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那个佳人27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那个佳人2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唯一不满让朱绮婷不满的就是陶岳明有什么事就开始找柔娘商量了。

    虽然每次她听说了之后,都会挤过去,硬是想要看看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每次说的不是张家的儿子结婚,送什么礼,就是李家的女儿成婚,又要送什么,还有到了年底的时候给上级还有同僚都送什么东西。

    朱绮婷从来不知道送礼竟然还有那么多的讲究,这个人喜欢什么,但是这个喜好大家都知道,所以只能另辟蹊径,那个人讨厌什么要防止这方面的忌讳。

    送给谁的礼不能高过送给谁的礼,要不然就是忌讳,朱绮婷在一边听的都有些头昏脑胀的,一批批的礼品送出去,一批批的礼品又收回来,账上的东西来来又去去,自己还没有弄明白的时候,柔娘已经在心中算了出来,她们又挣了多少了。

    这就好像学渣不明白学霸每次解开难题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兴奋一样,说话能喜欢这东西的,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好不好!

    朱绮婷连着听了几次之后,再也没有去听这些东西,反正自己也听不懂,自己去了就是活受罪!

    渐渐的陶岳明再次去找了柔娘之后,朱绮婷也不去看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了,根本就没有发现两个人现在已经成就了好事,柔娘现在的脸色不知道有多好。

    现在府中的事情都是柔娘掌控的,朱绮婷当然不知道了,而且柔娘成为陶岳明的人之后,也没有嚣张起来。

    碰到一个糊涂的主母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她也从来没有想要当正妻的意思,反正自己这身份无论如何都是不够格的,与其想着要怎么才能除掉朱绮婷,还不如把她当作是自己的体线木偶,让自己躲在身后呢,这样自己才能获取更大的利益。

    柔娘不傻,其他女人更是不傻,只要讨好了朱绮婷,不和她对着干,那朱绮婷就是一个糊涂蛋,她们想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所以府中的女人接二连三的全都成了陶岳明的女人了,朱绮婷一点都没有发现。

    这也完全不能怪朱绮婷,谁让这些女人全都在她面前的时候,十分的恭敬,就好像臣服于自己了,一点毛病都没有露出来,而且掩饰的也很好。

    所以朱绮婷不但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反而觉得自己的本事见长了,没看到自己已经把所有的人都收拾的十分服帖了吗?

    可是日子不长,就有一个自以为得宠的女人马上得意起来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柔娘那样目光长远,知道到底什么事情对自己才更好。

    这个女人能忍耐几天已经非常不错了,然后恢复了原来的嚣张,公开的和朱绮婷吵了起来。

    也不怪她为什么会这么得意,要知道大户人家的丫鬟也比小户人家中的女孩要强,不但知书达理,而且善解人意,见识也不浅,但是不免养的有些心高气傲的。

    如果是需要自己仰望的人物,那自己真恨不得跪在地上添他的脚趾,如果是需要自己俯视的人物,那刻薄的话,比公开骂街的泼妇更加的不堪入耳。

    男主小说中,为了证明男主也不是见一个女的,马上就收到房中,而是有着自己的审美眼光的时候,总会蹦出来一两个貌美但刻薄,狗眼看人低的女人。

    在小人物男主得到自己的金手指之后,马上就开始花钱了,对于一些以前买不到只能看着解馋的东西开始大买特买。

    当买房/车/名牌服饰/首饰……的时候,总会有一个看不起他的女导购出现,一看他这衣服就瞧不起他,看到他其实是一个隐形的土豪的时候,又忍不住后悔。

    这样的角色简直就是世上最讨厌的角色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角色肯定身材好,貌美,情商也不差,要不然她怎么能在这个地方上班?

    怎么能卖房/车/名牌服饰/首饰……这些名贵的东西?要知道卖这些东西的地方,提成都高的要命,一个月赚几万那都是最低的。

    这样的公司筛选出来的人肯定都是条件不错的,而这样的角色在接待一些上层人的时候,伺候的肯定十分的周到,无奈遇到这样扮猪吃老虎的主。

    这个嚣张的女人在遇到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的时候,也会夹着尾巴做人,但是她可不认为朱绮婷就是她得罪不起的人,甚至认为自己取代朱绮婷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马上就把自己是朱绮婷的人给张扬开来了,对朱绮婷也不恭敬了,甚至在朱绮婷动真格,打算把她赶走的时候,直接把以为是陶岳明的女人全给嚷了出来。

    朱绮婷这才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原来以为的幸福,全都是自己的错觉!

    她想也不想的先找陶岳明去问,陶岳明干脆的承认了。

    朱绮婷伤心欲绝的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我怎么对你了?我是少了你的吃了,还是少了你的喝了?”

    “你当初说好了……”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我需要人给我管家,给我把钱财管好,给我处理好人情往来,在我累的时候给我弹琴跳舞,在我有兴趣的时候陪我吟诗作画,这些你能做到吗?你做不到难道还怪我找其他的女人?”

    朱绮婷听完之后,气愤无比,想也不想的直接把手扬起来,准备往陶岳明的脸上招呼,却被陶岳明一把抓住了:“你干什么?看看你这个样子,简直就像一个泼妇!嘴里面总是说,我不像以前怎么怎么样了,但是怎么不看看你自己,你自己哪儿还有当初那个天真的样子!”

    虽然现在的朱绮婷照样是不知世事,但是陶岳明可不认为她是天真,而是真的蠢了!

    朱绮婷怒气冲冲的准备回到娘家,只可惜娘家离自己这里实在是太远了,只能请镖局的人把自己给送回去,她身上也没有带钱,但是好在首饰戴的多,当出去几件就有了钱。

    她胸口压着怒气,半个月之后回到了家中,不等朱太太询问,马上就说最近一段时间陶岳明到底是怎么对她的。

    朱太太脸色有些苍白,之前她的病就没有好透,又加上两个女儿没有在自己身边,心中忍不住担忧,朱景兰还好一些,向来不用自己操心,而且还身在宫中,有消息出来自然是千难万难,但是朱绮婷从来没有给自己寄过一封信,这就有些不对了。

    身体不好,心思又重,她就开始一病不起了,现在只是拖着,而且感觉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少日子了。

    她咳嗽几声问道:“那你想怎么办?和陶岳明和离?”

    “娘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怎么会和离呢?而且岳明也没有错,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对了,肯定是家里的那些女人做的好事,枉费我之前还那么的信任她们,结果她们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那你和她们斗啊,还回来干什么。”

    “我这不是心中咽不下这口气吗,而且我要岳明接我回去,要不然我的面子往哪里放啊。”

    “你啊……真是说你什么好,岳明现在已经是大官了,每天忙的要命,咱们家又离得那么远,来回都要一个月的时间,他会过来接你?”

    朱太太现在开始懊悔了,她把一切的人情世故全都交给了大女儿,从来没有管过小女儿,觉得她嫁给一个普通人就行了,像陶岳明那样的人是她留给大女儿的。

    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这个样子。

    只可惜她有心教导什么,也没有这个精神气了,而且朱绮婷回来之后也不闲着。

    现在朱太太的身子一直不好,长乐坊的声音也大大不如以前,她一直想吧长乐坊给卖了,所以就没有操过心,现在朱绮婷看到长乐坊这个样子,竟然还想让长乐坊兴盛起来。

    整天开始在长乐坊里面折腾。

    只可惜依照她那个性子,完全都是瞎折腾,如果遇到了其他贵人的帮助,这坏事也能变成好事,但是现在贵人全都不在,坏事自然依旧还是坏事了。

    陆判,陶岳明,朱太太,朱景兰,哑娘,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在她身边,事情自然越来越糟。

    朱太太身子本来就弱,看到女儿又这么折腾长乐坊,最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因为惹了人,直接被人算计,把长乐坊给抢走了,连名字都换了一个,终于撑不住了,气的吐了血,毕竟长乐坊陪了她大半辈子,也算是她的一个孩子了,半夜里面高烧不退,朱绮婷还躲在一边自哀自怨,凌晨没有到,朱太太就去世了。

    这直接把朱绮婷给吓到了,虽然她现在随身携带着陆判之前给她的信物,可以随时把人召唤过来,但她愣是不想叫人。

    母女两个就是见了面能有什么好事?母亲肯定是怨她的,既然这样还不如不见,朱绮婷把朱太太的丧事办的十分隆重,听着别人的赞扬,心中也开始坚定的相信起来:母亲就是病死的,没听到周围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