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最讨厌的人23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最讨厌的人23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本来福尔泰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梦中女神方姑娘了,甚至想着要追求美人,但是现在事业不顺利,这方面的心思更是淡了下来。

    本来恨不得天天都和方慈见面,现在又开始挖空心思对付福尔康了,对美人都怠慢了起来。

    方慈本来就是让福尔泰闻得到吃不到,这样的人正好给自己当备胎了,刚开始他每天过来,让她都有些厌烦了,前几天发现人不在眼前,还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现在一连半个月都没有见到人!

    方慈这边买了院子之后,给福尔泰送去了信,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落脚的地方,就不用再让福尔泰留意住处了。

    本来是打算把人勾引过来的,但是嘴上却说着让对方远离的话,谁想到福尔泰竟然真的没有再过来。

    方慈咽不下这口气,本来她就看福尔泰不顺眼,打算教训他一下,然后自己过上好日子让对方羡慕,没想到对方刚开始还表现的对自己很有意思,现在根本就不见自己了。

    她咬咬牙,让人专门在福家等着,看着福尔泰出门的时候,再过来对她说,然后她再办成仙子模样‘巧遇’福尔泰。

    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了。福尔泰脑子里面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竟然就这么直愣愣的从自己身边过去了,就好像没看到自己一样。

    方慈只好折回去再从路的另一边往回走,再和福尔泰来个‘偶遇’,谁知道福尔泰还是没有看见她!

    最后她直接拧上了,自己就不信自己不成功!

    街上的人来来去去的,谁也没有注意到她,但是窝在一边晒太阳向人讨钱的乞丐却注意到了这一幕。

    方慈刚过来的时候他就看见了,不是说她走路的姿势多么的优美,长得多么漂亮,而是因为她身上太干净了。

    要知道纯白色的衣服在古代人们可不经常穿它,因为只有家中有丧事的时候才开始穿这样素净的衣服,没有一点杂色,甚至上面刺绣都不多。

    现在这条大街上面就方慈一个人穿着白衣,而且这衣服十分的白,从头上的白玉簪,到脸上的白面纱,身上的白衣服,脚下的白鞋子,全都是最彻底的白,没有一点的杂色,也没有一点灰尘,就好像天上的白云朵。

    这个乞丐就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干净的衣服,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原来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了。自然就免不了多看了几眼,所以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方慈,紧紧的盯着她。

    这其中倒也没有什么恶意,谁让他对这个色彩对敏感呢。

    谁知道这却让他看了一场的笑话。

    这个白衣服的女人明显就是准备勾引人的,三番两次打一个人面前经过,最后干脆撞到那个人身上,那样子让这个乞丐好一阵高兴。

    方慈可不知道有人在这里看她的笑话,她越走,身上的怒气越大,最后终于引起了福尔泰的注意:“方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方慈冷冷的说道:“这大路这么宽敞,难道就允许你一个人在这里走?”

    说着就要离开,福尔泰急忙叫住了她,她厌恶的说道:“你还叫住我干什么?难道还想对我讲一讲什么道理不成?”

    “方姑娘,当然不是了,我只是现在心中太烦闷了,想找你说说话。”

    “咱们两个又不熟。”

    福尔康这小子刚才不知道刁难了自己多长时间,自己有机会就得找回来。

    福尔泰叹气说道:“是关于我大哥的事情。”

    “你还有大哥?”方慈狐疑的说道,原著中福尔康就是老大啊,难道不是?还是说他上面还有庶出的兄长?

    方慈想到这里就一阵兴奋,她就说嘛,现在就是纳妾合法的古代封建社会,什么都是落后的东西,福伦家里怎么可能没有什么小妾,没有什么庶子庶女?肯定作者忽视了。

    “也是,我从来没有对方姑娘说过我家里的事情,所以你肯定不知道……”

    方慈马上善解人意的说道:“那我们去附近的酒楼里面说吧。”

    “对啊,正好借酒消愁!”

    两人到了酒楼里面要了上好的酒,选了一家雅间,福尔泰马上就诉起苦来了:“我虽然是嫡子,但是排行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大家,我们的名字就是在按照康泰来排的……”

    方慈马上尖叫起来了:“你说什么?难道你不是福尔康?”

    “对了,方姑娘,咱们才认识几天,我还没有来得及介绍自己,我叫福尔泰,前几年科举之后顺利做官,现在是……”

    方慈可没心情听他说什么官位前途,冷冷的说道:“你竟然一直在骗我,你这个骗子!”

    说着直接把自己面前的酒泼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把桌子上面的杯子盘子全都挥到地上。

    一边的店小二赶紧过来了,他看到方慈要离开,赶紧过去拦她。

    “干什么?”

    “小姐,您刚才叫的饭菜都是我们这里的招牌菜,现在……”

    一个意思赔钱。

    方慈直接指着福尔泰说道:“那不是还有人吗?你直接过去让他赔!老娘凭什么赔!”

    店小二直接被她的话给镇住了,没想到她看起来那么一个娇嫩的人儿,说气话来这么庸俗,不过自己早就看出来她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身上的衣服便宜的要命,吃个饭还过来遮住脸,肯定是想吃霸王餐的,没看到准备的这么周全?

    店小二早就练就了一双毒眼,要知道现在的衣服都是用布匹做出来的,上面染色刺绣一样都不能少。

    方慈直接穿着布做的衣服出来了,上面为了显示白,没有一点刺绣,这在店小二的眼中就是穷酸的表现。

    看看现在明星说的中式结婚礼服就知道了,人家明码标价的时候,都是介绍说这件礼服面料是什么,比如法国绸什么,刺绣用的线是什么,比如金银线,彩线,用了多少工时,比如3000,4000什么。

    意思就是做了这么一个礼服,在上面花了多少时间,当然了,大部分的时间肯定全都花在刺绣上面了。

    方慈气道:“你竟然敢侮辱我!你这个贱胚子,老娘非得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不成!”

    她虽然一直都想往仙子范上发展,但是奈何本人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平时能控制一点的时候还好,脾气暴躁的时候,根本就控制不住,如果有人和她说一下也好。

    谁让她现在已经是什么圣女了,多的是奉承她的人,谁敢过来说什么啊。

    所以她现在两极分化的厉害。

    单看一个人格还没什么,如果两个之间相互转化的话,能让人看呆了眼睛。

    她的金手指就是武功,没一会儿就把小二打下了楼梯,整个二层弄得是一片狼藉,连带着福尔泰也吃了不少的挂落,身上虽然没有受多重的伤,但是脸直接成了一个猪头了。

    方慈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福尔泰也遮遮掩掩的离开,现在他可是福伦夫妇的心肝宝贝,两口子的未来就交到这个儿子身上了,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马上就怒道:“这是谁打的?”

    福尔泰觉得自己太丢脸了,倒是一边的小厮说道:“夫人,前几天我们家爷的钱袋丢了,正好被一个姑娘拾到了,当时因为有急事走的匆忙,也没有报答人家,今天正好遇上了,我们爷就准备感谢她一下,请她吃顿饭,谁知道她脾气那么大,什么都得顺着她,一言不合,就把我们爷打成了这样。”

    福尔泰现在对方慈没有一点旖旎了,说实话他现在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那么恼,现在听到小厮直接往对方身上推,连连点头。

    福伦还没有说什么,福太太就忍不住了:“什么?赶紧出去打听打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这么对我儿无礼!”

    正说着话,福尔康从外面回来了,他现在清闲的很,每天就是混日子,除非皇帝召见,小日子过的滋润无比。

    福尔泰看着就嫉妒无比,嘴上说道:“我只是说了我是福家的人,她就大发雷霆,好像和咱们家有什么过节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儿子得罪了什么人。”

    福伦想也不想的说道:“你老实本分,能得罪什么人?这肯定是个误会。”

    说着他也看到了刚回来的福尔康,马上说道:“说不定是你哥哥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把你们兄弟两个认错了!把他做得事情栽到了你的头上!”

    福尔泰心中就是这么想的,嘴上却说道:“这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你们兄弟两个也没有差了多少岁。”说着就让人把福尔康给叫了过来,也不说到底是什么事,直接骂道:“逆子,你给我跪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