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的母亲3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的母亲3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品慧在一边说的嘴巴都有些干了,喝了一杯水之后说道:“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回家先练练手?也行,你在展家把生意都接手过来,练练自己的本事,等到以后自己单干的时候就容易多了。”

    展云翔叹为观止的看着自己母亲,他本来以为母亲就是一个普通人,谁能想到她总是能说出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观点,但是每回以为自己母亲是大有本事的人的时候,却又发现其实母亲就是个普通的人,就是偶尔能吐出来一些金句罢了。

    这么看起来又像个普通人了。

    “娘,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

    展云翔本来在外面是帮人做事,现在手上已经积攒一些钱了,虽然也算是小富了,也能过上舒服的生活了,但要是自己单干做生意又远远不够。

    而且之前帮人做事的时候,虽然看着老板整天不在公司里面,好像吃喝玩乐旅游就是全部任务,其实这其中都是有讲究的,到底和谁一起吃喝玩乐,去哪儿旅游,考察什么东西,怎么才能扩展自己的人脉这都得一步步的来。

    自己先来到展家也行,拿着家里的生意练练手,看看自己到底有什么不足的,这是自己几经思考才想到的办法,没想到母亲一直在家,竟然也想到这些东西了。

    “那你好好的干就行了。就算是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哼,就等着你那个好大哥收拾烂摊子吧,反正在别人眼中,你干什么都比不过他,他干什么都是对的!成功了也好,正好让别人看看你的本事!”

    展云翔听到这里十分感动:“娘,多谢你。”

    “臭小子,你和我生分了是不是!咱们娘两个谢什么谢?又不是什么外人!对了,你在外面到底有没有什么意中人啊?如果有赶紧告诉我,如果没有的话,你可别说漏嘴了,我可是在家中大肆的说了你有个富家相好的,还是个独生女,你可不能拆我的台啊。”

    “娘,我这些日子不是在求学,就是在别人手下做事,哪儿有什么闲心,娘,你放心,其实在外面大城市里面人家结婚的都很晚,我现在才二十初头,根本就不急!你可别拿着我和我大哥比啊。”

    “你说的我都知道,你看看我说了一句,你这边就能说出去十句,我现在嘱咐的就是你别在外面说漏嘴了!拆你娘我的台!”

    “好好,我知道了,我肯定不会说露嘴,而且到时候我肯定会找一个孝顺你的媳妇。”

    “你可拉倒吧,到底是你娶媳妇还是我娶媳妇啊,只要你喜欢就行,根本不用在乎我。不过我喜欢不喜欢是其次,主要是不能是我讨厌的,首先我对你说,你绝对不能娶纪天虹那个女人!”

    品慧斩钉截铁的说道,虽然说她把儿子支出去了,让他去外面开阔眼界,见识的女人也多了,很有可能瞧不上这个小县城里面的女人,但是他和纪天虹毕竟是官配,都被作者亲妈写到一块了,万一这缘分不断,两人又看上眼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马上又补了一句:“你要是娶了她,我就当作没你这个儿子!”

    展云翔听见她越说越狠厉连忙问道:“娘,你说的这是谁啊,我听都没有听过,怎么就变成非娶她不可了?是不是你找什么人算命了,算到我娶的这个人和你八字不合啊。”

    “你瞎说什么呢,你怎么可能不认识纪天虹,是纪管家的女儿!”

    品慧狐疑的看着他,展云翔恍然大悟:“啊,原来是纪管家的女儿啊,是了,纪管家好像有一儿一女,岁数和我差不多大。”

    “你想起来就好,我可告诉你,她喜欢的是你大哥!”

    “喜欢他就去嫁给他啊,你和我说什么啊。”

    “哼,就你大娘那个人啊,就是个表里不一的,能看上纪天虹?一个管家的女儿?没有钱也没有权,怎么能帮到云飞?要不然怎么会把映华说给云飞。”

    “是吗?”云翔不在意的说道,如果是大哥的话,他还有兴趣和人斗斗,但如果是女人之间的事的话,他真是没什么兴趣,自己一个大男人还能和女人撕扯不成?

    “你以为我每次写两封信给你都是干什么的?你大娘她现在就指着纪天虹牵制你呢!”

    “呵,一个女人牵制我?她真能想的出来。”

    品慧看着他这不屑的样子,直接一个脑崩打在他的头上:“眼高手低!小心你栽在这上面。”

    内力嘀咕着:原著可不就是吗,他就是栽在女人的手上,纪天虹虽然不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但绝对是其中一根!

    要知道在她穿越前面,最流行的小说就是给反派洗白的,和主角争斗的反派到底多么邪恶,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从小就命运悲惨,身世凄惨,所以才会一步错然后步步错的,穿越者就会从小一起陪伴他,细心呵护他,一起经历挫折,然后共同走向幸福的道路!

    如果纪天虹是这样一个穿越者的话,早就应该在所有人都否定展云翔的时候,就站在他这一边了。

    要知道对全世界都冷酷唯独对一个人好,和对全世界都温柔绅士,爱慕一个人的时候对其他人也有温柔笑容,肯定是前者更有反差萌啊。

    “呵,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不就是一个女人?”品慧讽刺的说道:“那你就在家里好好的感受一下吧。好了,你好好的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起来和老爷说吧。”

    “好,我知道了。”

    “记得干什么事都量力而行!要学会扬长避短。”品慧到底还是没有忍住还是低声的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了,娘,你就放心吧。”

    儿子离开之后,品慧就开始清点自己的小金库,她从穿越过来就有意识的开始积攒一些钱财,但她到底不是什么做生意的料,不能开源只能节流。

    数了好几遍之后,才发现这点钱做生意远远不够,想想儿子以后会掌管财政大权了,这才放心,儿子有钱了不就相当于自己有钱了吗?

    展云翔第二天就跟着展祖望做生意,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儿子,但因为是第一天开始教导他经验,心情还不错,吃完饭之后就说道:“云翔,今天你和我一起出门,我带你认识一下展家店铺的掌柜们,以后你们直接联系就好了。”

    魏梦娴关心的说道:“老爷,你让那些掌柜的直接过来不就行了,何必自己还去跑一趟呢?”

    让那些掌柜过来正好私下里见一面,询问他们最近的一些账面情况,最主要的还是要敲打一下这些人:可不能让这些人忘了云飞才是他们将来的主子!

    如果那些掌柜的不出来,那自己可就没法了,毕竟她从来不习惯做些什么抛头露面的事情。

    “哎呀你不懂就别说了,这次我正好带着云翔去店铺里面都看看,也敲打敲打他们。”

    展祖望稍微喝了几口茶之后,马上就带着展云翔离开了,直到傍晚才回来,让魏梦娴有些焦急不安,她现在手上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人,她最信任的就是奶娘的儿子阿超,但是又和云飞一起出去了,保护着云飞,心中第一次有让云飞回来的念头。

    但是想到展家的生意最近不好做,只好强忍着按下这个念头。

    她想想让人做了一桌展祖望最喜欢吃的菜,小心的把人请回来,看到展祖望和展云翔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亲密,展祖望一直沉着脸,看着就知道十分的不开心,心中这才舒服了一点。

    “老爷这是怎么了?赶紧坐下来喝口汤,今天的饭菜都是你喜欢吃的,尤其是这汤,还没有到中午我就让人煲上了,精华都在里面。”

    展祖望看着一桌的饭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而且荤素搭配的非常好,一边甚至还烫着自己喜欢喝的小酒,而且今天魏梦娴又精心打扮了一番,虽然说平时她也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但是今天尤其注意细节。

    平时是温柔的水,能让人溺死在里面,现在是缠绵的雨,勾的让人心痒痒的,都不用做什么,直接就让别人跟着她走,愣是让他想起了年轻时候的事情了,说话间又是多了一抹的温柔。

    在对比一下,坐下就开吃的品慧,还有在一边顶嘴的云翔,更是觉得妻子的好。

    首先喝了一碗煲好的汤,他的心才平静起来,就听到魏梦娴小心的说道:“老爷,到底怎么了?”

    “我今天好好的带着他参观一下各个店铺,和他说明一下情况,谁知道这小子就是不想接手!”

    魏梦娴心中一惊,难道是云翔母子两个想和展老爷对着干不行,这可不行啊,展家现在的情况必须有人接手!可别到时候连累了云飞。

    “云翔,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老爷也是为了你好啊,你是不是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魏梦娴皱着眉头到底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

    就差明说是不是听到风声说展家要落败了,所以不想接展家这个烂摊子。

    展老爷听到魏梦娴未说完的暗示,更是狠狠的瞪了展云翔一眼:“到底是谁传出这个风声的,我一定要查到底!”

    说完还用怀疑的眼光一直盯着展云翔母子两个,怀疑这风声就是他们透漏出去的,至于原因吗,呵,肯定就是想抢家产,要知道继承一个有钱的家产,和一个负债的家产可完全不一样啊。

    自己一定要守好展家,将来交给云飞,绝对不会让这对母子的恶念得逞的!

    展云翔本来是个暴脾气的人,别管他本来的性子到底怎么样,但是后天的环境绝对正确,无论是东西方世界,喜欢的都是看一个命运凄惨的穷小子到底是怎么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的。

    这些主角们身边都有一个后者几个对主角非常好,对他的三观影响巨大的人物,所以他的一切才能朝着良好的发现发展。

    就好像同样是做好事了,主角有可能受到表扬,继续走向向善的道路,而配角可能就会被人误会,然后走向更‘恶’的道路。

    展云飞一路走来有严父慈母,忠贞仆人,贴心好友,有知心爱人,死了一个又来一个。

    而展云翔什么都没有,父母全都偏心,亲生母亲懦弱不敢说话,妻子向着外人,没有朋友,更没有忠诚的仆人,怎么能不歪的厉害?

    现在品慧来了,稍微的给了他一点温暖,就让他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展云翔听到父亲威胁似的话,撇撇嘴没有说话,反正这事又不是自己闹出来的,自己担心什么!

    他直接说道:“爹,我在外面学到的都是一些新式的东西,家中的生意都是老式的生意,所以我不打算接手那些店铺,而是打算开一个新式的厂子,生产出来一些东西,不但可以让别人卖,咱们展家也可以自己卖!这样展家的经济状况也会有所好转的。”

    魏梦娴听不懂他的生意经,但还是听出了他的意思,不怀好意的问道:“你这是打算自立门户了?”

    展老爷赶紧严厉的看向展云翔,自立门户?还是用展家的钱帮着他自立门户?他可不会答应:“你就死了这个心吧,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只要把咱们展家现在有的生意做好就行了。”

    “我建厂子那也是咱们展家的生意啊。咱们家不是有好几块地皮没有收回来吗?而且都是普通人,住在上面的人多,而且没钱,要地要不回来,要钱也要不回来,我就打算在那里开厂,这也算是变相的把咱们的地给要回来了。”

    展云翔初步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他在外面见识的多了,自然知道有很多军-阀都在兴建实业,一方面是有了政绩,另一方面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

    自己在外面可能还需要战战兢兢的办厂,但是回来了就不需要了,因为这里偏僻,更不是什么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的场合,只是一个小县城而已,洋人注意不到,实力大的军阀更是对这里没有兴趣,对于新式厂子而言,这里就是一块完全没有开发出来的地盘。

    就好像外面已经开始流行网咖了,自己家乡那边连像样的网吧都没有,怎么不让人感到惊喜,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

    展老爷有些拿不准展云翔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只能含糊的说道:“你要是能把那地要回来,也算是你的一份功劳。”

    至于要建什么厂,到底怎么建,这中间需要多少人,他连提都没有提。

    展云翔可不害怕他,本来想说说资金的事情,但是看到魏梦娴在一边,想到母亲说的话,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准备等到私下里只有他们父子两个人的时候再说。

    晚上的时候,展云翔去了展老爷的书房里面,父子两个说了半宿,主要还是展云翔在那里保证将来一定会把钱还回来,要不然就要为大哥做牛做马一辈子,展老爷这才同意。

    看到自己大哥什么都不用做,展老爷就这么为他着想,展云翔到底还是对这个大哥嫉妒起来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一肚子气,听到有女声叫自己二少爷,给自己送什么汤之类的东西,他连门都没有开,躺在床上想自己的事情,直接就把人给骂走了。

    纪天虹好不用意鼓起勇气过来献上一回殷勤,没想到就落了这个下场,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尽管只是个管家之女,但是展家并没有什么小姐,她就是个副小姐。

    马上就哭着回到自己的房间了,任凭哥哥和父亲怎么说,她只在那里哭,逼急了,只哭一句话:“云翔真是太欺负人了。”

    明明只是没有让她进门,现在让她委屈的就好像被人强=暴了一样,她也不知道解释,只气的纪天尧直嚷着要找展云翔讨个说法,直接让父亲给拦住了。

    纪总管经历的风雨多些,也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心事,只是想着既然事情成这样了,那就让展云翔娶了自己女儿,但是事情得慢慢的来,不能让人家看出什么端倪,要不然自己女儿可就别想见人了。

    虽然理智上知道事情应该这么做,但是情感上面还是控制不住,对展云翔开始暗恨起来,以前做事就偏向魏梦娴,现在更是直接倒向了她。

    魏梦娴用着纪总管到底不如齐妈阿超他们顺手,毕竟他们一直跟着自己,就是自己的心腹,根本不用担心他们背叛自己什么。

    但是纪总管就不一样了,人家是老爷眼前得用的人士,所以只是让纪总管做一些普通的事情。

    这反而让纪总管对她高看一眼,觉得太太就是个高风亮节的人。

    展云翔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招了人厌恶,他现在正忙着寻找地盘,展家有好几块地都没有收回来,有些已经让人占了好几年,有些都十几年了,有些是打算租住展家的地盘,有些是占用,有些是借用。

    总之就是对展家来说暂时用不丧的地方,或者因为利益或者因为脸面让别人用了,刚开始也许只是搭些茅草屋,放些杂物之类的东西,随着时间长了,就是盖房子,甚至在上面做生意了,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展云翔瞄准了一块最大的地盘,这块地盘面积最大,而且上面的关系最复杂,好几十户都用了上面的地,又扯到了旁边的村子,还有些大户族长村长什么的,中间的利益纠葛非常复杂,展云翔首先就拿这块地开刀。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甩他,有些年纪大的人,甚至直接说道让展祖望过来,要一个小年轻过来干什么,这不是明显看不起他们这些人吗?

    展云翔当然不会让展老爷过来,如果他真的过来了,自己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那还怎么证明自己啊。

    他在外面吃过那么多的苦,在外面虽然开了眼界,但是就好像是无根的浮萍一样,什么都得自己来才行。

    回到了家中自己就像是有了根,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去酒楼吃饭的时候,不给钱的话,在外面有可能被人狠狠的打个终身不能生活自理,但是在这里,人可以完好无损的出去,酒楼的人直接去展家要钱就行。

    在家中到底还是有不少人看在自己是展家人的份上对自己开始客气了几分,这是不容辩解的事实。

    在家中受到的这点苦他在外面也受过,甚至更侮辱的也受过,所以展云翔顺利的挺过来了。

    而且自己也不是白白的让人把地让出来,本来人家都在这块地上盖房子,种庄稼了,每年都有不少的余钱,想要把地抢回来,这直接和别人的钱袋子挂上了钩,断人钱财就犹如杀人父母,别人怎么不和你拼命?

    展云翔直接让人在这块地上面盖厂,然后给了和这块地相关的村民们一点股份,村民们刚开始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最后经过展云翔的解释才知道原来大家都当老板了,如果厂里面卖出去一百块钱,那么每个人都能分到几毛钱几块钱,很显然,厂里面的东西不可能只卖出一百块钱,而且也不可能只卖一次。

    有人不小心叫道:“哎呦,那大家不都是财主了吗。”

    也有人表示怀疑:“天上真有掉馅饼的好事吗?凭什么分钱给咱们?”

    有些爱钱的人马上就回复了:“展小老板不是说了吗,这是赔给咱们的钱!原来咱们在这上面种地,现在不种了,所以每年都给钱。”他宁愿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