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那个佳人2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那个佳人2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朱景兰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在所有人的眼中,朱太太只喜欢自己,因为自己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很给自己长面子。

    其实在朱太太眼中,她们两个姐妹都是样的,谁都不比谁更重要,现在看来是自己比较重要,因为自己提起来有面子。

    如果自己真的重要的话,那么在后来自己出事的时候,怎么不见朱母?在朱绮婷名誉受损的时候,她怎么会为了找到想要娶朱绮婷的男人,还要把长乐坊给卖了。

    朱父早逝,长乐坊就是她们相依为命的根本,为了这个女儿竟然想把命根子给卖了,可见朱绮婷在她心中地位。

    只可惜任何人看到的东西朱太太要把朱绮婷嫁给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却不想想就她那样男扮女装直接闯妓院,还被人发现,差点走不了,在那里大闹一场的女人,能有谁愿意娶她。

    能找到一个这样的歪瓜裂枣的男人,还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呢。

    可惜所有人都忘了朱绮婷的胡闹,也忘了要卖长乐坊的事情,只记得要把她嫁给一个不好的男人。

    朱景兰一边想着,一边端起了碗开始吃饭,饭菜的味道虽然不错,但都是一些家常菜,没有一个是又蒸又炸很花时间又很花精力的东西。

    “姐,今天这饭不错吧,你尝尝这个排骨,我在屠夫那里磨了大半天,才让他给我一斤少了一个铜板!”

    朱绮婷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炫耀,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了一样。

    朱景兰还没有开口,朱太太就忙着打缓场:“好了,不就是少了一个铜板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赶快吃饭吧。”

    “娘,怎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你知道咱们长乐坊里面一天要买多少猪肉吗?一斤少一个铜板,总共又能少多少!能给咱们长乐坊省不少的钱呢。”

    朱绮婷十分的不服气。

    还没有等朱太太再说什么,朱景兰就开口了:“是啊,娘,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妹妹说的对。”

    听到她这么说了,朱太太顺嘴说道:“算了,你们姐妹两个啊,就知道站在一起对付我。”她嘴上虽然有点抱怨,但是脸上那股得意劲谁都能看得出来。

    朱景兰垂下了眼睛,认真的吃饭。

    第二天就开始起的很早,然后再院子里搜集露水还有各种滑板,开始做胭脂。

    做胭脂是个很细致的活,需要十足的耐心,还要有一些力气,这些朱景兰都不缺,在她胭脂要成型的时候,朱太太突然让人上门给她做衣服。

    朱景兰有原主的记忆,很快就知道这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因为朱家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的话,一个月只会做一次衣服。

    这月已经做过衣服了,现在裁缝又上门来,很显然有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她想了想剧情,马上知道现在已经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但她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道:“娘,不是刚做完衣服吗?怎么现在又做衣服?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有事,还是好事。”朱太太笑着说道:“陶家你知道吧。他们家的大公子啊,刚刚中举,过两天就会从京城回来,陶老爷想在我们长乐坊给他办洗尘宴。”

    “那我穿原来的衣服就行啊。之前还有几身新衣服没有上身呢。”

    “那怎么行呢。你啊,就听我的吧,不必省那几个小钱。”

    朱景兰勾了勾嘴角:“妹妹每天都那么的辛苦,为了省几个铜板,就和屠夫说不尽的好话,我又怎么能不出点力呢。对了,派人去给妹妹做了没有?”

    “那个丫头整天就知道往厨房里面钻,新衣服到了她身上没有两天就变了样,不用给她做。”

    “娘,这怎么行呢,妹妹她也很爱惜自己的衣服的,更何况这次的新科举人宴,过来的人肯定不少,到时候妹妹一个人穿着旧衣服算怎么回事啊。”

    朱太太脸上绽放出了笑容:“景兰,还是你贴心,好,看在你的份上,我就也让人给她做一身,哎,她如果什么时候像你一样懂事就行了。”

    “妹妹其实也很懂事,只不过不知道怎么说而已,要不然也不会每天都为我们做饭了。”

    “哎,你说的也是,你们姐妹两个从小就让我省下不少的心。”朱太太感叹完之后,突然说道:“其实这次陶老爷在我们这里举办新科举人宴,我心里还有一点其他的想法。”

    “到底是什么事啊。”

    “算了,我先和你透一下底也行。陶家的那个陶公子啊,年纪轻轻的才华横溢,已经考上了举人了,陶家也是本地的大户,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那个陶公子,现在还没有成婚,正好我家女儿也是温柔贤惠的主,所以我打算撮合一下你们。”

    “那陶老爷那里……”

    “陶老爷自然也是这个念头,成家立业,肯定是先成家后立业啊。”

    “那你就给妹妹好好的说说吧。”

    “什么?给绮婷?人家相中的就是你。”

    看到朱太太急了眼,朱景兰一点都没有着急,反而给母亲慢慢的倒了一杯水,认真的说道:“娘,父亲去世的早,您带着我们姐妹两个,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和绮婷无论再精明能干,终究要嫁出去的,到时候您怎么办?”

    朱太太被她说的悲伤起来了:“只要你们过的好就行了,也不用再管我了。”

    “其实我心中早就有想法了,之前我想着招一个上门女婿,到时候生的孩子延续我们朱家的香火,但是人都会变的,就算他刚开始答应的好好的,谁知道到最后会不会变?说不定会熬死我们,重新又娶妻,然后把朱姓变成他的姓,我们直接变成一块肥肉。”

    朱太太心中刚有些欣喜,不料还没有高兴起来,又被女儿给泼了冷水。

    她一个人开着酒楼,也是见惯了世面的人,听到景兰的话,心里虽然难受,但也知道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事的,而且还把前妻的儿女虐待死,疼爱新娶的妻子。

    嘴上却忍不住说道:“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说不定咱们根本就不会碰上那样的人。”

    朱景兰嘴角勾起了讽刺的笑,朱太太肯定是动了心得,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最后我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什么办法?”

    “我就想着,如果咱们家有个靠山就行了。”

    朱太太心中有些失望:“你想的那些我早就想过了,要不然我也不会看中陶家了。”

    “母亲和我想的虽然一样,但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母亲想的是依靠陶家,我想的却是依靠自己的力量。”

    “自己的力量?可是你嫁到陶家也行啊,陶家咱们惹不起,但到时候绮婷嫁的那个人肯定不如陶家,到时候可以让她的孩子……”

    “娘,您说什么呢,绮婷温柔贤惠,性子单纯,又乐于助人,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所有人都觉得她样貌平凡,一点都不起眼,但是和她接触过了,谁都会受到她的吸引的。您怎么知道她不会嫁到陶家或者更好的人家。”

    “哎呦,她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好啊。”朱太太嘴上虽然嫌弃,但是心中比谁都高兴。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我想进宫搏一搏!只要我出了头,无论妹妹嫁给谁,生下的孩子肯定有一个姓朱的,而且就算妹妹子嗣不丰,只得了一个儿子,那也可以从远房的亲戚中挑一个如意的,只要我在,谁都别想欺负到咱们家的头上!”

    朱景兰说的杀气腾腾的。

    朱太太感觉这个女儿一片陌生,但是心中却没有什么怀疑的,她也是为了自己这个家啊。

    “你这傻孩子怎么会有这种念头?宫中那可不是什么好混的地方,不知道多少人都死在那里,如果你在那里出了什么事,你让我和你妹妹该怎么办啊。”

    朱景兰一下子扑到母亲的怀里说道:“娘,别人去那里就是为了荣华富贵,我不一样,我是为了咱们家,所以我绝对不会倒下,我还要看着咱们朱家子孙千万代,长久不衰的长存下去呢。”

    她嘴上说的好听,在朱太太看不见的角落,脸上却一阵冷漠,哼,什么好母亲,如果真是好母亲的话,绝对会死拉着自己,不让自己进宫,可不是对自己说些什么宫中多残酷的事情。

    朱家的祖宗朱尔旦人笨,嫌妻子长得丑,自己不努力,直接让人换头,什么也不付出,只想抢现成的东西,丝毫没有想过被换走头的那人该怎么办,他的后人也是如此,什么都从自己的立场上面想,自己就让她们高兴一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