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7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厚厚的落叶撒在地上,长年累月的,在地面形成了十分厚的腐质层,人的脚甚至碰不到土地。

    谁也不清楚脚下踩的到底是实地,还是虚洞,会不会突然从里面蹦出来东西,但是汪绿萍走的十分利落,她手上拿着武器,浑身有些颤抖。

    她甚至闭上眼睛狠狠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肌肉自然的绷紧,心脏激动的好像要跳出来了,当身后传来轻微的破风声的时候,她头一歪,利落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睁开眼睛看着偷袭自己的家伙。

    一条成年人大腿粗细的毒蛇正扬起身子盯着它,头成三角形,颜色又艳丽,一看就知道有剧毒,而且十几米的身子力度也很大,被缠上之后就别想挣脱掉。

    汪绿萍的眼睛发亮,整个世界都在她眼中消失,唯独留下这条蛇,她摆好姿势,直接往毒蛇那边冲去,好像是一只矫健的猎豹,躲闪着蛇头蛇尾还要抽空往它的弱点那里攻去。

    几个交锋下来,熟悉的感觉开始回到她身上,她恨不得仰天长啸:我回来了……

    半年之后,野人一样的汪绿萍从森林里面走了出来,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洗澡了,头发乱糟糟的,从来没有梳理过,眼神锐利,全身上下都灰扑扑的,完全就是一个颜色,身上穿的看不出来是什么,就好像一个新手胡乱用破布勉强做的衣服一样。

    她不习惯的看看四周空荡的地方,辨明一个方面之后,飞快的离开了,仍然有看到的人在不停的议论她。

    人们都把她当作是驴客了,猜测她肯定一个星期没有出来了,身上都脏成这个样子了。

    汪绿萍来到自己之前租的那个仓库里面,里面除了放着乱七八糟的材料之后,只简单的接通了水电,几个灯泡,两个水管,她把背包随手扔在了地上,里面竟然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她随手把自己身上的破布撕掉扔了,拿起水管直接往身上临水,虽然现在天气已经变冷了,娇贵的女孩甚至洗脸都已经开始用热水了,但她好像没有察觉一样,身上连鸡皮疙瘩都没有起。

    凉水在冷空气下反而有白气冒出,远远的看去倒像是在冲热水澡了。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腿,那里已经长成肉结了,断面被义肢压的有些平整,恢复的不错,她把义肢仔细的冲洗好,重新戴上,抓起半年之前仍在这里的衣服穿了起来,然后开始整理自己带回来的东西。

    背包早已经损坏了,外面的背包只是做个样子而已,里面早被自己用树藤织成了一个网兜,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里面放着,都是一些石头还有植物。

    对自己来说这些全都是制作东西的材料。

    她收拾干净之后,又加入了一些新的材料,把自己的义肢又重新炼制了一番,炼好之后,功能没有变,但是份量要轻不少。

    在这里休整了一个星期之后,汪绿萍就打道回府了,特产什么的全都没有买,她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回到汪家之后,竟然发现家中的人意外的多。

    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还有紫菱的婆家人也都在这里,看见绿萍之后,倒是显得比绿萍还要吃惊。

    “你这是去哪儿了!”汪父的脸阴的能挤出水来了,说话的同时还不停的拍打桌子,也不嫌自己的手疼。

    “天啊,绿萍,你终于回来了,这么长时间你去哪儿了?连个电话都不打,我们急的都差点要报警了。”

    汪母赶紧过来扶她,不停的打量她,脸上焦急无比。

    绿萍把自己身上背的东西全都放下了,然后说道:“我之前不是都已经说了,我是去旅游,而且是穷游,时间肯定长了,有东西吃没有?我都快饿死了。”

    她说着自己就去打开冰箱,找里面的东西了,汪母平时都会把冰箱塞的满满的,谁知道这会儿竟然空了,让她都有些不习惯了。

    最后只找到了一盒奶,打开时候直接喝完了。

    “吃,吃,就知道吃!”汪母埋怨道,“我现在哪儿有时间做饭啊。”

    两人现在已经走到了厨房里面,声音小点也不怕被客厅里面的人听见。

    “那就算了,我去到附近的餐厅先吃点算了。”汪绿萍想着自己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能省就省点,虽然说饭钱不多,但是蚊子大腿上的肉再小那也是肉啊。

    然后转转眼睛说道:“大家是不是都没有吃饭啊,那我去叫别人把饭菜送到家里面吧。”

    “吃,就知道吃!”汪母拍了拍大女儿的手臂一下,原来大女儿向来是自己的骄傲,不但让自己出去和别人交流的时候有谈资,而且还能帮自己解决烦恼。

    现在直接把自己扔到一边,想找个出主意的人都没有。

    “妈,到底怎么了,不管有什么事,那也不能不吃饭啊。”

    “什么事?还不是你妹妹,原来就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现在更不知道了,她那路别人走的时候都能走的好好的,偏偏她走的时候,就能走的和别人不一样!”

    大女儿自从右腿被截肢了之后,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在她出车祸之后,一切都好好的啊,而且也能帮自己不少。

    但是紫菱,自己从来没有想明白过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小时候不好好的学习,上的还是商专而且毕业的时候还千难万难的,好不容易嫁给一个金龟婿了吧,现在又闹着要离婚。

    想的事情完全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是结婚前工作,结婚之后专职在家,她倒好,结婚前不想工作,结婚之后倒想着工作了。

    “到底怎么了?”

    “还不是你妹妹的事情,紫菱……哦,不,楚家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对她的,她现在竟然想要离婚了。”

    “嗯,嗯。”绿萍漫不经意的点头,她突然想起来了,之前自己好像收了不少的名片,马上去自己的房间里面从抽屉里面找出来,开始打电话。

    挂了电话,绿萍才回头问自己母亲:“妈,你说到哪儿了?继续说。”

    汪母从厨房里面追到绿萍的房间,自己之前谈话的兴致被打断了,现在根本就提不起什么劲来,没好气的说道:“说完了,还说什么说。”

    绿萍笑着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妈,紫菱要离婚,你虽然也着急,但是最着急的人应该是她啊,你从小一直把我们姐妹两个养到大,现在也该享享福了,下次我出去旅游的时候,带着你,咱们母女两个一块。”

    汪母就算心中都存着事,现在也被她给逗笑了:“就你鬼主意多,要去我也是和你爸去啊。”

    “我爸他不是一直都有事吗,肯定抽不出来时间。”

    “不许这么说你爸爸,他这都是为了家里忙,如果没有他,咱们怎么才能过上这么幸福的日子啊。”

    汪母虽然从来不是把情啊爱啊的经常挂在嘴边的人,但是对着自己女儿向来有什么说什么,而且丈夫就是她的天地,她可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不好。

    汪绿萍耸耸肩膀什么都没有说了,主动说道:“妹妹妹夫他们要离婚到底是为什么?就是为了工作的事?这么小的事?”

    汪绿萍说着还比了比自己的小指头,示意事情的大小。

    “工作的事情只是一个小事,还有其他的事情,一件件的,真不知道怎么说。”汪母说着就叹了一口气,紫菱和楚濂之间小事情不知道有多少。

    这些事情虽然小,但是一件件的累积到那里,时间长了,自然重要就有了。

    紫菱每次受了气都会回来,汪母自然要问她到底怎么了,当然全都知道了,现在一件简单说出来:楚父嫌弃她整天呆在家里睡觉玩电脑了,楚母想教她做饭但是她不愿意学啦,自己每天夜里十分有精神拉着楚濂整理自己的网站,楚濂在一边睡着啦。

    楚沛不叫她大嫂,不尊重她啦,刘雨珊开了一家公司,自己做了老板看不起自己啦,一件件的在她心中都是大事。

    汪母听的时候,自然是和自己女儿在一边的,但是现在绿萍听的嘴巴直抽,忍不住说道:“这些事也算事?”

    “怎么不算事?”汪母的意见倒是不同,她在楚家人的面前,自然谦逊一番,不会有什么说什么,直指对方儿子的不对,有时候还会帮着劝自己女儿几句,但是对着自己女儿就不是那样了,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汪母说着还回忆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丈夫的心到底在哪儿?当丈夫的如果处处站在妻子这边,妻子就算受了再多的苦,也不会感到苦,如果丈夫不站在自己这边,那自然处处都是苦的,现在啊,紫菱不是要离婚,而是想看看自己在楚濂心中的地位。所以他们两个怎么能离婚呢?”

    “但是你烦恼也没有用啊,人家两个现在不是都同意吗?”汪绿萍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急忙站起来去开门。

    门外是三个提着饭盒的人,绿萍让他们进屋,大声说道:“妈,吃饭了!赶紧把盘子拿出来,我叫了外卖。紫菱,赶紧帮着收拾一下桌子。”

    送饭的人提的是木制的饭盒,看着十分大,每个都有四层,他们把饭盒放到桌子上面,每层都有两盘菜,还有成盆的汤。

    “你什么时候叫的啊,现在才几点啊。”

    “就是刚才,我都快饿死了,正好让大家都吃点。”绿萍帮着汪母把盘子碗全都拿出来,把饭店里面的盘子腾出来,看得出送外卖的人经常干这事,装到其他盘子的饭菜仍然有个好造型。

    四热四凉还有甜汤咸汤饭后甜点水果,还赠送了糕点,一张桌子上面摆的满满的。

    绿萍从汪父的钱包里面抽出来钱,把人送走,又利落的去厨房闷了米饭,然后烧了开水把大家都让上桌。

    汪父瞪了她一眼,不高兴的说道:“现在说你妹妹的事情呢,你的心倒是大,一点都不关心你妹妹。”

    “我怎么不关心了?那也得吃饭吧。我刚回来还没有喘口气呢,他们要离婚到底是谁提出来的?紫菱是你吗?”

    紫菱委屈起来了,红着眼睛不说话。

    “那就是楚濂了?楚濂你要离婚?”

    “怎么可能是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紫菱为什么要提出来离婚!她这么无理取闹,非要离婚,那就离吧!”楚濂明显是在赌气。

    “紫菱,楚濂说的对不对?你倒是说话啊,这么多人围着你,你什么都不说,是不是不想解决问题,真的不想和楚濂过了?是不是另外有人了?是那个费云帆?哼,之前在医院里面的时候就看出来你们不对劲了。”

    “你这是在污蔑我!”

    刚才一群人劝,紫菱什么都不说,现在绿萍这么一嘲讽,紫菱倒是委屈起来了。

    “是吗?我之前天天见你们聊天,聊到二半夜不睡觉,你嘿嘿笑个不停。别对我说是楚濂,都一两点了,难道他不上班了?”

    紫菱咬着嘴唇,眼中都是雾气:“我和云帆就是在商量工作上的事情,你也知道他开着公司,最近在忙新产品的事情,只是询问一下我的意见而已,你这么说太过分了,姐,你是不是还想着楚濂?如果你要是还想着他,我现在就离婚成全你们。”

    “停停,再说这话到底有意思吗?”绿萍翻了一个白眼:“现在说的是你的事情,你别扯到我身上好不好。我刚回来正累着呢,可不想管你们的麻烦事,你们之间的事能算事吗?自己解决不就行了?现在为你们操心的人全都是关心你们疼爱你们的人,你们现在折腾这些人干什么?”

    这时水已经烧开了,绿萍翻出来一个破罐子,但是里面十分的干净,从里面夹出来一点叶子,扔到透明的玻璃茶壶里面,茶香味马上就冲出来了。

    楚父吸了一口香味说道:“这香味挺特别的,是什么茶?”

    “这是我之前旅游的时候,在野外自己采的,是野茶,我自己洗干净晒干就成这个样子了。楚伯父也尝尝。”

    绿萍说着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茶水黄中带着绿,颜色十分的顺眼,咽下去之后十分的苦涩,久久之后带着一股回甘的味道,紫菱和楚濂喝了一口就放下了,再也没有碰一回。

    汪父嫌弃这不是名品,根本就没有碰,汪母担心自己女儿,心中正焦急着呢,根本就喝不下,倒是楚父楚母喝出了味道。

    两人还问了一下绿萍旅游的事情,绿萍随口说了一些新奇的事情,让两人听的津津有味。

    米饭蒸好之后,大家慢慢吃着,楚父是越看绿萍越满意,之前是因为儿子害的绿萍没有了腿,出于责任才想让儿子娶她的,但是现在看着绿萍可比紫菱要好的多。

    起码什么事情都注重大局,而且说话做事有自己的分寸,让别人跟着做就行了,不像紫菱,一个劲的委屈一个劲的闷在心中,等着别人询问,等着别人解决。

    如果解决不好了,她也不说什么,只是过后又委屈着脸,再次等着别人猜测。

    “绿萍啊,你说紫菱和楚濂的事情到底该怎么办啊。”楚父直接问起了绿萍。

    汪父直接放下了筷子,有些不高兴:“怎么能问绿萍呢?她知道什么啊,咱们还是问问紫菱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吧,要不然先让她回家住一段时间吧。”

    绿萍又给自己添了一碗饭,还把一盘肉丝蟹味菇的汤汁倒在了自己的碗里拌着吃,感受着每一粒的米都充满着肉味之后,幸福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爸,你这样说可不对了,紫菱两个正在新婚期好不好,我看啊,应该让他们出去住,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之后,小两口有什么事情吵吵就又和好了,哪像现在他们一吵架,这么多人住到一起,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劝,那个劝的,本来没有多生气的,后来也变得生气了。让他们自己慢慢的磨合吧。”

    汪母赶紧又舀了一碗鸡汤放到她面前:“你赶紧吃饭吧,你不是说饿了吗。”

    心中可不同意绿萍的说法,紫菱和楚濂还小,饭都不会做,家务事更不用说了,让他们单独出去过,每个月肯定都能把自己挣的钱花干净,这能像是过日子的吗。

    楚父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离开之后,还是认真的和儿子谈了一下,最后小两口搬出去住了,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