赔钱还在赚钱,但是已经有颓败之象了。

    展老爷的神色本来已经缓和了,谁知道魏梦娴又轻声说道:“当初你大哥是在外面有情伤,妻子去世,他心中难受,要不然早就回来了。”

    展老爷马上骂道:“你到底是这么回事?难道是在嫉妒你大哥不成?虽说云飞没有赚什么钱,但他一个人就在上海那边站住脚了,这就是优势!就是比你强!”

    展云翔这次看的清楚,展老爷本来还不是很生气,听到魏梦娴这番话之后,态度才变得坚决的,马上想到了母亲的话,咬牙切齿的看着魏梦娴,还想说两句讽刺的话的时候,品慧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把一个小碟子放到他面前,里面是几只没有剥好的大虾。

    “好了,现在是吃饭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火气那么大干什么啊,云翔来给我剥点虾。”

    展云翔忍住怒气,拿起来一只虾认真的剥了起来,谁知道品慧的胃口十分好,一会儿让他剥虾,一会儿让他挑鱼刺,一会儿又让他给自己卷饼。

    一时间把他指挥的团团转,而且展云翔给她整的这些东西,她全都吃了一点都不剩。

    品慧满脸都是幸福:“还是儿子好啊,哎,真想让儿子一辈子都陪在我身边。对了,你之前给我买的那些叫旗袍的东西啊,看着是好看,就是太年轻了,我都多大的岁数了,还穿那样花哨的衣服。”

    展云翔不明白母亲拉着自己唠家常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说道:“娘,人家上海那地方都是那么穿的!您一点都不显老。”

    魏梦娴本来还有些得意,但是看到人家母子两个在那里说的痛快,云翔赚钱了,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每次回来都带着不少礼物,自己也有。

    但是自己那里的礼品虽然看着贵重,但是任何人都能给自己买这些东西,常穿的衣服这些东西就不一样了,不熟悉不知道尺寸的人怎么可能会买。

    看着品慧母子两个在自己面前保持母子情深的样子,魏梦娴第一次开始后悔,觉得自己应该把云飞叫回来。

    自己现在每天都为儿子着想,什么时候她才能享儿子的福啊,魏梦娴开始忧愁起来了,之前觉得有滋有味的饭菜,这会儿一点也尝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味道了。

    品慧看着让魏梦娴捣的有些烂的鱼肉,嗤笑一声,引起魏梦娴的注意的时候,也没有退缩,反而挺起了胸膛直视着她,和之前弱懦的鹌鹑样子截然不同。

    儿子!儿子!都是因为儿子品慧才有了底气!

    魏梦娴再也不犹豫了,下一次随着邮钱的时候一起自己一定要寄一封信,让云飞回来再说,要不然自己在这个家中就没有任何的地位了!

    魏梦娴脸色变化的虽然轻微,但也让展云翔看见了,看到自己母亲也没有说什么,就战胜了敌人,他心中就别提到底有多高兴了。

    回到房间之后,只剩下母子两个的时候,他迫不及待的说道:“娘,还是你有办法,看看她那个脸色!”

    “所以说啊,我告诉你,别管男人到底说了什么,还是会受女人的影响!你呀,别那么看重你父亲,魏梦娴对他的影响很大,你看看他的脸色!以后啊,别那么他,你应该有的利润就应该有!”

    品慧显然对他只克扣两成的利润有些不满,要是赚的少呗,这样还行,现在赚的那么多,只有两成怎么行。

    “那我以后多留一点?”

    “那当然了!你呀,就是太实诚了。”

    “那展家怎么办?每年用钱的地方那么多……”

    “这些都是你管的吗?天塌了还有你爹和你大哥顶着的,你操心什么?看着吧,今天咱们两个在夫人面前闹了这么一出,你大哥肯定马上就要回来了。”

    “他要回来?哼,他回来就回来,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

    “真是傻儿子,他一回来还有你呆的地方嘛。你现在生意干的这么红火,他一来肯定要抢走你现在的生意!”

    展云翔听到母亲这么说,马上就笑了:“娘,你放心吧,这根本就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哈哈,我虽然瞧不起我大哥那个人,但他就是典型的书生,清高的很,谈什么就是不屑于谈钱,嫌弃这东西俗气,所以啊,根本就不用担心,他回来之后肯定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