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最讨厌的人9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最讨厌的人9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乾隆马上皱起了眉头:“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光天化日之下,说什么鬼来了,成何体统。

    暗卫一脸惊慌的说道:“回陛下,前方有个老乞丐本来是死的,现在不知道怎么活了。”

    “心中有一丝的余温,然后被人救活这有什么稀奇的?”乾隆有些不在意的说道,甚至对手下的无知有些恼怒,不过到底还是因为能够炫耀一下,没有发什么火。

    “这……陛下还是亲眼看一下比较好。奴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暗卫也有些不解了,按理说长生不老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刚才那个老人是真的已经死了,现在又活过来了啊,自己对伤口之类的东西还是比较了解的。

    自己也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什么,难道是自己的眼睛出什么问题了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

    乾隆是出来散心的,本来还想着邂逅一些单纯温柔的美人,来转换一下心情,没想到竟然碰到了这样的事。

    “好了,你起来吧,跪来跪去的让人生疑,爷现在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首先转头看看四方,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不是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然后开始设计自己的就行。

    乾隆本来也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喜欢微服出巡了,他走到人群中看到人群中正围着一个身懒腰的老乞丐。

    说是老乞丐也不对,因为这个人虽然穿的有些破旧,但是身上的衣服其实被浆洗很干净,他锤锤自己的背后,站起来就走,说来也奇怪,他迈的步子并不大,但是速度却很快,不一会儿就走的老远。

    其他人本来是怀疑他在做戏,没想到这人竟然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走了,连忙有人叫住了:“老神仙,老神仙留步啊。”

    老人也不知道听见没有,脚下的步子仍然没有停,不多会儿已经走的不见踪影了,乾隆朝着暗卫示意一下,让他把人叫住,这才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看那个老人家也没什么……”

    “刚才他确实已经死了。”

    “没错,我也亲眼看到了,就是不知道这么又活了。”

    “你们怎么知道这人不是在做戏?”

    “他做戏干什么?我们这些人都是穷苦人家,身上也没有几个钱,他还能骗我们不成?”

    “就是啊,要不然也不会被我们叫住之后马上就走了啊,刚才肯定是碰巧了。”

    “哎,也不知道那个老神仙收徒弟不收,如果他要是收徒弟啊,我这一辈子就再也不用愁什么了。”

    “张老二,你想的倒是美,也不看看你那个德性,老神仙能看中你吗!”

    “谁知道老神仙到底是什么眼光呢,你怎么知道他看不上我。”

    一群人马上吵了起来,让乾隆有些头疼,他的声音不禁有些大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闹得其他人都有些不满的看着他,到底还是从他的服饰和气度上面看出来他也不是好惹的,这才没有骂什么脏话。

    一边随行的太监,急忙机灵的掏出来银子,每人打赏了一块碎银子和一些铜钱:“我们家爷就是想问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就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一点。”

    众人看在钱的份上,终于不再说什么了,开始七嘴八舌的说起刚才的事情了。

    “刚才绝对不是我们瞎说,这么多眼睛都在这里看着呢。”

    “对,对,我早上上工的时候,看见有人骑着一匹马直撞了过来,那老头……老神仙当场就没有气了,歪在一边,骑马的人连看都没有看,下马的功夫都没有,直接走了。我当时也有些害怕,赶紧走了。”

    “对对,那尸-体也没有人动,报官了吧,差爷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来,但是味道都已经散开了,所以我们才想着把人直接埋了。”

    “之前我们过来看的时候,那味道冲天的很,现在天热的很,猪肉放上半天就有异味,再也吃不成了,更不用说是死人了,他伤口那边的肉都已经腐烂了,里面已经开始生了蛆虫……”

    说话这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卖肉的,说的很详细,也没有什么恶心,估计是这样的事情见的比较多了,谁家的茅厕里面没有这东西啊。

    但是看的时候没有觉得有什么,现在听的时候胃里面总是有些不舒服。

    看着乾隆也是一副恶心的样子,太监连忙说道:“好了,这些腌臜的东西就不用说的那么详细了。”

    一群人又开始补充起来,总结起来的意思就是说,这人当初真的死了,因为人死之后的各种特点全都有,正准备埋他的时候,又活了,这不是神仙还能是什么?要知道普通人可没有这手段,大家的眼睛都盯着这里呢,骗人更是不可能的,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啊。

    大家越说乾隆越感兴趣了。

    等大家离开之后,他焦急的等着暗卫,看到人真的把刚才那人带回来了,这才高兴起来了,之前的那个酒楼是不能去了,乾隆又找了另外一家酒楼把人请了上去,仔细的看着这人。

    刚才他也没有看清这人的样子,现在看来,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特别的样子,头发也不是那种全白的,看着就透着仙气的那种,更不是什么鹤发童颜了,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而已,长相也不算太好看,乾隆看着他这个样子,虽然还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本事,但首先开始失望了。

    他还没有开口,对方就说道:“见过陛下。”也没有磕头,只是简单的行了一个道士礼。

    乾隆顿时来了兴趣:“你怎么知道是朕?”

    “贫道稍微的学了一点望气之术,能隐约看见金龙在紫气之间盘旋。”

    “那如果是王爷呢?王爷不照样是金龙?”

    “您头上的金龙可不一般,而且紫气浓厚,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你真的能起死回生?”

    “也是,也不是。”

    “这可真是把朕给弄糊涂了,到底是还是不是,你给朕一个准话啊。”

    “贫道可不是什么神仙,只不过见过神仙,得到过一点东西,如果贫道有劫数的时候可以用,可惜只能救我一命。”

    言外之意就是仙丹之类的东西,他曾经有,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被自己用光了。

    “那你之前见的神仙就没有告诉过你怎么避过这一劫?”

    自己都没有见过神仙,但是眼前这人就见到,乾隆忍不住开始挑起刺来了。

    “劫数就是劫数,只能接受,如果躲避的话,小劫数会变成大劫数,修道之人顺其自然,不可违背。”

    无论乾隆问什么,眼前的李道士都是说的一套一套的,没有一会儿差点把乾隆都侃晕了,之所以说是差点,那是因为乾隆之前根本就不相信这些。

    不过最后乾隆也承认了,这人的本事也不错,能说会道,闲暇时候用来解个闷这也不错。

    也就不追究他之前到底是怎么起死回生的事情了,在他看来,这就是和自己搭上关系的桥梁。

    就这样,李道士在京城的一家道观里面住下了,偶尔乾隆会把他找来解闷,关系一直不温不火着。

    福尔康的日子过的越发的艰难了,他现在在宫中当值的时候,不断有人给他使一些绊子,不停的有人去找他,不是这个阿哥找,就是那个娘娘找,有光明正大的,还有暗地里找的,弄得福尔康都不知道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每天当值的时候,就好像是在打仗一样。

    最过分的一次就是护卫太后去五台山礼佛的时候,晴儿格格直接扑到自己身上,嚷嚷着自己非礼她,又是上吊又是闹自杀的,觉得自己被福尔康摸摸小手,清白就没有了,还要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只不过每次自杀的时候,全都被人看到了,然后都被人救下来了。

    晴儿和紫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好朋友,在紫薇去看了晴儿几天之后,就不去了,整天在宫殿里面唉声叹气的,等到夏妃一问,才知道紫薇也被福尔康口头上调戏过,只不过以前是太懦弱了,所以不说什么。

    现在看到自己的好姐妹这个样子,联想到自己,再也忍不住了。

    这下子不用太后和夏妃说什么,乾隆直接就把福尔康给撵到家里面了,令福家把他赶出来,不允许他三代参加科举,武举,让他一辈子都落魄起来。

    本来乾隆还想直接把福尔康给杀了的,但是福尔泰和五阿哥都替福尔康求情,最后才网开一面,乾隆不知道的是,两人过来求情就是为了剧情不要改变太多。

    他们想要打压福尔康,但是从来没有想要杀死他的打算,就想着让他一辈子在社会底层呆着,羡慕着他们的光鲜,等到自己娶了娇妻,生了孩子之后,落魄成乞丐的福尔康在一边捡着垃圾,羡慕的看着他们。

    嘴里还不停的说道:看见了嘛,那是我兄弟,以前我都是站在他们身边的,我的未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可惜没有人搭理他,都觉得他说谎,有的人甚至会打他一顿!

    这样的结局才是他们要的,如果福尔康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夏雨荷一方面看不上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夏紫薇,另一方面觉得自己来到皇宫里面就是为了修仙,是为了沾龙气的,再说了,乾隆又不是什么情种,对自己爱的不得了,爱自己不爱江山什么的,自己凭什么给他生孩子啊。

    所以说自己可能就夏紫薇这一个孩子了,所以该出的气还是要出的。

    直接给福尔康画了一个霉运符,贴到了他的身上,要不是福尔康五官感觉十分的敏感,在刚发生一些事情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之后,把东西给撕下来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宫中闹得不安生,乾隆直接去找了李道士,也不是说要他想什么办法解决,而是直接去散心的。

    不管这个李道士到底是神仙还是骗人的,但是和他说话明显十分的舒服,他知道的无所保留的就会说出来,他不知道的也不耻下问,让乾隆的印象非常的好。

    但是今天这个李道士一见面就有些惊奇:“奇怪,陛下,你身上的紫气怎么暗淡了一些?”

    “紫气暗淡?这是什么说法?”

    “原来陛下身上的紫色澎拜有朝气,这是陛下年轻力壮的表现……”

    “你就别在朕耳边说好话了,朕可不年轻了,现在皇子都一个个的长大了,已经开始提婚事了。”

    “陛下此言差矣,我看皇者身上的紫气和金龙,看的并不是人,而是气运。如果皇帝皇位不稳,或者快没有了性命,那身上的紫气就会暗淡,金龙也开始失色,其他人身上的紫气就开始明显起来。陛下现在的紫色生机勃勃,明显是皇位稳固,恕我直言,就算再过几十年也一样。如果贫道说的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望陛下恕罪。”

    他嘴中说着谢罪的话,脸上却没有一点惶恐地样子,反而显得无比的镇静,就好像眼前的人不是什么皇帝,而是一个随便的普通人一样。

    乾隆看到他这个样子,心中才有一点相信他是个高人了,如果是个普通人,能敢和自己这样说话吗!

    就在乾隆在心中大大的给他点个赞的时候,李道士感觉自己费了很大的劲才不让自己的身子颤抖,生怕被乾隆发现了什么。

    “那你说朕身上的紫气淡了,意思是朕的皇位有些不稳当?”

    “不是,依照贫道的意思来看,倒像是陛下身边有了什么妖邪,要知道金龙本身也有反抗的力道,如果真是出了什么乱臣贼子,那金龙肯定会怒目分张,面容狰狞,但是现在金龙还是温顺无比,这肯定是有懂道之人慢慢的在抽取陛下身上的紫气,而且还是陛下的枕边之人,利用双修的道法,从陛下身上抽取紫气,供自己修行,您身边的妃子也算是你正式的侍妾了,所以金龙十分温顺,没有一点反抗。”

    李道士的话让乾隆听的震惊异常,最后直接发怒了:“胡说八道!朕的妃子怎么可能是什么妖邪!”

    如果真的有什么妖邪的话,那自己是真龙天子,和自己打一个照面就应该现出原形才对,自己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李道士没有一点害怕:“那就请陛下仔细的想想,宫中的妃子是不是有异常的?”

    异常的?当然有了,原来好像是一块木头的皇后,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开了窍,不但会保养自己了,在床上的情趣也多了,那身滑嫩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

    夏妃越来越像仙子了,那无意间露出来的气质,有时候让他都不敢上前了,不过对任何人都冷冰冰的,唯独对自己温柔,这种落差让自己很享受。

    不过这些都是为了讨好之后才有的转变罢了,能算什么妖邪,如果这样就算什么异常的话,那整个宫中不知道该有多少妖邪了。

    “朕不用想也知道朕的妃子可没有什么妖邪。”

    两人弄得不欢而散,等到乾隆离开之后,李道士化妆一番之后急忙找到了福尔康:“大少爷,你那法子能行吗?”

    之前他在皇帝面前那都是死撑着,现在到了福尔康前面,所有的害怕都露出来了:“如果真的发生了点什么,那可就是杀头的大罪啊,不,不是杀头,那马上就死了,可能是凌迟一百刀,也可能是五马分尸,想死都死不了,硬生生的疼死了。”

    福尔康劝道:“你怕什么?放一百个心吧,我可没有骗你,我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宫中真的是有妖邪。”

    “可是你怎么知道?”

    福尔康随口说道:“我本来就是富贵的命,要不是宫中有妖邪,我怎么可能会混成这个样子。”

    他这样一说,李道士马上放下心了:“原来你是要和人争斗啊,你刚开始这样说不就好了?”

    李道士还以为他这是要和人抢着抱皇帝的金大腿,对方把他弄成这个样子了,他现在要开始反击了呢。

    既然是和另外一伙人争斗,这样就好说了,想到这里,李道士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害怕了,还主动的说道:“放心,咱们的手段没有任何的问题,肯定能斗过其他的人。”

    闹的福尔康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这样也好:“好,你有这个信心就行。”

    “放心吧,对了,你之前的计划,我觉得十分的不错,既然这样的话,咱们用不用演练一场?你觉得我在皇上面前露出这个表情怎么样?”

    李道士说着就装出了一副淡然的面孔,让福尔康开始评价,福尔康随口说道:“好,不错,就这个表情就行。”

    李道士折腾了很久这才满意的离开,福尔康也没有闲着,在整个京城里面乱转,马上就搜集到不少的消息。

    第二天就跑到了父母跟前让父母给自己提亲,福伦已经对这个儿子失望极了,文不成武不就得,明明给两个儿子请的都是同一个老师,但是儿子偏偏就是不长进,好像个榆木疙瘩一样。

    虽然说没什么本事也行,只要能说会道,给人跑腿照样也能行,但是让他办个什么事情,他全都能搞砸。

    做父母的都对他失望成这个样子,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本来听到福尔康的话之后,福伦不想当一回事,但是又想着儿子既然在事业上没什么本事,那让他早早的成家也不错,就当是给福家开枝散叶了。

    说起来他们福家也是人丁单薄的家人,自己就是独生子一个,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一辈子就生了两个儿子,他做梦都想着有十几个孙子呢。

    想到这里,他马上和颜悦色的说道:“难为你想出了一个正经的事做,明天我就请官媒上门,肯定给你说一个门当户对的人选!”

    福尔康说道:“阿玛,其实儿子看上了一个姑娘,只等着阿玛您去提亲就行了。”

    “胡闹!成婚的事情向来是父母之命,你私下里做什么事情?别闹出了什么丑事!你心中的人选就别说了,说了我也不会同意的!人选你放心,肯定是个门当户对的人选,样貌自然不会差!”

    “阿玛我看上的这个就是门当户对的好人家!是傅家的女儿。”

    “门当户对的人家能和你在私底下见面?”福伦不屑的说道,他们家虽然也不是什么富贵的人家,但也是旗人,比其他汉人都高人一等,在其他人家中自己家也算是个香饽饽了。

    说不定就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巴住了自己的儿子不放。

    姓傅?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傅家?

    “是傅恒傅大人家的女儿。”

    “什么傅家?我肯定不会同意的。等会儿?哪个傅家?”

    “就是傅恒傅大人啊。保和殿的大学士。”

    “嘿,你真的看上傅家的女儿了?这家的女儿可不好求啊,傅恒可是皇帝的心腹,他儿子更是受皇帝宠爱,你……”

    福伦差点想说儿子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福尔泰今天不当值,听说福尔康一回来就往阿玛的书房里面跑,急忙过来了,生怕福尔康从福家又弄什么好处出来。

    在外面悄悄地听了一会儿,原来就是福尔康想成婚了,本来心中还在焦急。

    晴儿和福尔泰结成联盟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在京城做起了生意,之前福尔泰虽然有自己的生意,但到底不是什么专业的,有了晴儿正是如虎添翼,现在生怕福尔康过来求娶晴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