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5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5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张玉堂终于来了一点的兴趣:“有人往咱们养的毒物里面下毒?这真有点意思,然后呢?成功了没有?”

    张员外看着儿子兴奋的样子无语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那么的兴奋干什么?”

    这不是其他的东西自己根本就不专业,只有这东西自己才专业嘛。

    “嘿嘿,这不是咱们家的财路嘛?我自然得关心了。”

    “当然没有伤亡了,咱们家养的就是毒物,蛇,蟾蜍,蝎子,壁虎都是有毒的,其他的毒怎么比得上那些。”

    “这不就行了嘛。”

    “可问题是别人现在明白的说了,让咱们把荷包里面制作的东西的药方交出来!我都快扛不住了!”

    张玉堂马上笑了:“爹,我说你在烦恼什么呢,原来就是在烦这些事情。谁再要过来问你,你直接就说这是我在书中找到的古方,到时候让他们直接过来找我就行了。”

    “找你?”张员外不信任的看着自己儿子,不是自己不相信他,而是这件事关系重大啊,最重要的是,自己都搞不定了,儿子能有这本事?

    “怎么?爹,你不相信我?”

    “当然不是了,就怕你搞不定这些人,到时候别硬扛着,出了什么毛病了。”

    “放心吧,我又不是你。”

    “嘿。你这小子。”等过了一会儿,张员外突然神秘的说道:“儿子,到底是什么古籍啊,上面还有其他的东西没有?”

    这次换成是张玉堂无语了,怪不得穿越者想到了什么新鲜注意的时候,总是往古籍这里推,合着古人就相信这一套啊。

    “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方子是青仙子找到的,谁知道它是从哪儿得到的?”

    张员外点点头不说了,突然说道:“不过最近青仙子是不是要冬眠了?我好像见它的次数少了。”

    那是当然的了,原来小青天天在眼前晃荡,但是现在她一个人分饰两角,一会儿变成人,一会儿又变成蛇了,自然时间就少了。

    不过其他人都是偶尔见见她,不像自己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全跟着它,最多就是怀疑,而不会确信什么。

    “谁知道呢?不过既然是仙子,自然和普通的蛇不一样了,肯定会有点神秘的。”

    “说的也是。”张员外解决了自己的心腹大患,说了一些婚事,又开始说起了自己养的花草了。

    有人再过来问秘方的时候,张员外全都推到儿子身上了,只不过来问的人也是有身份的人,知道张玉堂再过几天就成婚了,这当口上也没有问。

    张玉堂的婚礼顺利的进行了。

    小青没有亲人了,张家先让她住到了杭州城里最好的酒楼里面,然后第二天从这里开始发嫁。

    另外从张家和张夫人的娘家孙家找了一些年纪适龄未出嫁的姑娘陪着,嫂子过来说一些规矩,张家也不怕花钱,婚礼当天热热闹闹的把新娘子给迎了过来。

    张家在张府外面摆了流水席,鱼全都是整只的,肉全都是肥油的,不用交什么礼金,只要说一声祝福都可以去吃,至于交了礼金的自然可以去府里面吃。

    张玉堂去迎亲的时候一身红色的吉服不知道让多少人长大的嘴巴,回来的时候新娘子坐着轿子看不出来什么,等下了轿子之后,一身绿色吉服又让很多人瞪出了眼睛。

    这年头消息传播的也不慢,张家送的帖子不少,来的也不少,但有些人还是没有过来,就让管家之类的把礼单送了过来。

    听说了这消息之后,又收拾一下赶紧上门了。

    虽然拜堂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但是晚上闹新房的时间还没有过啊,夜幕降临,龙凤火烛齐明,新郎掀开了新娘的头纱,一双璧人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般配。

    一眼看去的时候,能看到新郎新娘的样貌,观音菩萨座下的金童玉女也不过如此了,那美貌连珠宝也遮挡不住。

    但是看的时间久了,珠宝竟然刺眼起来了,新人的面貌都看不清了,满眼都是珠宝的光辉,让人震惊不已。

    张玉堂和小青本来长的十分漂亮,但是新婚第二天的时候,大家纷纷议论他们婚礼的时候,竟然没有人说起他们的样貌,反而说的就是他们的吉服。

    “也不知道那衣服是用什么东西织成的,整件布料都发着光!”

    “上面的宝石也好看呢,那到底是什么啊,看着太亮了!”

    “还别说青色也挺好看的,不过那么穿行吗?”

    “这有什么?汉朝的时候皇帝成婚的时候穿的都是黑色呢,那个时候以黑为尊,现在都以黄颜色了。”

    “那衣服的样式也好,一看就知道是权贵穿的,也不知道张家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衣服。”

    “你不知道吗?是新娘那边带过来的,说是祖上传过来的,几百年了。之前新娘是大家族,现在落魄了,不过这东西一直带着。”

    “哎呦,那张家可发达了。”

    “哼,我看张家要倒霉了,那新娘岑家明显就是得罪了人,也不知道现在人家还盯着她没有。”

    “这事都过去几百年了,本朝才成立多少时间啊。”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过来打听吉服的事情,尤其是不久就要成婚的,心中更是焦急,恨不得把嫁衣变成青色的了。

    张夫人也不知道,只好问了小青,小青直接就说这是鲛人织的布匹,上面的玉石来自几千海里的海外之国。

    鲛人啊,海外之国啊,所有人都只是听过,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但也在人们的常识中。

    就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嫦娥住在月球上,虽然大家都没有见过,但是大家都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说嫦娥是住在太阳上,不是月亮上,肯定所有人都会反驳他。

    古人也都知道鲛人织锦,海外之国的风俗和自己这里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听着虽然感叹,心中失望,但也不觉得小青这是在骗他们,毕竟这东西就是要这么传奇才行嘛。

    杭州知府的夫人是这里官职最大的官太太:“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她的女儿马上就要成婚了,之前她还觉得给女儿准备的东西是最好的,但是现在一看,都觉得脸红的慌,而且张玉堂夫妇的吉服在她心中已经忘不掉了。

    从昨天起,一直到自己死去,自己一想到结婚,肯定会想起他们的吉服。

    小青为难的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其他的古老的世家中也会收藏这些东西,但是我们祖上就剩这两件了。”

    知府夫人何尝不知道小青的意思?但是她可以找小青问,不可能去找那些千年世家的人去问有布没有,人家肯定不会搭理她啊。

    “哎,那可怎么办啊,我就这一个女儿,而且还是往京城里面嫁的,那地方的人心气高着呢,还是高门大户的,头上有两层的婆婆,妯娌更是好几个,我们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我还想着再压他们一头呢。”

    “其他店铺里面难道就没有什么好东西嘛?”

    知府夫人摇摇头,自己女儿的吉服本来已经是最好的了,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用了五十个绣娘菜绣出来的东西,布匹自然不用说,绣的东西更是活灵活现的,但是这样的东西,一万个人中可能会有十个人有,但是小青的吉服是十万个人中一个人才有的东西啊。

    之前自己怎么看怎么满意,现在自己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看着小青满脸的为难,知府夫人也知道自己是强人所难了,又寒暄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张玉堂从外面回来了。

    今天他接了一个帖子,去了之后就是有人问他要秘方的,他直接把秘方给了人。

    那人看他这么爽快,还以为这其中有诈,仔细一看,原来是让毒物撕咬,然后胜出最后一名,用自己的精血喂着,一个月之后用琥珀制成干=尸佩戴。

    就好像养蛊一样,看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你这秘方是真的吗?”

    “怎么不是?我这就是在南疆人手中得到的方子,他们就是养蛊的,其实就是培养百兽之王的,佩戴着百兽之王的东西,难道还害怕百兽不成?”

    其他人觉得他说的也在理,这其实就是高位者的威压嘛,心中想着试试。

    张玉堂回来之后正好碰上了知府夫人一行人。

    女人家的话哪儿能对男人说啊。

    知府夫人没有开口,但是小青直接说了,在她看来,她和张玉堂之间没有任何的秘密。

    张玉堂听完之后笑了:“原来是这事啊,好说,我知道有个地方,说不定能实现啊。”

    “是吗?”知府夫人心中也不是太在意,自己的消息应该比张玉堂灵敏多了,怎么自己不知道他倒是知道了?

    但是其他的夫人直接问了:“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是一个小店,也是我无意中发现的,里面的东西全都让人惊叹,而且都没有定价,全部都是让人拍卖,出价最高者得到。”

    张玉堂说的自然就是自己的小店张岑了,本来以为自己的小店生意会特别的好。

    谁知道到现在为止客人只有刚开张的时候的两倍!

    现在都过去三年了,增长这么慢的原因,张玉堂之前看了一下,不是因为这里的东西不好,而是因为这里的东西太好了。

    因为太好了,所以这些客人干脆守住了秘密,只有自己过来换,不让其他人过来换!

    既然是这样的话,自己干脆就宣传一次。

    “拍卖?这得多少钱啊。”

    “钱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自己没地方买啊。”

    “我还是再想想吧。”

    众夫人七嘴八舌的说道,有的说自己家中根本就没钱的,有的则是得意的炫耀不已。

    看着这群女人离开,张玉堂想到自己之前买了很多普通的玉,在灵气的滋润下,现在已经变成了灵玉,还有自己之前在海上小岛上找到的钻石矿,各种海怪的皮炼制出来的布匹……

    种种东西,最顶级的东西自然是给自己留下,但是普通的东西也可以拿出去卖啊,自己吃了肉,也得让其他人喝点汤啊。

    别等到几百年之后了,有灵气的东西全都是在自己家中了。

    小青看到张玉堂把这些人全都忽悠走了,马上伸了一个懒腰:“对付这些女人真是太累了。我得先歇一会儿。”

    她说着就脱的精光,不过还没有等张玉堂兴奋的扑上去的时候,从衣服里面就露出来了一条青蛇,让张玉堂纳闷不已。

    不过看到青蛇躺在软和的床上之后,他也脱了外套搂着青蛇一起睡了一个午觉。

    天气已经有些热了,搂着小青稍微显的冰凉的身子正好,如果到了现代,全球温暖化日益严重,在大城市里面夏天没有空调,简直就不能活了,那个时候搂着小青估计惬意的很。

    第二天张玉堂带着小青到了自己的店里面,小店仍然是那个样子,偏僻的街道,店铺的外表有些破旧,门头也显得不是那么的鲜亮。

    但是进到门里面就可以看到装修的十分豪华,不过一连几年都没有变动了,看着有些落后了。

    张玉堂刚一进门,李飞马上就迎了过去,他们店铺走的就是神秘途径,自从东西被拍卖走之后,自然有人用了,自然也有人发现了,知道他们都是小店的顾客,但是全都没有说出去,而且还是各走各的,反正进去之后就发面具斗篷,谁都不认识谁。

    “今天准备的怎么样了?”

    拍卖的时候都是每天的七点到十点,现在人们睡的时间早,反正也没有什么夜间的娱乐活动。

    而且这个点就算是现代,也不是很多人睡觉的点,毕竟七点开始吃饭,吃完饭去外面转上一圈,回来正好可以看两集连续剧,然后就睡觉了。

    现在正好可以在晚上拍卖,而且时间也不长,完全可以等到宵禁的时候回去,此时路上没有多少人了,更不用怕很多人看见。

    大厅里面的人还是不多,但是今天比往常多了一些,应该是张玉堂的话起了作用了,大厅里面照样没有坐满一半的人,仍然显得十分的空荡。

    之前很多人都是独自坐在一边,前后左右完全不挨着任何人,今天仍然有很多人这种坐法,但也有些两个人坐在一起,其中一个好像在攀附着另外一个人,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这显然是第一个过来的,应该是另外一人的妻子。

    李飞照样上场了,他现在心情舒畅,生活过的十分不错,也开始养着自己喜欢的蛊虫,比之前看起来日子过的更加的滋润,整个人显得更加的英俊了。

    他开场还是老一套,废话也不多,三两句就来到了正题上面,东西一件件的都拿出来了,介绍着功能,然后然后看下面的客人举牌,说出自己带过来的东西。

    这些蛊虫有的是之前已经拍卖过,大家都知道作用到底怎么样的,也有一些新的产品,不过在这里的时候,从来没有买过什么假货,自然是全都相信的。

    之后交货的时候,张玉堂也不怕这些人带来的是假东西,反正都有记录,如果是假东西,直接下次不让这人进门就行了。

    交易十分的顺利,这次除了蛊虫之外,还有各种钻石,这种石头有种张扬的美,在太阳底下恨不得能刺瞎别人的眼睛,价钱也不低,有几个人拍的飞快,一场下来,完全就没有流拍的。

    小青对这些东西兴趣缺缺的,毕竟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顶级的东西还在张玉堂手中呢。

    不过她倒是喜欢看人,所有的客人都是带着面具,披着斗篷,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子,她喜欢根据这人说的话,还有动作猜测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年纪,性格,职业什么的。

    张玉堂看的是这其中的气氛,看着众人贪婪高兴愤怒失望各种情绪交织着,在其中提高着各种心境。

    一场拍卖下来,所有人都觉得意犹未尽。

    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突然站起来了:“这就结束了?本公子还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呢!你们这里不是什么都有吗?我现在就要一种能控制人心的蛊虫,让所有的女人都看上我!”

    这人是从京城来的衙内,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来到杭州这小地方,完全就是千万人之上,对于这群土包子来说,自己就是皇帝!谁知道自己看上的一个姑娘竟然对自己不屑一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