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8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8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汪父汪母本来还想埋怨绿萍的,这都是出的什么主意啊,谁知道没两天小两口就和好了,又过两天两口子还手挽着手又来汪家了,举止间亲密无比,再也没有说过离婚的事情。

    这让汪父汪母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还有些埋怨。

    他们自己废了那么大的力气也没有劝好,现在小两口竟然自己就和好了。

    这难道还是在嫌弃他们是多管闲事了?汪父一肚子气,直接去找找沈随心了。

    沈随心现在开的有自己的店,是个老板娘,一般亲自打理自己店的女人都是美艳又温柔,要么就是大胆泼辣的,反正就算是过来看人的客人都有不少。

    她的形象就是气质温柔的,现在关心起自己喜欢的人来,语气更是温柔:“展鹏,你到底是怎么了?还是在为家里人操心?”

    汪展鹏松松自己的领带:“可不是,我这两个女儿啊,一个比一个爱惹麻烦,惹完麻烦之后就回到家中哭诉,结果呢?你这边才刚劝了几句,他们自己又好了,说不定心中还在责怪我多管闲事。如果她们都像雨珊一样就好了。”

    沈随心微微一笑,神情中有些骄傲,不过马上又换成了哀愁,眼睛中好像也充满着雾气一样:“你别说了,我也不是什么好母亲,根本就没有抚养她一天,她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自己养成的,我一想心中都是难受的。”

    汪展鹏马上就忘了自己家中的糟心事,赶紧站起来,坐到了沈随心的身边,把她搂进自己的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安慰道:“这不怪你,如果你难受我更难受,最起码你比我更早找到女儿,而且雨珊像你,善良又坚强,从来不给人添麻烦。”

    他越想越觉得雨珊的好。

    “她是善良温柔坚强,可是我每当想起她这么优秀的样子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心中就难受的要命,这孩子命苦,碰到了我们这么不着调的父母。”

    沈随心的眼泪是说流就开始流了,而且好像雨打荷叶一样,不但没有损坏一点她自己的妆容,反而增加了一种另类的美感。

    这让汪展鹏看的心动不已,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人到中年,已经没有年轻时候的激情了,但是看着这样的沈随心,他好像又变成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看着沈随心的目光忍不住火热起来了。

    “今晚我就不走了。”

    沈随心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听到他的话,脸上更是透出了粉红,娇羞无比,让汪展鹏更是心动。

    本来汪展鹏在家的次数就变少了,现在更是不着家了,心中甚至在盘算着要和妻子离婚,本来他心中想的是要享齐人之福的,但是听到沈随心一遍遍的在自己耳边说不在乎身份,要用自己余下的时间陪伴自己的话,这个想法更是强烈。

    这可惜妻子虽然有无数的缺点,但都是一些小缺点,可没什么大毛病,如果要是离婚的话,自己分给她的财产可不少。

    汪展鹏也不是什么人渣,如果离婚了,该给的赡养费肯定会给,但问题是就这样离婚的话,自己的财产肯定得分割出去一大部分,这可不是什么牛毛,而是牛的半个身子了。

    这他可一点都不情愿,而且心中认为妻子根本就不值这个价钱。

    他拍拍沈随心的手说道:“你就放心吧,我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委屈你了,我之前已经对不起过你一次了,以后再也不会对不起你。”

    “展鹏,这话以后就不要说了,你也不看看咱们都什么年纪了,以后就像这样就行了。”

    “什么叫什么年纪了?你和雨珊看起来就好像是姐妹一样,怎么就不能像年轻时候一样了?”

    汪展鹏忍不住反驳道,而且这也是他愿意和沈随心在一起的原因。

    他小时候也有过梦想,做个老大,当飞行员什么的,而且喜欢看的电视剧里面主角都是和他一般大的年纪,好像自己就是主角一样。

    但是到了他这个年纪才明白,自己现在虽然多了经验和阅历,做起事情来不会再走什么弯路了,但是已经没有了少年时的雄心壮志了,当初的激情更是没有了,自己已经习惯这样慢节奏的生活了。

    他想着自己一辈子就会这样的时候,碰到了沈随心,在沈随心身上重新感受到了自己年轻的激情,好像少年时的雄心壮志全都出来了,处理事情的时候更加的果断,而且精力也开始旺盛起来了。

    身边有着黄脸婆,自己也老态龙钟起来了,身边有美人陪伴,自己也年轻起来了,他到底该怎么选择,不用别人多说什么,他马上就明白了。

    沈随心笑笑没有说话,她心中也渴望和汪展鹏结婚,年轻的时候,自己是心高气傲,骨子里面有一股傲气,日子那么艰难,自己一个人照样把孩子给生了下来。

    后面的路到底有多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让她再重来一次的话,她自己都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撑下去。

    和汪展鹏结婚之后,自己再也不用打拼什么了,而且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呵护自己,自己有什么不愿意的?

    至于汪展鹏的妻子舜娟以后怎么过,之后的日子到底会不会幸福,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而且就算她的日子过的再凄惨又怎么样?能有自己一个人生下孩子,在流言蜚语中忍痛将孩子送走凄惨吗?

    舜娟享了二十几年的福了,现在也该谢幕了,之前抢走自己的东西终于要还给自己了!

    她甜甜的笑了,语气十分的温柔:“只有在你眼中我才是美丽的,如果换成是别人谁会多看我一眼啊。”

    “那不可能,你肯定是所有人的焦点。”

    汪展鹏越来越享受沈随心的陪伴,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初恋情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有激情,而且时时刻刻都在给自己惊喜,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每天都十分的新鲜。

    两人还能商量一些生意场的事情,畅聊一些财经消息,如果这换成了自己的老婆?呵,她肯定什么都听不懂,没两句不是转到菜价上面去,就是说女儿又惹什么麻烦了,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离婚,一定要离婚!但是怎么离自己得想个好的主意,早就摸清他的习惯的沈随心在一边微笑起来。

    汪绿萍望着自己眼前的材料发愁,自己虽然改进了一下义肢,让它变得质地更加的轻,走路十分的顺畅,个人的问题解决了,但是金钱问题还没有解决。

    炼金向来是个大事,而且相当花钱,简直就是烧钱了,而且这个职业就和外语一样,职业的两极分化十分严重。

    外语学的好的,不但当地的俚语方言可以听懂,而且商业上科技上医学上的专业名词,每年的新生单词都记得牢牢的,翻译出来符合国人的习惯,而且可以达到传声同译的效果,这样的人才薪水自然是年薪最起码也得几十万起步。

    但如果只会一些日常的交流,句子长了都得反应半天,别人带着口音根本就听不懂,那和一般的白领也没什么区别了,甚至比不上一个精修水电的蓝领。

    炼金大师也是这样,优秀的传奇大师,不知道有多少人捧着东西去他的面前,哭着求着他为自己炼制东西,没有名气的学徒根本就没有人搭理,而且炼金还是个花钱的职业,自然是越炼越穷了。

    汪绿萍就觉得自己是一个炼金学徒,没有任何人搭理,而且冒险得来的东西也不能贩卖,虽然说有黑市,但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路子。

    她抓耳挠腮的决定先把自己炼制的东西发表出来,自己的材料轻便但是质量很好,肯定能运用到各方面,她在网上查到的东西性能都比不上自己的,想了半天决定先把自己的东西给发表出来。

    她选定一个十分有影响力的科学杂志之后,决定把自己炼制出来的材料写成论文,发表出去,引过来感兴趣的人。

    汪绿萍觉得自己拿着笔杆子比让自己和猛兽战斗还要累,闭关三天挠掉无数的头发,屋子里面扔的都是纸团之后,决定还是找一个人比较靠谱,要不然自己肯定要为难死自己。

    汪绿萍现在手头特别的紧,只能吃住在家中省一点钱,这让她恨的牙痒痒的,如果是在前世的话,都是强者为尊,冒险的时候杀点动物,采点植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挣着抢着要。

    现在呢?便宜的动物不值钱,之前的动物全都是列入保护级别的东西,别说吃了它了,就是想养它当宠物,都有无数人过来和你谈心,让你放生。

    植物的话同上。

    但是汪绿萍别的没有,就是脸皮厚,她心安理得的住在家里,让自己的父母养着自己,又去附近的科技大学里面当旁听生。

    她也不知道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到底归什么系管,也不知道人家的课程表,只好一个系一个系的过去听,听到有关系的就多听几节,因为她去的不多,别人倒也没有说什么。

    她倒是连着几次都碰到了一个人,汪绿萍不知道他叫什么,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系的,只是觉得自己无论到底去那个系里面好像都能看见他。

    在又一次看到人的时候,她直接就想明白了,这人肯定就是个学霸!人家就是在全面发展。

    虽然说在自己的记忆里面,原主也从紫菱那里看过几本言情小说,里面也有校园小清新的,女主角当然是怎么平凡怎么来,男主角自然是怎么优秀怎么来。

    家境优渥,样貌英俊,身材高大,运动万能,正直又善良,是众人的中心,而且还是学霸,同时掌管着自己的家族企业。

    但是其中最重要的标准就是:高富帅!

    只要有了这个标准,学霸,有能力什么的当然就可以拥有了。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怎么也不符合这个标准,他个子矮小,和汪绿萍差不多高,但这是在她没有穿高跟鞋的提前下,身子十分瘦弱,明明衬衫也不大,但是穿在他身上就好像是布袋一样,更显得身材弱小。

    脸上带着一副眼镜,但是无数人可以证明,他就是近视,而不是什么样貌太英俊了必须要遮挡一下什么的,因为他曾经累了,也摘下过眼睛做做保健操什么的,有人看到了他的样貌,就是普通人一个。

    这样的人就算是学霸,估计也没有什么人接近他,毕竟这里是大学,成绩显然不比高中的时候重要。

    别人重视的是颜值,是家世,但是汪绿萍注重的是内在,只要有用就好,外表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

    她想到就做到,马上朝着人走去,直接做到了那人身边说道:“你好,我叫汪绿萍,你呢?咱们认识一下?”

    这个男生突然紧张起来了,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下,扶了扶自己的眼睛,左右看看,确定汪绿萍没有认错人之后,才小声说道:“你好,我叫朱天,你是这个系的学生?”

    “我不是,是来这里旁听的。”汪绿萍忍不住低声笑道:“其实是我自己过来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把我赶走,或者让我交点费用什么的。”

    “不,不会的,校园里面的气氛很好的,去听别的系的课程的同学根本不会被为难。”朱天认真的说着自己的经验,最后忍不住泄气了,大学更注重的是素质的提高,还有人脉朋友眼界的扩大,还有谁就像一个书呆子一样,整天不是泡在图书馆里面,就是到其他班级里面听课呢?

    可是自己不做这些事还要干什么?

    “可是,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啊。”

    汪绿萍说着朝着四周看了看,发现现在已经下课了,自己只带着本子和笔,倒是朱天带的东西比较多,一边还有一个大的塑料袋子。

    “好像已经下课了,咱们走吧。”汪绿萍说着就把朱天的东西往袋子里面装,各种资料有十几斤重,她随手用食指勾着,然后一把把朱天拉起来就朝着门外过去。

    班里面的人根本就没有注意他们,汪绿萍带着人到了校园里面的小吃街随手点了一点吃的,然后和他面对面的坐着。

    看着朱天坐立不安的样子,汪绿萍一把拍到了他的肩膀上:“你到底在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不是,不是,你是谁啊。”

    “嘿,你这小子,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我是汪绿萍。”

    “我知道,但是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找我干什么?”

    汪绿萍嘿嘿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起身拿了两瓶啤酒过来,首先倒了两杯,一杯朝着他推去。

    朱天几乎立刻想说自己不会喝酒,但看着汪绿萍含笑的眼睛,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中暗暗发誓,自己绝对是不会喝的,这味道怪怪的,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

    女人就算了,尤其是男人,简直就是不会喝酒就不是男人一样,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规定的。

    汪绿萍等到饭菜上来了,直接开始劝菜:“我就是想发表一篇论文,但是自己又不会写,所以呢,就过来找人帮忙,正好找到了你。”

    朱天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有事要找自己帮忙吗?这就好了,无事献殷勤的举动让他有些坐立不安,论文这东西他之前也写过不少,而且都是帮别人写,没有一篇是标注自己名字的。

    刚开始他是没有这个意识,后来是别人都习以为常了,现在就连自己都习以为常了。

    “不用请我吃饭的,直接把东西给我就行了,或者把你的原稿给我,我再去图书馆查查资料。”

    “急什么!这又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好的。”汪绿萍一瞪眼,把饭菜往他跟前推推,让他赶紧吃,再次为自己点赞,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一抓就能抓出来一个学霸,之前头痛不已的问题马上就能解决了。

    吃完饭之后,汪绿萍拿出来手机说道:“咱们互相留意下电话,你先准备一下,然后就帮我参谋参谋,放心,到时候好处少不了你的!”

    朱天张张嘴,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汪绿萍没有在意,回到汪家之后,紫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听说又在闹离婚,汪母在一边小声劝慰,简直就是操碎了心。

    紫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汪母怎么叫也不说话,让她十分担心,最后没法只好把女婿给叫了过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