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那个佳人4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那个佳人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接下来的几天长乐坊里面的人都在做准备,朱太太生怕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朱景兰忙着调制胭脂,朱绮婷却频繁的往陆判庙那里走去。

    带着自己做的饭菜摆到陆判庙里面,祈求自己能有一张漂亮的脸蛋。

    朱景兰的胭脂终于调制好了,不过不经常用,现在她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调养身体和护养肌肤上面了。

    妆容什么时候画都可以,但是后者必须马上着手,因为离开家之后,再也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了,到时候无论做什么事都得更加的小心。

    陶岳明从京城回来了,在洗尘宴上面朱景兰见了一面,刚听了两句话就没有了兴趣。

    朱景兰多活了一辈子,还被一个穷酸秀才给折磨死了,她不敢说自己因为比别人多活了一辈子,被折磨的狠了,所以对任何人心都猜测的很透,对任何人都看的很准。

    但是对于自己丈夫那一类型的人,那真是一看就一个准。

    名义上比谁都显得高贵,内心比谁都卑鄙,勾引了自己之后,发现从自己身上得不到什么好处,腻了自己之后,就开始寻求别的女人的帮助了,成为举人之后,引过来一位小姐,通过殿试之后,又引来一位小姐,两三分的才学硬是被他自己谋划出了七八分的前程!

    朱景兰越是厌恶这样的人,就越了解这样的人。

    那个陶岳明长的确实不错,而且穿了一身白衣,满身都是书生气,在一鸡群里面就好像仙鹤一样出彩,让所有人都围着他转。

    和自己父亲打完招呼之后就要离开,遭到自己父亲的劝阻之后,还振振有词:“为了我一个人竟然这么铺张浪费,儿子可不敢吃这样的饭。”

    当时他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他们这个小县城是真的很小,说不上什么人杰地灵,陶岳明可以说是近几年唯一成为举人的人。

    听说他要回来,而且陶老爷还要举办洗尘宴,有头有脸的人都过来了,就是想要和陶家套套近乎,这并不是怕了陶家,非要讨好陶家,而是没有得罪陶家的必要。

    来的既然是有头有脸的人,那都是和陶老爷一个辈分的人,年纪全都比陶岳明要大,现在所有人都欢喜的给他办洗尘宴,当事人别说高兴了,还满脸的厌恶,这都不知道让多少人开始尴尬起来。

    不少小心眼的人更是嫉恨上了陶家,因为谁都不知道他说出来这话,是真的讽刺还是无心说出来的,如果是前者,那陶家就真的太傲慢了,如果是后者,那陶家的下一代的情况堪忧啊。

    连个会说话的人都没有。

    陶父也是满脸的震怒,但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又不好直接训斥自己儿子,只好说道:“大家都来了,而且你也赶回来了,难道就这么离开了,稍微的吃一点。”

    陶岳明丝毫没有觉得父亲是在给自己台阶下,反而觉得是自己在给父亲台阶下,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发现都是做法复杂,造型精美的菜肴,深深的皱了眉头。

    “我在京城已久,吃过的山珍海味也很多,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京城里面东西不知道比这里的好上多少,我实在没有什么胃口。”

    陶岳明坐在那里闭目养神,根本就没有动筷子,显然没有任何的兴趣。

    陶父脸色发红,正要发脾气,朱景兰说话了:“陶公子说的也对,京城那是什么地方啊,就是天子脚下,那里的东西当然都是最好的了,但是这里是你的家乡,总会有点让你留恋,让你回味的东西或者是味道吧。”

    陶岳明眼中有着藏不住的骄傲,看向朱景兰的神色也淡淡的,虽然朱景兰长的很漂亮,他可是说是这个小县城最有才的人,朱景兰就是这个小城的第一美人,两人的气质也与众不同,就好像该天生一对似的。

    但是陶岳明对朱景兰并没有特别的好感,这不是什么欲擒故纵之类的做法,而是他在京城那里真的开了眼界了。

    朱景兰在这个小县城就好像是一朵牡丹开在野草那里那么显眼,但是在京城只能算是花园中美丽鲜花的其中一朵罢了。

    再说具体一点,朱景兰在这里就好像是沙漠中唯一的绿洲,但是在那边就是森林中一颗普通的树,根本称不上是惊艳什么的。

    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只是觉得陶岳明不愧是考上举人的人,这眼界就是不一样,看着绝色美人和他说话,他还是那么淡定,就好像和他说话的不是什么窈窕淑女,而是一个普通的路人甲一样。

    陶岳明在满桌子的山珍海味面前走着,最后走到了一盘普通了野菜饼前面。

    这野菜饼卖相很普通,就好像是大街上的人随意卖的那种一样,制作的人也不是什么大厨,面团里面放上馅料,然后杆成饼,放在油里面炸出来,当然了,里面全都是蔬菜,最讲究的也只是放点粉条鸡蛋什么的,很多人都会做。

    就好像现代早餐在路边买了鸡蛋灌饼或者包子之类的东西一样。

    不过正是因为普通,所以吃的人才多,知道它的人更多。

    陶岳明拿起来一个野菜饼,尝了一口,也不知道这野菜饼到底是真的做的不地道,还是因为他已经习惯吃极好的东西了,所以才吃不惯。

    当皇帝还是一个乞丐的时候,觉得自己从菜地里随手摘一把野菜开水煮成汤就是人间的美味了,成为皇帝之后,还想着当年的野菜汤。

    只可惜,就算御厨挑的是当季最新鲜的野菜,每棵也只要最嫩的芯,用高汤熬制,各种配料都是顶级的,也让皇帝吃不出来原来那个味道。

    皇帝也就是想想而已,谁要是真的随手一把野菜上面还连着泥放水煮,里面连盐都不放,皇帝肯定一口也喝不下去,说不定还要狂喊着护驾,指责这是谁准备用毒来害他呢。

    陶岳明吃了一口,勉强的咽下去之后,就放下了,不屑的说道:“这饼做的一点都不地道。”

    还没有等他发表什么深刻的看法,比如野菜饼所代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朱绮婷马上就站起来了,气冲冲的说道:“你怎么说话呢,这是我的手艺,所有人吃了都觉得好,我看是你的舌头有问题。”

    陶岳明和朱绮婷就好像是两个冤家一样斗了起来。

    最后整个洗尘宴闹得不欢而散,陶老爷虽然想在朱家姐妹中间订下自己的儿媳,看着这一幕想也没想的就把朱绮婷给去掉了,转而和朱太太说起儿子和朱景兰的事情来。

    朱景兰不用打听就知道他们到底在讨论什么,本来还不关心这件事的她,发现母亲好像更热衷于自己嫁出去的事情,之前说要给自己寻教养嬷嬷的事情,又没有了影子。

    正好这个时候,陶岳明去万花楼里面去寻找自己的生母,正好被朱绮婷看见,看见他鬼鬼祟祟的进到青楼里面,想也不想的就女扮男装进去了。

    结果自然就是大闹青楼,阴错阳差之下,发现了陶岳明没有发现的事情,她见到了青楼里面的哑娘,还捡到了她丢的东西,却不知道这就是陶岳明的亲娘。

    朱绮婷出了事情,朱太太把她训斥一顿之后,又习惯性的找朱景兰诉苦去了,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之后,眼圈又开始红了:“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然后又开始老生常谈了:“绮婷就是个不懂事的,幸好我还有你,你从小就不让我操心。”

    朱景兰听到她这话就气闷,原主懂事,也没有见你多喜欢她三分,朱绮婷再不省心,也没有见过你少管她一回。

    朱景兰心中并不是嫉妒,而是觉得有些恶心,如果明明不是这么觉得的话,那就别这么说了,现在好了,谎话说了一千遍,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真的了。

    朱景兰笑道:“我真不明白娘到底在担心什么,我看绮婷和陶公子好的很,说不定现在好事已经将近了呢。”

    自己焦急的过来诉苦,大女儿不但没有像以前那样安慰自己,反而开始嘲讽起来了,朱太太就感觉自己心中的怒火更大了。

    就好像一个坏学生偶尔好一次,就会引来其他人的赞扬,一个好学生偶尔坏一次,就会引来其他人的议论一样。

    朱太太马上就沉下了脸色:“景兰,现在可不是耍什么脾气的时候,现在你妹妹在外面的名声都坏了,别说陶家了,就是再一般的人家也不会要她了,你就别在那里幸灾乐祸的了!绮婷得不了什么好,难道你会有什么好?”

    朱景兰早就知道自己母亲的为人,所以被她这么一说,自己也没有感觉有什么难受的,但是面上还是流露出震惊的神色,好像根本就不敢相信母亲会这么想一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