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4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如果让小青他们穿上了,光看着有历史感了,但还有种陈破的感觉,到时候参加婚礼的人肯定有闲话说出来。

    张夫人脸色有些犹豫不定。

    小青终于有眼色了一回:“娘,你就先看看我带来的吉服吧,如果不同意的话,那咱们再换。”

    张夫人被小青叫的亲切,心中一热,又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姑娘没爹没娘的,肯定什么都不懂,自己得好好的教她。

    “那好吧,咱们先看看。小青啊,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

    张玉堂在一边来了一嗓子:“是啊,她就是不会说话,早就想着家传的吉服呢,偏偏说不出口,脸皮薄的很。”

    小青磨磨自己的牙齿,很想给他来上一口。

    “嗨,你这孩子,让我怎么说你呢?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嘛?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生的孩子,有什么话直接说就行了,你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好了,你们快点去吧,把东西拿过来我看看,要是差不多的话直接就穿着,上面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也好赶紧补救一下。”

    张夫人说着就开始在心中开始盘算了起来,布料肯定旧了,到时候颜色会显得黯淡一点,不知道外面能不能再罩上一层的纱,让颜色鲜亮一点。

    头饰肯定是黄金打造的,颜色也黯淡了,这提前得重新再打造一下,然后里面再加上一些黄金,宝石的质量不知道这么样。

    张夫人不停的在心中盘算着,催促小青两个人感激把东西拿过来。

    张玉堂拉着小青就往外面走,到了小青的房间,小青马上像蛇一样,整个人都缠住张玉堂,嘴巴朝着他的脖子要过去。

    张玉堂浑身香的很,身上都是灵气,没有一丝的杂志,小青觉得自己的尖牙都要冒出来了,只要咬破那薄薄的一层皮,带着灵气的血液马上就会喷涌而出。

    但是小青也只是想想而已,舌头不舍的舔舔张玉堂的脖子,牙齿在他脖子上面磨蹭,幻想自己已经喝过了,心中一片满足。

    想到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她内心深处一丝丝的空虚早就不翼而飞了,心中沉甸甸的全都是满足感。

    “我能遇到你,真好。”小青近乎咏叹似的的说道。

    和小青的有感而发不同,张玉堂认真的想想然后说道:“你是蛇妖真好。”

    小青顿时气鼓鼓的说道:“这有什么好的?你也应该说能遇到我真好。难道我是个狐狸精鲤鱼精你就不爱我了吗?”

    小青本来是个洒脱的人,但是看待自己的爱人,自然也免不了和其他的普通女人一样,陷入了纠结中,甚至有些无理取闹的意思。

    “起码我得用事实说话啊,你就是一条普通的青蛇我照样会喜欢你,甚至会把你当成我的爱人,但显然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所以我很庆幸你是妖。”

    虽然张玉堂没有什么偏见,在现代各人的婚姻观各个类型的都有,有选择普通的异性的,还有选择同性的,更有选择不同物种的,甚至是没有生命的东西。

    张玉堂就听说一个女子和一个柱子结婚了,这个女子还说,如果两人之间有什么裂痕了,那就是柱子裂缝了,她马上可以进行修补,很快就能和好如初。

    张玉堂当时还觉得这个观点不错呢,只可惜自己的蛊虫虽然是自己的心爱之物,但没有特别让自己心动的。

    后来想想,这也是缘分啊。

    虽然说无论到任何的时代,想要和什么人什么东西结婚,都是自己的事情,如果两人去了深山里面,一辈子不见人,自然想怎么样都可以,但如果在这个人际社会上,总要受到一些风言风语的影响。

    谁能一辈子坚持下来?

    如果小青就是一条普通的蛇,自己也可以和它成婚,可以带着它到海上过二人世界,但是能指着一条蛇对自己的父母说:这是我的爱人,希望你们能够接受它吗?

    能让它穿着吉服,在众目睽睽之下拜堂成婚吗?

    能带着它一起逛大街购物吗?

    能和它一起生孩子吗?

    小青听了张玉堂的话愣了一下,然后用足自己的力气抱着他,之前自己说的话,就是气氛到了,然后自己随口说出来的而已,但是张玉堂说出来的话都是认真思考过的。

    “玉堂,我也很庆幸,庆幸自己五百年前开了灵智。”

    蛇一次也能下很多的蛋,自己当初也有兄弟姐妹,到现在那些兄弟姐妹早就不知道去向了,毕竟普通蛇类的寿命还没有普通人的长远。

    张玉堂回抱了一下她,没有说出口的是,自己庆幸来到了这个世界,因为法则不一样,这个世界允许动物成精,当初自己看中了小青,就算它是条普通的蛇,自己也能让它变成人。

    显然在自己的前世是不可能的。

    “咳咳!”

    门口传过来几声声音十分大的咳嗽声,两人一转身,张夫人正带着自己的丫鬟站在大门口。

    小青噘起了嘴唇,有些不满,两人的气氛正好,她这是在干什么。

    虽然不满,但也知道人类的想法,马上就从张玉堂身上下来了:“娘。”

    “嗯。”张夫人的脸色有些不渝,儿子一直就是一个小大人,从小到大懂事的很,这是说的好听的,如果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对着自己这个当娘的也十分的冷淡。

    现在倒好,倒是和这个小青腻歪的很。

    如果非说一个比喻,就好像女配和冷冰块男主订婚了,女配一直以为男主十分的冷漠,说话都带着一股冰渣子味道,即使他这么对自己那也没有什么,因为他对所有人都是这个态度,这就是天生的。

    当命定的女主出现的时候,女配才发现原来男主也会笑,马上就会非常愤怒了。

    这个比喻虽然不是那么的恰当,但意外的符合张夫人的心态。

    而且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那儿子就是母亲前世的小情=人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一样的。

    张夫人本来在另外一个院子等他们,谁知道过了这么长时间两人也没有过去。

    张夫人心中也没有想那么多,看到儿子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心中不停的猜测,是不是吉服十分的破旧了,小青有些不好意思了?那自己肯定得过去劝劝啊。

    没想到两人竟然在这里腻歪起来了,最重要的是,自己都在旁边站着很长时间了,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两人竟然没有看见自己。

    小青和张玉堂两人刚才心中都是对方,对外边的动静没有一丝的在意,要是往常,两人肯定离老远就能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了,毕竟一个是蛇妖,一个是修仙人。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大喜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你们做事能不能这么磨磨唧唧的,吉服呢?赶紧拿过来让我看看。”

    张夫人的声音不知道比之前冷淡了多少。

    张玉堂拍拍小青的手:“你快点去拿吧。娘,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会儿。”

    给张夫人倒了一杯茶之后,张玉堂直接站到母亲的身后,双手轻轻的在按摩她的肩膀,他对人体的穴位了解的十分透彻,而且手中带着灵气,可以悄悄刺激母亲的穴位,刚按了几下,张夫人就感到一阵的舒爽。

    虽然身上带着一股酸痛,但是那舒服劲就别提了,差点让她叫出来,只好说些其他的:“对对,就是那个地方,你赶紧用大点力气。”

    小青没一会儿就从箱子里面拿出来两个玉做的盒子,张夫人一看这玉就知道是好东西。

    别说玉好了,就算不是什么好玉,能拿出来这么大的一块,然后雕刻成一个盒子,那价值也是不菲的。

    这玉盒子是张玉堂雕刻的,根本就没有花什么钱,直接从地下挖出来的玉,自己动手,雕刻的就是一副画,讲的就是一条蛇经历无数的风雨,最后成仙飞天了。

    两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共有八副画,非常的传神。

    张夫人看着上面的蛇马上就坐不住了,让贴身丫鬟把张员外给叫过来,不一会儿张员外过来了,一眼就看见了盒子上面的蛇。

    玉盒有些发青,上面的蛇宛如青蛇一样,张员外仔细的看完八幅画,马上啧啧称奇:“怪不得玉堂说你和青仙子有缘呢,可不就是祖上有缘吗?”

    张员外甚至还脑补了一下:“说不定原来你家供奉着蛇大仙,但是发生变故了,还是很大的变故,家族开始凋零起来了,蛇大仙这才离开,过了很长的时间才相中了我们家。”

    说完之后还有些得意,看着盒子古朴大气,想也知道时间非常长了,说不定几百年前,岑家还是一个大族呢,虽然现在已经衰败了,但毕竟辉煌过不是?

    照这么说来,他们张家也有可能成为流传千百年的大族啊,这比有的皇朝时间还长呢,这不是说明他们张家兴盛在望?

    “看来你们家真是和青仙子有缘啊。”

    张夫人也笑着点头。

    小青暗自鼓了鼓嘴巴有些不高兴,自己化成人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原形的时候受欢迎啊。

    “爹,娘,你们光看这个盒子干什么?赶紧看里面的衣服啊,我之前看过一次,觉得挺不错的。”

    张员外打开靠近自己的那个玉盒子,里面显出来的是一套红色的吉服,上面缀着各种金线,镶满了宝石,看着珠光宝气,但一点都不女气,大小竟然和张玉堂的身形十分接近,根本就不用更改。

    再打开另外一个盒子,发现里面是一件青色的吉服,上面的各种玉石更是璀璨,十分的惹眼。

    两件吉服放在一起的时候,整个房间都显得亮堂了很多。

    衣服上面的各种饰品就不用说了,虽然经历了很长时间,但是上面的光泽依然没有任何的损坏,衣服面料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制成的,颜色依然的鲜亮无比,放在那里好像正在散发着盈盈的光芒。

    不用多说什么,无论是放在任何人面前,皇族贵胄也好,大字不识一个的粗鄙之人也好,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宝物。

    现在这宝物要到自己家了,张员外觉得兴奋无比。

    毕竟这宝物很多人眼馋,但绝对不会夺取,毕竟这是结婚穿的衣服,就好像流传到今的世家崔家一样,流传千百年了,一直到今天仍是一个不小的家族。

    他家的族谱不用说也是好东西,完全的古物,还有历史的沧桑,也是见宝物,多少人都希望自己家的族谱,能和崔家的一样,甚至恨不得那就是自己家的。

    眼馋的人不少,但是就算夺过来也没用啊,你们的姓都不一样好不好,除了姓崔的谁还能用?

    同样都是别人穿过的吉服,自家老祖宗穿过的,和别人家老祖宗穿过的,那又完全是两码事情了。

    到时候这吉服亮出来,别人会羡慕,但肯定不会抢夺。

    “真是巧夺天工啊,你看看这衣服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布料做成的,没有一条缝,看不见一条线。”

    “那有什么?好东西多了,只不过咱们现在才看见而已。”

    张员外对于妻子的话不以为意,他们两家都是这一代才开始富裕起来的,根本没有见过什么好东西,更别说什么顶级的宝物了。

    只是以为这东西虽然好,但说不定皇帝皇后的衣服布料就是这样的,因为他们别说皇帝皇后了,就连知府都没有见过,只是想着有权势的人家肯定见过,却不知道这吉服根本就不是人间的东西。

    张夫人一想也是,忍不住说道:“好东西就要穿出来嘛,到了你们成婚那天,就穿着这两套就行了,让人家看看咱们家也不是什么土包子了。”

    张员外听到这话,忍不住说道:“没错,说的就是这么个理,省得别人看不起咱们!”

    张玉堂一听马上问道:“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说着顺手给他倒了一杯茶,刚才还被所有人称赞的吉服早就被放回到玉盒子里面,然后两个上下摞在一起,放到旁边了。

    张员外叹了一口气说道:“哼,还不是你爹我没有本事!”

    他这明显就是反讽的话,张夫人连忙拉着儿子的手说道:“儿子这可不关你爹什么事啊,明明就是别人欺人太甚!”

    说着把这两天的事情说了一遍,这几天张玉堂非常的清闲,但是三皇祖师会里面可是一点都不平静。

    白娘子见识到了组织的力量,一心想要加入到三皇祖师会里面,对她来说,以后真的发生什么事了,自然让组织里面的人帮自己办就可以了,根本不用法术。

    她忙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进去,干脆使了法术进去了。

    直接就当一个在三皇祖师会里面有权利,能说的上话的人,这就好像一个超级大公司里面董事有好几个,员工也有很多,但是管事的总经理就那么几个,总裁只有一个人。

    公司要在他的方向下形势,目标得十分的坚定,不能有多个声音。

    现在三皇祖师会里面掌权,控制这个组织的人也是有数的,而且从成立的那天起就立下了规矩,明确说有几个人。

    至于其他的人想要爬上去,那根本就没有空位子,只能把上面的人给拉下来。

    这原来和张员外根本没有关系,但是谁让倒霉的被白素贞拉下来的就是张员外呢?

    白素贞本来只想着拉下来一个人,但是张员外是资历最浅的,坐到这个位子上面才三年多,也没有什么人脉关系,当初能进去就是因为有一个人突然重病死了,张家养的东西其他家都没有,别人为了拉拢他,他才进去的。

    而且他也没有多少的野心,进到这里面之后,就是一个和事佬,自己没想过管事,只要事不找自己,让张家上面也有人就行了。

    所以他上去的也快,下去的也快。

    不过只是不管事而已,并不是退出三皇祖师会了。

    张玉堂有些不解了:“爹,你担心什么?反正你也不是看中权利的人,退下来正好。”

    “儿子,你根本就不知道这其中的弯道。我现在下来了,别人来咱家再买药材,价钱已经降了一成了,而且这个月又养毒物的事情又出问题了。”

    “还是有人过来学咱们的秘方?”

    “可不止这些!其他人已经知道了咱们最重要的就是贴身带的荷包了,有人高价把那个荷包卖了,还有人往毒物里面下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