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来自末世的女儿17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来自末世的女儿1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你有什么条件?”

    “还是你先说吧。”

    南建旭坚定了自己的眼神:“你不能做什么损害大义的事情。”

    “大义?”吴智妍笑了:“你说的大义是什么意思?”

    看到南建旭没有一点发怒的样子,反而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准备解释着什么,吴智妍真的怕了他了,连忙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就算你不说是什么,我也明白,不就是有底线有原则?”

    “没错,我就只有这一个要求,你如果同意,那我们就合作。”

    “可以,这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没想到你的要求意外的少呢,既然如此的话,我也不提什么长篇大论的要求了。我的要求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如果你想和我拆伙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南建旭听到吴智妍的话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你怎么会提出来这个?这不算是条件吧。”

    “这怎么不算条件?内斗比外斗更加的让人糟心,还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如果队友变成猪了,还有了背叛的心,那还不如尽快的换人,这样对大家来说都好。”

    听到吴智妍的话,南建旭觉得自己被小瞧了:“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背叛你的!”

    “话不要说的这么满好不好,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到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我只是想说如果你不满意我,或者别人的条件更好,你打算和别人合作,又担心我在一边捣乱的话,你直接告诉我一声就好了,我会滚的远远的,不会打扰到你什么。因为你有另外合适的人选的时候,说不定我也有另外合适的人选了。”

    吴智妍直接就把话给说开了:“这样对你对我都好,不是吗?”

    南建旭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没错,这样对你我都不错。”

    说完之后,他忍不住又看了吴智妍一把,他原来以为自己很擅长看人,但是自从吴智妍撕破了和平的表象之后,自己越来越看不清她的人了,或者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看清过其他人,看清的只是别人愿意给自己看的那一面。

    吴智妍看到他同意了,伸出手说道:“那么合作愉快,南建旭。”

    南建旭也赶紧伸出手握住吴智妍的手:“吴智妍,合作愉快。”

    两人现在已经是同伴的关系了,所以吴智妍说话更加的随意了。

    “你的伤好的已经差不多了,想要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但是别忘了注意伤口,如果你因为意外去世的话,我可不会可惜,因为我不会因为你的死,停下我的脚步,你死之后我只会另外找人,继续我的计划。”

    南建旭看着自己已经结疤的伤口,忍不住苦笑起来:“你放心吧,就是为了你的这句话,我也会尽量的活的时间长一点。”

    吴智妍点点头,正准备说什么,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她没看上面的来电提醒直接就接了起来:“喂?我是吴智妍。”

    对方巴拉巴拉不停说着什么,吴智妍点头说道:“好了,我知道了,那就赶紧过来吧,我本人就在这里。”

    她挂掉电话之后,随意的说道:“又来了几个病人,是火拼的,小手术。”说着从一边的桌子上拿出来一沓资料:“给,这是你受伤的始末,以及嫌疑犯的资料,有空了你可以看看。”

    说完就走了出去,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噪杂声,南建旭看着资料看看到底是谁想要对付自己,资料越看越让他觉得心惊,到最后开始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把资料摔到地下,就准备出去问问吴智妍,这消息到底靠谱不靠谱。

    谁知道刚走出去,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屋子里面有十几个人,看着全都是凶神恶煞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每个人的身上全都挂着伤。

    还有几个人直接趟在了地上。

    “这些人怎么了?怎么不进手术室?”难道死了?

    来的这些人本来没有心情搭理南建旭,但是想到他也在这里看病,那他们就是一路人,到底还是开口了:“我们带过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手术室里面放不下,只好先放在这里了。”

    “病人很多?需不需要帮忙啊。”南建旭说着就想要挽起自己的袖子。

    “你进去干什么?就别想着帮倒忙了。”吴智妍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看见她出来了,其他人全都围了过来,还没有等他们问什么,吴智妍就说道:“里面的病人手术已经动好了,把他抬出来,再送两个人进去。”

    动完手术的两个病人抬了出来,又送了两个病人进去,虽然说需要动手术的人有好几个,但是一个多小时手术就结束了。

    这些人又匆匆的离去了,当然了,吴智妍的荷包又鼓了一倍。

    吴智妍冲了一个澡,开始打电话悠闲的叫外卖,叫的也不是快餐,而是去饭店里面吃的那种,让他们连盘子带菜全都送过来,吃完之后再让他们过来带走就行了。

    南建旭只能呆在一边看着吴智妍忙碌,一点忙也帮不上,等到晕晕的坐在了餐桌旁对着一大桌子美味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你做什么事都是这么雷厉风行吗?”

    “既然能用一个小时做完的事情,为什么非要用两个小时呢?”吴智妍反问道,她也没有客气什么,反正这些东西就是她买的,马上开始吃了起来。

    她用的事情虽然很轻松,但是这中间需要大量的精力,更需要大量的食物补充。

    南建旭倒是没有了什么胃口:“你刚才给我的东西我全看了,这让我有些不可思议。事情的起因只不过是因为一个杀人犯没有被判死刑而已,怎么可能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

    南建旭被人刺杀的事情很简单,以为检察官的妻子被人杀死了,他去看犯人的时候,发现犯人没有一点颓废的念头。

    当时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杀人犯这么潇洒?所有的后果都要他这个受害人的家属承担?为了看到杀人犯的痛苦,他把杀人犯进监狱之后,一直不离不弃的妻子给杀了,果然在杀人犯的脸上看到了后悔和颓废,最后杀人犯因为痛苦自杀了。

    从那以后检察官的三观就歪曲了,他开始喜欢看人痛苦的样子。

    于是就开始亲自动手杀人,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又没有了这个兴趣,为了防止自己被查出来,就开始选了替罪羊。

    虽然选替罪羊的计划很周密,但他还是担心这中间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他就开始朝着警方办案人员的亲属开始下手。

    比如南建旭,比如吴九卓。

    南建旭的父亲是警界的二把手,吴九卓是最优秀的刑警,虽然说还有其他人可以选择,但是谁让这两位是警界中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呢?

    如果他们出事了,肯定没什么人帮他们,其他人都互相结成了利益关系了。

    再怎么精明的办案人员,只要碰到了自己亲人的事情,都会显得有些异常。

    所以他们在遇到一个疑似案犯的时候,不是去想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犯罪分子,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证据证明他的无辜,而是自觉不自觉的去搜寻这人就是凶手的证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