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那个佳人10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那个佳人10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朱景兰也不去想自己能来到这个位置,到底有多少人在其中‘帮’了自己,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她只是努力的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

    朱景兰在这个位置上面一点都不显眼,虽然说皇帝老了,儿子正当壮年,很多人都冲着皇子去的,但还是有很多想要搏一把的,有的甚至面上恭敬,背地里早已经被其他妃子皇子给收买了,所以伺候的更加周到,毕竟得到皇帝的重用之后,才能探到更多的消息。

    在朱绮婷折腾来折腾去,陶岳明终于觉察出不对劲,两人开始公开谈这事的时候,皇帝开始病重了。

    他这一病就好像打破了平和的表象,而且皇帝喜欢打猎,这在现代就相当于喜欢锻炼身体,所以皇帝的身体一向很好。

    而一个常年病歪歪的人生病的时候,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虽然身体不好,但一直都是这么不好。但是一个身体一向健壮的人突然生了一场病,那整个人的身子就彻底垮了,更有可能一病不起。

    皇帝虽然已经老了,大家都知道很快就会死去,但具体是什么时候死,谁也不知道,现在他猛地病了,人们反而有一种这一天来的太快了的感觉。

    但随即而来的就是这一天终于来了的感觉。

    皇子们开始频频的有动作,准备抓住太子的手脚,首先把太子搞下去,太子想着自己马上就是皇帝了,看着兄弟们一个个的偏偏不安分,双方开始斗了起来。

    不过这都是男人的事情,和朱景兰没有任何的关系,等到皇帝开始昏迷不醒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找了退路,原来频繁的过来探望皇帝的妃子们现在离得老远。

    全都帮着自己儿子争斗,没有儿子的,也开始找自己的后路了,看好哪一位皇子就帮他,自己好安稳的做太妃,皇帝身边这个时候留下的都是忠心耿耿的人。

    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一看所有人都巴不得自己马上就死了,心中一怒,马上又晕过去了,等到太医们赶紧施针,开始下重药的时候,皇帝虽然又一次清醒了。

    但已经中风了,半边身子都不能动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再怒火攻心,整个人就会全身都瘫痪在床,这还是比较好的症状,严重点整个人就会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下子宫人们连面子上的事情都不愿意做了,赶紧都去找出路去了,现在留在皇帝身边的人要么就是忠心耿耿的,要么就是实在找不到什么出路,就这么等死的。

    所有人面上都带着凄苦的神色,祈祷着皇帝能多活两天,这样他们的日子也会更长远一点。

    朱景兰的面色平静,原来她只是一个小宫女,在皇帝身边露脸的活,根本就轮不到她,说白了,就是身份不够,现在已经成为皇帝的贴身宫女了,什么事情都压在她身上,她却没有一点怨言。

    让所有人等着看她笑话的人都忍不住佩服起来了,毕竟谁不想要忠心的人啊。

    朱景兰忙完一天,简单的吃点冷饭,喝了一点冷水,现在没有谁顾及这边了,朝堂之下让太子继位的声音络绎不绝,但是太子难敌自己兄弟们的联手,在其他皇子的攻击下,犯了不少的错误,这让一部分大臣十分的不满,坚决抵制,原因很简单,皇帝还在呢,起码要问问他的意思。

    不过皇帝这边已经是口头上问问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人过问了,也许等到新皇登基了,才会有皇帝过来问问,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孝顺,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人过来问。

    皇帝这边刚开始的时候只是饭菜没有供应上,到现在连皇帝吃的汤药经常都是凉了才端过来。

    也许就是想把皇帝给耗死。

    朱景兰吃完东西之后也没有点灯,屋里面隐约有月光照射过来,房间虽然小,但只有朱景兰一个人住,做些什么事情根本就不引人注目。

    她把自己的肚兜拿了过来,好像是从几个肚兜中随意捡了一个,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拿的这个是自己从家中带过来的,洗的时候非常的小心,有一角从来都不动它。

    她小心的把肚兜给拆开,从里面拿出来一团破烂纸一样的东西,她小心的把东西展开,用东西压平,然后拿着沾着朱砂的笔小心得在上面写上皇帝的八字,等自然干透之后,这才小心的卷起来,又重新收好。

    这次没有收到自己的衣服里面,而是塞到自己一个刚得到的一个存放东西的柜子中的夹层中,收拾好东西之后,她这才躺在床上。

    在宫中时时刻刻都要记得小心,所以现在弯弯的嘴角暴露了她的好心情,谁会想到那团破烂的东西就是大名鼎鼎的生死薄呢。

    那天从陆判那里拿走生死薄的时候,生死薄就是金光闪闪的一团,看起来特别的威武,整体就好像是一个令牌一样的东西,上面刻着生死薄三个字,入手甚沉,本来她还有些为难自己到底怎么带走。

    随机就发现了,生死薄很重就是因为外面的壳子,里面就是小小的一团纸,上面的字看起来好像芝麻一样,根本就看不清楚。

    她仔细的研究就发现了,生死薄里面的内容是可以拆开的,而且陆判用生死薄的时候,生死薄就会飞到天上变大,整个变成金色的,所以字体的大小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

    她只是凡人一个,根本就没有把东西变成金色的本领,也不知道生死薄到底有什么作用,到现在为止只是知道它能增加人的生命。

    虽然说它肯定还会有别的作用,但是朱景兰一点都不担心,反正自己只要用的上这一个就行了。

    所以当她看到皇帝真的命不长久之后,直接给他增加了五十个年头的岁数,民间经常有百十岁的老人,二百岁的人是怪物也可能是神仙,但是一百多岁的人还是经常可见的。

    虽然说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皇帝。

    但是偶尔出现一个只会让人吃惊,而不会觉得怪异。

    虽然说朱景兰觉得自己这么直接增加皇帝的命数,肯定会有什么因果反应,没看到就是判官想要救朱绮婷的时候,那也是找血缘关系的人给她续命吗。

    但是朱景兰觉得自己也不在乎,而且心中隐隐还有一个其他的想法,就好像修仙者乱杀凡人的时候,会有什么因果报应一样,但是凡人杀凡人的时候,可没有什么报应。

    也许就是因为陆判是神仙,所以更不能乱动人间的命运。

    没看到帮了一个朱尔旦就让他陷入奔波,阎王到现在还在捉拿他,现在又帮了一个朱绮婷,还不知道因果会让他成为什么样子呢。

    所以就算自己更改了皇帝的命运,那因果也只会落在陆判的头上,谁让他才是一连串事情的罪魁祸首呢。

    朱景兰也许是已经又活一次的人了,所以现在对危险什么的有很强的直觉,她直觉自己这么做没有什么危险。

    第二天一大早,朱景兰就起来了,先打冷水洗了脸,然后又去领饭,领到的饭全都是凉的,她小心的用炉子热了,这才给皇帝端过去。

    现在皇帝身边的人虽然还挺多,但真正上伺候人的只有她和皇帝贴身的太监了,其他人都是变着法偷懒。

    而且和贴身太监愁眉苦脸的样子不同,朱景兰脸色沉静,没有一点凄苦,在喝着凉透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的苦药之后,有一次皇帝都受不了了,含糊不清的说道:“真不如死了。”

    朱景兰来在一边劝解她。

    皇帝当上皇帝也有几十个年头了,当年为了当皇帝,那也是耍了很多手段的,当然能吃苦了,只不过现在落差太大,一时之间受不了而已。

    之前朱景兰这样的女人也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解语花,而且随着他年纪的增大,更是喜欢年轻的美人,觉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时间长了,自己也能更加的年轻了。

    朱景兰虽然漂亮,但是皇帝已经看遍了天下的美景,在皇帝眼中一点也不突出,但是现在看到她这么任劳任怨的跟着自己,心中倒是感动万分,甚至对自己的身体一点都不看好,还想着要给朱景兰找一下出路。

    奈何朱景兰怎么也不肯离开自己,还变着法的劝解自己,这让皇帝大为感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情好了,皇帝的病情竟然有所好转,虽然不是太明显,但这点轻微让皇帝感觉到了。

    不过这场风波到底还是让他回到了自己刚开始争夺皇位时候的狠厉和小心了,他隐瞒住了,谁也没有告诉,开始慢慢找自己的心腹,遥控指挥起朝堂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