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8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8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药价虽然降了,但是钱还是多,都把我们家的家底给掏空了!我家现在穷的揭不开锅了,我就是把药卖了,然后补贴一下家里而已,白娘子你应该理解我们啊。”

    下面跪着的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虽然人很多,说出来的理由好像也都不一样,但总结出来的意思就两个,一个就是嫌弃药价还是太高,另外一个嫌弃自己家中没有钱,想要赚一点外快。

    就好像那些一平一万的房子,现在下降到一平五千了,大家还是说买不起,应该再往下面降一点,一平两千,一平一千,好是白送啊。

    房价一平一千,自己的工资要是一月一万就好了。

    白娘子越听越愤怒,张玉堂看着她激动的样子,瞧瞧的在周围放了一些蛊虫,这些蛊虫就好像是蚊子一样,一点都不引人注意,它们好像特别对人感兴趣,在这个人身上趴一会儿,在那个人身上趴一会,也会叮人,但是离开之后,人的身上可不会起什么包,皮肤仍然十分的完整,但是已经把体内的东西注=射了进去。

    这些蛊虫身子里面就是浓缩的雄黄汁液,对很多人都没有一点作用,这是张玉堂特意对白娘子准备的。

    这人不知道给自己家添了多少麻烦,也该给她找点麻烦了!

    “你们真是让我太失望了,现在的药材已经降到最低了,我相公的医馆最近两个月根本就没有赚到钱,你们竟然还这么不识时务!”

    白素贞说的口干舌燥的,随手拿起了杯子,把里面的酒喝了下去,喝到嘴中最后才发现是酒。

    不过这张员外的手艺真的不行,酒酿的一点的都不好,里面参杂着一些酸味,就好像是酒和醋的混合体,她又喝了一杯水才把这股味道冲下去。

    “以后这样的事情要严加处理!病人得是真的得病了才行!”

    张玉堂嘲讽道:“白娘子,之前这些人造成的损失怎么办啊,这几个月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呢,小医馆倒闭了多少?各家又损失了多少?这些你都算清楚了嘛!”

    在场的全都是人精,要不然生意也不会做的这么大,听到张玉堂这么说了,纷纷开口道:“没错,那些刁民就是刁民!就得狠狠的压制他们,要不然他们就能做出这么不堪的行为。”

    “没错,这不是去吃霸王餐,然后还打包带走嘛!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好的事啊。”

    “只是可怜我们这些富人了,一看到我们和那些没钱的人作对,就认为是我们的错,其实谁比谁更好呢。”

    一句句的斥责,让白素贞更有些站不住脚,最后只能说道:“我会想办法解决的,这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解决?就怕事情越让你解决越不好!”

    “本来杭州城里面一片风平浪静的,现在看看都成了什么样子了!”

    “女人家的还是回去带孩子去吧,别出来和男人抢事情做了。”

    “就是啊,天底下女人做生意,掌握权利的也不少,可那是什么?人家都是女户啊,父母就生了一个女儿,又不想让家产落到外人身上,可不得招个上门女婿啊。”

    “没错,没错,怪不得白娘子不叫许娘子呢,看这强势的,说不定啊,以后生个孩子还得姓白呢。”

    “哼,白娘子成婚也有好几年了吧,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孩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生!按我说啊,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绣绣花什么的,你看我那五房小妾,各有各的姿色不说,性子全都柔顺无比!”

    一群人越说越不像话了,张玉堂也没有为白娘子辩解的打算,这些人这几个月受了不少的气,肯定要发泄出来啊,要不然还指不定背地里耍什么阴招呢。

    没看到向来死的快的就是这些嘴巴厉害的,因为这样的人最好对付,反而是那些笑眯眯的,和你做兄弟姐妹的人最不好对付了。

    白素贞感到一阵的烦闷,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一个个的全都不领情,把自己的好意当成了驴肝肺了。

    这本来就是一个双赢的事情,对于三皇祖师会来说,这可以收取民心,让三皇祖师会的影响更大一些,对穷苦百姓来说,可以省很多的钱,让他们的生存更加的有保障!

    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能理解自己呢!

    穷人生怕东西不够用,还得往家里积屯东西,富人挣不了大钱,生活又奢靡,一下子破产的不知道有多少。

    现在穷人嫌弃自己降的少了,富人嫌弃自己挣的少了,一个双赢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么一个互损的事情的?

    白素贞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

    她想不明白,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恨不得用法术让所有人闭上自己的嘴!

    但是这么多的人,她怕自己的法术不够用,只好恨恨的走了。

    临走之前没有看跪在地上的穷人,更没有看坐在椅子上面的富人,和她争论的张玉堂她也没有多看一看。

    倒是狠狠的瞪了正在喝酒的小青一眼,她倒是自在!

    等到白素贞狼狈的离开之后,那些跪着的人直接被赶走了,再也没有人关注,倒是三皇祖师会其他的人开始称赞起张玉堂来了。

    张玉堂谦逊的摇摇头:“其实这也不是我自己设的局,而是明摆着的事情,如果拿药的要钱的话,身居高位的大将军,手握重权的宰相,心胸宽广的大儒,自然是看病的时候才去,从来不会多拿,但是普通人自然不行了。毕竟身份的高低看的事情也不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有相对大的觉悟的。”

    所有人都觉得张玉堂说的有理,但其实也不是很明白,他们同意是因为那什么大将军大儒之类的人,不差钱,让他们拿,他们还嫌弃累赘呢。

    那些刁民家里什么都缺,自然有什么拿什么,还生怕东西不够多呢。

    在他们看来,张玉堂说的是身份,其实张玉堂说的是气度而已,身份高的也有贪便宜的,身份低的也又不贪便宜的。

    “哎呦,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出呢?以后啊,我也减少出量,最多以后把药材卖到杭州城外去,反正价钱不能便宜了。”

    “没错,其他的东西都在涨,咱们这里反而降价算什么道理啊。”

    “不知道白娘子又会不会想出来什么主意。”

    “这事就够她忙的了,她哪有底气再来领导咱们啊。”

    一群人说着药材不但要恢复原价,还要涨价的事情,突然感觉到天地晃动,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了。

    整个屋子都在摇晃,屋子里面的家具乱动不止,全都惊慌了起来,张玉堂定下心来说道:“不用担心,只是地龙翻身而已,大家先钻到桌子下面。”

    有些人倒是想从窗户外面跳出去,感觉这样的话更加安全,但是现在都是大家正六神无主的时候,突然站出来一个说话人,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按照他的话做了起来。

    张玉堂用法术保护住整个房间,冲着小青使了一个眼色,小青马上站了起来,摇晃不止的房间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她走了两步就好像如履平地一样。

    她盯着窗户那边,耳朵轻微的动了动,用上法术,周围百里的声音全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没一会她就笑了:“一条好大好大的蛇在街上乱撞呢!姐姐还真是没用啊,一点雄黄就让她现了真身!”

    小青是有资格嘲笑的,之前一年多的时间,她可不是天天在玩耍,把自己的真身练得都不知道有多踏实,别说一点雄黄酒了。

    就算让她在充满着雄黄酒的池子里面游泳,再喝上几缸子,她也不会变回原形,除非是自己刻意的。

    张玉堂哼笑了一下,然后冲着她招招手,小青马上就像一个小兔子一样惊慌的冲进了他的怀中,两人搂在一起,也缩到了一个桌子下面,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

    白素贞毕竟是千年的蛇妖,一点雄黄的东西对她来说,可以让她偶尔失去控制,但可不会一直失去控制。

    她在大街上走没有两步,马上就失控了,变回原形之后,在街上稍微的舒展了几下身子,她那将近百米的身子,马上就让整条街道都遭了殃了。

    这其实和地龙翻身也没什么差别了,只不过张玉堂他们自己所在的酒楼离这里有些远了,受到的都是余震,人们都是惊慌了一下,受的伤都是轻伤,而且还是在逃跑的路上自己造成的。

    大街上面可不一样了,轻伤重伤的就不用多说了,直接就死了将近十个人,有的是被白蛇压死的,有的是被它的尾巴给甩飞摔死的,这两者还比较痛快一点,死的快,没有什么痛哭,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感到眼前一黑,身上一痛,然后没有什么知觉了。

    还有的直接被白蛇给吓死的,这种受到的惊吓就比较多了。

    等到白素贞有了意识之后,赶紧往深山里面赶,平息了自己的心情,才往家里赶去,大街上面到处都是哀嚎,人家久久的等到真的没事了,这才敢出来,生怕自己再遇到了什么余震。

    路上的街道虽然惨烈,但是她根本不敢多看一眼,回到店铺种,发现许仙不在家,她随口问道:“相公呢?是不是出诊去了?”

    店铺的学徒马上摇头:“许大夫刚出去找您了,难道你们没有碰见。”

    “相公出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地动山摇的,许大夫担心您,然后就跑出去了,反正也知道您今天和三皇祖师会的人在酒楼里面谈事情。”

    白素贞想到了自己刚才搞出来的动静,连忙说道:“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外面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你怎么不知道要拦着相公呢?现在出了事情你担当的起嘛!”

    她呵斥了一顿之后,急忙跑了出去。

    学徒一个人满脸的委屈,许仙出去的时候地震根本就还没有发生好不好,他只是担心自己妻子吃亏,这才赶紧过去的。

    那个时候自己凭什么拦啊,而且现在地震了,店铺里面乱糟糟的,里面还有病人,自己还不赶紧收拾一下,难道还能把客人给撵走不成?

    白娘子来到大街上,顿时一阵心虚,她的本体几百斤重,将近百米长,力道又大,之前自己正好在大街上面,虽然说现在是下午,逛街的人不多,但是两排的店铺可没少倒,

    路上还有几道的裂缝,大街上还又阵阵的哭号声。

    这里所有人都忙个不停,白娘子只好大声叫着丈夫的名字,后来才有人说道,发现的伤者都被三皇祖师会的救了,都拉到附近的医馆了。

    白娘子愤愤的想道,这回他们手脚怪快,来到那个医馆之后,发现病人正在被包扎着,三皇祖师会的人从一边过来的时候,不停的有人道谢。

    突然一个大夫走了过来:“有两个病人身上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必须要一百年的人参啊,里面的精华才有用,要不然根本就来不及。”

    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想也不想的说道:“我府上正好有这品相的人参,本来是给家母过寿用的,既然是这样的话,先给他们用吧。”

    旁边的家属一个劲的道谢,还有的在哭诉道,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要把这里的药钱还上。

    虽然大家都希望药材的价钱便宜,但是一些东西的成本都在那里,普通的药材还好说,像是百年的人参什么的,靠的就是时间,这东西想也知道不可能是白菜价啊。

    “这次我们三皇祖师会就是过来救人啊,只要是在这次灾难中受的伤,我们都会无偿的治疗的!”

    “对,虽然我们家大业大的,之前赚了不少的钱,但平时的开支也大,虽然做不成什么大的善事,偶尔做一回善事还是可以的。”

    看着四周人的感激眼神,三皇祖师会的人马上得意起来了,之前地震停了之后,张玉堂马上就说了要救灾的事情。

    本来其他人还有些不同意,地震这么大的范围,他们要是全救了,还不得破产啊,没想到张玉堂打听到地震的范围很小,受波及的就几十个人,大部分都是轻伤,重伤的根本就没几个,死的……呃,死的可以直接去埋了,这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所有人的费用花下来也没有多少钱,平均到一个人身上不到一百两银子,而且这之后药材又可以恢复到之前的价钱了,说不定还能稍微的涨一些呢。

    所以当张玉堂一提议出来做慈善的时候,这些人全都同意,他们宁愿捐出去几十万两,几百万两,也不会让自己名下的产业降价出售,除非是做活动期间搞的特价。

    如果自己的产品卖的低了,以后都形成印象了,谁还会夸自己好呢?现在呢?自己只不过是拔一点羊毛,就能让所有人拍手叫好!

    白素贞慌忙了跑了过来仔细的看着所有的病人,不停的叫着相公,她把每一个病人都看的十分仔细,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张玉堂说道:“白娘子,你要找许大夫是吧,他在另一个房间,你节哀顺变吧。”

    “什么意思?相公他到底是怎么了?”

    其他人也安慰道:“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白娘子去了另外一个房间,里面躺着几个人,身上都盖着白布,有些人身边还有人在大声的嚎叫着。

    她掀开许仙身上的白布的时候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许仙竟然就这么死了!

    “不会的,这不是真的。”

    张玉堂走了过来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白娘子你还是宽心一点。”

    “我相公不会死的!”白娘子的声音有些尖锐:“他的寿数我早就算过!”

    张玉堂过来了,小青也跟过来了,三皇祖师会其他的人也顺道过来了,屋子里面站的都是人。

    张玉堂眼中精光一闪:“这人啊又不是神仙,谁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好日子?”

    “反正他今年不会死的!”

    “哎,我看白娘子是得了失心疯啊,快把她拉开吧。”

    白娘子抱着许仙牢牢不放,有大夫过去了,再三的确认,许仙确实已经死了,全都认为是白娘子打击太大了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最后,白娘子抱着许仙的尸身离开了,但是她的事却被宣扬了出去,看看人家夫妻情深的?还有的已经盯上了许家的铺子的。

    张玉堂点了一把火,然后平静的抽出身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