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我的母亲2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我的母亲2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纪天虹这边打定主意之后,就开始往品慧那边跑的有些勤了,小时候展云翔就有些喜欢自己,品慧对自己也客气,自己只要殷勤一点,肯定能在他们母子那边入了眼。

    品慧在穿越前就是小市民一个,年纪也和现在的岁数差不多,唯一的金手指就是熟知剧情,过来的早,所以可以早早的打定主意,让儿子一直在外面不回来。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要出去见见世面这样眼界才会宽阔,小小一个展家算什么?就是在这个小县城里面也称不上是什么霸主,更不用说在省城,那更不用说上海北平这些大城市了。

    那里的人肯定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拿着放大镜在地图上面都不一定能找到这里。

    品慧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也不是什么能干的女强人,所以就使劲往自己儿子身上开始培养。

    她本身虽然不会交给儿子什么东西,不像一些穿越女,本来穿越前混的各种不如意,什么都不会,穿越过去之后,什么都会了。

    会美食,各种美食都会做,而且还认识各种香料,更是懂得用药膳调理人,如果有这本事,在现代的时候,自己怎么不开个小饭馆啊。

    就算自己再没有本钱,在路边摆个摊子或者直接去当厨子,虽然劳累,但不照样比自己拿着死工资强?

    懂时尚,会搭配衣服,更懂得怎么戴首饰,把一个人的最美之处全都展现出来,穿越之后马上就有自己的特色了,惹得人羡慕无比,还懂胭脂到底怎么制作,在古代开什么成衣铺子,脂粉铺子。

    那穿越之前完全可以卖衣服,也不是什么品牌的,就在大型批发市场里面淘各种好货,然后出来自己卖,或者直接当个网络直播,在上面讲解一下自己的各种美容心得。

    虽然会招到一部分人的讽刺:哼,竟然说这个牌子的护肤品好用?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但肯定也会有崇拜者:哇,原来这个东西还有这样的妙用啊,以前真是孤陋寡闻了。

    在穿越前,连公司里面的几十个人,同一个部门里面几个人都玩不转,无论办什么事都是背黑锅的。穿越之后突然懂得宅斗了,在一帮子亲姐妹表姐妹堂姐妹中间脱颖而出!

    穿越之前看到男人都脸红,穿越之后想方设法的引起男人的注意,还能成为好几个男人的心中白月光。

    这穿越不仅仅是换了身体啊,完全是换了灵魂啊,顺便把人的智商情商全都提高了,如果穿越前就有穿越之后的本事,那根本就不用穿越什么,在现代也过的舒服无比,根本不会想着穿越的事情。

    品慧穿越之后也没有增长任何的本事,只是因为经历了现代社会的各种信息大爆炸,知道孩子要去外面闯荡一下,眼界好才能过的更好。

    所以穿越过来之后,一直让儿子在外面求学,就之前展云飞成亲的时候回来一趟,然后又匆匆的离开了,这么多年就没有让他再回过展家。

    哼,现在不打算让他回来,未来也不打算让他回来,展家的破摊子谁想接手,谁就去接手吧。

    反正她们母子两个也不会让展家一分钱的。

    所以她一听老爷的吩咐,马上就写了两封不一样的信,云翔一定能明白他的意思的。

    她焦急的等着云翔的回信的时候,突然发现纪管家的女儿开始经常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品慧原来在展家就是一个透明人,被人怠慢是经常的事情,之前纪管家从来没有照顾过她,但是现在纪天虹突然对自己好了起来。

    自己的待遇马上提高了一倍不止,月例啊,饭菜啊,衣服啊,质量全都开始上来了。

    虽然说这些东西原来就有,但质量不是一般的差,现在纪天虹一过来之后,质量马上就上去了,品慧本来就是个普通的女人,看着漂亮的衣服,还有美味的饭菜,每顿能多吃一碗米饭。

    看着纪天虹的神色也越来越和蔼。

    在等到儿子的回信之后,心中马上又了谱,展云翔也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展家其他人看的,说的就是自己在外面太忙了,根本就脱不开身,不过等自己忙完了肯定会回去的。

    至于什么时候能忙完?那就没有一定的了,说不定是几个月,说不定是几年,反正通篇都没有说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

    私下里的那封信倒是写了一些品慧希望知道的事情。

    展祖望听到云翔也不回来,在那里一个劲的骂他是白眼狼,展家这么多年完全是白养他了。

    品慧忍不住辩解了一句:“云飞不也是没有回来吗?”还遭到了展祖望劈头盖脸的一顿喝骂:“云飞出去是散心去了,等到他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了!云翔呢?说是出去念书,从来没有听他念出过什么名声!”

    在展祖望的心中,念书当然是当个才子了,能在报纸上面发表言论,最好是考个状元回来,什么出国留学,新式学堂,他一概都不会认什么。

    品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偏心的人,多少人都是偏向小妾的,展家倒好一味的偏向他那个白莲花一样的老婆,他们两口子要是真的那么好也行啊,偏偏又娶了自己,还生了儿子,这不是糟蹋人吗。

    “那你赶紧回去催催!让云翔早点回来。”

    品慧装作不忿的回去了,还没有写信呢,纪天虹就过来送东西了,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样子,马上善解人意的说道:“夫人,到底怎么了?”

    “还不是云翔,怎么也不肯回来,哎,我都催了多少遍了,这个云翔就是不听我的话。一个人在外面能闯出来什么名堂啊,还不如回到展家,这里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吗?何苦一个人在外面受罪呢。”

    品慧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看着纪天虹的脸色,果然看见她现实一阵气愤,然后又是‘果然如此,完全被夫人说中了’,最后又是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品慧能看出她这么多表情,完全就是前世看多了连续剧的原因,连续剧动不动就五六十集,虽然说看完第一集和最后一集完全能明白这里面到底讲的是什么故事,但是中间愣是有无数的各种纠葛。

    无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主角脸上都经常会出现这个样子的表情,她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二夫人,你说的也没错,小时候,云翔哥哥……不,是,二少爷就是个聪明的人,而且现在也不是你们主动争取的,而是老爷的心思,所以你还是好好的劝二少爷回来吧。”

    纪天虹一脸诚恳的说道。

    品慧听了她的声音,眼睛一亮:“你说的没错!哎呀,我都忘了,你们兄妹也是跟着云翔一起长大的了,是啊,你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可不是嘛,云翔小时候惹人喜欢的很。”

    说着看着纪天虹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颇有些看儿媳的样子:“这次他回来啊,你们可要好好的聚聚了,等到将来啊……”她说着住了口,但是纪天虹的眼色更加的复杂了。

    一方面有些庆幸自己的工作顺利,能够嫁给天翔之后,继续的帮着夫人她们。

    毕竟品慧真的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物,她原来是个多么懦弱的人啊,平时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但是现在呢,还敢谋算展家的东西了,看来夫人担心的根本就不是没有什么道理的。

    另一方面却有些不甘愿,自己喜欢的是大少爷啊,现在却要嫁给其他的人了,心中怎么能高兴起来,而且这还是自己选择的。

    她觉得自己的目的完成了,就等着云翔回来,然后上门提亲了,所以对品慧再也热乎不起来了,对着她又开始冷淡起来了。

    好在品慧也是个粗枝大叶的人,愣是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偶尔看见自己了,对自己还是很亲热,一见面就说云翔又来信了,在信上又说了什么的话,反而弄得纪天虹有些烦躁了。

    但是没过两天品慧的态度又冷淡下来了,纪天虹还有些着急,以为是自己哪儿露出马脚了,谁知道打听清楚之后,发现并不是自己的问题,但是她也来不及松什么气,因为云翔竟然在外面喜欢上了一位富家小姐!

    这可是和自己的计划有冲突啊,品慧也是个藏不住什么事的人,云翔这边在信中说什么,她这边马上就能嚷嚷的所有人都知道,而且还把事实夸大了无数倍。

    什么展云翔在外面已经被一个富家小姐看上了啊,那富家小姐还是独生女,家中有钱的很,云翔要是娶了她,根本就看不上展家的家产了。

    什么云翔在外面正和富家小姐情浓深处,根本舍不得回来啊。

    一条条的消息从品慧的嘴里面说出来,让展祖望也不敢催促展云翔回来了,这么一来魏梦娴倒是着急了。

    这样一来的话,那自己的计划不是没用了吗。

    于是直接找到品慧说道:“听说云翔在外面喜欢上了一位富家小姐?这样不正是该回来了,正好也让她见见咱们家里的人。”

    品慧推辞道:“人家那是大地方的小姐,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啊,这里在她看来就是穷乡僻壤的,不过谁让人家是大地方的呢,来不来的也无所谓了,只好两个好好的就行了。”

    说完之后有些不怀好意:“夫人,展家的家产我们母子可是没什么兴趣了,老爷的身子现在不是不好吗?还是赶紧让云飞回来吧。要不然啊,展家真的就是后继无人了啊。”

    “你说什么呢,展家怎么是后继无人了?现在老爷的身子还好好的,云飞也还在外面,你这么说是要咒谁呢。”

    “哼,我以前不说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老爷以前把展家掌握的滴水不漏,现在突然说自己想儿子了,谁能相信啊,还不是因为展家出现了问题。对了夫人的见识比我多,肯定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吧。”

    “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

    “哼,别装了,咱们都是女人想的肯定都一样,我这样的榆木疙瘩都能想到的事情没道理你这样玲珑心的人想不到!之前你每天都在念叨着云飞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现在等到老爷谁让儿子回来了,你又在这边推三阻四的,我再想不透那就是傻了。”

    魏梦娴吃惊的看着她,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她似的:“你……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晕倒了,不过身子刚倒到半空中就被奶娘给接住了,轻轻的扶到一边,这架势就好像是练过千百遍一样。

    奶娘在一边说道:“二夫人,你真是太过分了,竟然这么气大夫人,如果没事的话,你就先离开吧。”

    “哼,你一个仆人摆的谱倒是不小,还记得我是二夫人啊。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根本就不用你说!”

    品慧说着就气哼哼的走了。

    刚才直嚷着要叫大夫过来的奶娘马上安静下来了,之前昏迷着的魏梦娴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已经睁开了:“奶娘,你看到了吗,这不是我过分,而是品慧太过分了,她原来那么懦弱的人,现在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肯定是有靠山了……”

    “这都是他们母子两个吹嘘,事实是什么样的,咱们都没有见过啊,您不用担心……”

    “奶娘你不懂,她要是没有什么靠山,怎么可能说出来这样的话!看来我得下点重手了。”

    魏梦娴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故意开着窗子,也没有盖被子,又喝了凉水,现在天气有些冷,她的生活一直是精细无比,这么折腾两天如愿以偿的得了病,在一边心疼无比的奶娘干起事来更加的尽心了。

    大夫上门看病开了药之后,魏梦娴在展祖望过来探望的时候直接说道:“老爷,还是让云飞回来吧。”

    “你生病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老爷,我说的是真的,你身子现在也不好,家里又是这个样子,还是让云飞回来接手这个烂摊子吧,反正云翔也不愿意回来。”

    “你胡说什么,烧糊涂了?展家怎么是什么烂摊子!”

    虽然自己知道展家的情况,但那也是稍微的露出一点痕迹而已,怎么到了魏梦娴的嘴里面展家就成了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了。

    魏梦娴一阵难受,倒是一边的奶娘开口了:“老爷,这可不是夫人的意思啊,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二夫人一直到这里炫耀。每次都说云翔在外面找到了一个富家小姐,现在不在乎展家,把展家留给大少爷什么的,夫人听了心中能舒服吗,还不是为了老爷着想,这才想让大少爷回来的!夫人她心里也苦的很啊。”

    “你,梦娴,你怎么不早对我说啊。”

    魏梦娴面色凄苦的说道:“我这也是为了老爷心安啊,要不然云飞现在心中难受,我怎么会想让他回来啊。”

    展祖望忍不住握住了她的手:“夫人,真是难为你了。”

    他的妻子还真是贤妻啊,碰到这种情况还想着自己,不像那个品慧,满心眼里面都是自己,自私的要命,不过她越是这样自己就越不能让她如意了。

    “你放心,云飞就让他在外面好好的散心吧,我一定会把云翔给叫回来的,哼,什么大家小姐啊,儿女的事情向来是父母之言,什么时候他一个人能做主了!”

    奶娘听到他们之间温情的说话,轻轻的退出了房间,魏梦娴脸上一阵羞涩说道:“还是算了吧,老爷为云飞着想,那我们就应该为老爷着想,还是让云飞也回来吧,要不然满县城里面都是咱们展家的传言了。”

    本来展祖望让云翔回来,他直接回来就好了,弄到现在展家两个儿子都不回来,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猫腻,说不定展家现在已经剩下一个空架子,已经负债累累了,要不然怎么没有人回来呢。

    展祖望说道:“你放心吧,我知道事情该怎么做!”

    说着出去就去找品慧,让她把云翔叫回来,品慧直接点头:“好,我这就回去写信。”

    展祖望看见她答应的那么利落,心中本来还有些高兴,但是转念一想,之前她每次答应的都很好,转头还不是把自己的命令全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展祖望干脆私下里派人去把云翔给强制的接回来!

    但是展家本来就这么多人,更是藏不住什么秘密,展祖望这边说,那边所有该知道的人就知道了。

    奶娘在一边喜滋滋的说道:“夫人,这下子可好了,那个云翔就是不想回来也得回来了!”

    魏梦娴心中高兴,但她向来是个滴水不漏的人,只是淡淡的说道:“这对云翔来说也是好事啊,要不是云飞实在脱不开身,我早就让他回来了。”

    “没错,没错。”

    “对了,奶娘,这个月的钱已经给云飞寄过去了,但是我想这再给他寄一点,他带着阿超两个人就凭着那点钱怎么够呢。”

    “夫人说的太对了,那个云翔马上就要回来吃香的喝辣的了,少爷一个人在外面实在是太苦了。”

    奶娘这话一下子说到了她的心中,马上就去账房那边拿钱。

    展祖望催了好几次,又派人去接,展云翔终于回来了,他穿着大城市里面常见的西装革履,整个人精神的一塌糊涂,回来之后就去了展祖望那里露一个面,直接就回到了品慧这里。

    品慧看也没有看他带给自己的礼物,直埋怨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回来了呢?你在外面那就是龙游大海,机会多的是,回到这里干什么?我不是都已经对你说了展家现在的情况吗?”

    品慧一直坚守着在外面闯荡才是好男儿的思想。

    展云翔当然知道自己母亲是怎么想的,她让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求学的时候,自己也曾经埋怨过,但是在见识到外面广阔的世界之后,他反而感激母亲当初的所作所为了。

    他一把搂住自己的母亲说道:“娘,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吗,我回来看看展家,然后帮你收拾一下你看不顺眼的人。”

    品慧斜着眼睛看他:“哼,我看是为了你自己吧,别人不是说了吗,富贵不还乡,那就是锦衣夜行!”

    她嘴上虽然说的刻薄,但是隐隐的带着笑意,展云翔一听就知道她没有生气,马上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在外面上学的时候发现无论到底干什么都不能没有钱,所以无论到底还是从商从政从军都离不开钱。”

    他在外面见的事情多了,自然就有自己的一番感叹:当官的需要政绩就要讨好商人,军队里面的为了粮饷更是和商人做交易,不知道有多少势力背后是商人在那里遥控指挥的。

    无论自己将来想往那方面发展,但是现在想要的就是钱,而且也对经商十分的感兴趣。

    “哼,你说的都是废话,这个道理谁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不是为了这个东西在外面奔波的?就好像你大哥,说的好听是在外面散心,什么不忍心在家里触景生情,哼,展家要是没有钱,我看他到底怎么才能在外面逍遥的起来!你在外面就学了这点本事?”

    品慧开始数落起自己儿子来,展云翔也没有什么不满的,而且他现在才刚刚回来,听到母亲这么唠叨甚至有些怀念,恨不得她多唠叨几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