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4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短发女人显然是个非常合格的经理人,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面拿出来自己的手机,打开上面的记事本选项,重新建立一个文档,然后开始记录汪绿萍的要求。

    并且时不时的补充一些自己的建议,显然来的时候做了不少的功课。

    两人商谈了不到一个小时,短发女人就告辞了,临走的时候还问了一句:“时间是一个月对吗?”

    汪绿萍坐了快一个小时了,正准备躺下,休息一会儿然后去复建,听到她这话,脸上露出来一个奇怪的笑容:“时间自然越短越好,当然了,钱不会少的,这样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短发女人礼貌的点头,然后离开,汪绿萍闭着眼睛在病床上面躺了一会儿。

    只用了一个星期,绿萍的工作室就被卖了出去,有一个不错的价钱,她还接到了自己委托人的电话,让以后有这样的事再找她。

    汪绿萍现在爱上了电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房子,确定要买之后,对方主动开车过来接她了。

    来人看见她是个残疾人虽然惊讶,但是服务的更加周到了,看到汪绿萍带着义肢,还去医院里面租了轮椅放在车上。

    汪绿萍相中的是一套二百多平的房子,位置远离市区,但是附近的交通也很方便,公交站,地铁口都在附近,绿化条件也不错,小区里面住的都是一些年轻的白领之类的人,平时来去匆匆,汪绿萍直接付了钱。

    这里已经被简单的装修了,买了家具就能住,汪绿萍提了自己的意见之后,全权委托给了带自己看房子的这个小伙子。

    虽然他是售楼处的,但是和装修的,卖家具的肯定都有联系,汪绿萍也十分的大方,直接给了他薪酬,让他帮着自己做事,只要买的东西符合自己的意见,价钱就是稍微的高一些,但没有高出自己的底线就可以了。

    年轻人不到一个星期就给她搞定了,生怕图片看不清楚,又开车带着她过来一趟,服务更是周到。

    汪绿萍十分满意,拍拍他的肩膀:“干的好,如果以后我有什么事情,肯定还会找你,放心,不会亏待你的。”

    小伙子也兴奋无比,要知道汪绿萍出手大方,他帮着她忙前忙后的,她给的报酬都比的上自己卖一套房子的抽成了,连连点头,之后当销售的时候更是热情,服务的周到无比,后来竟然成了一个有名的职业经理人了。

    汪绿萍自从能用义肢开始走路之后,就开始忙碌自己出院的事情,这个时候汪父先找了过来,看见自己的大女儿就是一顿斥责:“绿萍,你的工作室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不是你的心血吗?你竟然卖了!”

    汪绿萍低下了自己的头,慢慢的说道:“建立工作室是我的兴趣,但是我现在命都没有了,还要兴趣干什么?”

    汪父一怔,马上劈头盖脸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心中你的腿就是你的命吗?工作室卖出去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就卖了?你的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啊。”

    汪绿萍看了一下病房,指指桌子上面自己刚吃完饭的一次性饭盒,讽刺的说道:“我没钱了,问你们要,你们又不给。医院里面让我加钱,谁是之前付的钱已经用完了,我身上又没有那么多的钱,不卖工作室凑钱还能怎么办?要不然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汪父一愣,想到自己之前并没有接到什么电话,心底的心虚马上就被压制了,随即就理直气壮起来了:“没有钱你怎么不说?你这么死要面子的性子也不知道到底随了谁!你们姐妹两个就没有一个省心的,家里难道就缺你这点钱了。”

    “我之前已经对妈妈说了,妈妈说会找你商量的,但是后来也不知道你们都在忙什么,我都快半个月没有见到你们了,医院的人没有把我赶出去就算是好的了。”

    汪绿萍说着把桌子上的一次性的饭盒都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面,垃圾桶虽然离的有些远,但她好像是投篮球一样,把饭盒准确的入框,然后给了自己一个打气的手势。

    汪父有些尴尬了,这段时间他确实很忙,一方面是在忙公司的事情,另一方面是他的感情生活也有了变化。

    他找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两人在最美好的年华相遇相恋又分手,没想到这个年纪两人又见面了。

    对方保养的十分美貌,而且成熟的气质又为她增添了一股别致的魅力,原来就是柔情似水的女人,现在更是变成了一汪春水了,更加的让他沉醉了。

    尤其是在知道初恋情人一直没有忘了自己,一直到现在都是单身,并且还给自己生了一个女儿之后,汪父是满满的内疚,恨不得把这二十几年来的疏离全都补偿过来。

    事业爱情上的得意,使得他早就忘了家中的黄脸婆了,这个时候仔细的想想,发现确实老婆曾经对自己说起过这回事啊。

    当时自己随口答应,过后一忙起来,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如果不是雨珊……恐怕自己到现在都不会过来。

    汪父想到这里简直有些恼羞成怒了,随口就把黑锅推给自己的老婆了:“你妈也许是忘了,根本就没有对我说,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现在都多大的人了?难道有什么事不知道找我,还让你妈再转告我,医院的治疗费没有了,你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

    汪绿萍摊摊自己的手说道:“我之前出了车祸,手机也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也没有人给我找,我就找了外面的公共电话打的,当然也打给你了,也许是信号不好吧,你从来没有接到。”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尽量让自己的语气里面不要露出来讽刺,什么信号不好?每次电话打通之后,都直接被人挂掉了,打的多了,自己干脆也不去打了。

    反正自己曾经做过这事就好了。

    汪父本来就心虚,听到她这么说,又想起自己手机上之前的陌生来电,他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总有人打听到他的号码,攀上各种关系,或者推销各种东西,所以不是自己记录名字的号码,他从来没有接过。

    这是他的习惯,也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女儿说过,自己提的所有意见,全被她给堵住了,让他推脱不了,这更是让他的尊严得到了挑衅,他直接提高了自己的声音,试图以大音量占据高峰:

    “你多大的人了?办事还这么不靠谱!你的电话丢了,怎么不对我们说?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不就是没了一条腿了吗?怎么整个人都变了?如果是之前的你绝对不会和我这么说话!”

    他还打算再指责些什么的时候,从门外过来一个护士,阴着脸说道:“你难道不识字吗?墙上贴的是什么难道看不懂吗?对着病人大喊大叫的,你有点素质行不行。”

    也不怪她心情不好,护士也算服务业的一种,每天接触大量的病人,同一种话不知道要说多少遍,同一件事也不知道要干多少遍,虽然说熟能生巧,但是有时候也挺让人烦躁的。

    汪父一顿,他可是十分在意自己外表的人,尽量在所有的公共场合表现出自己的绅士风度,他当然知道在医院里面不能大声喧哗了。

    但他觉得自己这是情有可原,自己和那些故意大声喧哗的人可是不一样啊,他这是事出有因,这护士怎么能把他们混为一谈呢?

    他忍不住解释道:“这是我女儿,这是我们的家务事!”

    “那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她虽然是你女儿,但是现在也是个病人。”护士这样的场景经历的多了,说完之后,直接转身推着放满药品的小推车离开了。

    让汪父其他的话根本就没有机会说出口,只好涨红了脸,连着说了几句:“你看这是什么态度?还有脸说别人没有素质。”

    他烦躁的在病房里面转了几圈,松松自己脖子上面的领带,然后走到大女儿身边,又板正了脸:“差点都被你给绕晕过去了,正事还没有说呢,你那个工作室为什么卖了?里面的员工有多伤心你知不知道!而且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和我们商量一下,要不是雨珊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现在你赶紧对对方说不卖了,你虽然不能跳舞了,但是可以培养其他的舞者啊,里面有那么多你的心血,难道你能忍心舍弃?”

    汪父苦口婆心的劝着,正在绞尽脑汁的想主意的时候,就听到女儿说道好啊。

    “你说什么?你同意了?”

    “嗯,我同意了,爸爸你如果想要那个工作室的话,直接就把它买回来吧,钱我已经收了,买卖已经完成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汪父赶紧说道。

    刘雨珊是初恋情人和自己生的女儿,性子大大咧咧的,就好像一个假小子一样,但是有些毛糙,经常无意中干点让人抓狂的事情。

    虽然喜欢摄影,打算当一个记者,但是记者要的就是一个冷静的性子,甚至有些冷血,这样才能报道出来好的新闻,拍出来好的照片。

    还记得几年前一张照片让一个记者成名,获得了新闻界的最高奖项,照的就是非洲一个饥饿的儿童,马上就要死去,一边的秃鹰站在一边干枯的树梢上,等着他死去然后进食。

    那个记者没有去救孩子,而且也埋伏在一边,等着拍最佳的照片,最后他拍到了,没有关注孩子是不是死了,秃鹰是不是吃饱了。

    如果是雨珊的话,她可能马上就想着要怎么救人了吧,汪父苦恼又甜蜜的想着,毕竟她和她的母亲一样,是那么的善良天真。

    所以别说是记者了,就是普通的摄影工作她干的时间也不长,她太有正义感了,看到有什么看不惯的地方,非得说说才行,所以一直到了现在都没有什么固定的工作,每个工作干的时间都不长,不是她炒了别人,就是别人炒了她。

    但是在绿萍名下的这个舞蹈工作室,干的时间意外的长一些,而且她对这里的工作环境十分的喜欢,还打算一直在里面干下去,没想到大女儿竟然就这么把工作室给卖了!

    工作室的新任领导人一上台,自然有自己的一套管理方针,有自己信任的人,一过来就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

    在一些关键的部门用自己信任的人,赶走一些不顺眼的人,刘雨珊就在被赶走的人中,她异常的委屈,和汪父的初恋情人沈随心诉苦的时候,马上就被汪父知道了。

    沈随心当年未婚先孕,日子过的艰难,直接就把女儿给送走了,后来随着自己的打拼,有了事业之后,又开始思念起自己的女儿来,但又怕女儿怨恨她,所以并没有相认,而是以知心阿姨的身份陪在她身边。

    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沈随心心疼的要命,汪父心中也不好受,汪父直接说道:“我的公司里面也有宣传部,直接让雨珊去我的公司里面就好了。”

    沈随心可不愿意,女儿喜欢的是拍照录影,宣传部什么的只是做企划,而且在工作室里面,刘雨珊可是独当一面的,进了公司之后只是一个部门里面的部员。

    汪父赶紧过来找汪绿萍让她不要卖工作室,谁知道汪绿萍下手这么这么利落呢?不但钱已经收回来了,现在都花的差不多了。

    不过汪父可不知道钱已经没有了,听到女儿这么说,只好再买回来了,他本来想的就是卖出去多少钱,再用这些钱买回来就好了。

    谁知道联系上之后却发现人家根本就没有要卖的意思,最后勉强被汪父说动了,狮子大开口,要了之前买下来的三倍价钱。

    而且人家也有理由啊,这个工作室经营良好,他们经营之后肯定赚的不止这么多钱,他们如果再买一个工作室重新布置,这中间浪费的人力物力难道就不要钱了?

    最后的价钱实在是让汪父心疼,这件事最后干脆不了了之了,刘雨珊直接失业在家,准备找个新的工作,但是汪父和沈随心怎么舍得?

    两个计划给她开个工作室,让她自己当老板,这样更加的自由一些。

    不过刘雨珊的性子有些倔强,沈随心觉得还得抽个机会先和她说说,然后再把工作室给成立起来。

    汪绿萍一个月之后出院了,汪母本来打算过来接她的,但是汪紫菱和楚濂已经打算订婚了,两个人一个是有名的设计师,有着独特的审美,一个是爱做梦的女孩,最是向往浪漫。

    普普通通的订婚宴愣是让他们整的高大上起来了,而且一天三变,什么东西都要追求完美,就连订婚宴上面餐巾纸的折法都已经换了三种了,更不要说其他的了。

    弄得汪母在后面跟着忙活,根本就腾不出来手。

    汪绿萍干脆自己打车回家了,回到家之后就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戴上义肢之后,就开始去各大收废品的地方。

    所有人一说起收废品的地方,肯定都觉得非常的脏,其实根本就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差而已,而且人家是收废品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垃圾场。

    里面的都是有用的东西,各种废铁废钢之类的金属材料,各种塑料瓶玻璃瓶,各种瓦楞纸书本什么的,大致的被分了一下类,摆放的还有一种凌乱美。

    这些都是能再次回收的东西,里面的利润也十分不错,汪绿萍是过来买材料的,这里的材料虽然都是被人用过的,但是反正自己还要重新的溶化制造,而且是自己来到这里的第一次炼制,用点一般的材料就可以了。

    她买了钢铁黄铜之类的金属,直接让他们装到大集装箱里面,放到自己租的仓库里面,第二天就过来工作。

    汪母忙着小女儿的事情,想找大女儿帮忙吧,根本就找不到她的人,除了吃饭的时候,其他都看不见她,在饭桌上的时候,忍不住问道:“绿萍,你每天出去都干什么了?每次回来都一身的汗臭味。”

    汪父没有说话,在他看来自己的大女儿实在是太脆弱了,受到一点打击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之前的优雅大方完全不见了,现在变得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一个人,完全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正在一边喝养颜汤的紫菱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听到母亲的话之后,赶紧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说道:“妈,你别怪姐姐嘛,她可能是出去锻炼自己的身体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