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特种兵之利刃 正文 第2497章 司徒破虏

正文 第2497章 司徒破虏

目录: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类别:历史军事

    王宸的话很对,在后代的事情上,齐麟这家伙真的没怎么考虑。

    压根,他就没想给自己留什么后代。

    当然,前提是诅咒没解决的情况下。

    因为在诅咒没解决的情况下留下后代,这算什么?难不成让自己的后代也承受和自己一样的诅咒?

    所以,齐麟认为,如果自己的诅咒没有解决,就不留后代了。

    因为这样,诅咒也算是解决的一种方式!

    齐家人都没了,还有什么诅咒?

    “你该走了,我也该走了。”齐麟开口,对着王宸克隆体说道。

    “的确。”王宸克隆体点头,起身,对着王语诗说道:“和你爷爷说一声,我们走了,让他别太挂念。”

    “嗯。”王语诗点头,望着齐麟,问道:“如果你诅咒能解决的话……”

    不等她说完的,齐麟打断,道:“那时候再说吧。”

    说完,齐麟朝着门外走去,王宸克隆体笑了笑,对着王语诗说道:“他就这个样子,习惯就好了。”

    话语落下,王宸克隆体也离开了房间。

    齐麟和王宸克隆体没有打任何的招呼,就离开了神农架,朝着外面走去。

    一天之后,齐麟、王宸克隆体、林环宇三人走出了神农架。

    “你要去哪儿?”王宸克隆体对着齐麟问道。

    “去台湾,回天罚那里一趟。”齐麟对着王宸克隆体说道。

    “小道士也和小麟子一起吗?”王宸克隆体对着林环宇问道,林环宇点头,说道:“未来和十字会、蛇王庙、天皇寺的战斗中,我应该可以帮上忙。”

    “那好,我们就在此分别吧。”王宸克隆体开口。

    “你是直接去部队?”齐麟对着王宸克隆体问道。

    “是。”王宸克隆体点头。

    “你这身份怎么解释?如实和他们说的话,他们也不会信吧?”齐麟对着王宸克隆体问道。

    “忘记和你说了,我当时留下克隆体的时候已经和那边打过招呼了,不过属于超机密文件,如果他们翻一翻机密文件的档案箱,应该还是可以找到的。”王宸克隆体说道。

    “好吧。”齐麟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走了,有机会再见,希望以后也可以并肩作战。”王宸克隆体对着齐麟挥手,朝着前方走去。

    “并肩作战?我想是没机会了。”齐麟开口说道。

    “还是有机会的,比如第四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你来给我当先锋。”王宸克隆体回头,笑着说道。

    “你想多了,如果我能活到那时候的话,再说吧。”齐麟说道。

    “我相信你可以的。”王宸克隆体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待到王宸克隆体离开,齐麟对着林环宇问道:“你之前所说的卦象,是故意说给王宸听的,还是真有其事?”

    “真有其事。”林环宇说道。

    “那有些意思了。”齐麟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冷兵器时代的大战,如果我解决了诅咒问题,我也可以青史留名了吧?”

    “……”林环宇听闻此言,一愣,问道:“小祖你不是对这些不感兴趣吗?”

    齐麟没有回话,朝着前方走去,林环宇立即跟上,喊道:“小祖,咱们可以先去把司徒破虏带上,就是那个和尚。”

    “嗯?”齐麟眉头一挑,问道:“你知道他在哪儿?”

    “知道,如果没有算错的话,今天……就是他师父的大限之日,如果咱们今晚可以赶到的话,还可以亲眼看到他师父给他进行‘过渡’。”

    “‘过渡’?”齐麟面生不解。

    “就是将功力传给他,我比较好奇佛家是如何‘过渡’的。”林环宇向往的说道。

    “他们在哪儿?”齐麟问道。

    “距离咱们两百公里左右。”林环宇说道。

    “两百公里,走路是肯定不行了,去李家要辆车吧。”齐麟说完,朝着不远处的李家工厂走去。

    在李家工厂要了一辆车,齐麟和林环宇开着车朝着司徒破虏所在的山头赶去。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他们两人来到了这里。

    当他们来到山顶的时候,齐麟双眼眯起,因为他只感觉到了一个人气场,也就是说……

    “看来,还是晚了一步。”林环宇叹气。

    前方,一个壮汉跪在火堆前,火堆里正在烧着一具尸体,正是司徒破虏在火化他的师父。

    “人死不能复生,希望……”林环宇走到司徒破虏身前,准备安慰一下司徒破虏,但不等他说完的,便被司徒破虏打断,道:“别bb了,老子又不伤心,只是看他养了我这么多年,给他处理后事罢了!”

    “……”林环宇一脸懵逼。

    齐麟笑了笑,一言不发。

    佛家很看得开,特别是对于生死的问题上。

    几个小时之后,司徒破虏把他师父的骨灰捡起,然后撒在了花花草草上,说道:“这也算是圆了他老人家一个梦了,死之后,回报这些花草。”

    说完,他望向齐麟和林环宇,继续说道:“多日不见,咱们三个倒是变化都很大。”

    “还好。”齐麟说了一句。

    “不愧是被冰冻了百年,还能活下来的人,真不敢相信,一个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成长到这种地步。”司徒破虏盯着齐麟叹气。

    如果不是他师父最后给他‘过渡’,司徒破虏也不过是个野性刚开启的人而已。

    “好了,不啰嗦了,咱们去哪儿?”司徒破裂对着齐麟问道。

    “台湾。”齐麟开口。

    “走,在这里待了几个月,快把我给憋出病来了。”司徒破虏说完,拿起一把青铜棍,连包裹都没打,就要走。

    “你这倒是轻巧。”林环宇摇头,背着太极剑,三人开始下山。

    “这些日子里,我从我师父这里听了很多关于五大家的事情,也算是对你们这些人有了一些了解。”路上,司徒破虏对着齐麟说了一句,继续说道:“我师父临走前说了,如果有能帮上的,尽管开口。”

    司徒破虏的师父是佛门的一个高僧,不过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hong门内门的人,hong门内门的人是知道五大

    家的事情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