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7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不过张员外心中还是有点遗憾的:“你要是给我生个孙子就好了,我正好什么都不干,每天带着孙子就好了。”

    张玉堂想了一下原著,貌似人和妖结合的话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生孩子的话得经过神仙的同意啊。

    就好像白娘子想要孩子的时候,就去寺庙里面去求佛,然后一个状元的小木偶钻到她的肚子里面了。

    白娘子马上就知道了,自己会有个儿子,而且将来还会是状元,嘿,这可比什么设备都要先进啊。

    如果现代有这个设备,去检查的时候不但能检查出孩子的性别,还能检查出来孩子未来的职业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什么?我儿子未来是个做销售的?一个月累死累活的才挣五千快?不行!给我打掉!”

    “嗯,我女儿未来是个宇航员,这个可以,不是儿子也无所谓了。”

    想到这个情景,张玉堂莫名的有些想笑。

    如果自己想要孩子还要天上的神仙同意啊,张玉堂有些苦恼,明明就是他们夫妻的事情,怎么扯上神仙了?

    难道神仙不同意了,自己就没有孩子了?张玉堂不屑的冷笑了。

    不过有没有孩子对自己来说也无所谓了,毕竟自己的父母才是最着急的人。

    等等,他们想要的是孩子,这也不一定是自己有孩子,也可以是父母有孩子,自己可以多一个弟弟啊。

    想到这里张玉堂仔细的看着自己的父母,今年才刚刚四十岁,在现代的话,就算不用什么科技手段,这个年纪怀孕的照样有啊,张玉堂想着自己储物袋里面各种含有灵气的海兽肉,默默的下了主意。

    张玉堂直接把这个打算对小青说了,小青双手双脚的表示同意:“我还年轻呢,咱们一百年之后再有孩子也不迟啊。”

    哼,到时候有了孩子了,玉堂肯定会把孩子排到自己的前面了,小青小心眼的想道,人类都是这个样子,非常注重血脉的传承。

    不像自己这些妖类,别看自己是蛇,等到自己进化之后成龙了,直接就变成某一条龙的后代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是现在自己可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孩子,张玉堂这么说正和自己的心意。

    “那些海怪们的肉里面有灵气,但是你之前存的全部都是精华,爹娘说不定根本就承受不了,还是要小心一点好。”

    “没错,我打算全都做成肉粥。”

    所有海怪都是几百年存在的精怪,里面有很多的灵气,张玉堂储存下来的都是一身中最精华的部分,张玉堂他们吃了没什么,但是张员外夫妇就是*凡胎的,吸收之后,根本就消化不了,最后都是爆体而亡。

    “那就好。”小青转转眼珠,明显有自己的主意了。

    张玉堂把一条手指粗细的肉/条拿到了厨房,亲眼看着这些肉和香米熬成了粥,不是张玉堂不放心这些肉,心中觉得厨子会偷吃了,而是他得看着比例,省得出了什么差错。

    肉粥稍微的加了一些细盐,味道的就香的不得了,隔的老远都能闻见,端到饭桌上面的时候,一桌子精心烹调的饭菜香味,全都被这香味给遮挡住了。

    张员外咽咽口水说道:“今天的肉粥怎么这么香?”

    “是啊,难道是厨房里面换人了?我记得没有啊。”

    张夫人也有些疑惑。

    一点肉熬了一大锅,每人盛了一碗,锅中就剩下一半了,这味道实在是太淡了,张玉堂和小青都有些兴趣缺缺的,剩下的都被张员外夫妇给包圆了。

    两口子光顾着喝粥了,其他就趁着喝粥的功夫吃了几口,放下碗之后,摸着浑圆的肚子还有些不好意思。

    张员外说道:“明天还喝这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肉,肉怎么这么鲜美。”

    “是啊,这粥里面的肉到底是什么啊,我根本就没有吃出来,我吃过的东西也不少啊。”

    张玉堂随口说道:“我在江边买了一条鱼,那条鱼全身都是黄金色,鱼口边还长了胡须,就好像是龙一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凡体,我就买了回来了,剩下的还有呢,我都用冰镇着了,以后两三天吃一次就可以了。”

    张员外点头说道:“没错,肯定是龙的子孙啊。”

    张夫人轻轻的喝了一口茶,白了自己丈夫一眼:“老爷,鱼怎么能是龙的子孙呢?”

    “怎么不能?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它的子孙再生子孙,怎么不能出来一条鱼?”

    “哼,不和你说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张玉堂隔三差五的给父母补身子,小青慢慢的给父母下了一点毒,和蛇有关的毒,要么就是剧毒,没走三步马上就能死掉的那种,那么就是情毒,不找人结合马上就会要人命的那种。

    小青给父母下的就是后者,张玉堂也没有反对,张员外夫妇两人又亲密了不少,张员外每天红光满面的,张夫人又变得娇弱起来了,夫妻两个就好像回到了年轻时候一样。

    两人十分的浓情蜜意,但是在外人看来就有些别扭了,而且可没有一个敢说出来的。

    刚开始两口子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看着儿子儿媳都一如往常,下人也没有什么变化,也就放开了,甚至内心中还以为别人都没有发现呢。

    也不知道白素贞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三皇祖师会里面的人全都同意把药材降下来了。

    一时间饱受好评,不知道多少看病的人受益,知道这是白娘子的主意之后,都膜拜她,还在家中供起了她的长生牌。

    这是真心实意的在感激自己,白娘子脸上笑开了花,别人受了自己的恩惠,现在用香火祭拜自己,那自己之后的成仙之路也会更加的顺畅一些。

    一时间看不起病的穷人全都把她当成了菩萨,三皇祖师会里面却没有几个高兴的人。

    但是白娘子根本就不在乎,许仙也不在乎,在他们看来自己这是做了好事,虽然药价便宜了,没有之前挣的那么多了,但这样帮助了更多的人!

    一时的得失根本不算什么!

    三皇祖师会里的人都有些愁眉不展的,虽然他们赚的多,但是花费的更多啊,现在挣这么一点钱完全就是支出大于平衡啊。

    奢华的日子过惯了,谁也不想再回到贫贱里面,想要提价吧,众人都怕白娘子的手段,这个女人邪门的很,看着和善无比,笑起来也很亲切,但是手腕比谁都凶狠。

    一群人愁眉苦脸中,有一个人倒是显得风轻云淡的了,这更让其他人看着不顺眼了。

    “张玉堂,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和白娘子之间有什么猫腻不成?药价下降的这么大,你竟然还和一个没事人一样!”

    其他人也都狐疑的看着他,张玉堂端着茶杯的手都没有抖一下,倒是用原形盘在他腰间的小青有些不乐意的看着其他人,嘴里嘶嘶的叫着。

    其他人虽然有些害怕,但也不是特别的恐惧,毕竟小青给别人的样子不是猛兽而是瑞兽,再加上张玉堂到哪里都带着它,见的多了,恐惧自然没有那么高了。

    甚至还有喜欢稀奇东西的人笑着说道:“青仙子真是越来越美了啊。”

    甚至还过来摸摸它的身子,小青傲娇的闪开了,尾巴还重重的打了一下他,本仙子也是你能调=戏的?

    “我家当然和白娘子不是一伙的,这段时间我家也亏了不少,之前他们想加入到三皇祖师会里面,来我家找我爹,我爹可没有帮忙啊。”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怪我们不成?”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今天叫大家过来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的,咱们可不能内讧了。”

    张玉堂放下了杯子,安抚的摸了摸小青的头笑道:“从这个月起,我家一个月只有十斤的量了。”

    有人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主意明显不行啊。你以为我们没有想过把数量控制下来?但是那些泥腿子一不合意马上就会去找白娘子告状,到时候还不知道她使出什么招来呢。”

    “那我就等着。”

    其他人看着他这么有自信全都没有说什么,准备到时候看好戏,如果成功了,那他们也就学着一点。

    白素贞让杭州城的药价降下去一半的三个月之后,一些小的医馆直接就倒闭了,本来收费就便宜,现在更是挣不到什么钱。

    大的医馆虽然也在赔钱,但毕竟底蕴大一点,还能维持,这个时候张玉堂每月就卖出去十斤的五□□材,一时之间也没有人注意,等到有人被蛇毒咬了,赶紧过来买药的时候发现根本就买不到了,最后病人毒发身亡了,这时才注意到张家出售的药材只有一点。

    马上就有人对白娘子说了,白娘子直接让三皇祖师会开了大会,把张玉堂叫了过来,如果他不给自己一个合适的理由的话,自己肯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这么多人等着自己,张玉堂没有一点的惊慌,反而拉着小青坐在一边,把糕点都推给她,让她尝鲜。

    看着他好像个没事人一样,白娘子突然问道:“张玉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前让你张家降价,你们是不是十分的不满?现在有一个人因为你家的药不够现在已经死了,你要怎么办?”

    “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都是我家的过错一样,没错我家原来一月出货一百斤,现在出货十斤,因为我家准备要培养质量更好的东西,时间自然久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难道就没有先拿做一下准备嘛?多养点东西,一部分培养,一部分继续出货不就行了。”

    “这样当然可以。”张玉堂点点头,然后让仆人端过来一小坛的酒,给每个人都倒了一点:“这是我爹之前酿的酒,虽然比不上顶级的,但味道也可口,大家都尝尝。”

    白娘子直接把酒放下说道:“可以为什么不这么做。”

    “因为我不想这么麻烦,而且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啊。”

    “怎么没有必要?如果你按照我说的话去做,那根本就不可能死人!”

    “是吗?”张玉堂淡淡饮了一口酒。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在这其中的私心嘛?我这么做是为了三皇祖师会好!只有赢得了民心,我们祖师会才能更好!我之前不是说了吗?一时的得失根本不算什么,就算你不了解,小青总要了解吧,毕竟咱们都是一样的人。”

    她在人字上面咬重了舌音,明显就是意有所指,小青喝着酒,吃着自带的麻辣的牛肉干,显然没有把她的话听到心中去。

    让白素贞泄气不已。

    张玉堂看着小青笑了:“那照你这么说的意思,谁能让三皇祖师会更上一层,谁的权利就大了?”

    白素贞冷冷的回道:“反正拖后腿的人永远得不到人心。”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对?”

    “当然了,我的毒物炼制出来之后,在药理上面起的就是以毒攻毒的作用!被什么毒物害了,自然可以用这些东西做解药,但是实际上呢?被蛇咬的人有那么多的吗?我现在的分量早已经够了!”

    “可是都已经卖完了啊。”

    “是卖完了,但可不是已经用完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玉堂哼道:“之前药材的价格昂贵,很多人看不起病,但有病的时候也才会过来,但是现在价钱十分的便宜,有些人就是没病,也会买些药材过来屯着,万一什么时候能用上呢。”

    白娘子摇着头有些不敢相信:“反正价钱也不会变,他们一直屯着干什么?而且他们自己也不会保养,到时候药材的作用就会变小了。”

    “但是还是有作用不是吗?而且到时候自己家中就有药材,也不用出来买了,省了时间,一次买多一点还会便宜一点,就算自己用不到可以卖了啊,杭州的药材便宜,其他地方昂贵,一转手,都不知道赚了多少。这个月我家卖出去的五□□材到底是谁买了,我亲自都去看了,没有一个是当天被蛇咬了,急需药材的,要么就是一些经常进深山的人日常备着的,要么就是转手卖的,哼,之前没有出现过急需救命的人,现在碰到了一个可不就是死了吗,这能怪我吗!”

    张玉堂的话说的丝丝入理,白娘子理智上面应该相信,但是情感上面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她宁愿是张玉堂骗自己,也不相信那些跪在自己前面诉苦的人会骗自己。

    “呵,难道你还需要证人吗?我这里多的是。”张玉堂拍拍手,下人马上拉过来一群人,足足有二十几个。

    这些人看见这么多贵人都有些心惊胆战的,但是看到了白娘子之后就好像看到了观世音菩萨一样,马上开始哀求了起来,显得十分的凄惨。

    白素贞问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买了很多的药材自己囤起来了?”

    下面跪着的人马上哭诉起来,全都摇头。

    白素贞松了一口气,这些人还是没有人让自己失望。

    张玉堂直接就问了:“陈大,你家明明没有被毒蛇咬伤的人,甚至两个咳嗽的人都没有,为什么买了那么多的药材?”

    “孙二,你的病早就好了,已经下地干活了,还是腿伤,为什么一直买五毒的药材?”

    张玉堂一个接着一个问,下面跪着的这些人一个都没有跑掉,他说话冷静,而且又有证据,和下面的人惊慌的样子明显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了。

    这让白素贞失望不已,语气也冷了下来了:“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当初让药价降低就是为了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你们这样能对得起我吗!”

    下面的人本来有些羞愧,但是听到白娘子责问的话,反而一个个觉得自己有理由了。

    “白娘子,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但是你只控制着杭州的药价啊,你一个女人家,谁也不知道这药价什么时候还会涨起来,我们这也是有备无患啊。”

    “没错,说的就是这个理!到时候涨起来了,那价钱肯定更高了,我们肯定更买不起了!”

    “这药价虽然降了,但还没有降到最低,比我家种的粮食要贵多了!为什么不把药材的价钱和粮食的价钱一致啊,不都是地里面长出来的东西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