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我的哥哥是族长1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我的哥哥是族长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崔郎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醒了,刚坐起来就感觉手下的东西有些不对劲,自己盖的被子是上好的蚕丝,不但保暖而且轻便,虽然价值不菲,但是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这手下的东西怎么这么粗糙啊,难道有人在半夜里面偷换了这些东西?他不悦的皱起眉,从床上坐了起来,动作虽然轻微,但还是发出了声音。

    虽然只是一点的动静,但足以让门外的人听清楚。

    然后这些人将会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手中捧着各种漱洗的东西,恭敬的来到自己的面前。

    让自己开始洗漱,然后准备一些简单的糕点,自己就开始上朝了。

    服侍自己的人都是跟着自己多年的人了,而且很多都是家生子,不要说到什么时间做什么事了,就算倒茶时候的温度都会把握的很好。

    他咳嗽一声,门外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此时窗外还黑着,只是隐隐的透过来一点光。

    他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刚走了两步就发现自己碰到了什么东西,撞的自己的肚子疼。

    自己的房间都是自己亲自布置的,什么东西就在什么地方,没有自己的同意,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随意动自己的东西?

    就算自己的正室和自己的亲娘都不会不和自己商量,更别说这些没有胆子的仆人了。

    他扶着桌子,突然感到手上一阵黏腻,这让他心中马上生出了一阵厌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自己的房间里面向来都是一尘不染的,这一点都不像是自己的房间!

    不像自己的房间?

    这个念头刚生在自己的脑子里面,一大串既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冲到了他的脑子里面,让崔郎直接踉跄了几步,倒在了身后的床上。

    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到了他的脑子中。

    崔郎,崔氏嫡脉的嫡长子,生下来就高人一等,崔家虽然子嗣众多,但是其他的崔家子只是叫做崔三郎,崔十二郎,这些表明自己具体身份的称呼。

    崔郎虽然可以被称为崔大郎,但是没有人这么称呼他,而是直接说是崔郎,姓崔的虽然多,郎君们更是多,但是能直接被称为崔郎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一说起崔郎,大家都知道是他。

    就好像全国有几百万个叫姓王的,一大半都是男的,但是只要提起那个姓王的帅哥,王郎,那不用多加考虑什么,所有人都知道这到底指的是谁一样。

    崔郎不愧是崔郎,不但相貌英俊,颇有君子之风,而且才高八斗,不是那种只会死读书的书呆子,处事迎韧有余,做人长袖善舞。

    从小就没有辜负父母和整个家族对他的期望,该扬名的时候就扬名,该出仕的时候就出仕。

    绝对没有其他世家公子哥的恶习,比如看上一个平民女子,就和人家私奔了,弃家族于不顾;比如心胸狭窄和自己家的人斗的不亦乐乎,甚至和家族外的人共同谋求自家的家产;比如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只会窝里横。

    他成为家主之后,开始掌舵崔家这个大家族,家族的兴衰荣辱虽然和个人没有多少关系,主要看的是大家,但是一个有眼光有能力的家主,就是带着一帮拖后腿的猪队友,那也能让家晚几年落败,尽量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崔郎成功的把家族带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是最合格不过一个族长。

    回想完自己的这一生,又想到自己现在附身到这个人的一生,崔郎忍不住嫌弃起来,原主活的也太窝囊了吧。

    而且这个崔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平民就是平民,就是自己家中的仆役家中也没有这么乱的。

    抱错了女儿竟然还想着换回来,换什么换?历史上也有不知道多少的小人作怪,很多嫡庶的子女被弄错,就连皇族王室中也有弄错的例子。

    但是真正的能恢复过来的有几个?

    最多就是私底下补贴,成了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了,但是明面上什么都没有说,这也算是围了一层的遮羞布了。

    而且如果光明正大的承认了,这不是说自己家族的能力不行吗?竟然让一个妾室把正室的孩子给换了,竟然让一个下人把主子的孩子给换了,整个家族都会跟着没有脸面。

    当然了,这事也不是经常发生的,毕竟一个孩子好几个人看着呢,能成功一回也不容易。

    最主要的是崔郎是个大家族的族长,不是那些心中柔软,十分容易同情的女人,他从小受到的价值观就是家族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大部分人牺牲一小点人完全是可行的,他的三观就是这样,所以看待事情的角度就不一样了。

    如果他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那就看看人,如果亲子成年结婚生子了,连大字都不识一个,和自己的老婆一样目光短浅,见利忘义。

    而养子完全是自己的翻版,完全能带领家族走上一个新台阶,那么他想都不用想,根本不会承认自己的亲子。

    很多人都会不理解他这种行为,就好像不理解古代为什么那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还要和几岁的小孩子一起考秀才,慕容家为什么代代都想要复国一样。

    当一家人,甚至是几代人的愿望都压在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那种生命不能承受的重量,不是所有人都能担负的起来的。

    这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当了逃兵,而我们的主角只会蔑视的看着他们。

    因为责任越重大,享受的权利越荣耀,就好像劳动的越辛苦,饭菜越美味一样。

    崔郎看着自己附身这人的一生,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自己的妹妹就是被抱错的富家女,家里贫穷,母亲粗鲁,自己又不成材,所以当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道理他也明白,所以对于崔芯爱的行为,他没有任何不满的。

    只可惜的是,穷人家的孩子像是野草一般坚韧,富人家的孩子好像是鲜花一样娇柔。

    有的人喜欢野草,喜欢他们的坚韧,不服输,不低头,无论怎么样都要成功的样子。

    有的人喜欢鲜花,喜欢他们的娇柔,天真,善良,纯真和不知世事。

    就好像汉朝流行赵飞燕那样能在人的手掌中翩翩起舞的纤细美人,唐朝却流行杨玉环那样的丰满性感的美人一样,这个世界流行的是后者罢了。

    崔郎没有任何的习惯,身为上位者,最忌脸上各种情绪化,向来喜欢把任何事情最大的利益化,现在他是这个小小的崔家的家主了,自然要开始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了。

    谁让崔家的户主早逝,又没有别的兄弟,母亲和妹妹都是一届妇人,家主也不用竞争什么的自然就是自己的了。

    他轻易的接受了现在自己的身份,从来不担心自己前世的崔家怎么办,毕竟是百年大族了,而且自己的嫡子也已经成长起来了,不管崔家变成什么样了,那都不关自己的事了,因为自己已经不是族长了。

    脑中思考的过多,崔郎本来打算接着睡一觉的,但却发现被子甚至整个房间的味道都难闻的很,实在没办法睡过去,只好打开窗户,靠着窗户,让外面的风进来一点,这才好受一些,他才微微的眯了眯双眼休憩一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