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末日拼图游戏> 第一章:两个骗子终见面

第一章:两个骗子终见面

书名:末日拼图游戏作者:更从心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本标成做人活个一将何如

    ……本标成做她将图试竟,力势的她走劫股那,有没都格资的着活类人为作连至甚,后望绝和辱凌了历经,外塔到弄人被,友朋的好最经曾她

    。讲子橙刘跟么怎该道知不然忽雾白,间瞬个这

    。友朋的子橙刘是然竟,堕恶个一么这是偏偏

    。越超痣人美的合聚裂分式形张夸以够能被会就殷红定不说……子阵一过再果如但

    。殷红是便的强最力实,里堕恶级来层高于对人女的层底,白明才渐渐她,踪失女少的多多许许及以,走掳被踪失月殊沈和栗曲,来后到直

    。子日的忧无食衣少至但,贵大富大算不着过层底在,人的实踏奋勤个一给嫁会己自,天一有来将着想,候时的情纯很过有也她

    。的人男靠不也子橙刘候时个那,光时的业创层底在家娘姑个三起忆回能还佛仿

    。意笑着有都里眼眉,友好的经曾起提再她,性能可的去死友故了受接经已子橙刘实其

    ”。亮月小她叫都们我,了看好太她,月殊沈叫个那的看好最,子栗她叫我,子橙我叫她过不,栗曲叫个那的胖微点有“

    :们她是不,她是的说雾白到意注有没子橙刘

    ”。字名么什叫她“

    :道说,头摇了摇终最雾白

    ”?吗们她过见你?哥哥小吧事没“

    。情表个这雾白到见少很她,重凝些有,子样的在现雾白但,的友朋己自识认能可不是该应雾白说心子橙刘

    ”。啊怪奇好着看情表的你,啊了么怎你……哥哥小“

    。恨怨与望绝比无然必境心候时个那,友挚为这的子橙刘,响影心内受会少多力能与态形其,堕恶为变类人

    ?条词的样这”殖增限无“有拥会才,苦痛的大多受承是得

    。忍残要还的做己自对年当亲父比会,刑酷的历经所友挚子橙刘怕恐

    “他……提出来到咱们七队学习三个月。所以为此连警备部部长的活儿也不做了。然后吧……你也知道,咱们审讯组现在可不比当年,现在经费高了,待遇上去了,可不就是一个堪比镇御军的编制么?能破案谁愿意出塔不是?”

    白雾也感觉到不对劲,明澈对部下是不错的,江玄身为警备部部长,跑来调查军团审讯组学习,这就像是米其林大厨跑去路边摊学习一样。

    只是看着田旬神色,似乎还有更古怪的事情,果然,田旬继续说道:

    “但怪就怪在这里,明澈这人对部下还是不错的,江玄要来学习,他也亲自拉下脸,联系到了我这个审讯组组长,希望能够安排一个名额,我哪管他啊,直接给拒了。结果你猜怎么着?这江玄非要来咱们调查军团,哪怕不是审讯组,是先锋组学习都行。”

    白雾眯起眼睛。

    他的直觉又开始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说道:

    “一个做了许多年的老探长,忽然申请想来跟底层的一群塔外混迹的粗人学习?这倒是有意思了,江玄人呢?”

    “路上了,可能再过会儿就到了。队长,你打算怎么应对?”

    “我跟明澈有些交情,他如果真来了,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给他安排个审讯组的位置吧。”

    上司发话了,田旬自然得照办,他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白雾也看着卷宗。

    案子发生的时间,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案子发生的时间,正是矮嫂被人绑架,两军演武的时间,不过也有可能是巧合。”

    卷宗里有不少照片,案发现场的,看照片普雷尔之眼没有给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白雾也只是从照片并不清晰的画作里看出了一些门道。

    有一本书叫《艺术家与疯子》,讲述着某些有着反人类反社会行为,却又具备某种艺术天分或者过人智商之人的心理行为分析。

    白雾前世看过一部分。

    越是变态的人,画作的风格约会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白雾虽然不认识这位消失的老师,但却感觉到,这个老师纵然不是凶手,也绝对不单纯是个受害者。

    这只是他的直觉,他相信直觉,但不代表百分百正确。

    正好,在白雾与田旬讨论了一阵案情后,江玄到了。

    作为第一犯罪现场观察了几天的人,又是明澈原本的得力助手,白雾打算去见见江玄。

    在通报信息的调查员说明了情况后,白雾将桌子上的卷宗合拢,对着田旬说道:

    “这个忽然想要从塔内编制转到塔外编制的人出现了,我们去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田旬也挺感兴趣,他也想知道这位本该跟自己平级的人,为何要来调查军团当个学生。

    走在路上的时候,白雾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审讯室的犯人怎么样了?”

    “那个女的?放心,队长他……哦不,谷团他有叮嘱我们,而且鬼推磨的人也在帮着我们看守。她跑不了,不过她一醒就被注射麻醉剂,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寻常的手段对她没用,这个女人的伴生之力不在许多队长之下,你们还得考虑抗压性,记录下她每次醒来的时间。”

    听着白雾的话,田旬感觉到了这个女人肯定很重要,他没有马虎,认认真真记下了。

    很快,二人就来到了调查军团分部第七队的接待处。

    江玄正在一脸悠然的翻阅着接地处的报纸,都是一些旧报纸,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他抬起了头。

    这一刻白雾的目光,与江玄的目光正面对上。

    白雾的内心,也在备注弹出来的一瞬间,起了巨大的波折。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