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3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3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但是张玉堂也太懂事了,自己虽然不好意思说出口,难道他就不会主动过来表明忠心吗?

    他就应该马上说自己去找这样的丹药,然后献给自己啊,皇帝这么一想,马上就没有好脸色了,直接让张玉堂给跪安了。

    至于小青也被人带上来了,他现在还不知道小青也是妖物,可以变成人的,看到小青,虽然也承认这蛇确实很好看,宛如碧玉雕刻成的一样。

    但问题是他是谁啊,他是皇帝啊,天下什么宝物没有见过?他的宝库里面就有真的碧玉成型的蛇呢。

    那是一座玉石山,巧匠打磨之后,按照上面的纹路和眼色雕出了一座山还有山上的各种动物,玉石山很大,占了半间的屋子,巧匠的技术也十分的不错。

    整个玉石山栩栩如生,刚送过来的时候,皇帝也十分的喜欢,很是稀罕了一阵子,但是现在?呵,宝物太多了,早被他扔到角落里面去生灰了。

    真的都看腻了,谁还会过来看这假的碧玉蛇?

    就好像在现代社会里面拍卖古董一样,看着一些小东西动不动就几亿几亿的,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是富豪有时候也觉得有些肉痛了。

    但是如果是这些古董的使用者来看呢?看到自己曾经使用过的碗,自己曾经随手画下来的这些东西竟然值这么多钱,肯定还有些不屑。

    这可不是自己最喜欢使的碗啊,这可不是自己画的最传神的那个画啊,只有这些才是宝贝,你们竟然拿着这些垃圾当宝贝,真是没有见识!

    要知道那个碗可是自己最不喜欢的碗了,就用过一次,那幅画就是自己随手画的,本来准备撕了的,就扔到一边最后忘了,也就你们这些没见过什么好东西的人这么眼馋了。

    皇帝现在也是这么个心态,看了两眼小青之后,直接让人把它给带走了,自己的珍兽园里面的祥瑞也不少啊,白虎,白狐,天鹅,狮子都有,而且自己喜欢的是有毛的东西,对这些冷血动物可没有什么好感。

    小青马上就自由了,倒是张玉堂整天陪着皇帝,两个人也不是聊天,皇帝整天就是在要东西,什么避水避火的衣服啊,能使人马上成仙的仙丹啊,能控制人的蛊虫啊,这些东西张玉堂虽然都能办到,但他可是对皇帝没有什么好感。

    而是找开了借口,鲛人的衣服可以避氺避火,但是得去海上找他们做交易,来回需要半年的时间吧,仙丹肯定得练啊,首先得找各种珍奇的材料,至于材料是什么,反正张玉堂就是怎么难怎么说,控制人的蛊虫得很多虫子厮杀然后才能出来。

    多长时间?先来个几百斤的虫子厮杀,完了之后再放入几百斤,一年之后应该能成功。

    反正全都是不是做不出来,而是需要长久的时间,张玉堂这么一说,皇帝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张玉堂和小青就在皇宫里面一个偏僻的宫殿里面住着了,四周都是守卫,方便皇帝随时有了什么想法找张玉堂说话。

    两个人整天偷偷的往御膳房里面跑,看着厨子做各种东西,御膳房非常的大,里面的人也多,而且分工十分的明确。

    几十口锅,每个大锅都是做什么的,都是什么人负责的,什么人负责清洗什么人负责切片什么人负责制作都是有专人,如果饭菜出了什么问题,这都要追究到具体某个人的。

    在张玉堂看来这些饭菜不但好吃,而且样子十分的好看,很多在现代都已经失传了,不是因为材料没有了,就是因为技术达不到。

    因为在这里如果你做饭不好吃,皇帝说不定会要了你的脑袋,整的整个九族都会遭殃,但是在现代如果你的饭菜做的不好吃,最多赔点钱,别人揍你一顿,如果有人因为你的饭而吃死了,虽然会把人抓到监狱里面,但肯定不会被判死刑啊,毕竟你这不是投毒,而是手艺太不过关了,难吃的把人都吃死了,更不会有人会把你的九族给杀了。

    一个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做饭,一个就是当成一个职业,后者就是再用心肯定也没有前者那么用心。

    张玉堂用法术炼制了一个夜明珠,使它有录影的作用,把这些东西全都录起来,记在心中材料,有什么灭绝的,他准备到时候把这些东西移到自己在海上的那个小岛上面去。

    两人的日子过的正滋润呢,谁知道皇帝马上就把他们给送了出去。

    这让张玉堂十分的惊奇,皇帝整天追问着自己进度,现在怎么一点都不着急了?还没有打听什么呢,在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几个道人满脸傲气的在一边走着。

    原来皇帝已经找到了其他的人了。

    就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真的本事了。

    皇帝在外面御赐了一个小宅子,门口也没有人看管,反正有人让他们进宫的时候,他们马上得过去。

    张玉堂就在这里住下了,往家写了一封信报了平安,然后就开始拜访之前的友人了。

    张玉堂和之前的高僧道人都见了一面,说了一些之前的游历,等到分别的时候,高僧就让张玉堂以后不要再来了,就算来了也要偷偷摸摸的,不要让别人看见了。

    这肯定不是嫌弃自己的意思,当张玉堂问及原因的时候,高僧也没有说什么云里雾里的话,直接说道:“万事万物都有兴有败,佛教也是如此,会兴盛五百年,衰落五百年,灭绝五百年,现在是衰落,灭绝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临了。”

    张玉堂有些不解了,小青更是不明白:“方丈,你神通大的很,佛教也有很多你这样大神通的人,怎么就i衰落了,怎么就灭绝了?”

    高僧马上笑了:“兴盛的时候,那真是可以白日飞升,马上可以进入西天,成就罗汉菩萨尊位,进入长生之道,师兄弟,师傅徒弟,成团的进入西天,现在呢?一百年还不出一个呢,到下一个五百年了,永远都不会出了。”

    张玉堂倒是想的仔细一点,想到现在皇宫种进进出出的全都是道人,好像没有和尚,马上把自己想的说了出来。

    小青马上站了起来,怒道:“老道,是不是你们道家要开始灭佛了!”

    道人马上也苦了脸色:“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当然高兴了,为了我们道家的未来,和方丈断了来往也可以啊,我们道家马上也要进入灭绝时代了。”

    小青有些不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可是现在皇帝不是十分信任你们这些道人吗。”

    道人不屑的说道:“古往今来成仙成佛的人,哪个不经历无数的挫折?原来就算家财万贯了,那也得全都散了才能成佛,皇帝想的倒是好,想要皇位又想要长生,纯属做梦!如果这样真的可行的话,佛祖三清老祖直接来到人间当皇帝不就行了。现在在皇帝身边谄媚的人,要么就是没有一点本事全是骗人的人,要么就是有了一点本事,但是走邪门歪道的人!我算了几遍,都算不出事情的起因,难道就是因为这些人掺和了皇权?”

    老道说着自己也有些不解。

    佛道开始进入末世,他们这些大能自然想算一下具体的日子,然后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缘人,然后把自己家的典籍什么的全都交给他,等到几百年之后再现世啊。

    没想到他们算来算去一片模糊,而且越算天道越乱。

    张玉堂诚恳的说道:“大师既然知道了,那怎么不拦着啊,起码得想象办法啊。”

    高僧叫了一声阿弥陀佛之后笑道:“这是天意,顺其自然就好了。”

    道人也笑了:“人不能违抗天道,就算把所有的典籍装上船然后出海找另外的国家,海上的风浪会把船掀翻,就算找下一任的皇帝,让他想起来一点香火,他可能登基不久马上就包庇,就算保护好所有的东西,然后埋到地下,可能马上就会腐烂。倒是顽童在书房里面吃糕点把书弄脏,惊恐之下把书藏了起来,几百年后才发现这是典籍,农户家中的桌子一条腿短,把化缘的和尚赠送的书垫了桌脚,几百年这是经典,一切皆有定数。”

    他们这一串的什么天道,命数什么的,让张玉堂听的一阵头大,转了转眼睛突然说道:“对了,两位大师就把寺庙道观的传承给我一份吧,我就是那个有缘人啊。”

    两位高人马上一怔,他们虽然从来没有算清过张玉堂的命数,但也从来没有认为他就是那一线的生机,毕竟生机这东西就是要千找万找的,是绝处逢生的东西。

    但是张玉堂可是主动凑到他们面前的啊,这太容易了,容易的根本不像是生机啊。

    但是仔细的想了想,又挑不出来什么错来,于是就这么放下了,开始仔细的考虑着张玉堂的话。

    张玉堂带着小青刚回到家没有多久,皇宫的人就让他进宫去了,除了皇帝之外,还有一个一脸平静的道人。

    皇帝张嘴就道:“国师已经说了,他可以在一年之内炼出来仙丹,但得要蛟龙的精血。”

    张玉堂的脸色一点都没有变,反而笑道:“蛟龙的血?皇帝的意思是让我去海上寻找蛟龙是吗?”

    “不是,不是,精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哦?国师的意思是?”张玉堂看着这个一脸高傲的道人,道人哼道:“你这条蛇不是凡物,活的年头也不少了,马上可以化蛟,就用它的吧。”

    “需要多少?半茶杯够吗?”

    “如果是蛟龙的,自然就够了,但这是蛇,可不是什么蛟龙,自然需要整条蛇都要炼化了。”

    国师一脸阴险的说道:“怎么?难道张兄是舍不得了?虽然你养了这条蛇很多年,感情深厚,但是没办法啊,咱们要为皇帝效力啊。”

    一边的皇帝听了,脸上也十分的不高兴,难道自己还比不上一条蛇吗?

    张玉堂笑了一下说道:“当然可以,现在就要吗?如果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动手。”

    “那就动手啊。”

    在皇帝和国师的眼中,张玉堂马上掐着小青的七寸,直接在空中狠狠的甩了一下,力道非常的大,小青的身子在半空种咻咻的发响,狠狠的甩了几下之后,小青马上就不动了。

    张玉堂直接从它的七寸之处划去,飞快从身子里面掏出来一个胆:“这东西要不要?不要的话我这就吃了。”

    那蛇胆一点腥气都没有,离的近了反而能闻到丝丝的清香,任谁都知道这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

    对面坐的两人都忍不住咽了咽自己的喉咙,道长的眼睛珠子都快突出来了,毕竟皇帝也曾经吃过一丝半毫的天财地宝的东西,但是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吃过。

    “当然有用,赶紧拿过来!蛇也放在这里。”

    张玉堂把东西放到一个托盘上面,递给了国师:“还有其他什么需要的东西没有?”

    “没有了,没有了,这就足够……”国师说到一半马上就冷下了脸:“我的意思是,不用你多事了,其他的东西你也没有,还得我亲自出马。好了,你先下去吧。”

    他都说完了,才想起来自己身边还有皇帝的存在呢,赶紧追加了一句:“你说是吧皇上。”

    皇上毫不在意的点头,挥手让张玉堂离开,张玉堂前脚还没有迈出去大门呢,就听见身后有说话的声音了:“国师,这仙丹到底什么时候能好啊,今年朕都快……”

    张玉堂身上的绿色腰带动了动,张玉堂拍拍它,不让它再乱动,小青马上听话的停下了,她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张玉堂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刚才她看见张玉堂随手掐一个法决之后,马上就抓起了桌子上面的长型糕点在那里挥舞,最后还拿出来了一个樱桃,把东西都放到盘子里面给国师送过去了。

    他对着自己使个眼色,小青就变成了他的腰带。

    回到家中之后,张玉堂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从今天起你就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我面前,别再用原形了。”接着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让小青气愤无比。

    “那个妖道还真的敢说!”

    “那可不是什么妖道,就是一个骗子而已,只不过这骗子的胆子倒是挺大的。”

    白素贞不愿意被镇压在雷峰塔下面,跑过来投靠了皇帝,用了法术让皇帝相信了这世上是能修真的,皇帝把自己叫了过来,希望能控制进货的渠道,最主要的是想和能拿出来这些东西的人见面,想要成仙。

    皇帝这么一动作,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的心思了,一些胆大的人过来骗吃骗喝骗官做的,一些在外面犯了事的也学着白素贞过来投靠,情况越来越复杂了。

    第二天白素贞气喘吁吁的过来了,看到小青才松了一口气,张玉堂嘲讽道:“看见小青没事了,你这是高兴啊,还是失望啊。”

    他们这段时间都在外面,根本就没有到皇宫里面去,更没有碍着国师什么眼,稍微的一查就知道了,国师前不久才和白素贞有了冲突,向来他们已经被认为是白素贞这边的人了,国师之前没有斗过白素贞,倒是把气发到他们身上了。

    “我也不知道事情到底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白素贞想到这里也有些伤脑筋,明明事情刚开始的时候全都好好的,为什么到后来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呢?

    这件事就好像喝三皇祖师会那件事一样,不行,事情绝对不能落到那个地步!

    张玉堂笑眯眯的说道:“我知道。”

    “为什么?”

    “因为你太自大了,没有那个本事你就别揽着这个瓷器活啊。”

    “我怎么自大了?”

    “三皇祖师会里面的事情复杂的很!这个组织都存在百余年了,它能存活这么长的时间,自然是因为天道也需要,你看里面的人不顺眼,却不知道这些人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其他大部分人都是好的。百余年都是这么过下来的,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错,你认为你比所有人都强?却不知道它也是顺应了规律,你不懂其中的规律就乱来,怎么能成功?”

    别人形容千年世家的时候,总会说‘碧玉大树,偶有黄枝’,其实就是说全族的大部分都是栋梁之才,但是也有几个败类的,但这也是瑕不掩瑜啊。

    三皇祖师会成立这么长的时间了,如果里面全都是败类,那早就散了,势力怎么可能还会这么强大?

    白素贞看到了三皇祖师会不好的一面,马上就把这一面无限的扩大,看到穷苦百姓可怜的一面,马上又把这一面扩大。

    却不知道三皇祖师会制定的各种规定稳定着药材的价钱,让杭州城的药材彻底的稳定下来,外来市场根本就打不垮,而且无数人围着药材医馆而生,养活了很多人。

    也不知道普通的小市民很多都喜欢占便宜,更喜欢跟风。

    所以药材卖的比粮食就高了一点点,和蔬菜的价格一样的时候,人们蜂拥的去抢药材,就算没病,先存着呗,反正这都是晒干的,能保存好几年呢。

    就好像首都三环内的房价降到三千一平了,广西小县城准备在县城买房的人也不买了,直接到首都三环里面去买了,虽然说两口子一辈子也不打算是首都工作,但是儿子说不定去啊,孙子说不定去啊。

    就算祖孙三代全不去那地方的,就是租出去也好啊,而且等到一平再涨到三五万的时候,马上再卖了啊,这不又大赚一笔嘛?

    普通人都是这么想的,更不用说有投资眼光的人了。

    那些抢药材的人就是这么一个心理,药材这么便宜,这是白素贞在施压啊,赶紧去抢购药材,反正过一段时间又该涨了,就这样,真正生病的人反而买不到了,药材昂贵的时候买不起,药材便宜的时候买不到,对于真正生病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样。

    现在也是这样,白素贞自由了,不用被镇压到雷峰塔下面了,找到了一个靠山,但是其他人也不傻,同样找了皇帝做靠山,原来皇室的人虽然渴望长生不老,但也知道这就是一个幻想,现在白素贞这个蛇妖都出现了,那长生也不是梦了。

    到时候会出什么乱子,肯定不是杭州的药材比蔬菜还便宜这样的简单暴动的事情了,而白素贞连那件事都没有解决,之后的乱子肯定也解决不了。

    白素贞听到张玉堂这么讽刺自己,终于坐不住了:“张玉堂!”

    “好了,你现在怀着身孕呢,小心一点,对了,许仙呢?现在就你一个人在京城?”

    “他还在杭州,京城现在这么乱,我不放心他在这里。”

    “不放心他?你还是不放心一下你自己吧,你虽然是妖,但是现在怀着身孕,身子骨本来就比平常更弱。妖精可不像人那样多子,你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了。”

    人和人成婚能生七-八个的十分常见,但是人和妖精在一起的,通常都是生了一个而已,白素贞如果没了这个孩子,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再有第二个孩子。

    “我们的事情不用你多嘴。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你们的,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想走就随便,只要你以后不连累到我们身上就可以了。”

    白素贞想说什么,但到底没说什么直接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听到张玉堂在问小青晚上想吃什么。

    想到自从知道自己的真身之后,对自己有些畏惧的许仙,她心中就忍不住一阵的酸涩。

    如果自己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和许仙说清楚,也不知道两人会不会像张玉堂他们那样亲密。

    张玉堂没空想白素贞的心事,几天之后,高僧道人都把东西送了过来,两人都准备了一个大箱子,高僧的大箱子里面除了一件□□还有一盒子舍利之外,其他的全都是经书。

    道人准备的大箱子里面除了一个拂尘之外,其他的也都是道教的书。

    他们给了张玉堂这些东西之外,再也没有说任何一句话,更没有让张玉堂庇护一下什么聪慧的年幼弟子之类的。

    张玉堂也没有勉强,在京城里面又留了一个月,京城的局势越来越复杂了,投靠皇帝的妖怪和人类分为了两派,两派为了让皇帝信任,全都用起了法术。

    不光皇帝看的眼花缭乱的,京城的百姓们看的也目瞪口呆的,今天谁让天下下大雨了,明天谁让天上的神仙显灵了,皇帝一会儿支持这边一会儿直接那边,让张玉堂无聊的很。

    干脆带着小青离开了,两人又去了一趟大海上面,顺便到之前那个海岛上面看了看,把僧道交给自己的东西都放在上面,嗯,菩提树非常好,原来只有两片叶子,现在已经长出来两根分叉了很好。

    之前那个神秘物石头已经发软了,颜色也有些发黑看着像是泥土,而且还是那种十分优良肥沃的土地,张玉堂把自己之前又收到的也放在一起。

    泥土附近的杂草长的倒是挺好,看着就不像是杂草而是灵草了,除了这岛上的灵气充足原因之外,看来问题就出在这土上面了。

    张玉堂干脆把草都除了,移植过来一些人参灵芝什么的名贵东西,还有自己之前收集过来的其他人都认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的种子。

    所有人都认不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自己肯定是主角的命!张玉堂得意的想道。

    小青在海中玩耍够了,拖到岸上一只海兽这才上来,一过来就不满的说道:“难道最近有人过来杀海兽了嘛?海兽比上次少了很多,而且体型都不大了。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没有东西吃了。”

    “咱们养点不就行了。”张玉堂不在意的说道。

    “大海这么大才能养这么多东西,难道咱们能把这片大海都占了?嘻嘻,那我到时候就成了龙王了。”

    张玉堂想了想说道:“之前在天上的时候,听说过有介子世界,一个小球里面就是一方的世界,咱们可以找个来用。”

    “这可是好东西啊,谁有这东西啊,到时候咱们抢过来!”小青凶狠的说道,张玉堂捏捏她的鼻子笑了:“抢枪抢,难道你是土匪啊,这东西就是别人炼出来的,别人可以炼出来,咱们也可以啊。”

    “那都需要什么东西啊,如果没有我现在就去抢回来。”

    张玉堂好笑的摇摇头:“你现在真是抢上瘾了。”

    “我还不是和你学的?这就是夫唱妇随。”

    “你学的倒是挺快的,但是我可不是土匪,而是生意人,讲究的就是公平交易,大家都把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交换过来嘛,所有人都满意。”

    小青转了转眼睛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等到张玉堂把小岛侦察一遍之后,想着要回杭州了,小青却不愿意回去了。

    “你不想走?难道想留在这里继续抓鱼吃?”

    “才不是鱼呢,这些都是海兽,海怪好不好。”再说了,有这么大的鱼嘛!

    “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就是想看看这里有什么能炼制芥子空间的材料没有,所以才想多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张玉堂想了一会儿点头:“这也行,反正以后杭州也不太平,你先留在这里也行,不过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有什么事情马上回来。长生路上寂寞无边,我希望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他的话马上让小青红了自己的眼睛,直接扑到他的怀中哭道:“我不走了,我不想和你分开。”

    张玉堂满意的点头,等到小青抓够足够的食物之后,两人飞快的从海上离开了。

    再次回到杭州城之后,别说张玉堂了,就连小青也明显感觉到一丝的不同了。

    这感觉就像是他们之前还是底层,现在一下子变成了顶层了,原来还是需要抱人大腿的人,现在无数人冲过来抱大腿了。

    因为杭州人都知道了张玉堂就是‘张岑’店的老板,别管店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他从哪儿弄过来的,反正这人就是不简单。

    不过回到张府之后,张员外就哭嚎起来了:“玉堂,青仙子不见了,都这么长的时间了,它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张玉堂和小青马上感动无比,他爹竟然这么关心青大仙,谁知道刚坐下,张员外就忧愁的说道:“之前青仙子不是被供奉在一个大家族里面嘛,青仙子离开之后,那个大家族马上就衰落了,现在青仙子不声不响的离开了,这是不是咱们张家要衰落了啊。”

    随即开始不停的絮叨起来了,什么自己不孝啊,对不起张家的列祖列宗啊,张家到了自己这一代就已经保不住了之类的话,让张玉堂极度的无语。

    小青干脆站了起来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让张员外夫妻吓了一大跳,张员外手上的茶盏都扔到一边了,张夫人手中的小儿子差点给丢到地上了。

    小青在地上一打滚马上就变成了一条蛇,亲密的爬到了张夫人的面前,伸出分叉的舌头舔了舔小满堂,小满堂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东西。

    好像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哎,而且颜色挺鲜艳的,大胆的他还伸出手过来抓小青。

    小青后退一步伸了一个腰,然后又变成了人形,窝到了张玉堂的怀中。

    张员外:儿媳这么喜欢穿青色的衣服,两者好像从来没有一起出现过,这么明显的事情自己竟然看不出来,真是傻了。

    张夫人:儿媳总是喜欢和玉堂腻歪在一起,看那腰扭的,根本就不像是正常人,除了蛇谁还能做到那个程度啊,这么明显的事情自己竟然从来没有意识到,看来自己真是老了。

    张满堂:咿呀呀,快点让我抓住她。

    张玉堂真的吃惊了,看来这个世界对于妖怪的认知还挺普遍的,接受度也很高啊:“怎么,难道你们一点都不吃惊?”

    “有些吃惊,不过知道了碧青就是青仙子了,之前很多的疑惑马上就想明白了。”

    “是豁然开朗的感觉,浑身都是轻松的,哪儿还有什么心思吃惊啊。”

    张员外笑道:“怪不得你能弄到那么多的好东西,不但自家用很多,还能卖给外人,原来青仙子真的是仙子啊。”

    说着开始抱怨起来张玉堂往家中拿的东西太少了,让张玉堂听的直笑。

    不过小青的秘密只是张玉堂的父母知道了而已,对于其他人来说依旧是个秘密。

    不过张玉堂回到家的第二天开始,来张家拜访的人络绎不绝,张玉堂手中有宝贝啊,而且自己还换了不少,皇帝现在开始修仙了,之前还把张玉堂叫走呢,他手中肯定有修仙的法子!

    从早到晚张家不停的有人过来,张玉堂到最后有些厌烦了,干脆找了个地方大的酒楼里面,让所有人的人都去那里,有什么说什么。

    那天所有人表达的意思都是一个,那就是张玉堂如果成仙了,那就把他们当成是鸡犬,把他们给带上天得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邻居嘛。

    张玉堂也没有瞒着,直接说了自己会修仙的事情,只不过修仙需要的是资质,万人中难得遇上一个。

    不过倒是可以简单的说一些修仙的法门,先让大家锻炼一下,其实也就是现代人都知道的一些健身的拳法之类的东西,不过这个世界有灵气,能支持妖精变成人,大家如果练的好了,练出来一些内力根本就不成什么问题。

    练的好的特别优秀的,倒是可以进入先天,然后就可以进入修仙的大门了,不过如果没有几十年的功夫,根本就不用想了。

    听到张玉堂手上真的有长生之道了,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影响到了张玉堂。

    终于有人战战兢兢的问了:“玉堂,不,不,张仙师,那你是不是已经交给皇帝了,所以皇帝才让你离开啊。”

    大家一听皇帝都开始学这修仙之术了,一个个激动的很,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也能长生了,另一方面却是,自己也能和皇帝学一样的东西了。

    张玉堂摇摇头说道:“皇帝没有学,你们不用叫我仙师,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前辈,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还和之前一样。”

    “这怎么能行。”

    “就是,这样太不尊敬了。”

    最后众人妥协之后,叫张玉堂张少,张玉堂也没有拦着,在他看来这个称呼也不算什么尊称了,然后开口解释道:“皇上想要一步登天,根本就不想修炼只想一步成仙,所以让人给他炼制仙丹,我不会这个,所以现在他非常信任国师,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国师了。”

    众人听的都是一阵抽气声,心中甚至有种嫉妒之情,如果他们家族中可以出现修仙的人,他们家族所有人的人都会支持,无论多么困难都会坚持,前途再曲折也是这样,哪儿像皇帝啊。

    不过真不愧是皇帝啊,真是任性!

    天上掉的馅饼都不吃,还非得让别人给他拿回来,就好像一个穷人整天许愿让自己中大奖,连着许了几十年的愿望,最后逼的上帝都没有办法了。

    只好亲自现身说了一句话:难道你就不能先买一张彩票吗?

    看看这牛人,去彩票店随手买一张彩票可以中上几亿,但是人家就是不去买,非得让人把彩票送到他手上,或者说直接把钱送过来他才会收下。

    “张少,难道这天下有仙丹?吃了之后马上就能成仙?这不是传说,是真的有这些东西?”

    “啊,有,当然有了,不过仙丹既然叫仙丹,肯定是仙人炼制的,而且材料人间根本就没有,还得去天庭里面偷。这可得是有本事的人去啊,人家也算半个仙人了,为了让一个凡人成仙,自己去偷?谁会愿意干这样的事情?”

    众人顿时一阵沉默,但全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白素贞,她之前不是救了好几个死人吗?人都活了,偷仙丹什么的肯定是小事一件吧,没看到现在皇帝都这么重视她?

    张玉堂看出了众人的疑问,马上解释道:“白素贞偷的可不是仙丹,而且她救的人全都是身体完好,活生生被吓死的,其实这根本就不算死,而是魂魄离体,只要找到这些人的魂魄,把他们引导回本人的身体里面就行了。”

    他这么一解释,其他人马上就有些不满了,还以为白素贞多有本事呢,谁知道就是招魂啊,乡下的神婆就会好不好,一点都不高大上了。

    张玉堂传了一些锻炼的拳法,让各人回去练,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藏的严严实实的,生怕别人练好了,自己就少了好处。

    到最后突然发现这东西真的是需要天分,而且这天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不知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