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3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3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汪母拍了拍女儿的手,笑着说道:“你要是能这么想就好了,看到你这样我真的放心了。”

    说着掂着放在一边桌子上面的饭盒,马上欢天喜地的走了,和来的时候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完全不同。

    汪绿萍看着母亲的背影,冷笑一声,真是个好哄的女人啊,自己能轻而易举的劝动她,别人自然也能,菟丝花一样,没有自己的主见,碰到一个心志坚定,有些偏执的男人还能幸福一生。

    碰到一个大男子主义,性子犹豫的男人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自己的那个父亲明显就是有什么好处就偏向什么的男人,想也知道母亲幸福不到哪儿去。

    不过,母亲能乐享其中这么多年,也算是另外一种本事了。

    汪绿萍躺在病床上仔细想了一下,竟然发现自己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再差劲的人至少也会有一个朋友吧。

    她想了半天才勉强想到一个能用的人,自己之前跳舞的搭档,同时也是自己的爱慕者陶剑波,到了下午自己就见到了这个爱慕者。

    陶剑波长相不帅,但是身材很好,而且是天生的模特架子,简单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就好像多了一种特别的光彩,要不然原主性子高傲,也不会挑中他做为自己跳舞的搭档。

    要知道两人搭档已经五六年了,还是固定的组合。

    原主的家人还没有陶剑波过来的频繁呢,人家是照着一天三顿饭的时间过来的,母亲还好,每天都会过来一次,父亲和妹妹通常都是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过来。

    不过汪绿萍宁愿希望他们不过来,因为汪父每次过来都说自己任性,现在让汪楚两家的关系不好,后来知道楚濂和紫菱是真的相爱之后,又不说了。

    紫菱每次过来都是一副可怜兮兮,自己办错事情的样子,张口闭口都是‘情不自禁,原谅,认错’的意思,真不知道她这到底是炫耀,还是认错的意思。

    不过绿萍也发现了,紫菱就是一个极度的自卑又嫉妒的自傲的人物,之前一直称自己是‘失意的女孩’,其实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比起自己的姐姐来,丝毫的不差,只不过世人愚昧,还没有发现自己的美好而已。

    当世人的目光终于汇聚在了她的身上之后,她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了,常常以各种的方式确认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所以每次紫菱过来的时候,绿萍就开始鼓励她,甚至不吝啬贬低自己,每次她们都在重复之前的话题,但是紫菱却一点也没有察觉,反而一遍遍的过来确认。

    “姐姐,我和楚濂的事情就算了吧,你在我心中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两个就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我和他其实和楚沛没不同。之前在书上看过,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事实也是这个样子,本来不是事实的东西,说的多了,也成了事实。其他人觉得我和楚濂很配,说的多了,都快让我们出现这种错觉了。”

    绿萍说着就笑了起来。

    紫菱可没有那么轻易的被她给打动,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她:“可是姐姐之前不是挺喜欢楚濂的吗?如果你是让我,我可不高兴了。”

    “我这哪儿是谦让?从来只有女人为了男人斗的你死我活的,还没有见过互相谦让的。”绿萍说到这里,忍不住降低了声音,小声说道:“那古时候的表哥表妹成婚的怎么那么多?还不是表妹从小就没有见过什么外人,再加上家人都同意,都往这方面说。”

    她说着忍不住皱了皱自己的鼻子,往常她都是端庄大气的,行为举止挑不出一点的毛病,现在做出这种小儿女的动作,显得格外的可爱,让紫菱有些吃惊。

    自己姐姐好像真的变了。

    紫菱忍不住问道:“那你喜欢谁?楚濂那样的你都不喜欢?也不知道你的眼光到底高成什么样子了。”

    “我的眼光可不是高,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其实别看我很坚强,但其实都是硬撑着的,父母就咱们两个女儿,我还是老大,父母需要有个让人骄傲的女儿,我不努力怎么办?我跳舞除了是喜欢之外,还有为了父母的愿意,我想保护这个家,让你们都开心,我希望我未来的丈夫能保护我,给我十足的安全感,他要很壮实,最好有点武艺,人脉很广,就算不在我身边,一个电话都能帮我搞定所有的事情,很爱我,虽然我没有一条腿,但是可以抱着我环游整个世界。”

    紫菱随着姐姐的话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形象,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性格,但总觉得是熊一样强壮的男子啊,这么想着她眼神诡异的看了一下自己姐姐,没想到她的眼光这么独特啊。

    “是……是嘛?可是……”

    绿萍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鼓励道:“好了,我妹妹可是很受欢迎的,就算你看不上那个楚濂,那个费先生也不错啊,爸爸都对他十分客气呢,就算他们两个你都看不上,天下还有千千万的好男儿呢,怕什么?咱们姐妹两个才是最亲的。”

    绿萍原来对妹妹也体贴,但是都是在心中体贴,暗地里的行为,绝对不会说出来,就好像几个月大的婴儿十分可爱,但是你感觉自己粗手粗脚的,怕弄伤婴儿娇嫩的皮肤,所以从来不敢去抱他。

    但是嘴中什么都不说,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是以为你不喜欢婴儿了,心中还会埋怨。

    现在绿萍决定做不做没关系,一定要说出来,旁人让自己委屈就算了,为什么自己也要委屈自己呢?

    紫菱绿萍说了半天的贴心话,让紫菱十分的开心又得意,忍不住说道:“姐,你对我真好。”

    “那是当然了,而且我现在开始心疼起来你了,还不知道以后你会多辛苦呢。”

    紫菱马上好奇起来了,甚至有些紧张:“辛苦?什么辛苦?什么意思?”

    “你啊,现在正在慢慢的变成我,我之前在你们面前显示的只是荣光和赞美,背后的心酸可从来没有被你们看过,我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以后父母的期望就会落在你身上了,你要坚强一点。”

    绿萍仔细的叮嘱道。

    所有人提起来绿萍都说她是汪家的骄傲,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背后付出了多少的汗水和心酸。

    因为要跳舞,所以她吃的食物都是有定数的,还得控制自己的体重。

    因为要经常参加表演,赢得大奖,提升自己的名气和身份,所以她只能关注自己的事业,对亲情,爱情,友情都顾及不到。

    因为经常出现在公共的场合里面,所以她每次都得表现的完美,整个人好像是一张弓蹦的紧紧的。

    所以她个子高挑,但有些偏瘦,以后生孩子肯定不容易,家人爱人都埋怨她不体贴,抽不出来时间陪伴他们,心中压力十分大,睡眠质量一点都不好。

    最重要的是,她每天都在工作,根本抽不出来时间玩乐,钱全给了父母,自己手上没有一点多余的储蓄,花点小钱还可以,如果花大钱比如买房买车什么的,还需要问父母要钱。

    要知道原主可以跳舞参赛十几年了,每次都有奖金,自己的工作室也成了好几年了,一直备受关注,可谁能知道原主竟然是个穷光蛋呢?

    自己又劝了半天之后,紫菱才离开了,没有帮到自己一点忙,下午陶剑波过来的时候,绿萍赶紧让他帮自己问转病房的事情,现在呆的病房是单人病房,虽然自由,但是根本找不到人去说话。

    陶剑波问了一圈之后发现,双人病房没有了,剩下的都是三人间的,怕绿萍有些不习惯,绿萍可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当即就决定搬过去。

    看着陶剑波帮自己忙里忙外的,绿萍让他停下来直接说道:“剑波,我喜欢的人不是你,只是把你当作能够相信的伙伴。”

    陶剑波沉默了半晌说道:“我知道了,但是你不接受我没有关系,不能拒绝我的爱慕,这是我的权利。”说着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度。

    “可是这对你太不公平了。”绿萍可没有什么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行为,她只是觉得自己一句话可以让陶剑波帮自己很多,但是陶剑波一句话自己可能连动都不会动,这样太不公平了。

    “这是我自愿的。”

    “你喜欢的是站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我,现在我的腿没有了,再也跳不成舞了,以前的那个我消失了。”绿萍说完之后再也没有说话了。

    前世的时候,自己也碰到过自己的爱慕者,那个爱慕者听过自己的传奇故事,最后到酒馆里面来找自己,结果大失所望,直接由粉转黑了。

    毕竟原来的自己骄傲的好像是巨龙,自由的好像是精灵,一阵风一样走遍整个大陆,还是男人最好的帮手,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自己这样的伴侣。

    能去厨房做饭,有事业去打拼,而且还有保镖的作用,可以保护很多人。

    现在呢?自己的身材有些壮硕了,皮肤开始粗糙了,嗓门也大了起来,在一个酒馆里面当老板娘,眼瞎了,手脚更是不灵便了。他怎么也接受不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结局,那自己该有个什么样的结局呢?和公主一起嫁给团长,然后白天的时候当保镖当仆人服侍公主,晚上和公主一起伺候团长?

    或者是自己就和时间一起静止了,永远留在那个阶段,不停的在冒险?

    “就算是这样我也能接受你。”

    陶剑波说的十分激动,汪绿萍再也没有说话,她到了三人病房之后,发现气氛还是很融洽的,自己在中间的病床上。

    左边靠窗的是个小女孩,之前胳臂骨折了,但是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仍然在病房里面呆着,年轻的父母经常过来看她,一陪就是一整天,整天打打闹闹的,十分欢快。

    一方面是女儿的伤势恢复的非常好,另一方面是女儿的事故是别人造成的,而且当事人除了会赔偿医药费之外,又赔偿了一大笔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是桩稳赚不赔的生意。

    右边的是个腿上打着石膏的大妈,老伴好像早就没有了,儿女每天过来一次,和绿萍这边一样十分的冷清。

    不过虽然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但是也不是什么难缠的人,绿萍偶尔还会和别人聊上两句,小日子倒是比之前过的还要滋润了。

    楚家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汪父忙着自己的生意,过来的次数也不多,紫菱虽然过来几趟,但是没有人围着她,毕竟病房里面有个七岁的小女孩子,正是可爱的时候,而且天真又讨人喜欢。

    其实这个年纪的小女孩胖乎乎的,就是恶作剧,也让人讨厌不起来,更何况她长的十分漂亮,母亲整天变着花样给女儿打扮,一家三口好像是过来度假的而不是过来看病的一样。

    小女孩就是病房里面的开心果,紫菱向来会把所有人的情绪搅在一起,然后围着她自己转,不管说什么话题,最后都要牵连到她身上,现在注意力全在小女孩这里了,她来过几次觉得没意思,干脆就不来了。

    汪绿萍的义肢很快就到了,不过型号有好几种,不同的材料自然有不同的价位,医生过来找汪绿萍商量,汪绿萍自然喜欢找好的义肢,直接订了适合自己的最贵的型号之后,就开始思索自己怎么处理财产。

    义肢到了之后,汪绿萍开始了复建,地上铺着软绵的毯子,顺着两个铁扶手,汪绿萍开始锻炼自己的身体,义肢十分的沉重,还要提高自己的力气,尽量让自己走的和普通人一样。

    每一次练的都是汗流浃背,陶剑波过来几次之后,根本不忍心看她狼狈的样子,因为他每次见到的汪绿萍都是在家打扮一两个小时,之后才出来的。

    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精致的,现在看到她不化妆,不打理自己的头发,浑身是汗,毫不在乎自己形象躺在地上的时候。

    陶剑波完全感觉不到什么残缺美,朴素美,只是觉得她狼狈的很,有时候甚至感觉这就是另外一个人,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汪绿萍,所以来的时候渐渐少了。

    而且来一次痛苦一次,汪绿萍自然也感觉到了,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反正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体质弱的事实,汪绿萍又苦恼又庆幸,苦恼的是太容易受伤了,高兴的却是越弱以后可以提升的越高。

    在汪绿萍装上自己的义肢的时候,她在网上联系到了一家有名的猎头公司,让他们帮自己找个职业的经理人。

    而且也不是一直聘用他,而且让他帮自己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可以,但是价钱绝对不会亏待他。

    虽然有才的人考虑的更多是公司的名气,个人提升的空间,公司的氛围什么的事情,好像绝对不会提起钱的事情,但钱也是绝对不能忽视的东西。

    只要忙活一个月,而且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就可以,根本不用辞职,感兴趣的人还是挺多的。

    猎头公司给自己送过来几个人选,汪绿萍直接选了一个做事利落甚至有些狠辣的女人,让她来到病房,两人见面之后,汪绿萍就说了自己工作室的事情。

    汪绿萍在舞蹈界也是小有名气的人,成立了自己的舞蹈工作室,但是她以后可不打算再跳舞了,所以就想着要把这个工作室给卖了,全权委托给这个经理人。

    剪着短发的精明女人说道:“你确认是卖了,而不是解散?”

    “当然了,我现在急需要钱财,那个工作室现在也小有名气,而且还有不少的客源,应该能卖个不错的价钱。你为什么这么问?觉得我舍不得?”

    短发女人笑了:“那是啊,我一直觉得你这样心中有艺术的女人,一直觉得艺术才是最重要的东西,钱财什么的太俗气了。”

    “那是以前的我,现在的我没有了右腿,能像个正常人那样走路就不错了,怎么还会跳舞?”

    “那就是由爱生恨了?”

    汪绿萍笑了笑没有说话,爱啊,恨啊的自己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兴趣根本就不在这里:“卖给谁都无所谓,我也没有什么附加的条件,唯一的条件就是卖的价钱要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