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的母亲4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的母亲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细心的人很快就不满了:“展老板啊,这怎么分到的钱不一样啊,为什么我们家那么少,二毛子他们家那么多啊,这到底是按什么分的啊,难道是人头?我家的人比他们家多啊,这一点都不公平!”

    另外几家发现猫腻的人也很快说道:“对对,不公平,赶紧说说到底为什么。”

    德高望重的族长十分满意,如果真的建成厂子了,那自己家起码比种地要多赚几倍,别说几倍了,就算一倍自己也愿意干呀,看着下面不满的人,他有些不高兴。

    但还是说道:“好了,大家都嚷嚷什么啊,展小老板,哦,不,展老板就在这里,大家有什么慢慢的说,你们那嗓门大的,马上就要吵起来似的,干什么,小心展老板生气不在这里干了,直接走人!”

    他这么一说,下面的人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转头就看到展云翔正崇拜的看着自己,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胡子:嘿嘿,自己还是宝刀未老啊,看看吧,以后展家想要在这块地上面发展,还得要靠自己!

    展云翔轻咳两声说道:“大家稍安勿躁,这次的分成就是按照大家使用的地的面积来说的,这块地说是我展家的,其实也是大家的,所以我就按照面积来算利益了,占的多了,自然拿的利润就多,占的少了,自然就拿的少了。”

    有些人满意,有些人却不满意:“我们家没有占那么多,是进城打工去了!这样的条件绝对不行。”

    “怎么不行啊,你们又不靠地吃饭,还在乎这点小钱。”

    “什么小钱?这明明都是大钱好不好!”

    县城里面的厂子虽然不多,但是大家虽然没有见过,总见过开店铺的人吧,一个小小的店铺都能挣不少的钱,更不用说这么大的厂子了,只能多不会少好不好。

    一圈人争执不下来,展云翔马上为难的说道:“这怎么办啊,要不然厂子的事情就算了,不能让乡亲们吵起来啊。”

    马上就要成为巨富了,现在突然被告诉说这个发财路子没有了,那些已经视这些钱财是自己的东西的人怎么甘愿。

    “展少爷,刚才都已经说好了的事情,现在怎么能不干呢?”

    “就是啊,我们回头就把地给你让出来,你说的话可不能不算话啊,我们还等着分钱呢。”

    “如果你不办厂,我们就去展家直接找展老爷去!”

    “对对。”

    展云翔为难再三才说道:“好吧,如果谁对这中间的股份不满意的话,那就对我说,其实我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大家出钱买股份就好了。”

    “出钱?出什么钱啊,不是让我们赚钱吗。”

    “骗子,大家可不要上当受骗了,展家这是不怀好意啊。”

    “展家想让咱们把地买回去啊。”

    屋子里面闹哄哄的,一说到出钱所有人都开始不满了起来。

    展云翔也没有客气,直接站起来就走,扔下来一句话:“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你们逼我说的!有些人不是嫌弃股份少吗,那就花钱买的,对于目前股份已经满足的,谁让你们出钱了?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花不花钱自愿!”

    屋子里面猛地一静,然后爆发出来了更大的议论,展云翔微微的笑笑,直接就离开了。

    回到家中之后,马上去找了自己母亲,品慧问他吃饭没有,听到他没有吃,直接让厨房里面的人做饭,虽然说现在早已经不是什么饭点了。

    但是品慧自从儿子回来之后就抖起来了,展家的仆人也不敢和她对着干,而且她要的也不是多丰富的大菜,一碗面而已,简单的很,没多久就端上了桌。

    展云翔吃着鸡汤热面,感觉自己的身子都是暖暖的,吃着水果的时候不停的和品慧说着今天的事情。

    “娘,幸亏你对我说了把所有人都吸进厂子里面做股东的事情,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品慧得意的笑道:“那当然了,你娘我啊,纯粹就是耽误了,但是我的聪明劲可是就遗传到你的头上了,你不是也知道股东的事情吗,只不过你原来只是认为只有有钱人才能做股东而已,其实入股的可以是任何人,现在村民虽然没有钱,但厂子建了之后,他们肯定会把厂子看成是自己的,谁要是损了厂子的利益,那就是和他们过不去,到时候你不用动手,自然会有人冲到你的前面!”

    “嗯,嗯,之前我还是太狭隘了。”有钱人可以买股份,那么没钱的人自然也可以买,用的也不一定是金钱,也可是是其他的东西啊,展云翔觉得自己以后得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个东西。

    “那你想好做什么厂子了吗?”

    “我初步打算的是做食品厂,感觉这样的东西好消化一些。”反正不用积压货品,吃的东西吗,总会有人吃。

    展云翔心中有好几个方案,说出来让母亲参考一下,最后品慧点头的就是糖厂,可以做各个类型的糖果,廉价的高价的全都可以,想到自己在现代吃的各种类型的糖果,什么花生的,巧克力的,酒心得,水果的,她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展云翔觉得甜的方块状的东西就是糖果,从小到大吃过的没有几种口味,听着品慧说的,虽然觉得她有些异想天开,糖果里面主要是糖,怎么可能添加那么多千奇八怪的东西,但仔细一想,觉得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当即就决定,如果厂子真的做起来了,按照母亲的意见生产一批也没有什么。

    展云翔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说出来之后总有些不好意思,要知道现在可不流行什么义务教育,上学的全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人家一个个的志愿都很广阔,就是建厂也是建造什么丝绸厂,钢铁厂的,自己只是建糖果厂,虽然自己看好这东西的销路,但是和其他人比起来,自己的眼光好像还是太短浅了,就连目标说起来也不是那么的高大上,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看着自己母亲听到之后没有丝毫的不屑,反而有些得意的样子,他心中又开始骄傲起来了。

    品慧说道:“糖这东西可不少啊,日常的生活中根本就离不开它,地位其实和盐也差不多了,但是盐那玩意从古到今都是官府政府管着,咱们也没这个本事,但是糖就不一样了,这可是个大事业啊。”

    展云翔在一边听的心暖,但也开始不好意思起来了,事实可没有母亲说的那么夸张,不过这还是增加了他的信心,决定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大干一场!

    展云翔母子两个之前积攒了一些钱财,展老爷又多多少少的给了一点,而建造糖果厂又不需要多少钱财,首先可以先建造一个小点的厂,那么多的土地也不用非得用完,以后慢慢扩建也可以。

    糖果厂慢慢的建造起来了,就是普通的青砖大房子,然后引进几条生产线,用料什么的直接在当地购买就行,而且支付一半的钱,剩下的以后再返还就行。

    从动工开始一个月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这一个月里面到处都是看笑话的人,还有其他幸灾乐祸的人,展家还有好几块地在别人手上,看到展家拿着那块地建厂,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又怕展家盯上他们手中的地,这些人就联合起来,然后开一个会。

    然后商量一下到底怎么对付展家。

    萧家的人也过来了,过来的是萧家的大女儿和二女儿,两个年轻的女人过来也说不上话,更不了解情况。

    两人的父亲萧鸣远是个典型的书生,对于杂事根本就没有过问过,有点不识人间烟火的意思,萧家的一切都落到了两个年纪大点的女儿身上了。

    萧家过的还算不错,就好像在现代有人忙着考公务员,有人忙着做生意,有人忙着攒钱买房,但是萧家在一线城市北京,上海这些地方的黄金地段有房子,还是带花园的别墅,自然就没有什么生存压力了。

    更不用上进,随便找个工作干几天歇几天也行,反正他们也不用愁什么。

    萧家缺钱的时候就借展家的钱,也说不上借,反正萧鸣远也是个有点名望的文人,算是投资了。

    萧鸣远直接拿着寄傲山庄做了抵押,意思就是总有一天这钱就会还上的,房子就在这里,也不用他跑了,所以来展家借钱的时候都很顺利。

    原来都没有事,现在展家突然透出风要收地了,这些占用展家的地或者用自家的地抵押的人心中自然有些着急了。

    萧家现在突然发现自家的地盘是别人的,别人随时都有可能收回,心中就别提有多恼火了。

    一门心思的听别人到底是怎么反抗的,而且她们家和别人还不一样,其他的地盘是好些人占着,但是他们家这块地上只住着他们一家人。

    萧鸣远在这块地上面建了一个寄傲山庄,地方大,房子宽敞不说,而且在里面还可以种菜养花,什么东西都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之前和外面的联系都不多,寄傲山庄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萧家人觉得里面都是灵气,外面都是被污染的俗气!

    一群人决定联合起来抗争,听说展家这些年是落败了,这才准备收回他们的地,既然这样的话,他们联合起来,自己未必没有胜利的希望。

    萧雨凤虽然在认真听着,但是萧雨鹃却有些不耐烦,她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向来喜欢独来独往,有什么说什么就行,想干什么就干,听到这些人在这里议论,心中早就有些不忿了。

    好不容易忍到这些人全都商量完,她拉起姐姐站起来就走,连招呼都没有和其他人打,让其他人有些不满:

    “萧家这是怎么了?竟然让两个女娃娃过来!”

    要知道他们来的都是家里当家的,有的甚至把自己大儿子都叫了过来,就是为了让他见人,参与一下大事,没想到萧家竟然这么不重视!

    “哼,萧鸣远那个人向来自命清高,看不起咱们这些泥腿子呗。”

    “萧家的男孩更小,才几岁呢,也不知道能不能养活,萧家的女儿又都得嫁出去,谁知道将来萧家会怎么样。”

    “呵,你可别说那些没用的,那两个小姑娘长的都不错,说不定能嫁到富贵人家里面呢,到时候萧家马上就起来了。”

    一群人调侃着萧家,都萧家没有什么好印象,甚至觉得以后再开什么联合会议的时候根本就不用叫他们了。

    展云翔可没有想着去要债,去要债虽然是为了展家,但是到时候被埋怨的都是自己一个人,做生意就不一样了,到时候赚钱的时候大家都有份,自己可不会落得什么被埋怨的下场了。

    看到宽广明亮的厂房建了起来,有些人就开始后悔了,觉得自己当初就应该用钱买一点股份,要知道这就相当于买个金母鸡啊,虽然花点钱,但到时候回来的就是一个个的金蛋了啊。

    有些人就偷偷摸摸的找到展云翔,问现在的股份到底还能不能买了,有些想扩大,因为人少,展云翔很快就同意了。

    第一批生产出来的糖果都是传统型的糖果,反响不大,虽然说都卖掉了,但也没有赚多少钱。

    展云翔试着尝试了母亲说的那些口味,用什么牛奶还有巧克力,生产出来之后,虽然有些怪怪的,因为这些东西的主要材料已经不是糖了,但是味道还挺不错的。

    最后干脆下狠心,直接生产了一批高质量的,什么材料用的都是最好的,牛奶花生糖,巧克力酒心糖,还有水果糖都生产了一些,在包装上面也下了狠功夫,各色的包装纸看着就让人心动不少,忍不住想要收藏起来。

    然后成功的打开了大城市的门路,虽然说是成本高,但是卖价更高,让展云翔狠狠的赚了一笔,首先和自己母亲炫耀起来了。

    品慧首先让他把利润的两成全抽出来,然后再把剩下的利润平分,而且理由也很充分,这些钱先期可是他们母子两个投入进去的,当然要先抽出来了。

    展云翔还有些不愿意,想用这个事实在展老爷面前炫耀一下自己,但到底还是没有扭过自己母亲,只好同意了。

    不过就算只有剩下的那些利润,也够别人惊喜的了。

    尤其是那些小股东们,不但在糖果厂里面做工有一份工资,而且还有了第一次的分红,差不多能抵得上之前半年种地的钱了,所有人都笑开了花。

    有远见的人甚至想要再买一点股份,不过大部分人还是觉得现在就可以了,十分满足现状。

    展云翔每天忙个不停,而且还要到处出差,高级糖果在他们这里可卖不上什么价钱,必须到大城市里面去,初次到那里做生意困难重重,他还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

    纪天虹准备了好几次邂逅,都没有见到人,只好到品慧这里献殷勤,品慧适当的炫耀一下展云翔给自己买过来的东西,然后说道:“天虹啊,你就没有想过要到大城市里面看看?云翔整天都在往外面跑,要不是我年纪已经大了,现在真想去外面开开眼界。”

    “您真是说笑了,哈哈,咱们女人哪儿有经常去的机会啊。对了,夫人,云翔之前那个意中人也是大城市的吗?什么时候会来家里一趟啊。”

    品慧不在意的说道:“哎,别提了,说是个大城市里面的人,其实也就是和咱们这个小县城比起来是个大城市,但是和上海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云翔喜欢的就是那种能拿得出手的女孩,带出去都能震得住场子的,两个人早就分手了,那个女人啊,根本就配不上云翔!”

    品慧随口找个一个理由,鼻子傲的能直接朝天上去,和鼻孔君有一拼。

    说者无意,但是听者有心,纪天虹觉得品慧就是在讽刺自己,外面的千金大小姐展云翔都看不上,更不用说自己了。

    没想到品慧马上拉着自己的手臂亲热的说道:“天虹啊,你和云翔一起长大,其实也算是他的小妹妹了,你爹说的好听是管家,其实也就是展家的仆人,他老了,这一辈子就到此为止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再进一步?”

    “什么再进一步?”

    纪天虹心中有些警惕,难道品慧这是想要拉拢自己?

    “哼,当然是成为人上人了,你和你哥哥完全可以跟着云翔在外面闯荡啊。”

    “闯荡?是跟着二少爷做生意吗?不行,我不行的。”

    “你不行还是不想?大城市那里多好啊,尤其是上海那边,夜上海,夜上海,你是座不夜城……”品慧轻轻哼着记忆中的调子:“我虽然没有去过,但一样想去!你没看到云翔,云飞都往那边去?要是不好,怎么大家都往那边去呢?咱们国家那么大,往东南西北哪个方向不能去啊,为什么非要往那边去?难道你就没有想过。”

    “云飞……大少爷在上海?你怎么知道的?”

    品慧玩着自己的手指说道:“这还不简单啊,云飞每个月都要花钱,大夫人都要给他寄钱,地址都是同一个,是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哼,这么大一个人了,竟然还不会赚钱,云飞比云翔还大呢,现在还是个吃奶的小娃娃不成!”

    纪天虹根本就没有听她最后说什么,满脑子都是展云飞在上海的事情。

    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他具体的地址,纪天虹突然想要去看看他,对于品慧的建议也不坚定了。

    “我……我行吗?”

    “怎么不行啊,去到外面还可以帮着云翔,你也别想什么,在大城市啊,外出挣钱的女人多的是!当然了,如果你哥哥想要过去也行……”

    “我……我……”纪天虹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品慧直接说道:“下次等到云翔回来了,我就让他带你们去见见市面!到时候不想出去的话,去一趟回来再也不去就行了,想出去的话,以后再出来不就行了,有什么好纠结的。”

    纪天虹一听也是,看着雷厉风行的品慧,倒是有些羡慕她了,什么时候自己也有这样的念头就好了。

    等到云翔回来之后,再到上海出差的时候,云翔直接带上了纪家兄妹,纪管家也没有阻拦,在他看来孩子出去见世面是难得的事情,而且还有人带着,也不怕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云翔已经来往很多次了。

    纪管家是展老爷的心腹,对此也没有说什么,倒是魏梦娴有些不情愿,觉得是品慧收买了纪管家他们一家子,再也没有让纪管家做过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纪天虹虽然想着去上海之后找云飞,但是上海太大了,而且纸醉金迷的,和自己从小长大的小县城相比,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她从小都没有出过县城,现在来到了千里之外,只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看着前面就忘了四周,看着左边就忘了右边,眼花缭乱的,恨不得自己再长一双眼睛。

    纪天尧就更不用说了,他是男人,心中也有自己的野心,想想自己以后要干的事情,再看看眼前的景象,比纪天虹更加的激动。

    相比之下,展云翔倒是自在,他已经来往过很多趟了,自然不会那么不堪,这一刻,所有人都没有再想起过云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