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5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5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张满堂现在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而且学业要比张玉堂小的时候更重,不但要学文,还要学武,修炼,但是张员外夫妇也不着急,毕竟这个儿子未来就是长生的命,学的时间长点也没关系。

    别人是寒窗苦读十年,他可以是百年,就算再笨,也能飞到别人前面去。

    好在他不笨,而且比其他人还要聪明,在张玉堂看来就是自身的营养足,而且身边的人不但仁爱而且眼界宽。

    在现代的时候,夫妻两个都是公务员,丈夫是顶梁柱,每天工作繁忙,但是也不加班,福利很好,妻子的就是一个清闲单位,两人只有一个儿子,当然是加倍的对儿子好。

    从小到大儿子身上穿的都是最好的,儿子什么东西能多吃一口,当爹妈的都记在,爸爸去饭店订儿子喜欢的饭菜然后端回家,妈妈开始学这菜到底是怎么做的。

    儿子喜欢吃水煮鱼,学会在家中做!

    儿子喜欢吃大盘鸡,学会在家中做!

    儿子喜欢吃肉夹馍,羊肉烩面,火锅,炸酱面……统统学会在家中做!

    儿子要高中了,每天上晚自习,父亲亲自接送,儿子要高考了,父母早就为儿子未来的路开始打探关系了:嗯,今年军校招收的人不少,可以报名,嗯,今年空军在县里招飞行员,虽然就一个,但是咱们可以拼拼,嗯,儿子不是喜欢表演吗?咱们可以带着他去北影中戏啊,就算考不上也能多一段经验……

    对了,之前让儿子认的干爹干娘也可以去拜访一下。

    这样的儿子怎么不比其他人更加的高大帅气,而且为人处世要周全,性子更加的沉稳,人脉比其他的人更广一些?

    现在张满堂就是这样,虽然才几岁已经能看出未来高富帅的影子了,一家人的精心教养更是让小小年纪很有气度。

    他在娘胎里面的底子就打的好,张玉堂也十分亲近这个弟弟,其实对他来说,这和自己儿子也差不多了。

    这天他刚辅导完弟弟,就发现自己找不到小青了,挥挥手招过来一个蛊虫才知道,小青又去许家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许仕林虽然不是男主,却是男主和女主的儿子,虽然成长经历没有男主女主那么的惊险刺激,但是一路上风波不断。

    他虽然不会武,但是才气逼人,天性善良,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表妹喜欢他,在生活中关心他,又有好兄弟武曲星转世的戚宝山帮助他,玉兔精在一边保护他,小青也在旁边暗中护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许仕林比许仙的日子更加的刺激。

    现在戚宝山和玉兔精还没有出现,毕竟几人之间还有感情纠葛,自然等到年纪大一些,情窦初开的时候,一层层的关系才展开,现在十岁出头的许仕林身边只有小青在暗中保护。

    没有其他人,小青自然更加的费力一些。

    张玉堂眨了眨眼睛,直接让白福把之前打听到的人给引到杭州城里面,等到小青回来之后说道:“城里来了一个海棠精,你要不要去见见?”

    小青摇摇头,自从张玉堂说了修仙的法门之后,不但人人向往,各种妖怪也向往,杭州城里面也有了很多,但是这些都是一心学习法术,不会轻易的现身在人们身前。

    “我见她干什么啊,该不会是过来找她的同族的吧。”

    “谁知道,你也知道这些事情都是白福负责的,他说这海棠精可不是过来学法术的,好像是过来找什么人,你要是在家中呆着无聊,就过去看看。”

    “我怎么无聊了?我整天忙的事情多着呢。”

    “是是,每天都到许家去,你干脆住在他家就行了。”张玉堂翻个白眼。

    “嘿嘿,你是不是吃醋了?仕林在外面过的可不好,经常有麻烦的事情去找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没有人知道他是白素贞的孩子。”

    小青心思细腻,而且也懂世俗的事情,她觉得许仕林受到的最大困难,肯定是周围人的厌恶,毕竟知道白素贞是那时候在城里横行的蛇妖的人大有人在,而且人们都觉得大宋的灭亡和白素贞有关系。

    就好像明明大唐的灭亡和杨贵妃没什么关系一样,因为大唐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只不过杨贵妃恰好在这个时机出现了而已。

    现在也一样,大宋本来也到了崩溃的边缘,离灭亡也没有多少年了,白素贞又投靠了皇帝,让皇帝有了修炼之心,更是加快了灭亡的步伐。

    所以大元的出现比真正的历史上要早了几十年,但这也是提前而已,可不是导致大元的出现。

    但是其他人显然不会这么想,如果皇帝不修仙的话,就不会扶持什么国师,更不会把整个国家闹的乌烟瘴气的,更不会灭亡了啊。

    现在当年的白素贞消失了,人们把气撒到她儿子身上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本来小青担心的是这事,谁知道人们的态度倒是没变,毕竟所有人都以为许石林就是许姣容的儿子呢。

    谁知道别的人虽然也欺负他,但不是因为白素贞的事情,谁从小到大没有受过别人的欺负呢?而是许仕林总是招到一些妖怪,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里面总有妖怪出没,这让小青疑惑不已。

    所以每当有妖怪靠近的时候,小青总是很担心,开始在暗中保护着许仕林。

    张玉堂最烦的就是这一点,他们夫妻凭什么要围着许仕林这小子转啊,自己又不欠他们什么。

    许姣容夫妇当初接受这个孩子,他们就有这个自信保护好他,现在弄成这个样子,还得自己夫妻出面,难道许仕林是自己的孩子吗?

    “谁知道呢,不过你以后再去,直接光明正大的去就行了,藏在暗处干什么。”

    小青点点头,直接去了许家,不到半天的时间又离开了,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他们和白素贞的恩怨情仇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找了张玉堂做夫妻,白素贞劝自己离开张玉堂,追求仙道,结果白素贞一转身就和许仙结成了夫妻,美其名曰报恩。

    白素贞想进入三皇祖师会,自己没有帮她,她进入之后直接压到他们夫妻头上,首先让自己夫妻开始往下面降药材,然后逢人就说:张玉堂夫妻都同意了,你们剩下的这些人都跟着学习学习。

    她被法海关进雷峰塔,又想着要抱皇帝的大腿,急慌慌的跑过来把整个朝廷搅的一点都不安生,现在大宋都亡了,虽然说皇帝还在,但就是一点小地盘,也配叫皇帝?如果不是他们夫妻在这边挡着,皇家早就亡了!

    她现在又愿意进雷锋塔了,许仙也奸诈的要命,直接躲进了金山寺,剩下一个孩子在外面受罪,难道是算准了自己会管?

    小青越想越钻牛角尖,原来在她眼中懦弱无比的许仙,现在也变成了心机深沉的人了。

    她气冲冲的回到家中把今天在许家的遭遇说了一遍。

    白素贞对付自己的事情,自己可没有对其他人说过,但是白素贞在家中却说了自己不好的话。

    比如她想进三皇祖师会的时候,就和许姣容夫妇说张玉堂和小青能帮助她,三人之前关系很好,结果张玉堂根本没帮忙,白素贞一点都不理解,许姣容夫妇更不理解了。

    后来张玉堂又总是说什么白素贞不懂市场规律,不懂政治的平衡之类的,反正大概的意思就是白素贞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之类的话,让白素贞听的十分的不服气。

    自己有法术,还有千百年来的见识,自己什么不懂啊,她认定张玉堂是在嘲讽自己,对于张玉堂和小青他们从来没有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喜。

    许姣容自然也知道这件事,小青在她心中就是一个仇人,现在这个仇人跑到自己家中说要来保护孩子,许姣容怎么可能同意?直接把小青给撵走了。

    小青恨恨的说道:“真是不识好人心!”

    “既然这样那你就别管了。”

    小青气呼呼的答应了,但是心中还是没有放下心来,等到准备再暗中保护人的时候,还没有走到路上,突然遇到了一个海棠精,这个海棠幻化的女子正在用法术变出来钱财。

    小青有些奇怪,马上停下了脚步,要知道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用法术可以变出来各种证明之类的东西,但绝对不能变出来钱财,因为这样的东西别人不是用来看看就行,而是得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见了,到时候又是一段恩怨。

    女子笑嘻嘻的把钱都收起来:“这下李公子就该轻松了。”

    小青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闻到:“你在干什么?”

    女子被小青吓了一跳,等到发现小青也是妖怪之后,才稍微的轻松一下。

    “你难道不知道不能用法术变钱?”

    “为什么啊。”

    “因为天道,谁知道这些钱什么时候会消失?也许本来一个乞丐因为有这些钱可以不用死,结果他手中的正好是你变出来的这些钱,消失之后,他被饿死了,你头上不就又有因果了吗?”

    小海棠怯怯的说道:“是嘛?”

    看到她这般天真的样子,小青马上就知道她这肯定是刚修炼成人不久,马上就有好感了:“当然了,你该不会拿出去花吧。”

    “不是,是给李公子的。”小海棠马上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她是一簇海棠,一个书生经常在她跟前念诗,而且还感叹道:“海棠如此的艳丽,如果幻化成人,一定是天下最动人的女子。”

    “李公子人可好了,每天都辛苦的照顾我,现在天下不太平,杭州这里还好一些,之前我因为要化成人形,所以照顾不到他,他就跟着家人到处避灾,现在来到这里了,就是日子过的太凄苦了,我很长时间没有听他念诗了,钱是个好东西,如果有钱了,一定可以回到之前!”

    小青在一边听的直撇嘴:“你的意思是你要报恩?”

    “当然了,他之前对我可好了,我现在也得对他好。”

    “你想怎么报恩?就是一切都回到从前?”

    “嗯,我给他赚钱,然后让他读书,原来别人都说他是状元之才呢,让他考上状元……”

    “然后呢?让他的恩师看上他,然后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最后让他叱咤风云?”

    小海棠有些吃惊:“这怎么行?我要嫁给他啊,那什么恩师的女儿怎么能照顾的好他?她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衣服,有怎么样的习惯和性子嘛,而且这和他叱咤风云有什么关系?他离了我不行的。”

    这个理由让小青一听就感到无语了:“这些事情你都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了,我在他家都十年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知道。”小海棠得意的说道。

    小青感到一阵头疼,她敢保证那个书生要么希望有一个能展示自己抱负的平台,要么有一个富家之女看上自己,前者是考自己的本事,后者是靠别人的本事。

    但是不管是什么,这个梦想肯定都不可能是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不过这也难说,如果这个女子貌美如仙,而且会仙法,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呢?就好像白素贞一样。

    也不知道这个海棠精是真的没有想通这一点,还是假装没有想清,但是小青马上对这个妖精上了心,每天都来看她的进展。

    反而把许仕林的事情给忘到一边了,等到想起来再去看许仕林的时候,发现他身边虽然麻烦不断,但是运气出人意料的好,每次都有贵人相助。

    看来没有自己保驾护航,人家照样过的好好的,小青心中感到一阵的失落,反而彻底的放下心来。

    这才让张玉堂高兴起来了,他对白素贞没有什么好感,偏偏小青一门心思的在许家人身上,真的惹自己急了,干脆把许仕林杀了算了。

    自己没有告碰瓷的人就算了,反而得养着碰瓷的一家人算什么事情啊。

    张玉堂这才彻底的清闲下来,这么几年下来,杭州人心中的高傲开始张扬起来了,本地可是能够修仙啊,自然比之前什么皇城根下的人更加的尊贵一些。

    除了张玉堂之外,城中陆陆续续的开了不少关于修仙的铺子,出售的都是一些修炼的法门,还有修炼需要的各种药材。

    田间种植的东西也开始由凡物变成了灵物,虽然自家根本不舍得吃,但是伺候好了卖出去那就是大赚一笔的事情,只不过灵物到底是灵物,生长的年限实在太长了。

    之前张玉堂的铺子里面换出去了各种东西,现在经过人们的改造,竟然也出现了一些触类旁通的东西了,什么大丹方改进成小丹方,对于法阵进行变形,甚至有的还到处去搜集各种灵物。

    现在杭州最顶级的店铺里面也不用金银了,而是开始以物换物,来往的都是修仙的东西,这渐渐的开始成为一种潮流。

    还不停的有人过来打听张玉堂的进货渠道,十年下来,当第一个把自己的内力转化成灵气,终于触摸到修炼的大门,正式进入练气期之后,人的胆子终于大了起来。

    进入练气期的人不用人教导就知道自己至少能活一百岁,如果再努力的修炼筑基之后进入金丹,那又增长了一倍的时间,他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默默的朝着张玉堂靠近。

    亲情,爱情,权利这些东西都看不上了,毕竟自己如果活了一百岁,那陪在自己身边的至少也是自己的曾孙了,到时候自己看上一个正值妙龄的少女也可以,而现在就是那个少女的爷爷奶奶说不定都没有出生呢,自己活了一百岁那就是祥瑞,家族不会成自己的助力,反而是自己的累赘了。

    世面上的东西开始以修炼资源为贵了,整个杭州城彻底的转变过来了,大家尊敬的是修为,所以皇族官位什么的已经不是重要的东西了。

    所有的杭州人已经开始比之前皇城根下的人更加的高傲了,只不过他们也有高傲的本钱,张玉堂公开了几个能获得修炼资源的路径,一个是海上,一个是天上。

    现在天地间有灵气,海中有灵兽,天上也不止只有天庭一个地方,各处也住着很多的散仙,各有各的地盘,有的神仙虽然不在了,但是地盘还在,不过这些地方对于练气期的人来说都危险的很。

    在人间是人上人的他们,到了这些地方马上就变成了蝼蚁,这让很多人开始受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