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0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0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张家的氛围更加的融洽了,离孩子还有好几个月的时候,生产要用的东西全都准备好了,张员外比儿子要细心多了。

    等到要生产的时候,整日围着自己的妻子,生怕妻子出了什么问题,看到张玉堂又拿过来一个百年人参,这才放松了自己的心情。

    张家的五□□材又恢复到了往常的情况,根本就不用他多费心,他就把自己的精力全都放到了拍卖堂之上。

    小青的下属五鬼这些年也为自己办了很多的事情,张玉堂抽空给他们炼制了身子,可以让他们的魂魄成功的附到上面去,这些身子不是他们的,而是他们的‘衣服’。

    随时可以脱下来,张玉堂有权利随时收回,这让五鬼非常的欣喜,知道炼制这些东西需要的材料不少,而且十分的珍贵,虽然对小青还是忠心耿耿的,但是如果张玉堂和小青的命令重叠了。

    嘿嘿,那果断是听张玉堂的啊。

    张玉堂把五鬼送到了自己的店铺里面,让他们给李飞当下手,饶是李飞现在十分的细心也没有发现这些人不是人,虽然觉得他们有些怪癖。

    比如十分喜欢找人说话,十分喜欢晒太阳,十分喜欢照镜子等等怪癖,但也只是以为这是高人的象征。

    毕竟是高人啊,总会有些怪癖的,有这样的怪癖才是高人啊,如果高人就好像是正常人一样,没有任何的怪癖,那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个高人真高啊,竟然已经返朴归真了!

    就在张员外神经兮兮的时候,张玉堂却不担心自己的这个弟弟或者妹妹,毕竟这大半年来父母都是用灵物滋养着自己的身子,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是生孩子的时候肯定还是会十分顺畅的,而且生下来的孩子也十分的聪明。

    这天白福突然找到了张玉堂,他是五鬼中的老大,也是李飞的副手。

    “主子,最近有些不对,好像有人在窥视我们店里面,到了店里面的人也有些不对劲。”

    张玉堂本来有些不放在心上:“这样的事情不是经常发生嘛?咱们卖的东西本来就不是什么凡物,有人窥视是正常的,好东西不能因为怕所以就藏着掖着不卖啊,只要你们小心一点就行了。”

    “可是这次不一样啊,这些人全都是京城里面过来的!”白福赶紧把自己发现的事情说了一下。

    店里面卖的东西好,自然有很多人打探消息了,白福自己都不知道遇到了多少。

    这其中有眼红的,希望把东西抢过来自己用,或者干脆就是自己卖,也有想打听这其中的主人到底是谁,希望打好关系,找个靠山,有些自不量力的还想要上去讹上一笔。

    这些都是当地的势力,准确的说都是各个家族的势力,从来都是一盘散沙,各忙各的。

    但是最近出现的这些人全都是训练有素,而且有组织有纪律,彼此之间有一套默契的交流方法,显然是底蕴深厚的人才能拥有的。

    本来以为这些是大家族的死士,是秘密的底牌,没想到之前投靠过来,寻求庇护,而且投了名状的一个武林高手却认了出来。

    这个武林高手一点都不清高,而且十分的接地气,经常接单杀人,不过都是单打独斗的,没有任何的组织,一般接的都是一些大户人家的单子,对这些事情也十分的了解了。

    他直接说道,这肯定是皇家的暗卫,自己虽然没有见过这些人,但是气质完全都是一样的。

    整个人沉稳的就好像是军人,有组织有纪律,而且心中有一股自豪感,办事小心谨慎。

    最重要的就是这些人的三观都非常的正常,比如说在公司里面有很多人都会骂老板几句,什么不善解人意啊,不加工资的,经常加班啊,但是这些人从来都没有过。

    李飞在拍卖的时候,偶尔会说一些‘皇家都没有这样的东西’,如果是其他人听着,肯定是觉得兴奋,自己竟然比皇帝还有运气。

    但是这些人却显得十分的愤怒。

    李飞仔细的说着,最后总结道:“周大侠就是这样推测的,我后来又去核实了一遍,发现他说的是真的,主子,看来皇室的人已经盯上咱们了,这下子可就麻烦了。”

    李飞在这中间说的十分详细,不该自己占据的功劳一点都没有占据,周大侠就是之前到这里的那个武林高手,张玉堂根本就没有露面,一切都是李飞接待的,可是他一点都没有贪图他的功劳。

    这让张玉堂十分的满意,他摆摆手笑道:“这些都是小事,李飞,最近你的身体怎么样?”

    李飞恭敬的说道:“很好,被您治疗之后的身体更加的健壮了,而且经脉更加的宽广,我的武艺已经翻了好几番了,再过几年指定能到了大宗师的境界了。”

    “你这样其实挺好的,以大宗师入道是不错的选择,放心吧,你做的一切我都看在了眼中,等你到了大宗师的境界之后,我就会把你领入修仙的地步,寿命再增长个几倍根本不成问题。”

    李飞激动的浑身颤抖,半天都说不出来什么话,他毫不怀疑张玉堂真的有这个实力,过了大半天终于说道:“属下宁愿为主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我让你死干什么?给我做好事才是最重要的!”

    李飞也知道张玉堂不是一般的人,好话说的再多,不如好好的做事,马上什么都不说了,直接点头,只在心中发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啊,之前来的都是咱们本地的势力,咱们也不用怕什么,但是现在是朝廷的力量。”

    李飞脸上掩不住忧愁,但就算他愁眉苦脸的样子,照样是个帅哥一枚。

    “朝廷的力量怎么了?正是因为是朝廷的力量,所以我们才能更好的对付。本地的势力想的是怎么吞并我们,但是朝廷的力量可不一定了。”

    李飞想想也是。

    本地的力量离他们十分近,所以对他们十分的熟悉,心中十分渴望把他们给吞并了,好让自己多了一条发财的道路。

    朝廷在京城,离这里十万八千里,皇帝心中再怎么着急,也不会亲自跑到这里来,连蹲三个月,看看这里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皇帝肯定是爱修仙不爱江山的,这倒是好办了,直接教他修仙就好了。

    如果他抱着皇帝的宝座不妨,又想成为仙人,希望自己能在皇位上存活千百年的话,那修仙的事情真是想也不要想了。

    这些事情李飞不是想不到,而是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想,现在看到张玉堂这么镇定自若,他也平静了下来,开始思索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有什么想法只管去做就行了,白福他们是鬼仙,可以帮助你,不过要记住低调,别闹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了面子和你们争斗!到时候就麻烦了,简直就是死磕到底啊。”

    李飞点点头,在心中默默的思考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做。

    张玉堂又当起了自己的甩手掌柜,一线员工加上早晚上下班的时间,可能十个小时都在为公司忙碌,总经理可能一天中六个小时为公司忙碌,总裁一天中四个小时呆在公司,而股东的话,一年最多呆在公司一个小时。

    在公司呆那么长的时间,这就不是领导了,而是领导下面跑断腿的人了。

    自己只要订下了基调就可以了,事情想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就算让李飞弄的一塌糊涂了,自己只要转移阵地就可以了。

    张玉堂安静的等着母亲生产的时候,白福突然钻了出来,他退下了自己的傀儡身体,重新变成了鬼魂的形态,这样做事更加的隐秘一些。

    说来也奇怪,白福几个没有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整天琢磨着自己到底怎么样才能有实体,张玉堂一给了他们,他们马上就感激涕零了,唯张玉堂为首。

    现在终于有了实体才发现偶尔用鬼魂出来透透风其实也挺好的。

    白福过来说的事情虽然是店里面的事情,但是小店本身没有什么事,主要是从店铺出去的客人出现问题了。

    本来小店就不收任何的金银,本着以物换物的原则,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不是很满意,毕竟大家都不知道张玉堂到底喜欢的是什么。

    所以一窝蜂的全都把家中的值钱古董,店铺,庄子什么的拿了过来,心中还十分的心疼,现在终于知道了,张玉堂这边需要的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也许是一张半残的纸张,也许是根本就照不清人的铜镜,也许就是一块怎么看怎么都十分平常的石头。

    这样就简单了啊,马上发动人去找这些东西啊,虽然很多人拿过来的就是普通货色,但是偶尔也有几个人拿过来的这些东西真的换过来了好东西,这更刺激了这些人,一窝蜂的开始寻找东西了。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很容易就接受了,渐渐的觉得店里面的东西其实也不是那么的贵,就是非常的麻烦。

    几年下来,小店虽然没有经过什么宣传,但是名气可是越来越大,现在场场爆满,小店也展示了绝佳的实力,之前有捉妖人过来的时候,也进来了,于是普通的富豪们又多了一股竞争的力量。

    小店展示的实力越强,越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当然了,肯定有没有长眼睛的人,全都已经被收拾了,现在小店里面一片祥和。

    但是白福他们发现小店的客人开始出事了。

    刚开始的也又人硬抢别人的货物,不过都是在客人离开这里之后干的,马上就有客人过来告状了,李飞警告了一通,然后这样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了。

    毕竟被小店列为不往来客户那就惨了。

    “出事的客人多吗?”

    “很多,而且……”白福皱着眉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些人其实也都是自愿的。”

    “到底怎么回事?”

    张玉堂一听白福说完,马上就气笑了,对当今皇帝的印象更加不好了。

    别管这事到底是不是皇帝下的命令,如果是那就正好,如果不是,那证明他的掌控能力有问题啊。

    原来客人回去的时候还会藏着掖着,现在除了特别珍贵的东西,比如用于各种隐秘事情的蛊虫,因为要悄悄的用,所以藏的十分小心之外,其他的比如鲛人的布匹,钻石什么的,那都是怎么炫耀怎么来。

    而且现在杭州里很多人都是小店的客户了,彼此之间也不太防范了,现在再炫耀的时候,马上就被皇帝的暗卫找了过来。

    二话不说,马上就说这些人手中的东西是祥瑞,要献给皇帝,直接就给征收走了,什么酬劳全都没给,让这些人白忙活一场,尤其是这些暗卫就是口头说一下,也没有什么证据,谁知道皇帝知不知道自己的忠心啊。

    但是在这个年代,皇权的力量出人意料的强大,没有人敢反抗,东西全都让暗卫给带走了,这些人只能在心中滴血。

    一句话让你献给皇帝,谁敢不献?要不然这就是谋反。

    献了一次两次呗,所有从店里面换的东西全都被拿走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破口大骂起来。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些人被欺负的很了,干脆过来找李飞来了,让李飞想想办法。

    张玉堂听了之后说道:“所以呢?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真的让咱们帮忙想办法,还是他们早就想好了办法,然后让咱们帮忙?”

    这两句话听起来好像是一个意思,其实关乎着谁在占据主观能动性,前者就是自己拿主意,后者就是自己当个傀儡,听别人办事,之后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别人又拿着自己当挡箭牌了。

    “李飞一听就让我们几个帮着查看一下,我去了盯了几天,发现那些人就是有了主意,其实就是打算动手的时候,让咱们帮衬着,别让皇帝在这里插手!李飞觉得事情有些闹大了。”

    和本地的势力斗一斗就好了,现在竟然让他们和皇帝斗,所有人的反应就是这就是造反,到时候事情不就大了吗。

    “就让李飞同意!这里是我的地盘,皇帝怎么了?皇帝也不能和我抢,不过明面上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不是嘛。”张玉堂意有所指的说道。

    这地方当然不能让皇帝控制了,但表面上要让皇帝以为他已经控制好了,这样的事情多了,也不差这一件两件的了。

    “好,我知道了。”白福点点头,马上一阵烟似的消失了。

    小青之前在外面,白福过来的时候她虽然有所察觉,但并没有过来,等到两人说好了,她这才过来了,埋怨道:“白福原来还是我的属下呢,这来一次也不知道看看我。”

    张玉堂马上就搂住了她:“他过来可没什么好事,自然也就不找你了。”

    “哼,就会拿好话过来哄我。”小青嗔道。

    夫妻两个刚腻歪了一阵子,前院就一阵慌乱,张玉堂打着哈欠说道:“到底什么事啊。”

    “我去看看。”小青连蹦带跳的走了,她就是个跳脱的性子,根本就坐不住。

    “生了,娘生了!”没一会儿就就跑了过来,拉着张玉堂离开。

    张玉堂还有些纳闷:这怎么这么快啊。

    见了张员外之后,还问道:“爹,娘没有什么事吧,怎么这么突然,不是说还得十几天嘛。”

    张员外一点都不惊慌,很有些沉稳大将的风范:“你懂什么?人家说的是大致的意思,嘿,这小子不简单,以后肯定是个干大事的料!”

    张员外已经看过自己小儿子了,怕吹到风,已经让人把孩子给抱回去了。

    张玉堂看着张员外还有些纳闷,自己父亲什么时候有这气度了啊,原来一说到自己母亲他脸上就掩不住的焦急,难道是因为娘生产过了?

    一直到一个月之后,张夫人出了月子,也笑着给张玉堂解释了起来。

    其实离生产的日子越来越近她自己都有些惊慌害怕,每天都要问问产婆的事,生怕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那天自己刚散完步回来坐到椅子上面给自己捶腿,丫鬟就摸到自己的下面的衣服湿了,这丫鬟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这些日子听到的也不少,一摸就说道该不会是要生了吧,赶紧出去叫产婆。

    自己刚扶起腰站起来,就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下面滑下来了,看到孩子就这么出来了,她自己也是一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