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干净整洁的医院里面,一个单人病床的病房中,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正躺在那里,她紧闭着自己的双眼,脑中多年的记忆拼命的涌过来,再加上断掉的右腿的腿疼,让她脑袋上面冒出了很多的虚汗。

    但是她咬着牙在坚持,连一声都没有发出来,可见她的忍耐能力,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咬着被角,双手抓住枕头狠狠的控制自己,一遍遍对自己说没什么,这没什么。

    等到接收完原主的记忆,她才松了一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正准备打开窗户看看这个崭新的世界的时候,就有人从外面进来了。

    来人是个保养的很好的中年妇女,虽然年纪很大,是这个身体的母亲,但是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头发被梳理的很仔细,身上穿的也很庄重。

    给女儿往医院里面送饭就好像要去参加什么正式的会议一样,让她穿上了精心挑选的盔甲。

    她脸上的妆化的很浓,显然是想掩饰身上的疲惫,她手上带着一个饭盒,把东西放到桌子上面之后,就开始说话:“绿萍,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她从今天就是绿萍了,而且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灵魂。

    “那就好,你要赶快好起来,要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尤其是你妹妹……”汪绿萍的母亲除了第一句就问候女儿的身子之外,其他的都是在叙说其他人到底对她有多担心。

    汪绿萍笑着说道:“所以呢,我要尽快的好起来,要不然就对不起这些为我伤心的人了是不是?我当然要赶紧好起来,因为不管怎么说,我还年轻的很,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对了,我的右腿已经被截肢了,义肢什么时候能被送过来?复建什么时候开始?”

    汪母长大了自己的嘴巴,显然没有料到女儿竟然会这么说,在她心中,女儿显然应该是各种绝望,然后他们会用爱把她给唤醒的。

    怎么没有各种挫折,女儿就这么想开了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绝对是!

    她肯定是在故作坚强,面上微笑,心中滴血,汪母越想越觉得事实应该是这样的,她忍不住抱着自己的女儿痛哭了起来:“我可怜的女儿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不过你不要害怕,我们全都站在你的身边。”

    汪绿萍被母亲这么搂着,心中没有一点的感动,反而眯了眯自己的眼睛,刚刚被汪母这么一抱,受到了一点冲击,她端着鸡汤的碗没有拿好,直接撒到了自己身上。

    虽然说鸡汤早已经不烫了,滴到手上之后也只是感到一阵的温热,但是滑腻无比,如果这是滚烫的呢?

    汪绿萍的前世是个孤儿,那个世界是有着恶龙和魔法师的异界,她觉醒了战士的血脉,长大之后,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结成了一个小队,组成了一个雇佣兵小队,开始接各种任务,满世界的探险。

    小队里面有战士,魔法师,盗贼,弓箭手,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是各种职业的人都不缺少,彼此之间磨合的十分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刺激惊险的冒险。

    自己也爱上了团队的团长,两人经常背靠背的打斗,是彼此最信任的伙伴,但是后来,他们从十几岁长到了快三十岁,十几年的冒险差不多已经闯荡了整个天下。

    精灵森林,龙岛,死亡沙漠,幽灵坟墓,兽人国度,地下王国,空中之岛,流放大陆,矮人部落,冰雪王国……他们去了数不清的地方,成了最出名的小队,每个人的名字都被吟游诗人歌唱,成为大陆上的传奇。

    后来每个人都到了结婚的年龄,有的和伙伴结婚,有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去找等待自己多年的青梅竹马,有的和自己遇到的其他种族人相恋,自己也以为很快能得到团长的求婚。

    自己无数遍畅想,两人结婚之后肯定要有很多的孩子,他们要把所有的孩子都培养成勇者,让他们也去闯荡天下,给所有人留下传奇,就像他们的父母一样。

    但是没想到的是,团长娶了公主,亲口对自己说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亲人,让她万分的失落。

    明明团长之前嫌弃娇滴滴的公主,觉得她们的身子孱弱,心机深沉,面上戴着假笑,总是对自己的容貌关心超过对自己的实力,生活处处精致,见到危险不是吓傻就是尖叫,不是能冒险的人。

    可是现在他却说这样的女人惹人怜爱,她被弄的一头雾水,浑浑噩噩的活了几年,顺利的让团长和公主的感情更加的深厚之后,又去冒险了。

    和平的生活让她举手无措,处处危险的旅程却让她精神抖擞,她一个人冒险难免不周全,几年下来她失去了一只眼睛,右手也不灵便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皮肤,但是她终于从感情的漩涡中走了出来。

    意识到小说里面说的都是对的,勇者和伙伴冒险,打败了邪恶的黑龙,最后迎娶了公主,过上了幸福的日子,勇者和公主才是主角,自己这个女勇者伙伴只是伙伴而已,到了结局的时候,自己也该退场了。

    她来到了死亡森林旁边的一个冒险者小镇,在镇上开了一家酒馆,来往的都是佣兵和冒险者,她人脉也广,见识更广,成功的把自己的小酒馆弄成了一个情报收集地,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还有了几个不错的手下。

    所有人见到自己都叫自己老大,完全没有看女人的眼神,不过她早已经看穿了,开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甚至还学了炼金的技术,为自己炼制了一个不错的义眼。

    虽然自己的手不太灵便,但是炼金不用像制作魔法药那样精细,而且炼出来的都是一些稍微大的东西,正符合自己的条件,虽然她还称不上是什么大师,但是炼出来一些粗糙的东西,放在酒馆里面,竟然还挺受欢迎的,让她有些沾沾自喜,更是高涨了炼金的热情。

    后来……她死了,死亡森林里面有无数的宝物,也有无数的危险,高风险向来伴随的就是高收益,这次是死亡森林里面的亡灵大军围攻小镇,损失惨重,她也上了战场,后来战死。

    不过她死的那一刻,一点都没有悲伤,反而很自豪:看,我是一个勇者,我没有病死,也没有自然的衰老而死,我死在了战场上,就像真正的勇者一样,不是在冒险,就是在冒险的路上!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奇妙,也许是在命运女神的眷顾下,自己竟然又活了!

    活的那一刻,她就决定一定要好好的待自己,只有自己对自己好才是真的好,现在看到鸡汤滴在了自己身上,原主的母亲却没有一点发觉,不理会女儿的心情,只顾在那里自说自话,她马上把母亲从‘伙伴’的行列中划了出来。

    到最后汪母抱够了自己的女儿,这才坐在一边又开始畅谈短叹的了,汪绿萍自己从一边的抽屉里面拿出来纸,轻轻的擦擦自己的手,然后又接着喝汤。

    这鸡汤熬制的十分美味,汪母有着一份好厨艺,或者说她没有任何的工作,就是一个职业妇女,把家庭主妇这份工作做的相当的出色。

    汪绿萍喝完之后,准备去厕所,她现在只有一条腿,十分的不方便,汪母只好扶着她,劝道:“你先在这里呆着,我去叫一下护士,到时候我们两个一起过来扶你,省得发生什么意外了。”

    汪绿萍点头,谁知道汪母去了好一会儿了,也没有回来,正当她准备扶着墙自己过去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从外面涌出来好几个人,当先的是位个子娇小的女人,眼神中充满着雾气,看着她,汪绿萍瞬间就想起了团长娶的那个公主。

    两人的容貌一点都不同,但是皮肤苍白,身子羸弱,虽然不知道身体到底怎么样,但是在外人的印象中表现出来的永远都是这一套。

    不过自己现在已经看开了,这样的女人虽然会让男人倾心,但是女人就算不靠着男人也照样活的十分的精彩。

    她过来的时候也扑到了病床上,看着汪绿萍说道:“姐姐,你没事吧,妈把一切都说了,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你的,你不用害怕。”

    一个英俊的男人也一脸悲壮的说道:“绿萍,你放心吧,你的腿没有了,是我的责任,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所以……咱们结婚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汪紫菱咬着自己的嘴唇,首先和楚濂深情的对视了一下,然后快速说道:“楚濂大哥是真心的,姐姐,你要好好的和他过日子,他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她的语速飞快,就好像自己是被逼的一样,自己得赶紧说完,要不然自己就想要反悔一样。

    “是吗?楚濂,那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吧,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上趟厕所。”

    汪紫菱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自己正在煽情的时候,姐姐竟然说这么庸俗的话题,就好像偶像剧里面只要浪漫就可以了,拍那么接地气干什么?又不是拍纪录片。

    “上厕所?”

    “对啊,我刚才已经和妈妈说过了,她这才出去找人啊,现在我都快急死了。有谁过来扶我吗?”

    汪绿萍张开自己的双手,汪母尴尬的走了过来:“紫菱,你和我一起过来扶你姐姐。”

    “啊?哦,好。”汪紫菱上前和汪母两个人一人扶着汪绿萍一边的肩膀,汪绿萍个子高挑,虽然不胖,但是从小到大一直练舞,其实肌肉有些结实,实际的体重可比她看起来要重很多。

    汪绿萍现在浑身疼痛,而且接收完记忆之后,身子有些发虚,房间里面虽然有厕所,但也得走二三十步,因为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一点力,完全就是让另外两个人把自己给抬起来的。

    没走几步,汪紫菱就没有力气了,手臂一酸,忍不住松了力道,汪绿萍所有的重量都压到了自己母亲身上,汪母一时没有防备,竟然被她给压倒了,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汪绿萍倒在了母亲的身上,汪母成了她的人肉垫子,压的她胸口一闷,真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汪紫菱举手无措的站在那里:“对不起,对不起,妈妈,姐姐,你们没事吧。”

    “你们没事吧。”随之这句话也响了起来,而且还是出自两个人的口中,两个男人全冲到了汪紫菱的身边,一个就是法国的贵族,霸道总裁费云帆,一个就是青梅竹马的邻家大哥哥,有名的鬼才建筑师楚濂,两个人全都对汪紫菱呵护不已。

    听到汪紫菱亲口说自己没事,两人才去扶倒在地上的汪绿萍母女,楚濂和汪家人熟悉透了,扶起来汪绿萍忍不住皱了眉头:“你怎么这么重啊,起来的时候也不提前说一声,紫菱的个子这么娇小,怎么可能扶的住你。”

    汪绿萍可不是一个喜欢委屈自己的人,她当然可以委屈自己,但是这样的人还没有出现:“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重吗?你看见紫菱过来扶我的时候,你怎么不阻止啊。”

    楚濂皱紧了眉头说道:“我什么时候抱过你啊,你可别乱说啊。”他说着还悄悄的看着汪紫菱好像生怕她误会一样。

    汪绿萍直接说道:“我之前的舞蹈不是得了大奖吗,宣布的那个瞬间大家不是很激动吗,你还把我举起来了呢。”她说着还翻了一个白眼,这人的记性有这么不好嘛。

    楚濂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以为绿萍到底要说什么呢,还往两人之间的暧昧上面去想了,没想到竟然是这事,这事确实发生了,当时大家不是太激动了嘛,自然想要表达一番自己的激动之情。

    就好像男人总想着女人拥抱一下,没得选择了,就是两个男人也会拥抱一下,互相的恭喜。

    一边的汪紫菱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脸色有些发红,而且忍不住笑了起来。

    楚濂可是和自己拥抱过的,而且两人可不是什么兴奋下的举动。

    “好了,还不赶紧扶我过去,我快要尿到裤子里面了。”汪绿萍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粗俗!”

    听到她的话,楚濂还好一些,毕竟楚家和汪家是世交,他和汪家姐妹从小就认识了,小时候掉牙流鼻涕什么的事情都见过,听到汪绿萍这么说,楚濂虽然皱了一下眉头,但还可以忍受,也没有说什么。

    但是费云帆就觉得受不了了,他虽然不是纯正的法国人,但是出生学习事业都在那边,而且创建了dreams link的奢侈品牌,完完全全就是讲究生活生活质量的人。

    突然听到这么粗俗的话,他差点捏住了鼻子,就好像一个习惯去西餐厅吃饭的人,突然让他吃路边摊的东西,完全就接受不了。

    汪绿萍倒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粗俗的地方,她前世的时候经常到处去冒险,那些地方要么是人迹罕见,要么就是几千年之前的遗迹了,可没有什么厕所,想要上厕所只能就地解决一下。

    这是常事啊,而且她还发现这个世界也有这样的事情啊,比如去跑马拉松比赛的时候,几十公里长,几万人参加,厕所都是有数的,就好像是火车站旁边的麦当劳里面的厕所一样,每时每刻都有人去上厕所,而且通常都得排队,有时候女人甚至把男厕都给占领了。

    跑马拉松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忍不住直接在外面解决啊,这有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汪绿萍什么都不用说,直接也把这人从‘伙伴’的名额中去掉了。

    “我怎么粗俗了?我忍了快一个小时了,难道还想让我憋死不成!”汪绿萍没好气的说道,之前自己说想上厕所,汪母出去叫人,谁知道又和其他人聊上天了,回到病房里面,其他人又开始和自己说话,现在都一个小时了,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够好了行不行。

    看到他穿着名牌西服的样子,汪绿萍干脆说道:“楚濂,你过来扶我,妈,你扶我到这边来,赶紧的。”

    楚濂和汪母赶紧过来扶她,这次平安的把她送到厕所里面了,刚关好厕所的门,里面就传过来水流声,让楚濂有些尴尬。

    谁知道绿萍还没完没了了,又开始要手纸了,汪母赶紧去拿,嘴里嘀咕道:“刚进去的时候怎么不带着?”

    “谁知道这里面没有啊,现在正好放里面一卷。我记得之前过来的时候还有啊,妈,是不是你之前用完了没有放里面啊。”厕所里面传出来闷闷的声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