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6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6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无论是自己是装作才高八斗的书生,还有文武双全的人才,甚至是自立自强的寒门学子,或者是有权有势的贵公子,各个类型全都使遍了,那个姑娘还是没看上自己。

    这个衙内马上就不爽快了,正想让人支招呢,下面的人马上送过来这东西,他是第一次来,听着觉得新奇无比,感觉什么东西都有。

    但是没有解决自己心中最大的问题啊,如果有了这种蛊虫了,自己还怕什么啊,到时候天下的女人只要见了自己全都会爱上自己了。

    之前拒绝的姑娘还不是小菜一碟?到时候自己还能混个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称呼呢。

    还有自己嫂子的那个娘家侄女,说要进宫当娘娘的,艳丽无比,性情高傲,根本看不起自己,到时候自己肯定让她离不开自己,让她当自己的娘娘。

    衙内心中正做白日梦做的起劲,口水都快留出来了,突然听到李飞说道:“不好意思,没有这种蛊虫。”

    衙内被他打断正愤怒着,看到李飞那张帅气的脸,更是觉得厌恶,一个男人长的那么帅气干什么?如果换到自己的脸上还差不多。

    “没有?那你们这里还开什么店啊!”

    “我们这里有其他的蛊虫……”李飞正准备给他介绍一下,其他的蛊虫虽然不能控制人心,但是可以增加自己的魅力,使事情更能成功,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衙内直接就发火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说了你就好好的听着就行了,还什么嘴啊,小心老子揍你!”他说着就冲向了李飞,伸手就打了他一拳。

    李飞接住他的手,顺势把他的手反握在他背后,稍微的一用力,让他疼的马上哭爹喊娘了起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爹可是京城的……”

    李飞把他整个人都扔了出来,衙内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碎了。

    嘴中只顾着哎呦,再也说不出来其他的话了。

    赶紧有狗腿子把人扶起来了,同样是一副的嘴脸:“你们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

    李飞没有功夫废话,直接做了一个手势,马上就冲过来一批彪形大汉,好像提小鸡崽子似的把人扔了出去,弄的衙内马上叫嚣,自己一定要报复!

    李飞根本就没有在意,在他看来张玉堂可不是什么凡人,那是神仙转世,能怕这点东西?开业这么长时间了,不是没有人过来找什么麻烦,但现在小店不依然成了所有人动不得的存在了?

    周师爷在那里犹豫了半天,还是站了起来说道:“李兄弟,这里不知道还没有前几次那种通信蛊啊?我这边实在是有大用的很,希望李兄弟通融一下啊。”

    他说的通信蛊,就是之前小青和张玉堂拿着的那种同心蛊,一对两个,各在一人手中,这边吃了沾着墨迹的纸,那边马上就能吐出来。

    他很早之前买了一对,当时只是感觉到稀奇的慌,也没有意识到多珍贵,正好一个老友要随着主家到京城做官了,他笑着把蛊分了一只给他,还说了用法。

    等老友到了京城之后,他就依照用法,写了一封信,没想到半天之后竟然接到了老友的回复了!

    字迹完全一样,而且和自己写的信明显就是一问一答!

    刚开始两人就写了一些普通的日常问候语,最后开始说起了京城杭州发生的事情了,这些宝贵而及时的情报不知道给他们带来了多大的利益了。

    从那个时候起,只要有这种蛊周师爷马上就拍下了,虽然其他的蛊虫也有不同的功能,但是他就是认准这个种类了。

    只可惜这里的东西很多,这种通信蛊只是其中小小的一个,其他的追踪蛊,甚至是验毒蛊,香蛊,变声蛊等等功能都能震惊人的眼球,实在不好说到底哪个好哪个不好。

    而且推陈出新的厉害,再加上还有人和自己竞争,这收获就更少了。

    三年多,自己只兑换了三对,一对是自己使,一对交给了自己在外面的儿子,一对交给了自己的主家。

    这次是老友专门要的,他的主家大儿子是将军,马上就要打仗了,希望有一对和儿子联系,老友在信中十分的急切,他这边也着急,可就是没有办法啊,光干等着,这也不是办法啊,周师爷没法,只好出声了。

    李飞马上朝着张玉堂那边看去,这不是他眼神这么好,而是他体内有张玉堂的蛊,距离近了自然能知道他在什么位置。

    张玉堂轻轻的点头,李飞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当然已经有足够的经验了,马上就开口道:“东西当然有,但是这已经不算是拍卖的了,你只要拿出让我们心动的东西就可以了。”

    “东西有,我这里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东西还是老友的主家送过来的,真的是巧夺天工,让周师爷自己看了都有些爱不释手。

    他说着就拿出了一个盒子,马上有人送到了李飞的面前,李飞打开一看,原来是当朝皇帝临摹的王羲之的字帖。

    要知道当今的皇帝也是有真材实料的,如果他不当皇帝了,去当才子,那最终肯定也能混成一代宗师了。

    李飞这几年来,学习的各种鉴赏的东西可是不少,也能看出来好歹了,他看了没有任何问题,然后又找来专门鉴赏东西的人过来,仔细勘察一下之后发现没有问题,李飞马上就给他换了。

    张玉堂对这东西也挺满意的,要知道皇帝的书法在现在就十分的值钱了,几百年之后那肯定更值钱。

    在一线城市市区换一套房子可能会有些困难,但是换半套房子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这也等于至少奋斗十年了啊。

    周师爷眉开眼笑的下来了,又有人开始提自己的要求了,有些人不好意思当面提,私底下又对李飞说的。

    回头李飞对张玉堂汇报的时候还有些愁眉不展的,鲛人织成的布匹?有这东西吗?你咋不要仙女织成的布匹呢。

    张玉堂根本就没有当成一回事,直接说道:“知道了,等到明天就把东西送回来。”

    饶是张玉堂现在见过的世面已经非常多了,现在也忍不住惊呆了:“主子,天底下真的有这些东西?”

    “当然了,这个世界这么大,什么东西没有?”张玉堂嘴上说着,但是心中却十分的轻松,之前的那些各种海怪的皮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售了。

    这些东西的本体比小青只大不小,动不动就是百米长,做成衣服都不知道做出来多少。

    更何况肉质鲜美,还能提高资质,富含灵气,是小青最喜欢吃的食物,经过张玉堂的炼制之后,上面的鳞片都变成了各种暗纹,有的就是纯正的单一色,不知道有多漂亮。

    它们生前是小青的敌手,皮也和小青的差不多,普通的刀剑根本就伤不了,根据海兽的不同特性,有的防火有的避水,只要精心的保养,一百年之内都不会褪色,几百年之后质量仍然没有问题,已经是宝物了。

    当然了价钱自然也不能低了。

    第二天早早的就有人过来问价,张玉堂嘱咐了绝对不能让价钱太低了,其实就算他不说什么,李飞也不会卖低了,这东西是好东西啊,别说做成吉服了,就是做成盔甲都有资格了。

    摆出来的东西各种颜色都有,本来大家都是冲着青色和红色去的,看着其他的颜色这么多,一听功能,觉得颜色不是问题,只要能有就可以了。

    当即就有人出了一个五百年的人参过来了,李飞觉得仍然差点,有些人出了杭州的盐引,这东西李飞更看不上眼了。

    要知道盐铁都是官营的,如果要做这方面的生意,肯定得有官方的许可,要不然就是搞走=私的。

    盐引向来就是抢破头的东西,一年下来赚个几百万根本就不是问题,问题是只能用一年,下一年还要去申请。

    第一天只有两个人换了东西,一个肯定是官府的,直接把杭州城郊的大山给了李飞,这片大山延绵将近一百里,景色优美,深山又十分的危险,百年以上的大树不知道有多少,珍贵的药草,各种凶猛的动物都有,各种凭证齐全,以后就是店里的私产了。

    另外是杭州一个世家大族,用自己名下的一个煤矿换了一匹。

    这个煤矿张玉堂知道,质量非常的好,还是露天煤矿,一直到现在还开发了一段时间。

    因为古代的技术条件达不到,所以只开采了一点,到了现代有技术的时候,才继续开采。

    除此之外,张玉堂再也没有看上眼的东西了,不少人都盘算着自己的祖业,半个月之后,看到有人用一块奇怪的石头换了一批之后,大家马上开始寻找起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张玉堂把玩着一块和之前道人送给自己的那个石头差不多的石头,回到家中之后,就发现有客人了,上门的又是白娘子,看着父亲脸色不好,可以肯定两人又吵了起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员外看见了儿子,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了一下,但仍然没好气的说道:“你的这个请求我们可不能答应,这得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啊。”

    张玉堂也不急着问原因了,直接对着白素贞说道:“白娘子,你以后到我们家了,我可得吩咐看大门的拦着了,你来一回,我爹就一肚子气,人家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我爹虽然比不上宰相,但是站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你这每次来,我爹就受不了,这算怎么回事啊。”

    白娘子淡淡的笑了:“你们张家是商人,商人逐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说的是可以让天下人都会感激的事情,你们虽然损失了一些,但这些都是暂时的,从长远来看,好处还是很多的。”

    “那也不能专门揪着我家不放啊,你说吧,这次又让我家干什么?”

    “张玉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专门揪着你们家不放了?我要说的这事是大有好处的,我之前已经去过好几家了,离开你们家之后还要走访几家。”

    “那其他人家都怎么说的?我们跟他们一个意思就可以了。”

    白娘子怔了怔说道:“其他人自然全都同意了,三皇祖师会里面的全都是热心肠的人,心中存着正义。”

    “那我们家也同意了。”

    白娘子有些吃惊,然后高兴的说道:“那就好办了,天下的穷苦百姓到时候全都会记着你们的。”

    她达到目的之后,根本就没有停留,马上就离开了,儿子慢慢长大了,张员外也正在帮着树立一下他的威严,所以张员外心中虽然不高兴,但还是强忍着,等到了白娘子离开之后,这才开口。

    “你怎么不问问到底是什么事,这么就轻易的同意了?”

    “她不是说其他人都同意了嘛,咱们怎么能搞特殊。”

    张员外气的胡子都吹起来了:“你根本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那个白娘子说的就是要咱们三皇祖师会把药价给降下来!”

    总之就是许仙开了医馆之后,白娘子在一边帮忙,发现有很多穷人根本看不起病,这些人想要先赊欠药钱,等家中有了再还,还有的想背着粮食过来,想要抵消掉欠款。

    这让白娘子看的心中一片同情,她调查之后发现,药价确实太高了,但是自己也不是种药材的啊,自己店里面的药材进价还在那里摆着的,免一两个人可以,免的多了,自己根本就没办法。

    她觉得这病因就在于药材的价钱上面,如果药材的价钱低了,自己进价也低了,看病的人花钱不就少了吗?

    她向来是说到做到,马上就找了三皇祖师里面的人,希望大家集体把药材降下来。

    张家就是她走访的其中一家。

    张员外痛心疾首的说道:“李家,崔家,佘家这些家族从三皇祖师会刚成立的时候就加入到其中了,他们还是最开始的提倡者呢,为什么会成立这个协会?还不是当初的大夫不整齐,药材也卖不上价钱?就是挣的少了,现在让他们降下来?你别听白娘子胡说,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就是在骗你的!”

    “可是刚才她就是那么说的啊。”

    “不用说,这肯定是骗人啊。”张员外嗤笑道:“说不定到了下一家,白娘子马上就会说了,咱们张家已经同意了,哼,到时候别人心中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咱们养的毒物说起来也是年份越大药效越好,现在每个月都能出产东西,以后每年卖一次东西就行了,剩下的全部长久的养下去,对外的借口就说希望毒物的质量再好一点。”

    以前一个月就出产一百斤东西,以后一年就出产一百斤东西,反正毒物时间越长药效越好,自己什么时候等到价钱上涨了,再大量的出货也不迟。

    这可不是张玉堂贪财什么的,而是为了维持平衡,自家养毒物因为有自己这个金手指的存在,用了几个蛊虫就万事平安了,但是其他专门干这一行,追求的可是高风险高收益啊。

    人家就是普通的人,抓蝎子的时候可能会死人,抓毒蛇的时候也会死人,一死人肯定要陪人家钱啊,去深山里面的时候又得个把月,又浪费时间。

    别人干这一行赚钱就是在拿命赚钱,价钱当然高了。

    就好像用人力织布和用机器织布这成本价完全不一样,人家成本价都是一百,起码也得卖个一百五吧,你这边倒好成本价是五十,直接买人家八十,比别人的成本价都要低,这还让别人怎么做生意啊,这不是逼着所有人和你往死里磕吗?

    就算你真的有金手指能把钻石卖成白菜价,那也不能真的把钻石卖成是白菜价啊,如果这样的话,整个市场不是就乱套了嘛?不知道得让多少公司破产,多少人去跳楼,甚至有些国家就以出产钻石为国家的支柱,这不是让国家都想要解散的吗?

    张员外听到这个主意马上说道:“这个主意不错,其实其他抓五毒的人的产量也不高,一年也就是这个数量而已。”

    “爹,你以后再有什么烦心事直接推到我头上就行了,别气着自己。”

    “你爹我年轻着呢,谁能气到我?”张员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心中其实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慢慢的过度一下,把张家的产业慢慢转交到儿子手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