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最讨厌的人7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最讨厌的人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福尔康看着李道士说道:“怎么样?你到底同不同意?如果不同意的话,我就另外找人了,虽然贪生怕死的人多,但是觉得钱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人多的是,我也不是非得选择你不可。”

    李道士还有些不甘心:“你就那么的自信?不怕我告发你?或者我现在知道你的计划了,然后我自己单干?这样我得到的肯定更多!”

    福尔康马上笑了:“那你可以试试啊,看看笑到最后的人到底是谁。”

    明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看着也没有什么本事,但就是让自己看不清,李道士最终咬咬牙说道:“好,我就帮你这次,我只要富贵荣华一生。”

    福尔康神秘的笑了:“就怕你到那个时候不要富贵荣华了。”

    “那我要什么?难道要长生不老吗?哼,小子,我告诉你,这都是装神弄鬼的把戏,根本就实现不了。”

    李道士鄙视的说着。

    福尔康倒也没有反驳,只是说道:“可能吧。”

    可能?这是什么意思?李道士还打算再询问一下,没想到福尔康已经开口说道:“事不迟疑,明天就开始吧。”

    说着就把详细的计划说了出来,李道士之前只是听个大概,现在听到了细节更是瞠目结舌,最后问道:“这个办法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如果我不是知道为什么,肯定还以为真的有人……”

    哼,这可不是福尔康想到的,而是有人在他面前使过,当时自己也感到很惊奇,但是最后还是拆穿了那人的把戏。

    “好了,记住,我交待的事情你一定要牢记,至于其余的事情,你就自由的发挥吧。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看你付出的了。”

    “可是万一被人拆穿了……”

    “你放心,你不会被人拆穿的,你只会拆穿别人。”

    “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人各有各的金手指,本来大家各过各的也没有什么,可是偏偏所有人都把自己的金手指用到自己身上,不给自己活路,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看看到最后能赢的到底是谁!福尔康在心中发狠地想道。

    他心中越是下定了主意,面上越是无害,愈发的让人看不出深浅来。

    坤宁宫中,皇后也喜欢小憩,而且也有和夏妃一样的怪毛病,那就是不喜欢有人在身边。

    要知道贵人们都喜欢自己身边随时都有人,这样的话,自己一有个什么动静,连口都不用张,下人马上就过来问东问西的,完全就是智能化的粗糙版。

    皇后看看四周无人之后,马上进入了自己的空间中,里面有哦灵泉,可以种植东西,还有现代化的小别墅,更有智能电脑可以帮着自己处理东西。

    虽然这里的灵气十分的充足,皇后在穿越之前也喜欢亲手做饭,但是她讨厌去田地里面自己摘蔬果,更是厌恶在自己面前杀生。

    虽然去菜市场上挑选鸡鱼新鲜,全都是活物,然后现杀的,但是她看着鸡褪毛,鱼去鳞的,感觉反胃极了,完全吃不下去。

    所以现在她虽然种东西养动物,但是完全交给智能了,她自己说需要什么材料,东西马上就会被处理好,然后放在案板之上,清洗一下就可以下锅了。

    皇后做好一顿丰盛的饭菜,吃了饭菜和水果之后,又在温泉里面泡了一会儿,喝了一点灵泉水,这才从自己的空间里面出来。

    躺在床上小憩一会儿之后,马上就开始处理起宫务来了,说是宫务,其实就是分发一点东西,管好整个后=宫。

    她看着宫中妃子的名册,厌恶的撇了撇嘴,皇帝只有一个人,但是妃子竟然这么多,围着这些妃子的宫女更是多,虽然她不屑于跟乾隆谈什么感情。

    但是乾隆最重视的人必须是自己才行,这样对自己的未来也好,对自己的孩子也好,更是自己成为皇太后最重要的一环!

    不过她已经有了无数的好东西,自然就看不上各地进贡的东西,还有内务府找来的各种好东西了,这些东西说不定都有毒,有些就是人在其中做了手脚,有些就是东西本身有毒,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

    就好像魏晋时期,富贵人家都服用五石散,不但不认为这是一种毒物,反而认为这是一种中药散剂,可以治疗各种病症,没有钱,没有地位,根本就想也不要想。

    古代女子使用的香粉里面也都有很多有害物质,但是大家都是这样使。

    所以她分发东西的时候,没有偏向一点,该给的全都给了,至于给的东西有些本身有毒,或者几样东西就是相克的,那就没有办法了。

    她们有眼睛的话,自然就不会使了,没有眼睛的话,那就算她们倒霉。

    看到皇后把一筐筐从南方进贡过来的荔枝,柑橘,龙眼等物,全都分发了出去,一边的容嬷嬷终于忍不住了:“娘娘,这些东西好东西,只有您才可以享受的东西,凭什么分给其他的妃子啊。如果是那些妃子对您恭敬有加那就算了,一个个的都和您作对,您还这么大方,娘娘,这么做不值啊!”

    皇后内心不屑,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的?自己可是一点都看不上,面上却笑道:“本宫身为皇后,自然要一视同仁了,好东西更要分享。”

    容嬷嬷急了:“娘娘,别的妃子就不说了,您就看看令妃还有夏妃吧,个个面上温婉,其实一个比一个奸诈!你看皇上赏赐的什么东西,向来都是自己享受,根本就没有分给别人过,就是给别人了,那也是炫耀示威的!”

    “好了,嬷嬷,你就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是皇上的皇后,怎么能有私心啊。”皇后说着好像也有些痛苦,还为了和容嬷嬷表示亲近,根本就没有自称是什么本宫。

    果然,容嬷嬷听到她这话之后,更加的心疼了,决定自己一定要为娘娘尽忠,娘娘没有想到的事情,自己一定要想到!

    外面马上传来乾隆笑声:“哈哈,皇后这是在和容嬷嬷说什么*话呢,房间里面竟然不留一个伺候的人。”

    皇后还没有说什么呢,容嬷嬷就在一边告起了状,看着她越说越过分了,皇后连忙阻止了:“嬷嬷,你先去厨房里面吩咐一下,我一会儿亲自去厨房里面给皇上做几道小菜,让他们准备一下。”

    然后对着乾隆说道:“皇上中午就在这里吃吧,就是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到那时候说。皇上,可以吗?”

    乾隆看着人比花艳的皇后,心中早就柔成了一团,急忙同意了。

    皇后忙的飞快,一会儿命令把房间的通风口处都放着冰块,让人用扇子扇风,桌子上面都摆上新鲜的果子,一会儿开始吩咐厨房准备新鲜的蔬菜还有肉类。

    做饭的时候,速度飞快在东西下锅的时候,全都换成了自己空间里面出产的东西了,做的时候就连添加的水也都是灵泉水。

    饭菜做出来之后,香飘十里,让每个人都咽下了口水。

    皇后之前已经在自己的空间里面吃过饭了,而且每天都在吃着空间里面的东西,现在不怎么饿,只是装了一小点的东西,在那里慢慢的吃着。

    但是乾隆就不一样了,他最近才发现皇后的手艺不错的,所以才时不时的到这里过来吃东西,每次吃的时候都忍不住惊叹,等到吃完之后,喝着灵泉水泡出来的茶赞道:“皇后的手艺真是天下一绝啊,不但饭菜做的好,而且这泡茶的手艺也没有人能比的上啊。之前怎么从来没有露过这手艺呢?真是让朕耽误了很长的时间,想想就是遗憾啊。”

    乾隆只是随口说说,在他看来,皇后出身高贵,向来是一脚出,八脚迈的人,身边时时刻刻都围着不少的仆人。

    从生下来到现在除了自己主动说‘一个人想静静’,其他的任何时候身边永远都跟着人,所以学习的肯定就是怎么掌管其他人的事情,像做饭这种事根本就不会做。

    现在会做饭了,肯定还是在宫中自己学会的,想到这里心中更是暖暖的,没想到皇后竟然为了自己付出这么多。

    皇后心中就开始震惊了,她穿越过来也没有多长的时间,原来灵物更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享用,让乾隆享用更是最近的事情了。

    没想到这个渣龙心思还怪仔细的,难道他还能分辨出自己和原主不成?

    皇后一时间心紧张的都乱跳,看着乾隆的冗长脸,心竟然也开始震动起来了,这个渣龙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渣吗。

    长相虽然不是什么顶级的美男子,但是非常符合当下的审美观,而且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身上更有一种常人不能及的威严。

    皇后在穿越前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穿越到这里之后才带着随身空间的,之前哪儿有机会见到什么人上人啊,就是在电视里面演的那些人上人,全都是一些花架子,在新闻中见到的人上人,虽然那股威势有了,但是年纪一个比一个大,形象也不是很好看。

    这会儿听着乾隆对自己说一些软和的话,心中更是乱跳个不停,想着自己之前的计划也可以稍微的更改一下吗,自己也许可以期待一下成为他唯一宠爱的人,而不是什么最宠爱的人。

    皇后这边情意绵绵的看着他,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有所触动了,但是乾隆是谁啊?说句不客气的话,从小到大身边的女人都是这么看着他的,而且情意更重,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

    在乾隆看来,这只是皇后懂事了,知道怎么讨好自己了,所以他也不介意夸奖她几句,要是换成以前,他和皇后说话的时候,都没有一个什么好的脸色。

    “往常是不知道皇上的口味,而且对自己的厨艺也没有什么信心,现在听到皇上这么说,臣妾心中才有底了。以后您想吃什么,直接对我说就行了。”

    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这可是千古名言!

    而且自己还有空间加成,抓住乾隆的胃肯定只是个小意思。

    “你的厨艺确实不错,和夏妃酿的酒,令妃泡的茶有一比了,都是人间难得的东西啊。”

    乾隆直接赞赏道,令妃出身于内务府世家,见过的好东西甚至比皇帝都多。

    比如说某地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已经达到了上贡的资格了,但是保鲜的日子短,而且还有特定的日子,比如冬天出产的东西,皇帝非要夏天吃怎么办?

    或者今年的天气不好,东西根本就没有往年的美味,皇帝会不会想这就是下人伺候的不尽心,把东西放坏了,如果是刚摘下或者打捞出来的东西肯定美味无比!

    所以有时候皇上还没有下面伺候的这些人吃的好,送到令妃这里的才是最好的东西。

    夏妃手中有些修仙的法门,她也不会做什么饭,但是用灵气酿出来的酒也是一绝。

    这些女人全都是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手中到底哪些才是最好的东西,全都用在了钢刃上面。

    平时除了自己吃喝,也只有皇帝有这个福分了。

    皇后一听他竟然把自己和另外两个女人相比较,因为不知道原因,还把自己从空间中拿出来的东西和这些人的东西相比,马上就觉得自己之前的举动是对牛弹琴的!

    估计皇帝最多说上一句好吃,到底怎么个好吃法,他也说不上来,算了,以后他就是再来了,自己也不给他吃这些东西就好了。

    她马上就有些不高兴了:“臣妾能和两个妹妹的东西相比已经是万分高兴了。”

    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她就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了,根本就没有之前眼波流转,举止间满是情意的动作。

    乾隆也是谈情说爱的好手,所以马上就感到她举止间的变化,顿时不高兴了,觉得皇后这人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的无趣。

    大家出身的女子规矩是好的,就是太规矩了,没有小家小户出身的女子知情知趣,所以说自己宠爱的是令妃还有夏妃这是人之常情。

    看到她好像是个死木头一样呆在那里,乾隆马上无趣的离开了,正好去令妃那里一趟。

    容嬷嬷等到皇帝离开之后,马上说道:“娘娘,老奴怎么看皇上有些不乐了?”

    “本宫怎么知道!”

    容嬷嬷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最后绞尽脑汁才想到了一个:“要不要把小阿哥叫来,以后皇上过来的时候,让小阿哥露一下脸,皇上又要考校一下他,在这里呆的时间肯定会长了。”

    皇后没有兴趣的说道:“算了,等下次再说吧。”

    容嬷嬷说的小阿哥就是原主留下的孩子,她可没有多大的兴趣,虽然是这个身子生下来的人,但是又不是自己亲生的,她也没有多大的感情。

    以后她也是要有自己的孩子的,让自己的孩子登上皇位,自己成为太后,可没有这个孩子什么事。

    这时一个小太监在外面探头探脑的,容嬷嬷走了过来,两人小声的说着什么,她马上义愤填膺的说道:“娘娘,那令妃真是个狐媚子!皇帝现在去她哪儿了!您可要想想办法啊!”

    哼,一个庸俗的女人罢了,一点都没有自己的主见,皇上喜欢什么她喜欢什么,她明明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对五阿哥小燕子还亲热的不得了,不就是看着他们受皇帝的宠爱吗?

    一想到这里她就一肚子气,对了,还有主角,自己可不能放过他们!自己要找点事情给五阿哥还有福尔康做!省得他们在皇帝面前露脸。

    容嬷嬷虽然想不出来什么好的办法,但是人却很忠心,这就够了,而且她手上还有自己家族给的在宫中的暗线,虽然说谋害皇帝什么的事情干不出来,但是打探一下消息,充当一个钉子还是可以的。

    皇后首先就把自己的人派到五阿哥的身边了,准备把人教导引诱成皇帝不喜欢的模样,至于福尔康,到现在还是平民一个,什么出身都没有。

    听说福家准备走关系让人当个宫中侍卫,这可不成,决定让人去引诱他去青楼,参加赌=博,弄成一个连刀都不能拿的废人,看这样他还怎么进宫当侍卫!

    夏妃也听说了福尔康要当侍卫的消息了,她倒是没有阻拦,反而说了无数福尔泰的好话。

    兄弟两个一个从文一个从武,如果两人都爬上了高位,这可是大忌啊,怎么,福家难道还想造反不成?

    所以提拔了福尔泰就相当于打压了福尔康,让他们兄弟两个斗去吧!

    夏紫薇倒是很赞成,她想的却是福尔康成为侍卫之后,在自己面前卑微的样子,每天像自己下跪,给自己请安,看看他还有没有那个脸敢来娶自己!

    福尔泰心中本来也没有想那么多,等到福尔康身上有个职位了,那说自己嫉贤妒能的话肯定就没有了。

    因为爬不上高位,那是福尔康自己没有本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而且福尔康现在就是平民一个,能犯多大的事?如果他在皇宫里面犯事了,那罪就更大了,不用自己出手就落不了什么好下场。

    就这样福尔康靠着各种关系开始走马上任了,成为了纨绔侍卫中的一环,其实也不是要求非要干什么事,只要点缀一下自己的脸面就行了,说出去也是一个很好的职业。

    福尔康当差两三天,已经把其中的规矩摸熟了,除了每天按点巡逻三场之外,就是带着侍卫房里面聊天赌钱,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

    其实就好像清闲的办公人员一样,整天没有多大的事,但是你必须每天都呆在那里,要不然万一有个什么意外了,那有麻烦的就是你了。

    福尔康还没有舒服两天呢,就看到一个小宫女探头探脑的在那里找自己,还生怕别人发现。

    这个小宫女有些眼熟,福尔康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她是令妃的宫女,因为不是贴身伺候的,所以福尔康只是稍微的对她有点印象。

    “令妃娘娘找我?”

    两人走到一个角落里面,看看四周没有什么人,小宫女才开口。

    福尔康马上就有些不相信了:“娘娘如果要找我,怎么不宣我娘进宫?”

    他现在已经是个半大的小子了,这个年纪称婚立业的人也有不少,也就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在令妃的宫中乱跑了,开始要学会怎么避嫌了。

    “娘娘是有些私密的事要你去办,所以只能偷偷的见上你一面。”

    “那她怎么不让你直接告诉我到底要我做什么事?去娘娘的宫中风险实在太大了。”

    无论是什么人看见了,都是有罪说不清的事情。

    “事情实在太重大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娘娘要你干什么,她只说要带你过去,然后会亲自对你说,我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知道。”

    小宫女应该是第一次办这件事,所以一直很紧张,现在听到福尔康的询问,好像紧张的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一样。

    令妃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身边的人也差不多都是这个类型的,所以小宫女哭出来的时候,泪痕反而让她这个人变得更加漂亮了,福尔康眼中甚至闪过一丝的惊艳。

    要不然怎么那么多人不愿意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呢,小宫女显然没有令妃那么漂亮,但也有着自己的韵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