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1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汪展鹏马上保证道:“好,你放心吧,她那个性子难道你还不清楚?两全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咱们雨珊是什么人啊,凭什么不能两全啊。”

    汪展鹏的话让沈随心十分的舒心,但是嘴上还是说道:“那咱们还得注意一点。”

    “你说的没错,我这两天就托托我人脉上的关系,对她照顾一点。”

    沈随心一听,脸上的笑意更加浓了,举止也更加的温柔了。

    汪绿萍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发现朱天竟然在自己门口:“哎,你干什么?没地方睡了?”

    “我……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朱天赶紧站了起来,他手上提着一个大的塑料袋,汪绿萍直接抢了过来,打开一看,顿时失望无比。

    “什么啊,都是药,怎么不是吃的?”

    “你身上都是伤,当然都是药了。”朱天说着有些尴尬,在他看来汪绿萍受伤十分的严重,说不定正在偷偷的哭泣,难受的不行。

    没想到人家都活蹦乱跳的,反而十分关心自己吃的东西。

    “而且……我还以为你没有什么食欲呢。”

    “怎么可能没有呢?再说了,你起码得带点白粥吧。”

    “额,我来的太急了,忘了,你先上点药吧。”朱天没有说的是,自己太慌张了,什么都不顾,直接就提着药过来了,在这里等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也没有吃饭呢。

    “我已经在父母家涂好了,但是没有吃饭,正好咱们一块先吃点吧。这附近有夜市,里面的一家的烧烤特别的好吃,配上一点啤酒,那味道简直了!”

    “但是你现在身上有伤口,这些东西肯定要忌口吧。”

    “真是啰嗦,我怀疑你是在故意整我啊,你又不是医生怎么会知道。”

    “但是这是常识……”看到汪绿萍瞪过来的眼睛,朱天的气势马上就弱了下来:“好吧,你可以吃点,但要吃少一点。”

    汪绿萍先把朱天带的东西放到屋子里面,还没有离开呢,就听到朱天的肚子叫了起来,马上得意了:“哈哈,你这不是也饿了?”

    朱天红着脸说道:“我知道你的事情之后,马上就买药过来了,谁知道你根本没回来,只好在这里等你。”

    “那你怎么不去我父母家?”

    “那怎么好意思。”朱天觉得去朋友家无所谓,但是去朋友的父母家,心中就有些紧张了。

    “这么说你两顿没吃了?”

    “嗯。”朱天越说越觉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走吧。”汪绿萍拉着朱天就出门了,两人没有去什么夜市,而是去了超市,推着一辆购物车然后说道:“好了,你看着要买什么,咱们就买吧。”

    “买?”

    “嗯,买回来咱们自己做饭。”汪绿萍说着看了他一眼:“你会做饭吧。”

    “会,我没事的时候都是自己做着吃的。”

    “那好,你看着咱们都买什么,然后就买。挑点最新鲜的。”说到这汪绿萍就有些不满意了,异界的时候,他们冒险的时候向来是现场宰杀猎物,现场吃的,新鲜无比,而且猎物身子里面还有魔力,可以让自己有充足的体力。

    但是现在呢,买过来的最少也是杀完之后两三天的了,肉的颜色都不一样了,让她十分的不满。

    不过对于蔬菜她没有什么不满的,不是因为蔬菜十分的新鲜,而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喜欢吃蔬菜。

    既然是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那么新鲜不新鲜又有什么用?

    朱天也没有拒绝,直接开始挑了起来,最后两人满手都提着袋子回来了,朱天一个人在厨房里面忙活,汪绿萍十分会做肉,肉都交给她了。

    两人忙活了三个小时,才做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

    做饭的时候虽然要忌口,但仍然有很多动作做为配料必须要放,要不然味道就会差很多,而且一桌子上面的饭菜总要各个滋味都有,要不然总是一个味道,吃没多长时间就该腻歪了。

    汪绿萍把所有辣菜全都放到自己这边了,首先舀了一碗熬的流油的米粥放到朱天的身前:“你先喝点粥,之前什么忌口啊,你说的头头是道的,肯定清楚的很,自己不能吃的就别吃了啊。”

    自己虽然受伤了,但是身体健康的很,顿顿都没有拉下过,可比朱天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人强的多。

    朱天也知道汪绿萍这是好意,也没有拒绝,等到吃完饭了,收拾碗筷的时候,才想明白,汪绿萍是个强势的人,说要干什么肯定要干,自己认识她这么长的时间了,早就知道她的性子了。

    今天明明说要吃烧烤,却和自己做了这么一大桌子家常菜,意见这么容易改变,难道就是因为自己?

    朱天一边认为自己根本不应该这么想,一边又为这个想法心中砰砰直跳。

    不过直到离开家也没有说什么,在路上的时候撞到墙,才重新自然起来。

    不过朱天一晚上没有睡,直接熬夜把还剩一点的论文给写好了。第二天直接带着黑眼圈过来了,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肯定会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汪绿萍可没有。

    “你来的正好,昨天还有点材料,咱们可以做点包子,配着粥吃,味道肯定不错。”

    她指挥起人来雷厉风行的,让朱天有些看不懂她了,说她着急吧,她现在竟然这么悠闲,说不着急吧,之前又把其他让自己写论文的人都赶走了,自己都摸不清她的脾气了。

    汪绿萍掂着两把刀,不停的跺着肉馅,两只手十分的有力,不停的上下挥舞着,木制的案板上面噔噔乱想,手速快的差点让人看不出来影子了。

    朱天在一边处理肉馅里面的配菜,这边刚整好,她那边肉馅已经跺好了,两人手脚麻利,不到半个小时,包子已经放到蒸笼上面了,调上大火,过上半个小时就能吃了。

    汪绿萍洗完手,拿着论文看了起来,她虽然不懂论文,但是原主懂,而且还十分的擅长,毕竟艺术也是一个高深的行业,需要人有鉴赏的细胞,彼此之间交流的时候还有不少的专业名词。

    她看完之后,伸出自己的大拇指:“不错,看来专业的事就应该让专业的人干!我心中虽然知道是这么回事,但是怎么也表达不出来,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你觉得好就行,你打算发表到什么地方。”

    “国外的最有影响力的杂志吧。”

    朱天虽然名义上没有发表过一篇文章,其实已经帮别人发表过很多了,只不过上面没有一个有自己的名字而已,对于这套流程其实已经熟悉的不得了了。

    “那好,我帮你办吧。”

    朱天之前这样的事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但还是第一次这么高兴。

    汪绿萍没有说话,吃过饭之后,她拿过来笔,在上面写了点东西,然后递给他:“我改了点东西,好了,去吧。”

    朱天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多问,等到杂志发表出来之后,他确实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文章的后面标着自己的名字,他突然觉得心中热热的,还以为汪绿萍只是说说而已。

    “其实不用的,这是我自愿帮你的。”

    “那怎么能一样,我说到就要做到啊。而且我喜欢的是里面的钱,可不想要里面的什么名气。”

    如果自己注定要名扬世界,她还是希望自己以冒险者的身份让大家熟知。

    “你很缺钱?”

    “当然啊,我想到世界各处走走,自然需要资金啊。”汪绿萍说着白了他一眼,这么明显的事情都不知道。

    “到世界各地走走?真好。”

    “怎么?你难道也想去?可以啊,到时候我可以带着你。”汪绿萍拍了一下他的小身板,随后补充了一句:“你真的是太瘦了,看着耐力也不怎么样。”

    “我会努力吃胖的。”朱天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汪绿萍还没有什么反应呢,他自己倒先脸红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后仓皇而逃。

    让汪绿萍纳闷不已。

    这个世上对金钱敏感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有的人甚至享受这个过程,结果都不重要,有些有钱人做着传统的生意,投资房地产,低买高卖,做包租公婆,有些人做着高科技的生意,每一项高科技的问世,他们都用钱给买下来。

    后者比前者更加的刺激,而且利益也更加的大,风险自然也大。

    毕竟房子不会砸到自己手中,卖不掉可以租,租不掉可以自己住,要不然当成礼物送人也可以,放心,位置再偏的人,如果当成礼物被送出去,没有一个人会拒绝。

    投资这些高科技就不行了,顶尖的投资者不是买成熟的科技,比如说手机的技术十分成熟了,大家跟风开始做手机。而是直接买理论!

    一项科技理论刚被证实被发表出来,闻到味道的人马上就会冲过来,挥舞着钞票直接买断,或者投资,等理论被运用到现实生活中,商品被制造出来的时候,这些人首先拿走所有的蛋糕,留下一点残屑让别人吃,等到自己吃够了,潇洒的离开,又开始寻找新的投资项目,让别人为这些过时的技术疯狂。

    汪绿萍的论文被发表出来之后,很快就有投资者找上了门,毕竟材料比医学上的药剂更容易实现,汪绿萍在上面留的地址就是科技大学的,毕竟扯着这个牌子能给人一种更信任的感觉。

    朱天有些被吓坏了,他从来都是小透明,大家不关心他的时候,他虽然有些寂寞,但心中也挺自在的,没有人关注,自己做什么都无所谓。

    他也是有点叶公好龙的意思,这么被人一关注,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走路都差点同手同脚,姿势僵硬无比。

    不过好在首先赶过来的是投资人,嗅觉灵敏的记者还没有过来,朱天赶紧告诉了汪绿萍一声,汪绿萍直接把这些带到了自己家,开始谈条件。

    汪绿萍的条件很简单,她看中的就是利益,其他的对她都没用,人过来之后就让他们说报价,她也不考察公司,打算直接卖给开价最高的人。

    连着一个月汪绿萍都在忙着和这些人洽谈,紫菱和费云帆一起回国了,楚濂虽然想和紫菱离婚,但他就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他希望离婚之后,让紫菱能感到痛苦,跪在自己脚下哀求自己,而不是这样找了一个比自己更好的男人,竟然让自己感觉到了痛苦。

    楚濂本来的打算就是死拖着也不离婚,但是紫菱就是有办法让他气恼,而且费云帆直接给楚父的公司和楚濂的公司施压,不离婚就打压他们。

    费云帆不是法国人,也是黄皮肤,但是能在法国闯出一番名声,开着世界知名公司,有的肯定不止是商业头脑,商人该有的心狠手辣他可是一点都不缺。

    在楚濂的痛恨之下,终于还是和紫菱离婚了,之后每天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酗酒度日,紫菱给他的打击让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紫菱本来是正在气头之后,自然什么难听的话都出来了,等到她气消了,看到楚濂那么的可怜,自己和费云帆这么的幸福,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开始天天的往楚家跑,说自己就是迫不得已,楚濂如果爱自己的话,就应该学会放手,她希望楚濂能够振作起来,让她看到他之前有魅力的样子。

    费云帆在第一时间向紫菱求婚了,直接被紫菱给拒绝了:“云帆,楚濂这个样子我真是不放心他,等到他什么时候恢复正常了,咱们再结婚好吗?”

    “可是,我一直做梦都希望你成为我的妻子,想的心都不知道有多痛。”

    “对不起,云帆,我不能,我不能自己这么幸福,楚濂却这么痛苦,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

    她说着满是歉意的看着挖费云帆,心中闪过一丝的痛苦,背对着他说道:“所以我们根本就不适合,我就是一个自私的女孩,云帆,你走吧,我得照顾楚濂。”

    她没有等到费云帆离开的声音,反而被他搂住了自己的肩膀,费云帆满是温柔的说道:“紫菱,你不是自私的女孩,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你是最善良的女孩,全世界没有比你再善良的了,楚濂的事情我们一起想办法,你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压到自己身上,你可以依靠我。”

    他说着用力翻过来紫菱的身子,发现她脸上满是泪水,更是心疼,拿着真丝手绢给她擦泪:“你别哭了,哭的我的心都痛了。”

    紫菱用力的回抱着他,嘴里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这个时候只是觉得费云帆是她的第一贴心人。

    费云帆喜欢上紫菱了,汪父对于和妻子的离婚有些犹豫了,沈随心觉得自己真的是看透了这个男人,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对于金钱更加的看中了,不停的用各种借口朝着汪展鹏要钱。

    一方面是给刘雨珊添妆,另一方面就是打算用这些钱养老,毕竟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东西。

    汪展鹏虽然犹豫,但是看到紫菱竟然在两个男人中间转,一点都不考虑和费云帆结婚的事情,而且和费云帆打交道的时候,发现费云帆爱的就是紫菱这个人,看中的是她身上的什么灵气,对于汪家人可没有什么好感。

    对于费云帆来说,那就是紫菱高兴就好。

    汪父一琢磨,觉得离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要和紫菱沟通好,不要让她恨自己就行,直接绿萍和妻子的意见根本就不重要。

    汪父直接和紫菱说自己要离婚的事情,还把沈随心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叹道:“我之前已经对不起她了,希望能以后好好的待她。”

    “那个沈阿姨到底是什么人啊。”

    汪父一看紫菱的态度就觉得有谱,赶紧把自己和沈随心年轻的时候的事情都说出来,当然也经过了一定的艺术加工。

    随后又说了自己对汪母的赡养条件,然后诉苦道:“这明明就是对所有人都好的事情,真不知道你母亲为什么会不同意。紫菱,你帮帮爸爸吧。”

    紫菱这会儿苦恼的很,她一会儿觉得爸爸不应该和妈妈离婚,一会儿又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爱情的权利,妈妈实在是太不通情理了。

    “爸爸,你让我想想吧。”

    想到母亲之前每天都对自己唠叨个不停,但是爸爸却没有说过自己什么,而且给零用钱的时候从来不吝啬,再想想对爱情的看法,紫菱悄悄的站在了父亲这边。

    觉得自己是随了父亲,都是向往爱情的人。

    绿萍自然也是赞同父母离婚的,不过她可不是什么向往爱情的人,只不过是觉得父亲已经下定决心了,而且外面有人了,这样的人就算求着认错自己也不会要,肯定要坚决离婚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