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0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0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汪母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汪展鹏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对楚家的那两个小子可是十分喜欢的。

    要不然也不会任由楚濂在两个女儿中间挑,可见汪展鹏十分喜欢儿子,可是自己就生了两个女儿,汪展鹏肯定心中不舒服。

    如果她要是知道了,汪展鹏对于私生女刘雨珊嫁给楚沛十分的赞同,三个女儿都要嫁给楚家的两个儿子,任他们挑选,还不知道心中到底该多么怄气呢。

    “哼,你是女孩,就应该有女孩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变成男孩。”

    汪绿萍一口气把可乐喝了半瓶,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说道:“怎么不可能?你说儿子能干什么?我都能干?将来我找个女婿过来,倒插=门,生的孩子也跟着咱们姓,挣钱养活你们,不都一样吗!”

    汪绿萍可看不起重男轻女的习惯,虽然现代处处比异界好,但是这方面可比不上异界,在那里凭借的就是个人的实力,女皇,女王,女战王之类的不知道有多少。

    汪母高兴的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臂,掐的汪绿萍都有些手疼:“你说的是真的?真能把孙子的姓跟咱们的?孙女就算了,要孙子啊,还别说,你找的那个朱天看着瘦弱无比,挺懦弱的,但是这样没主见的正好啊。”

    汪绿萍看着兴奋的母亲一阵无语,嘴角忍不住抽抽:“妈,原来朱天在你心中是这个样子的。”

    要知道在异界人们选择职业的时候都是单一的,很少有双职业的,绝对没有人既是法师又是战士的,自己之前的职业虽然是战士,后来专心炼金的时候,其实战士职业已经荒废了,早已经不冒险了,一直呆在酒馆里面,一边做生意,一边炼金。

    要知道那些法师专攻的就是自己的精神力魔法力,没有时间锻炼自己的身体,各个看着弱不经风的,其实身体里面的力量,并不比那些锻炼的肌肉都要爆炸的战士弱,没有任何人敢小瞧他们。

    所以每当看着那些以貌取人的人,汪绿萍就在心中喊着白痴,没想到母亲竟然也是这样的人。

    汪母咳嗽了几声,然后有些尴尬:“好了,这也是他的优点不是吗?”更好掌控。

    说完之后赶紧转移了话题:“你出去干什么?我看你的身子现在锻炼的也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该找个工作了,你的底子还在那里,起码当个舞蹈老师还是不成问题的吧。”

    “打架去了,放心吧,很快就有钱赚了。”

    “哦,有钱就行,对了,你说什么?打架?和谁?为什么啊,难道是有人欺负你了。”

    汪绿萍随手一抓,铝罐马上就扁了,随手扔到垃圾桶里面之后,汪绿萍一边走着,一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你问那么多的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啊,这世上能欺负我的人还不存在呢,我是去替我的人报仇去了。”

    汪绿萍今天直接去了科技大学,找个那些让朱天帮着写论文的人,让他们付出薪酬,要不然就先完成自己的,至于这些人的论文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呵,那得看朱天的心情了。

    汪绿萍巴不得朱天只为自己服务呢,过去的时候态度十分的嚣张,成功的把人给惹毛了,然后打了一架,虽然自己缺了一条腿,但是这条义肢更是成了自己有利的武器了。

    她成功的撂倒了所有人,凯旋回来了,身上一身的汗,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先喝瓶冰啤酒,然后洗个澡,额,或者说两者的顺序反过来也行,这都无所谓。

    看着汪母还在唠叨,汪绿萍赶紧说道:“妈,你也过来洗洗吧,顺便帮我搓背。”

    “哎呦,我真是前世欠了你们姐妹两个了,一个个的全都让我不停的操心。”汪母嘴里嘟囔着,还是跟着走进了浴室。

    汪绿萍也不是没心没肺的人,之后的几天跟着朱天上学,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果然之前不服气的人全都又过来了,而且还带着人手。

    不过一*的人全都让汪绿萍给打败了,放下话朱天就是她的人,以后谁要是再欺负他,别怪自己不客气!

    汪绿萍显然是个硬茬子,没有人在她手上能落到好,而且也没有出现什么打了小的,来了老的的这个局面,几个星期之后,汪绿萍不跟着朱天了,也没有谁找朱天的麻烦。

    倒是有不少的人说风凉话,什么朱天不是男人啊,竟然靠个女人保护,汪绿萍也多了流言,谁都知道她的腿是义肢了,她也没有隐瞒,不少人都认为她的腿就是和人打架的时候保不住了,然后被截肢了。

    结果截肢之后,这个女人安装了义肢之后,更加的疯狂了。

    打架的时候就是个女疯子。

    之所以说的没有那么难听,还是因为汪绿萍是个长相不错的女人,要知道也有不少人希望自己有个武力爆表的女友什么的。

    这让汪绿萍听了哈哈大笑,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中,朱天反而有些不解:“你这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啊。”

    “当然是真高兴了,没看到我的名声已经大了起来了吗。”要知道姐之前也是传奇人物,经常被吟游诗人歌唱的啊,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吟游诗人自然是怎么夸张怎么来,汪绿萍现在已经熟悉了这种艺术的表达形式了。

    朱天本来以为她说的是反话,当看到她真的兴致勃勃的还往流言里面添一些更夸张的话的时候,这才彻底的相信她。

    看到这样的汪绿萍他心中是有些羡慕的,因为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像她这么自在又自信。

    不过名气大了之后,也有不好的地方,欺软怕硬的人自然不敢过来惹朱天了,但有些自认为自己实力还挺强的人会找上门,来和汪绿萍比划比划。

    这样的人都是在道上混的,手上功夫硬,经验也足,汪绿萍吃了好几次亏,不过可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就是受了一点伤,骨头没有事,都是皮肤上的伤,看着吓人,其实问题不大。

    这天受了伤,汪绿萍本来想回自己家的,但是想着受伤之后只涂点药肯定不够,还得好好的大吃一顿,又回到了汪家。

    没料到汪家现在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平常汪母说话的时候十分温柔,尤其是在和汪父说话的时候,没想到今天汪父也在,但是汪母说话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大,听着就十分激动,都有些疯狂了。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汪绿萍刚进门就听见了这一句,忍不住说道:“爸,妈,到底怎么了?你们到底在干什么?真有闲心。”

    她话刚落就看到母亲直接跑了过来,抱住了自己,哭道:“绿萍,怎么办啊,你爸爸不要咱们了。”

    汪绿萍直接搂住了自己母亲,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好了,好了,放心吧,我不会抛弃你的,我一直都会要你的。”

    汪父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抽着烟,烦躁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们了,不就是离婚吗,而且该给的赡养费我一分都不会少,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离婚!汪展鹏,我告诉你,我不会同意的!”汪绿萍从来不知道母亲的声音竟然能尖锐成这个样子,简直就能去唱歌剧里面的女高音了。

    “那你想怎么样。”

    “咱们就不能好好的过日子吗。”

    汪绿萍在一边听的没趣,直接到客厅里面翻找了起来,找到医疗箱之后,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擦伤。

    “我当然想好好的过日子,但明显是你不想!”

    汪母目瞪口呆的,显然不知道为什么丈夫把所有的错都推到自己身上:“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我的形象!你看看你,整天和我生意上的那些伙伴的夫人们都联系没有?整天穿的土气无比,让你参加宴会你都不愿意去。两个女儿又让你教导成那个丢脸的样子。”

    汪展鹏看了一眼正在处理伤口的大女儿痛心的说道。

    汪母六神无主的时候,听见汪父最后那一句话好像找到了什么借口一样,直接走到绿萍的面前,不停的拍打她的后背骂道:“你现在又去哪儿野去了?整天连个女人的样子都没有,快给你爸爸道歉。”

    汪绿萍简直要骂=娘了,看来自己真是不应该回来啊,什么事啊都,这就牵扯到自己身上了,这明明是夫妻间的感情问题吧,为什么扯到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了?

    再说了,这世上离婚的夫妻多了,用的最多的借口就是夫妻的性情不合,因为两人生的孩子没有出息而离婚的夫妻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啊。

    就算是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那肯定还有一个隐情:那就是还有另外的私生子。

    “道什么歉啊,爸,你说我哪儿错了,我现在就改行不行。”汪绿萍无奈的说道。

    汪父一怔显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就是看见绿萍出现在他的面前了,这才顺口一说,谁知道妻子就抓着这句话不放呢。

    汪父说的自然还是之前的老一套,什么心野了,整天不着家,没有工作,游手好闲的,找的那个男朋友一看就知道是没有多大的出息的。

    汪绿萍之前听的耳朵里面都起茧子了,自然也不放在心上,随口就保证,自己以后一定会找个正经的工作,优秀的男人,重新把自己之前的优雅气质都捡回来。

    全都说完之后,装作思考一下,然后说道:“爸,还有其他的吗?如果有的话,你都说出来,我一并改正。”

    这话把汪父噎了一下,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干脆就避开这个话题,直接拐到紫菱身上了,毕竟和紫菱这些毛病相比,绿萍的毛病根本就不算事。

    “你就不说了,还有紫菱,你到底是怎么交这个女儿的?你知不知道她给汪家丢了多大的脸?”

    汪母懦弱的说道:“紫菱不是在法国吗,还有楚濂在一边跟着的,而且两人是去散心,能出什么事?”

    “就是因为在法国,我才生气,丢脸都丢到法国去了,呵,这还真有本事啊。楚濂和费云帆两个男人为了她大打出手,紫菱站在了费云帆的身边,闹着要离婚!”

    汪母张张嘴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们就算是打架了,那么远的事情,怎么国内都知道了,该不会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吧。”

    汪父白了一眼自己妻子,如果自己对沈随心说这话了,沈随心肯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而且还会帮自己出几个贴心的主义。

    但是汪母整天就关心家中鸡毛蒜皮的小事,外面生意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关注过,你对她说了一件事,她又会不明白的问你十句,让你解释半天才能明白。

    到最后根本让他没有兴趣再说话了。

    “费云帆是法国的贵族,自己没有靠家里,而是自己经营了一家奢侈品店,在全球都很受欢迎。身家十几亿,是所有名媛心中的金龟婿。楚濂只是一个建筑设计师而已,现在刚上班,虽然在学校的成绩不错,现在的薪水也不错,但还没有什么成名作。紫菱选择了他,难道你就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吗?”

    看着妻子仍然呆头呆脑的样子,真让汪父气的够呛:“费云帆没有比我小多少,而且比紫菱大了十几岁,紫菱现在结婚了,喜欢这么一个年纪大,身家高的人,厌烦自己年轻贫穷的丈夫了。别人都说她拜金,不守妇道,生意上的人不知道多少人在笑话我!”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看着妻子还是忍不住给女儿辩解,汪父根本就不想说了。

    父母在这里说半天了,根本就没有一点进展,让汪绿萍十分的无趣,直接悄悄走了。

    汪母刚想问一下大女儿的意见,想让她支持一下自己,谁知道回过身来,发现大女儿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舜娟,夫妻两个就得互相帮忙才行,你根本帮不了我,反而现在还在拖我的后腿,所以离婚吧。”

    “我不离,展鹏,我不想离婚。”汪母苦苦的哀求道。

    “你说不离就不离了?”汪展鹏看着哭出来的妻子,真是老泪纵横,没有一点的美感,只能让人感觉到老态龙钟,马上就想起了沈随心那张哭起来更加漂亮的脸了,心中更加的烦躁,直接甩开自己的妻子走了。

    屋子里面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呆呆的坐在地上,半天之后才开始给自己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帮自己说说好话,不要让汪展鹏和自己离婚。

    汪母找的电话簿上都是认识汪展鹏两口子的人,很多都是生意上的伙伴,汪母觉得这都是汪展鹏的朋友,肯定会帮自己,却不知道有些人早就是对头了。

    回到沈随心那里准备散心的汪展鹏,一连一天接了无数的电话,都是问自己离婚的事情了,真心假意的全都说自己不应该抛弃糟糠之妻,还在说汪母打电话找他们说情。

    把汪展鹏气的火冒三丈,整个人都快爆炸了,最后直接把手机关掉了,哼道:“你看看她办的都是什么事?没有一天不在拖后腿的!”

    自己之前还说紫菱在外面被人嘲笑,难道她就没有听到心中去,让自己也变成紫菱的处境?

    沈随心站在他身后,轻轻的为他按摩,笑道:“她就是这么个单纯的性子,这样也挺好的,我的心眼相对来说就有点多了。她一直没有变吧,也是,有你这么一个好的丈夫,她当然不会长大,换了我也一样。”

    汪展鹏直接把自己的手放到她的手上,轻轻的拍着:“哼,你们当然不一样,你更加的善解人意。”

    过了一会儿,恨恨的捶了一下椅子一边的扶手:“这几十年来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忍受她的,生的两个女儿,平时看着还行,关键的时候总是拖后腿,和她们的母亲都是一个性子!连雨珊的一个指头都比不上!”

    “看你说的,哪儿有这么比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沈随心轻轻捶打一下他,不着痕迹的把话题转移了:“说到雨珊,她的感情倒是挺顺利的,马上就要和楚沛结婚了,楚沛这人不错,可是别人都说情场得意,商场失意,这两者不能双全,我真害怕她工作上会有什么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