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浅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浅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李恪揉揉眉心,说:“你还真不客气啊!”

    “不辜负别人的好意,向来是我的优点。”她一本正经,又拿起了一块春饼狠狠咬了一口,完全没有一点的淑女形象。

    “你呀!”他无可奈何地笑着说,语气十分宠溺。

    “是不是呀?”江承紫不与他闲聊,径直询问。

    李恪眸光微敛,探究似的看着她,没有回答,只是问:“你为何要问义成公主?”

    “你外祖母和你小舅舅在突厥。这件事有关你,我便知道。”江承紫嘴里吃着春饼,话语有些不清楚。

    “这件事,有关你,我便你知道”,这一句话让李恪的心不由得一颤。

    虽然早知她在一千年后的时空,对他一个历史人物无来由的心疼,但这会儿听到这句话,他还是忍不住内心激荡。

    他其实是个薄情之人,一颗心对世事变幻向来古井无波。但面对她,他便没来由地情绪起伏。

    他此刻心里起起伏伏,便瞧着她。她面目还未长开,但已可见其倾城之姿。她此番神情随意,只认真对付着春饼。

    “至于义成公主,我似乎是听我父亲提过这么个人,三嫁还是四嫁来着?”她见他端坐在那里,并未回答,便又问。

    “如今算是四嫁。”李恪缓缓回答。

    江承紫蹙了蹙眉,将手中的一块春饼吃完,又喝了一杯水,才叹息道:“唉,也是个可怜女子。娇滴滴的姑娘家,入了未开化的蛮人之手,连那道德人伦的风俗都可鄙得很,又有什么幸福呢!”

    “阿紫,你呀,眼皮子浅了点。”李恪说,修长的手指在案几桌面上敲击。

    “啥意思?”江承紫看着篮子里剩下的几个春饼,摸了摸爪子,又觉得人家母亲千里快递来的,自己都吃了似乎很不地道吧。所以,她又将爪子收起来,在一旁软垫上端坐地坐着。

    “不是每个和亲的女子都是昭君或者蔡文姬,弄得哀哀怨怨,悲悲戚戚。”李恪白了她一眼。这会儿,他真相信这家伙对历史没什么兴趣,不然,就凭她的智慧断然不会生出这种感叹。

    “难道还有人甘之若饴?”江承紫讶然,随后立马想到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想到那一座布达拉宫,便自言自语说,“也对,也有和亲过得很幸福的。”

    “你没明白。”李恪不由得提醒。

    “没明白什么?”江承紫一脸迷茫。

    “义成公主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她应该是跟西施是同一类。”李恪提醒。

    江承紫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义成公主不是悲悲戚戚去和亲,甚至并不是将和亲看作一个女人幸福不幸福的事。她应该是那种将和亲看作国家交给自己的重要任务,认为那是自己的神圣使命。和亲,是她的终身事业;以美色与身体和智慧左右突厥局势,这就是她的神圣使命。

    她幸福的定义与普通人是不同的。美色与身体是最好的武器,这活脱脱就是美女特工一枚。

    “原来她是这样的人啊,怪不得李靖要杀她。”江承紫感叹道。对于这义成公主,她听父亲讲过,虽然记得并不是很清楚,但她的结局貌似李靖灭了突厥,亲手将之斩杀。

    “杀一个和亲公主做啥?人家和亲够可怜了。”江承紫当时提出过这样的疑问。可惜父亲还来不及回答,就有学生来访,江承紫也识趣地离开了。毕竟,她还要去训练。

    前朝的特工间谍,肯定在外族搞七搞八的。就是她所奉命保卫祖国的时候,对于那种在外搞七搞八企图破坏祖国安定团结的垃圾分子,国家的态度都是非常明确:格杀勿论。

    如今,她终于知道,李靖为何要杀义成公主了。

    “李靖啊,据闻与她还是旧识。”李恪缓缓地说。

    江承紫一颗八卦之心骤然燃起,压低声音问:“呀,他们认识呀?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纠葛么?”

    李恪看她一脸八卦的兴奋样,笑道:“没你想的复杂。这义成公主是杨素着手培养的人的杨氏宗室女,而李靖年轻时,心怀天下,有雄心壮志,欲要以一己之力报效天下,曾叩门于杨素司空府。当时的义成公主是杨素的侄女,被杨素养在司空府。因颇有才学,对落魄的李靖很是不屑。”

    “那李靖杀她指不定还有私怨呢!改天,我写几个假托话本子卖卖钱。”江承紫戏谑地说。

    “你呀。”李恪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我说笑而已。放眼看去,除了义父,怕就只有李靖才是心无私心的将才了。”江承紫语气间很是敬佩。

    大唐初定,许多人就开始各种明里暗里的运作,而真正在想着让唐成为天下最强的军事人才,怕只有柴绍与李靖了。而其中,李靖虽年迈,但一门心思就在军事研究上。这样具有赤子之心的人,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国家安定,私人的情愫与事情反而不那么重要。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因私怨去斩杀一个女子呢。

    除非,是这个女子不得不被斩杀。

    当然,如今是贞观二年,突厥与大唐还没有交战,义成公主还好端端地活着。萧后与杨广的儿子也在突厥呆着,一同在那边的还有一批隋朝的心腹死士们。

    而如今,这大唐不是自己历史上认知的大唐了。马铃薯红薯都出现了,还怎么好意思继续按照从前的老黄历去算啊。

    所以,江承紫也不敢断定这一世这义成公主就一定会按照剧本被李靖杀死。

    “嗯。李靖其人,确实如此。”李恪也点头赞同。父亲这一脉传承下的朝臣们,没人对他一个流着前朝皇室血的庶出三皇子多好,但能公正无私对他的人,柴绍是一个,程咬金是一个,李靖也是一个。

    “义成公主若是这样的人。我想,或者前年突厥来袭怕也有义成公主的功劳吧。”江承紫分析。

    义成公主若从小就是高级特工的方式培养的。那么,颠覆大唐复国,也应该是她的使命。作为可汗的老婆,美艳的特工,吹吹枕头风,再加上长安定然还有她的眼线。秦王府与李建成的剑拔弩张,定然也是在她的监视之内。

    正是这个原因。突厥才会在玄武门之变之后,大唐最虚弱的时候,突袭长安。

    义成公主真是个不简单的。

    “必然有她的功劳。”李恪很笃定地说。

    “若是这般,事情还真棘手。”江承

    紫蹙了蹙眉。

    起初以前不过是家宅里的鸡毛蒜皮的算计。后来,以为是名门旧贵族们的痴心妄想。如今,看来,事情要复杂得多。

    “莫烦,有我呢!”李恪轻声说。

    江承紫略一顿,抬眸瞧着他,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从前,她最想的就是在疲惫撑着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人说“有我呢”。

    “有我呢,这世上又有什么棘手的?”李恪语气温和,眉目带笑。

    江承紫上一刻还感动得一颗心柔柔软软,满是女儿家的情愫。却被他这话逗得“噗嗤”一笑,道:“你还真是随时都不忘夸自己呢。”

    “我有这个实力。”他一本正经地说。

    江承紫默然无语,人家还真有这个实力啊。

    两人正在这边说话,鱼叔便带了人来布菜。两人便移步入了临水的厅堂,开了一扇窗,置两方案几相对而坐。

    这饭才用了一半,舒敏就匆匆来了,也不管李恪在用饭,径直说:“回禀蜀王,首批僧道已入了杨氏。”

    “杨氏什么反应?”李恪很优雅地吃掉一块鱼肉,才缓缓地问。

    “杨氏放出消息,已遍布各处,说是要为观王祈福,同时,杨氏子弟告慰先祖。”舒敏说。

    “老夫人呢?”李恪又问。

    “据闻身体不适,不宜走动。杨刺史命人不要去打扰老夫人。”舒敏回答。

    李恪冷笑,说:“算他识趣。”随后,他又心情颇好地看着舒敏,问,“舒胖子,要不要一起用膳?”

    舒敏一听这称呼,神情非常不自然,连忙说:“多谢蜀王好意。属下,属下用过了。还有族学那边的事要盯着,属下去吩咐人。”

    “你真无趣。去吧。”李恪对他轻飘飘地招了招手。

    舒敏转身就要走,李恪又吩咐他去让锦云前来。舒敏离开后,锦云很快就来。

    江承紫也不多言,认真吃饭。对于美食,她从不辜负。

    李恪也不回避江承紫,径直吩咐:“老夫人那里有什么动静?”

    “老夫人被杨刺史软禁。还将那院落落了锁。这些日子,老夫人一直很焦急。”锦云的语气并没有任何起伏。她向来是一个合格的影卫,尽忠职守是本分。

    “你让你的人务必提高警惕。老夫人年轻时,可是巾帼不让须眉,身手很是了得,那一方院落——”李恪眸光一凝,才继续说,“那一方院落怎么能关得住她。”

    锦云得了命令,正要退下。江承紫忽然问:“对各房的监视,怕也不能放松。有时候,我们认定贼人只有一个时,说不定贼人就不止一个。”

    这个女子如此聪敏,如此合自己的心意!

    李恪不由得看看江承紫,唇角露出一抹淡笑。但即便是这样的淡笑,他心里已是满心明媚的欢喜。

    这个女子,他这样喜欢。

    江承紫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便垂了眸,一脸的滚烫。而她那一垂眸,长睫毛便覆盖下去,微微颤抖。李恪觉得那长睫毛齐刷刷地从他心尖上刷过,他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好在锦云平静地应了一声好,说属下定当竭力,他才算镇定下来。

    “阿紫,等这件事结束,我们回长安吧!”他忽然迫不及待想让母亲见到她。

    他记得上一世,自己虽然疏远她。但她却常常去陪伴母亲,母亲为人清冷,但极其喜欢她。好几次,母亲旁敲侧击地说,“即便他们做的事恶心,但阿芝是无辜的,如今阿芝是你的妻,你也莫要太过冷落。”

    后来,她意外身亡,母亲则是大病了一场。

    “好。”她小声回答,心里还是乱乱的,依旧低着头,很是淑女地吃着烟笋炒肉。

    他轻笑,低头喝了一口小米酒。那边厢,舒敏却是几个纵身就跑到窗下,隔了窗户,急切地喊了一声:“蜀王,九姑娘,穹苍来消息了,出事了。”

    江承紫唰地站起身来,一颗心像是打秋千似的,悬得老高。</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