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母亲1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我的母亲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展家一家人正在吃饭。

    现在虽然是新旧社会交锋最激烈的时期,各种新思想旧思想冲突的非常厉害,但似乎波及不到这个小城镇中来,这个小县城依然这么和平,风俗都和之前的没有什么不同。

    展祖望仍然有两个夫人,一个是明媒正娶的大家小姐,一个是姨太太,现在三人坐在一起吃饭。

    品慧十分的小心,要知道正房太太魏梦娴十分的有手段,不仅有正房的端庄大气,而且装起白莲花来比自己丝毫不逊色,甚至更有手段。

    这让穿越而来的品慧十分的小心,直在心里嘟囔着,展祖望根本就不用纳=妾啊,魏梦娴一个人可以把贤妻美妾这个词汇演绎到位。

    品慧知道剧情,本来还有些轻视本土居民,但在魏梦娴手上碰了几次钉子之后,只能小心再小心,生怕着了她的道了。

    魏梦娴不喜欢品慧出现在她面前,就算出现也是低人一等的出现,所以一桌吃饭什么的,绝对是她最厌恶的存在,可是现在她竟然忍了,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品慧不知道的事情。

    这让品慧深深的警惕起来了。

    要知道魏梦娴别的本事没有,对于丈夫察言观色的本事可是一等一的啊。

    品慧小心的吃着饭,等到展祖望放下筷子的时候,也跟着放下了筷子,等着他说话。

    展祖望叹了一声气,马上引来了魏梦娴的关心:“老爷到底怎么了?难道是今天的饭菜不合口?”

    品慧敢打赌,她早就知道了什么,但愣是把担忧的情绪演的十分到位,真想给她鼓一个掌,不当演员真是屈才了啊。

    品慧也赶紧跟上:“是啊,老爷,到底出了什么事啊,这么心神不安的。”

    她的话马上就引来了两人的怒视,一个嫌弃她竟然跟着自己说话,一个嫌弃她这么没眼色,说话一点也不委婉。

    品慧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不吭声了,一脸委屈的坐在那里。

    展祖望咳嗽几声说道:“哎,我年纪也大了,孩子们都长大了,我想把家里的事业交给两个孩子。”

    品慧马上说道:“难道是想让大少爷回来?哎呦,也是啊,大少爷也是个痴情人,大少奶奶就这么走了,也是个没福气的人啊。大少爷说什么散心,我虽然不是他亲娘,但也有些担心啊。”

    大少爷展云飞是魏梦娴的儿子,在本地也是个大有名气的才子,之前在外面求学,但是去年,展祖望想着让展云飞继承家业,有想着先成家后立业,就给他说了一门亲事,让他成婚,然后手把手的把家里的事情都教给他。

    至于妾生的小儿子,到时候随手给他点钱财把人打发走就行了。

    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大少奶奶很快就有了孩子,没想到竟然难产了,一尸两命,就这么没了,展云飞受不了触景生情,于是就离家出走了,现在已经走了差不多一个月了。

    展祖望想儿子就找了这个借口,还有一方面也是自己年纪大了,精力实在有些不支,最主要的还是家里的生意现在越来越不好做了,最近一段时间亏损了不少。

    展祖望虽然有心振作,但是年纪大了,热情野心也没有那么多了,有种得过且过的心情,所以希望自己年轻的儿子能重振展家,当然了,他话肯定不会说这么明白的。

    就好像有的皇帝,明明还有精力,皇子就开始一个个恶狼般的抢皇位,争得那叫一个激烈啊。

    有些皇帝越做越心惊,国库空虚,外敌入侵,内朝不安,皇帝还没有做几天,马上就想传位给儿子,让别人整治去,反正自己是没有这个精力的。

    前者还能说皇帝有手腕,后者只能说这个皇帝没本事了。

    展祖望可不想别人说自己没本事,只说自己想儿子了,甚至想说别管大儿子还是二儿子了,赶紧回来一个就好。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又不希望展云飞回来了,希望自己的二儿子回来,最起码要他把所有的烂摊子全都收拾好,然后交给自己的大儿子。

    魏梦娴一听,眼中的泪水都快流下来了:“老爷,她竟然这么说云飞,云飞,我可怜的云飞啊,现在还指不定怎么伤心呢。”

    她面上看着弱不禁风的,但是心中比任何人都有数。

    知道展家的情况,所以现在也不希望儿子回来,而且儿子出去时散心的,才走了这么短的时间又回来,这不是触景伤情吗?

    “好了。”展祖望安慰了魏梦娴之后,看着品慧狠狠的骂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了!云飞十出去散心去了,他想什么时候回来就回来,用得着你在这里瞎操什么心吗?”

    品慧撇撇嘴说道:“还不是老爷你先提起来的吗,说什么让人回来继承家人,那不就是指大少爷吗。难道是想让云翔回来继承家业?”

    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自己马上要高兴疯了的样子:“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马上就让他回来。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落到我们母子身上。”

    魏梦娴被她直白的样子吓了一跳,但也做不到像她这么直接说出来:“你……你……老爷……”又是一副马上要昏倒的样子。

    看的品慧又在那里小声嘟囔着:“太太的身子怎么这么不好啊,而且像个小妾似的,动不动就晕倒。”

    她的声音虽然小,但是正好让对面的两人听见,魏梦娴直接就‘晕’了,展祖望怒斥道:“现在我还没死呢,你就在这里担心家产的事情,是不是巴不得我死了啊!”

    “老爷,我可没有这么说啊,还不是你先提起这回事的吗?”

    品慧继续扮演着自己没有头脑的一面,或者说这就是他的本色出演,因为她实在不是一个什么善于阴谋诡计的人。

    ‘昏迷’中的魏梦娴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一边的展祖望却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上这个泼妇了呢?

    怪不得人家说什么贤妻美妾,贤妻还排在前面,男人就是应该娶一个大家闺秀出身的妻子,像自己,就没有为妻子烦恼过什么,反而是这个小妾整天惹得自己发怒!

    “够了,我可没有说什么家产的事情!只是说我想儿子了而已。云飞就算了,他妻子刚出事,离开家散散心也是应该的,云翔是怎么回事?就云飞结婚那一次回家一趟,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个逆子难道想叛出家门吗?”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把云翔叫回来?可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回来干什么?看看我们然后再离开?”

    “你!”品慧原来有这么愚蠢吗?连自己的话都听不明白了,展祖望说道:“云翔也老大不小了,云飞已经成过亲了,现在他也该成家了。”

    自己之前已经算计好了,云飞结婚之后,就教他打理家产,云翔一直在外面还让他呆在外面就行了。

    没想到儿媳妇竟然这么不争气,生孩子的时候直接死了,云飞远走散心,自己还不敢拦着,云翔按照自己的计划走了,弄得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接班人了。

    自己现在精力不济,展家要是没有人管的话,等到云飞回来的时候,展家只会越来越落魄,难道要交给云飞一个更加破烂的摊子吗?

    正好交给云翔过度一下,如果他整治好了,也没有人会夸他,毕竟展家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毕竟现在的颓势只是一个征兆,展家也没有落败。

    如果他整治不好,那正好说明展家现在的境遇就是他造成的,到时候自己一分钱都不用分给他,直接打发他出门就好,反正他就是展家落败的罪魁祸首。

    品慧吃惊的说道:“但是现在云翔一直在外面求学啊,从回来的信上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意中人啊,更没听说过他有成婚的意思啊。”

    展祖望青着脸说道:“他没有什么意中人正好!孩子的婚事向来是父母做主的,什么时候轮到孩子自己做主了?当初云飞的婚事不也是我做的主吗?好了,就这样了,你赶紧写信让云翔回来,要不然我就亲自去叫他回来!”

    说完之后摆摆手,示意品慧可以离开了。

    品慧轻哼着离开,当她不知道呢,云飞的婚事虽然是展祖望做的主,但是人家小两口婚前还见过几面,培养了感情了呢。

    展祖望也气的不轻,品慧现在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在自己面前竟然也敢这么放肆!

    装晕一会儿的魏梦娴也苏醒过来了,暗道:这可真是母为子则强啊,之前那个品慧懦弱无比,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早就被自己镇压的没有一点脾气了。

    现在竟然敢这么和老爷说话,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不过之前的那个儿媳妇就是命不好,本来就是好好的计划,现在非要那个庶子先接手一阵展家不成,想到这里她气的都有些胸闷。

    不过自己早已经计划好了,自己可得给云翔好好的选了妻子!

    原来的品慧也是稍微识点字的,穿越过来的品慧更是不用说了,她很快写了两封信,一封是让云翔快点回来,家里有好事等着他,展老爷准备把展家交给他。

    另一封冷静睿智的好像就不像她了,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展家,然后说了展老爷想要拿他当云飞的备胎的事情。

    写好信之后,把前一封放在桌子上面,大大咧咧的去找人送信去了。

    没过多久展老爷和魏夫人都看到了这封信,虽然对心中她狂妄的语气有些不满,但看到她还是乖乖的听话,把云翔给叫回来了,到底还是满意了。

    却不知道品慧把信一前一后的全都送了出去。

    展祖望在心中想着云翔妻子的人选的时候,纪天虹正好给魏梦娴过来送新鲜的水果,她是展家总管的女儿,从来在展家长大,非常熟悉魏梦娴的习惯。

    给她送过来的水果不单单是甜,还有些微酸,个个都新鲜无比,看着就让人十分的有食欲。

    魏梦娴看着在自己身边忙活的纪天虹,微笑着拉住她笑道:“好孩子,你别忙活了,陪我说说话。”

    纪天虹有些害羞的说道:“夫人,这点小活忙不到我的,我爹给我安排的都是最简单的活计。您要说什么,我就站在一边听就行了。”

    魏梦娴赞叹似的说道:“你快坐下,悄悄这张小嘴真会说话,哎,其实啊,我一直想要一个像你一样乖巧的女儿,只可惜生了云飞之后,肚子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你都不知道我心中到底是多么遗憾!我现在一看见你,就会想到,如果我有了女儿,一定会像你一样贴心。”

    “夫人你就别夸我了,再说下去我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再说了,云飞……额,我是说大少爷也很贴心,您就等着享福吧。”

    话题终于如愿以偿的转到自己儿子身上了,魏梦娴马上担心的说道:“是啊,云飞是很贴心,可就是命运捉弄人啊,本来好好的事情,没想到竟然会变成这样,现在他应该呆在展家,身边陪着娇妻,还有我的孙子,没想到竟然……之前那个儿媳看着温柔无比,娇娇弱弱的,我也没有说什么,最重要的是难得云飞喜欢,没想到身子太娇弱了,连孩子都生不下来,以后云飞肯定还会娶妻子,这一回啊,我也不看什么门第了,一定要娶一个健康活泼的妻子,要不然,等到生产的时候,再一尸两命,我真不知道可怜的云飞到底怎么才能接受!”

    听到太太说着选儿媳的标准,纪天虹忍不住挺住了胸脯,觉得自己非常合适,自己每天都在展家帮忙做事,身子健康的不得了。

    但是想着自己的身份,她又有些自卑,心中忍不住想到,如果夫人看中了自己,然后让云飞娶自己就好了。

    魏梦娴叹着气说道:“如果刚开始的时候让云飞娶你就好了。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纪天虹听完这话之后,脸上更加的害羞了:“夫人,你就别说了,再说我就要走了。”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身子一点都没有动,反而摇着魏梦娴的肩膀,好像自己在向母亲撒娇一样。

    “好,好,我知道了,不说就不说。反正你是在我身边长大的,为人性情我都知道,早知道……哎,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希望他能好好的在外面散散心,毕竟他经历了那么痛苦的事情,不回来也好。”

    一边的奶娘开始插话了:“夫人,老爷也是的,大少爷本来就是出去散心的,这才走,老爷就想把他叫回来,如果他回来的话,那不是你经常说的那什么……生情吗?”

    魏梦娴本来正还有些悲伤,听到她这么一说,差点笑了出来:“是触景生情,奶娘!”

    “对对,虽然我是粗人一个不懂什么大的道理,但是这里满满的都是大少奶奶的回忆,大少爷现在回来能受的了吗?他本来就是才子,最是重情了,万一心中不舒服,影响到身子了……”

    “奶娘,你这是在咒我的云飞啊。”

    纪天虹在一边赶紧说道:“夫人,你也别太生气了,奶娘的话也在理。大少爷就是个重情的人,所以……所以还是让他在外面散心吧。家里有老爷呢,有什么事非要大少爷回来呢。”

    奶娘在那边快嘴快舌的说道:“还不是老爷提起来的,说是他现在年纪有些大了,而且精力有些不济,所以想让少爷回来继承家业。还说是自己想儿子,现在两个少爷都在外面,所以必须得回来,你说说大少奶奶的事才过去有一个月没有啊,大少爷这才出去,现在怎么可能回来?哼,展家的东西还不是都落到了那边的头上!”

    她虽然没有明指到底是哪个人,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她说的就是二夫人品慧和她生的儿子展云翔。

    魏梦娴听到奶娘这么说,脸色一点都没有变,但是纪天虹却开始着急起来了:“这怎么可能啊,展家肯定是大少爷的啊。”

    魏梦娴笑了,反而开始劝解起来:“天虹,你这话在我这里说说就好了,可别在外面说,天翔他虽然不是我生的,但毕竟也是老爷的亲生儿子,展家也有他的一部分。”

    她虽然这样说,但是话外的意思还是透漏着,展家就是自己儿子的,至于展云翔吗,最多给他分点家产罢了。

    只可惜正在焦急着的纪天虹和奶娘,心急之下,谁都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反而开始想着劝解她。

    “夫人,你就是太善良了。”

    “就是啊,夫人你看看谁家的庶子有云翔过的那么好的。”

    “你们啊,谁都不用劝我了,这就是事实,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云翔回来也好,云飞的身子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夫人,你这边心善,可不见得别人也心善啊,而且二夫人那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她的性子,云翔要是回来了,掌握住家中的大权,到时候大少爷回来了,想要掌权那可不容易了,那母子两个都是贪婪的,还不知道会怎么为难大少爷呢。”

    魏梦娴终于露出了一丝的为难:“可是我也不能违抗老爷的命令啊,他身子不好,而且又说云翔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所以云翔一定是要回来的,到时候在家里成婚,顺带掌管展家,其实这样也好,只要云飞的身体好就行了,其他的我也不求什么了。”

    奶娘听到了这话,马上睁大了眼睛:“夫人,这样情况不妙啊,你想想之前的大少爷,老爷不也是让他回来成婚,然后把人带到自己身边就开始教他处理展家的事情吗?现在二少爷也是一样啊,这老爷心里……”

    “奶娘,你别说了,这都是我命苦,呜呜……”

    纪天虹在一边担心的要命,但是她在焦急中猛地意识到了两点‘云翔掌管展家’‘云翔要结婚’,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但是短时间里面又说不清,脸上开始若有所思起来。

    魏梦娴在一边看到了她脸上的表情,但并不确定她心中想的到底是不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让她想的,于是轻轻的说道:“如果云翔的妻子是个明事理的人就好了。”

    这句话虽然轻,但是落到纪天虹的心中的时候就好像是个晴天霹雳一样,让她猛地起了一个念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要是嫁给展云翔就好了。

    这个念头一起,在她心中就再也消失不去了,反而越来越强烈。

    如果这样的话,不就可以保护云飞了吗?

    于是她忍不住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魏梦娴脸上疑惑的问道:“难道你有好的办法?”

    纪天虹话到了嘴边又忍了下来,只是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嫁给云翔是她自愿的,她可不想把这件事当作恩情来要挟云飞还有其他人。

    这么说着她就以一副大义凌然的姿态走了出去。

    奶娘在那边嘟囔着说道:“这丫头到底是怎么了,说话也不说个清楚,我这就去问问她到底有什么办法。”

    “奶娘,你就别去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兴许是人家小姑娘害羞了。”魏梦娴淡淡的说道。

    反正她早就猜出来纪天虹要做什么了,这也是她引导的结果,那现在她还急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