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4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张家的娇弱小姐可以修炼,但是强壮的少爷不能,孙家年纪大的老太爷可以修炼,但是正值青春的孙子,壮年的儿子不能修炼,周家年幼的儿子不能修炼,当家的家主却可以修炼,宋家的女人全不能修炼,男人全都能修炼。

    谁都摸不清这天分到底是什么,就这么没有规律,好像和人的年纪,性别,身体状况没有任何的关系。

    最后张玉堂给的功法,倒是成了最基础的东西了,甚至成了大路货色,人人都知道的存在了。

    张员外夫妇都没有修炼的天分,两个人都不交集,因为两个儿子都有天分,张满堂别看现在路都不会走呢,也可以修炼,让张员外夫妇都十分的高兴。

    两人也不管张玉堂夫妻的事情了,之前隔三差五的都要催促一下两人生孩子的事情,现在根本就没有必要了。

    虽然说人生短短一百年,但是能活到八十岁的已经很少了,大部分人都是六十岁,所以二十岁成婚根本一点都不早了。

    但是如果修仙了,那最起码也有几百年可以活,就算六百年吧,那二百岁的时候再要孩子一点都不迟啊。

    现在又知道了小青的真身,更是不提这件事了,倒是让小青乐的一个轻松。

    杭州在慢慢的变化着,但是这种变化是往好的地方变化,人人的精神气都不一样了,‘张岑’里面的生意更好了,谁也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不是和修仙有用,自己家中现在就已经有正在修炼的人了,说不定什么时候都能用上这些东西了。

    京城的气氛越来越僵硬,白素贞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但是她根本不敢在京城里面生孩子,危险的人越来越多,自己本来是蛇妖,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拿自己炼什么丹药,如果生下了孩子,说不定趁着自己虚弱的时候,会有人过来偷袭自己。

    如果孩子出了事,自己根本无法追踪,如果自己出了事,那孩子更是保不住。

    这让她忍不住恼怒了起来,天底下的妖怪还有道士和尚捉妖人什么的怎么就这么多啊,而且全都围在皇帝身边干什么?又不像自己有着苦衷,她现在甚至都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还不如好好的呆在杭州,听从那个法海的命令,在雷峰塔下面关着呢,日子十分清静不说,而且还十分的安全。

    整个京城乌烟瘴气的时候,蒙古族打了过来,京城更加的乱了,边界的接连失利,终于让皇帝顾不上修仙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连忙开始南下避难。

    兵荒马乱的时候,白素贞回到了杭州,直接找到了法海说只要能平安的让自己生下孩子,自己愿意在雷峰塔下面清修。

    想到之前这是法海主动提出来的,但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接受,现在倒要自己重新过来提起来了,白素贞就感到自己脸上一阵发烫。

    急忙保证道:“大师,我这次说的是真的。”

    法海叫了一声佛,然后说道:“可以,只要你能赎清自己的罪孽,到时候就可以出来了。你在雷峰塔下面要静心的清修,然后为你之前害的人祈福念经。”

    法海说了这么多,白素贞觉得这些都是虚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具体的日子,一点都不明白,干脆说道:“大师,我肚子里的孩子未来绝对是个栋梁之才,等到他考上状元之后,如果他过来接我,那我就可以出去怎么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三十年,不过自己儿子天生就是状元命,说不定连二十年都不会超过。

    法海看了她一眼,在心底摇了摇头,白素贞的儿子原来是个状元命不错,但是现在天道已经混乱,所有人的命数都已经变了,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么样。

    就连现在兴盛的佛道两教都有可能不复存在了,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如果你坚持这样的话,当然也可以,不过你可以随时的反悔,到时候就按照之前我说的那个办法就行了。”

    法海的前世也是个妖怪,还和白素贞有一段恩怨,法海当时有一个仙丹,吃了之后对妖怪有好处,白素贞抢走之后吃了,功力大增,法海虽然怨恨白素贞,但是今世他转世成了人,现在又是得道高僧,也只是对白素贞稍微的严厉一些,绝对没有什么小肚鸡肠。

    白素贞生下儿子之后,交给了丈夫,然后就去了雷锋塔。却不知道许仙转头就把儿子交给了姐姐和姐夫,然后去了金山寺做了俗家弟子。

    许姣容对这个弟弟是操碎了心,知道他是为了白素贞,到底也没有说什么,用心的抚养孩子,几个月之后,她自己生了一个女儿,一时间也算是儿女双全了,对两个孩子全都用心的教养。

    小青知道这件事之后倒是十分的生气,直嚷着许仙不是男人,那义愤填膺的样子,让张玉堂好笑无比:“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男人,我倒是觉得他做的还挺对的。”

    “对什么对啊,要是我被关到一个地方了,你也要找个地方清修,然后等到我被放出来吗?也不知道那个时候都过了几百年了!”

    小青气鼓鼓的盯着他,大有如果他要是真有这种想法的话,自己马上打他一顿!

    “我当然不会这样。”

    “那你还说许仙做的对!”

    “这件事如果是他做,这样的话当然是最好的,但如果是我做的话,自然就是打上门去,然后把你救出来,或者你还没有被关进去的时候,直接就带着你远走高飞了。问题是我有这样的能力,但是许仙没有啊。如果他不自量力的去,那肯定就是以卵击石啊。”

    小青点点头:“你说的倒也有道理。可是别管到底能不能救出来,那也得表示一下吧。”

    张玉堂不耐烦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然后就这样你救过来,我救过去的,每个人都拖着后腿?”

    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了,男一为了救女主自己掉到陷阱里面了,男一本来可以独自逃走,或者女主去叫人过来救自己,谁知道女主离开之后,不见男一,又回头找他,希望用自己来交换男一,男一离开之后,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又听说女主为了救他主动投敌,马上又过去救她。

    结果拼了命的把女主救出去了,自己又落入敌人的手中了,然后离开的女主又回来救他……

    这样的事情就好像四季在来回的变换一样,纠缠来纠缠去,过了很长的时间,仍然在原地转圈子,一点进展都没有,让张玉堂看着都觉得腻歪的慌。

    小青理智上虽然知道这样也不好,而且再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张玉堂到底是个多么务实的人了:“我当然知道这样不对,不过听着不也挺美的吗?话本里面都是这么写的,看着还让人挺感动的。”

    张玉堂漠然了,在现代各种连续剧里面都是这样的剧情,别管女主当初身上有多少血仇大恨,今生今世根本就不想谈感情,或者男主当初多么的霸气,女人在他眼中就是尘土,整个就是霸道总裁。

    到最后总有另一半过来和他们纠缠,好像如果没有这样的人出现,电视就没有办法拍下去一样。

    虽然说大家都是一边吐槽一边看,但是一年年的,这样的电视不断的出现,还是可以看出所有人的爱好的。

    张玉堂也没有说小青这么不对,只是淡淡的说道:“看看别人唱戏就行了,难道非得自己亲自上台唱上几句吗?白素贞的事情以后就不要管了,她本来就是不相干的人。”

    张玉堂说了两句她才答应,口吻里面还有些不情不愿的,张玉堂知道她心中其实不同意,甚至还想着要帮白素贞。

    毕竟人家两个怎么说也相伴几百年了,现在感情虽然有限,用一点消耗一点,但远远的没有消耗干净。

    张玉堂心中虽然有了一个主意,但是还没有想到一个什么合适的人选,这个时候北边的蒙古人开始南下了,气势汹汹,大宋的皇帝仓皇的南窜,仿佛就是丧家之犬。

    张玉堂知道历史大势不能阻挡,铁木真的孙子,托雷的第四个儿子忽必烈马上就会称帝,然后元朝就开始建立了,大宋虽然在之后会建立南宋,但是几十年之后,别说反攻回去了,最后仍然被元朝打败了。

    然后整个中原就会陷入一片的战乱,一直要等到明朝的建立盛世才重新开始。

    张玉堂知道历史的进程也没有打算要改变,但是杭州现在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可不想这么轻松的就交出去。

    他现在虽然没有什么职位,却是杭州的无冕之王,外敌现在来势汹汹,皇帝一边打算逃跑一边让各地的人出兵保护自己,但是张玉堂却把命令压了下来。

    杭州知府马上说道:“张少说什么自然是什么,不过对外还得有个统一的口径啊。”

    “不用有。”

    杭州知府还在想着到底怎么既能照顾到面子,里子又不能失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张玉堂这么说,马上怔住了:“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把杭州整个给独立出来,以后咱们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了。”

    杭州知府长大了嘴巴:“难道您想称帝?”

    “什么称帝啊,我可不想干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张玉堂翻了一个白眼。

    如果自己要称帝的话,肯定得把宋朝的皇室给安抚好啊,然后打走蒙古人,统一整个中原,最后想着世界地图,又开始想扩充自己的地盘了。

    什么蒙古就是一个啊,凭什么还分为什么外蒙内蒙啊,干脆都成我的地盘就好了。

    现在的边境线不对,往北还得再扩展一些,打打俄国啊,东边的朝鲜太烦人了,一并收了吧。

    天下还有美洲,澳洲,东南亚那些国家呢,全都成自己的殖民地吧。

    自己的子孙要是能力不行怎么办啊,自己肯定得像个办法,让张家永永远远的存在下去啊……

    几十年的时间就这么嗖的一声过去了,他的这一辈子是精彩了,可惜一直没有做自己的事情。

    不过这些话他也没有说出来,说当皇帝太累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反而会说他太矫情了,

    就好像一个人说当亿万富翁实在是太累了,那么多钱,花的让自己太累了,让别人听着肯定想暴打他一顿。

    张玉堂干脆换了一个比较容易接受的说法了:“我想独立就是不想让别人站到我的头顶,我可不想站到别人的头顶,而且杭州现在挺好的,我不想改变什么,未来也是这样就挺好的。”

    知府马上纠结起来了,就他们这一个府城,能独立什么啊,地盘这么小,如果张玉堂知道他的想法的话,肯定会告诉他,这世上到底有多少的弹丸之地就是国家,人家照样好好的啊。

    生活的快乐无比,幸福指数无比的高。

    张玉堂也不用给别人解释那么多,只说了一句:“咱们这地人杰地灵,以后就是修仙的重地,为什么不能单独成为一个特殊的存在呢?”

    知府一听马上明白了,心中开始赞同起来了,毕竟修仙这是一件好事啊,自己就可以修仙,家中儿子不能,但是外嫁到京城的女儿却可以,生的外孙也可以。

    幸亏之前一听说可以修仙,自己赶紧把在外面的族人全都召集回来了,让大家共同的测试。

    要不然自己女儿带着孩子在兵荒马乱的京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要知道她之前嫁的可是大家族啊,说出去威风的很,但是各种关系得处理的非常好才行,不论是重要的人还是不重要的人,稍微得罪一个,就得防着他什么时候过来给自己使绊子,就是睡觉的时候也要睁着一只眼睛。

    现在可好了,都不用自己多说什么,女儿自己的底气马上就足了。

    “好,我知道了。”

    “嗯,好好做,底气足点,到时候你就直接交涉就好了,反正你也不比皇帝差到哪儿去。”

    张玉堂拍拍他的肩膀,差点把他拍的脚软,自己不比皇帝差?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还有什么真龙之像?

    自己琢磨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皇帝老儿那仙丹也没有准呢,现在兵荒马乱的,谁还有心思给他练什么仙丹?

    而自己呢?现在已经一脚……好吧,其实半脚都没有踏入修仙的门槛的,但是已经看见修仙的大门,走在修仙的大路上了啊。

    这让他拒绝皇帝的时候,顿时底气足了不少。

    最终朝廷也没有等来杭州过来救援的消息,反而等来了它独立的消息,消息一出,天下震惊,蒙古那边就是纯粹的嘲笑,在他们看来,等到他们的人一过来这些地方全都属于他们的。

    这么一点地方也互相争夺争去,大宋就是一个灭亡的命,大宋这边其他的州城心思开始灵活起来了,眼看着天下就要乱起来了,这不就是之前的三国时代吗?

    天下越乱,人才越是辈出,机会越是多,没多久,自认为自己这里不比杭州差多少的另一个州城也独立了。

    朝廷心中虽然急,但也只能发文斥责一番,根本就没有什么多余的兵力,其他人一看这样,要么知州,通判有心思,要么就是将军有心思,发布独立的州城又多了四五个。

    本来还有跟风的人呢,谁知道蒙古的铁蹄根本就没有停止,来到附近的州城之后,马上就把这些州城给灭了,在他们心中,这些人到底是独立的还是大宋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反正都得统统的打倒。

    这下子所有人都清醒了,现在是战乱时期,机会是很多,比和平时期多的很,毕竟和平时期歌舞升平的,考中科举的人也多,当官的更是多,也没有什么危险,几年死上一个就算是好的了。

    但是现在兵荒马乱的,当官的一天都能死上好几个,别说你是个举人马上就能给你官做,就是你稍微有点能力的,也能马上做个官,这样你反而不乐意了。

    谁知道能不能活到第二天?

    整个天下彻底的乱了,舆论一下子往东一下子往西,反正张玉堂只要保住了杭州,其他地方都不管,蒙古的大军过来几趟都无功而返。

    其他的大宋势力看清之后,开始围着杭州扎根,局势僵持下来,蒙古扫荡了大部分地区,然后开始开元,大元正式成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