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1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哎呦,我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慌,孩子怎么就这么出来了?”张夫人到现在说起来还有些做梦的感觉,还忍不住要摸自己已经平坦下来的肚子。

    现在张夫人看见了人除了炫耀自己的小儿子之外,还要说一下自己当天离奇的经历。

    要知道她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了,当然知道生孩子的痛苦了,生这个孩子的时候没有一点的痛苦,甚至没有一点感觉,孩子十分的健康,自己也没有留下什么毛病。

    张玉堂不觉得有什么稀罕的,毕竟在现代,就算是普通家庭,母亲这样的人也多的是,孩子上高中了,每天得住校,家中冷清的很,就产生了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

    结果姐姐哥哥上大学或者都工作了,还有个才上小学的弟弟妹妹这十分的正常。

    倒是其他人听的十分羡慕,恨不得自己也再生一个孩子,而且还过来问张家到底有没有什么生子秘方的。

    当然了,这不是给她们自己用的,而是给自己的女儿用的,毕竟她们要是再生了孩子到时候麻烦更多了。

    大儿子现在已经开始管家了,到时候会不会管小儿子?小儿子会不会还没有长大,自己和丈夫就过世了?到时候自己会不会更喜欢小儿子,所以闹的整个家人都有些不高兴?这都是将来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过来求的人都是为自己的子女,张夫人哪知道这个,一律推说要吃好喝好就行了。

    其他人也没法,陆陆续续的看了机会孩子,没有什么收获,倒是让张玉堂的弟弟多了一些零用钱。

    张夫人坐月子的这一个月,杭州城里面可是热闹不少,全都是皇家力量和本地力量打擂台的。

    围绕着的,就是张家店铺里面的东西,而且有李飞用一些神秘的蛊虫在一边帮忙,朝廷的人愣是没有什么证据!

    但是皇室的人向来就是霸道惯了,一向都是别人要给他们东西,而且还要挖空心思的让他们要高兴的收下,这次主动朝着别人要东西了,别人竟然不给,当然心中更加的恼火了,反正双方所有人都不高兴。

    小孩子真的就是见风就长,几个月下来一天是一个样子,每次做出来的衣服,最多就能穿两个月,身子长的很大,穿的衣服要做的很快。

    眼睛刚睁开,牙齿还没有长出来一个时候,一群的公差突然上了门,为首的是两个趾高气昂的公公,来到张家之后,嫌弃的就好像自己是进了猪窝一样。

    那嫌弃劲谁能看明白,这家是张员外一点一点的打下来的,看到别人嫌弃成这个样子,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但是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太监肯定是皇室中人,要么就是服侍皇帝的,要么就是服侍得宠的公主王爷的,谁也得罪不起来,两人上来就读了圣旨。

    虽然字里行间用词十分的文雅,得再三的品味这其中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张玉堂这点文化修养还是有的,大致的意思就是听说了张玉堂的名声,所以打算让他进宫。

    张员外激动的把圣旨放好,赶紧嘱咐儿子要好好干的,儿子真是有才啊,没看到当年考中举人之后,根本就没当官,只是四处的游历几年,这名声都已经传出去了吗?

    张玉堂眼中精光一闪,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收拾一下就准备跟这些人一起离开。

    没想太监又问起了青仙子的事情,让自己得带着它,张玉堂和小青对视一眼,小青笑着离开了:“青仙子在外面呢,我这就去叫它进来。”

    没一会儿小青就用自己的原形过来了,看的那两个太监一阵的贪婪,这蛇就好像是青玉铸造而成一样,静的时候就是一团的青玉,动的时候浑身透着灵气,动作都显得优雅无比,青仙子这个名号真的是太恰当了。

    真是看小青哪儿都觉得好,唯一觉得不好的就是小青的归属,这样的瑞兽有灵性的东西竟然不是皇家的,真是让人可惜。

    两个太监看着张玉堂也有些不满意了。

    张员外赶紧把儿子送走,而且还给他塞了不少的银票,张玉堂带着小青离开了,还暗中让白福他们保护着自己的家人。

    张员外这边才送人出门离开,刚回到家中就听见自己的妻子小声说道:“不好了,儿媳也跟着儿子走了,说是不放心。”

    手上还挥着一张纸。

    张员外看了两眼马上说道:“她什么时候走的?你也不知道要拦着她!”

    “我根本就没有见到人好不好!等到想起来了,这才赶紧过去看,谁知道桌子上面就这么一张纸了!她的速度还挺快的。老爷,现在该怎么办啊。”

    张员外想着儿媳的身手说道:“不用着急,她的身手咱们都知道,如果到了明天还没有消息咱们再想办法。”

    果然到了当天的傍晚,张员外就收到了儿子的信,一行人根本就没有走多远,信件的往来也十分的方便,夫妻两个总算是放了心。

    张玉堂一行人就是从南到北,走的就是京杭大运河,杭州是运河在南边的开端,非常的方便,一行人坐上官船之后,好像是觉得已经到了自己的地盘上面,所以说话越发的趾高气昂起来了。

    明着让张玉堂把小青交出来,嘴里说的都是要上交给皇帝,这是张玉堂的荣幸之类的,张玉堂直接说道:“如果是小青同意,自然就可以啊。”

    小青兴趣缺缺的看了他们一眼,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意思,太监们自然开始威胁起张玉堂来了,张玉堂笑道:“好,我再劝劝它。”

    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小青说道:“我可不去那里啊。”

    “你就过去吧,也体验一下人上人的地位。”张玉堂坏笑道。

    “什么人上人的地位?我现在就是人上人好不好,不对,是人上蛇的地位。”小青有些不屑,在张家所有人都是在为自己服务的好不好。

    “这可是皇家的服务啊,哎,说真的啊,你要是不愿意,你就变成我的样子,我再变成你的样子去享受。”

    小青一听这话,马上跑的比谁都快,外面接着就传出来笑声了,声音里面带着得意。

    张玉堂抽空看了一下,发现小青马上就成了主子,无数的新鲜瓜果肉类摆在它的面前,还有两个长相甜美的侍女在那里给它扇扇子,小青拍着自己的尾巴,显然十分的惬意。

    没等到两天,张玉堂就知道了为什么自己要进京见皇帝了,原来皇帝已经知道自己是‘张岑’店里的老板了。

    现在叫自己过来不光是为了把小店给没收了,而且还要从自己口中弄出来进货的渠道,然后自己单独出来干。

    “没有看出来你竟然这么能干。”张玉堂夸奖道,乐得小青直接扬起了自己的尾巴,高兴不已。

    这回张玉堂也没有用自己的蛊虫,而是小青直接告诉自己的。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到底是谁!”

    小青高兴过之后,想到那些人虽然认为自己聪明,是灵兽,但绝对不认为自己会说话,更不会听懂人话。

    所谓的灵兽瑞兽这些称呼还不是人们自己叫的,人们认为这些兽/类有灵性,它们就有,认为它们没有什么灵性它们就没有。

    说话也不经常避开小青,小青听完之后就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告的密!”

    要知道张玉堂是幕后老板的可没有几个人,而且这些人都是对张玉堂忠心耿耿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根本就不怕死,因为就算是死了,张玉堂也有办法让他们重新复活过来。

    小青就是知道这些人对张玉堂十分的忠心,这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了。

    张玉堂安抚她说道:“这有什么?京城是天子脚下,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能人异士,皇帝身边肯定也不少。”

    小青瞪大了眼睛:“皇帝身上不是有龙气,所有的妖怪都不能靠近嘛?”

    “那又不一样了,一般的妖怪不能靠近,但是天道安排的妖怪呢?妲己也是妖怪,不照样呆在了商纣王身边?只要手段好就行了,其他人再怎么也拆不穿。再说了,呆在皇帝身边的也不止是妖怪,还有其他的能人志士啊,就是不知道是谁了。”

    “不用害怕,我能一尾巴抽死他们!到时候我保护你!”张玉堂听完之后笑了:“好,那我就等着了,等到咱们了解了京城的事情之后,再到海上去住一段时间。”

    “好,不过还要去那个小岛上面。”

    “那是当然的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们的家啊。”

    “是家,是家!也不知道海里又有什么好吃的海兽没有,那个小岛变得这么样了,菩提那个小树苗也不知道活了没有……”小青絮絮叨叨的说着事情,张玉堂在一边就微笑的听着。

    到了京城之后,张玉堂嘱咐了一下小青,让她做事要小心,不要轻举妄动,两人也不知道要分别多长的时间,张玉堂知道小青十分的机灵,就让她随机应变了。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的是,两人并没有分开,而且在见到皇帝之前还见到了白素贞。

    白素贞身上穿着宽大的衣服,显得自己的身子还是那么的曼妙,而且脸上有一种慈祥的光辉,让她整个人显得更美了。

    她来到张玉堂他们住的地方之后,就好像是一个主人一样,挥手就让下面的下人全都下去了,然后笑道:“赶紧坐下说话吧,其实这次的事对不起你们了,但你们也得帮帮我啊,而且我现在怀孕了,不想和丈夫孩子分开,你们现在也是夫妻,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吧。”

    她这番话中的信息很大,小青马上就听出来了:“你什么意思啊,难道是你对皇帝说店铺是我们的?是你告的密?”

    “小青,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什么叫我告的密?你们夫妻两个开店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好不好,知道的人多了怎么能算得上是秘密呢,我只不过是说出来一个事实而已。”

    小青摇着头说道:“我真不明白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你之前暴露了真身,把杭州城里面的大街弄的一塌糊涂的,你身上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干净呢,又过来扯我们干什么!”

    “好处当然有,还是你那个好丈夫对我说的呢!”白素贞冷冷的说道。

    她原来遇到了什么事情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运用法术,但是听到张玉堂说什么入世用世俗的手段什么的话,而且看到小青修炼明显没有自己久,现在已经在慢慢的追赶上自己了,心中就有了犹豫。

    遇到什么事情也用世俗的手段解决,其实就是修心,来提高自己的境界了,然后发现光用世俗的手段也不行,它和自己的法术得一起运用。

    自己这样做之后,果然发现效果不错。

    所以她现在两种方法交替着使用,但是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事情的发展方向和自己想象的好像根本就不一样了。

    就好像自己在一步步的走向深渊一样。

    小青马上站起来维护起自己丈夫来:“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相公。”

    白素贞盯着小青狠狠的看了一会儿,突然叹了一口气:“真是物是人非啊,之前的日子就咱们两个人,日子快活的很,你总是叫我姐姐姐姐的,跟在我身边,我真是想撵你都撵不走,现在连姐姐都不叫了,张玉堂在你心中还排在了第一位,真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张玉堂挑了挑自己的眉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道现在要改走煽情路线了不成?”

    白素贞坐到一边放着毛垫子的椅子上面,皱着眉头说道:“张玉堂,你像个男子汉一样行不行!你可以出去然后到处走走,让我们姐妹两个说说话行不行。”

    “你们说你们的呗,就当作我不存在啊,我现在就是小青的挂饰行了吧。”张玉堂在自己的嘴上比划了一下子,示意自己再也不开口了。

    白素贞气恼的盯着他,谁知道张玉堂的脸皮竟然这么厚,一点多不如自己相公善解人意,如果是许仙的话,自己不用说什么,他肯定就会给自己留下空间。

    张玉堂随便她怎么看,反正就是不出去。

    小青噘着嘴说道:“我和玉堂是最亲密的人,我没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事情!没错,咱们两个之前关系是很好,我承认我变了,如果没有遇到玉堂的话,你就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我为了你宁愿做任何事情。”

    白素贞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眼中还是露出了‘看吧,被我说中了吧’的意思。

    “我是变了,但是你难道就没有变吗!”

    “我没有变,还是一心想要成仙!”

    “我可不是什么小孩子了,你可骗不了我,在我看来,修仙什么的已经在你心中落到不知道什么地位了,最起码你相公许仙就比修仙更重要,白素贞你现在就是本末倒置了知不知道!”

    白素贞看着这样的小青,心中一阵的陌生,忍不住抓住了一边的扶手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变过,我嫁给许仙就是为了报答他的恩惠,只有报了恩我才能成仙。”

    小青撇了撇嘴唇说道:“报什么恩?真正报恩就应该是在人家有困难的时候帮助人家度过难关!当年的苦难就是有猎人要杀你,然后许仙的前世救了你,难道许仙的难关就是娶不上媳妇,生不了孩子?”

    张玉堂听到这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虽然在心中这么吐槽过,但绝对没有对小青说过什么。

    这显然全都是她自己想的,看来自己的女人就是聪明啊。

    白素贞反而不理解了:“我要是不嫁给他怎么报恩?我嫁给他之后可以保佑他一生安康,富贵幸福,长命百岁。”

    “那你完全可以当一个局外人啊,给许仙一笔钱财,给他找一个好媳妇,生出来的孩子如果不优秀的话,你可以在一边教导,许家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了,你在旁边帮一下就好了,何必掺和到其中呢。”

    原来小青也不觉得白素贞的做法到底有什么不对的,毕竟大家报恩都是这样报的嘛。

    但是跟在张玉堂身边久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已经在局外了,所以另外有一番的感触。

    鲤鱼精身边有个螃蟹精陪伴她几百年了,就因为鲤鱼精一时大意让人抓住了,然后被一个人买下来重新放回大海,鲤鱼精就变成了女子嫁给了那人,却不知道螃蟹精已经爱她几百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