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贵气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贵气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不激动?你们要让僧道对付我女儿,你让我不激动?”杨舒越激动地喊。。しw0。

    “六爷。此事你莫担心,如今,朝廷命人火速入长安,你得按时启程。”李恪说。

    “让阿芝与我一并上长安。”杨舒越态度很是强硬。

    “阿芝乃我蜀王府未来的女主人,我定会护得周全。”李恪回答。

    “护得周全?你可知你都是些什么人?”杨舒越站起来指了指杨恭仁和大长老,呵呵一笑,讽刺着说,“能为了阴谋将自己心爱之人逼上绝路之人,他们什么做不出来?”

    “老六,你够了。”杨恭仁被戳中痛处,咆哮起来。

    杨舒越不理会,径直说:“蜀王,莫要再试。回长安去吧,我六房再不想与这些人有什么瓜葛。”

    “六兄!”杨师道忧心忡忡地喊了一声。

    “从前,你们对我六房所做之事,我便揭过不提。你们追杀我六房,我亦不再追究,只因想起父亲与我说起,杨氏的荣光与辉煌。只因父亲自言自语地说过想他的心愿是让杨氏再度辉煌。我放下仇怨,昨晚饮宴,我以为你们乃真正杨氏子弟,以为我们杨氏终于同气连枝。却不计你们,你们——”

    杨舒越说得恨恨的,说到此处,顺手砸了一只青瓷的茶杯。瓷器碎裂,四溅开来,屋内死一般寂静。

    “你们,滚。”一向谦谦君子的杨舒越此时异常暴怒。

    “六弟,实不相瞒,今日我来此,就是与你商议应对之法。而且,我认为这是个契机。天下有名的僧道都来了杨氏做法事,阿芝作为杨氏嫡女,又有大才,且是第一次正式入宗祠拜会先祖,出席法事正恰当。此举利大于弊啊。”杨恭仁语重心长地劝阻。

    “哼,谁知你们有什么阴谋?”杨舒越拂袖,朗声让人送客。

    江承紫听到此处,觉得若自己再不出面,父亲定然不会同意自己留在此处。这件事弄僵了也不好。因此,江承紫施施然站起身,提着裙子以极快的速度到了正厅门口。

    门口的丫鬟只是一眨眼间,就瞧见九姑娘站在面前,顿时吓了一跳,心里暗想:刚才打了个盹,不知有没有被瞧见。

    “九姑娘。”丫鬟忙问好。

    “你且退下。”江承紫挥手,不让她通传。

    丫鬟退下,江承紫整了一下衣衫,施施然步入了正厅,很是欢喜地喊了一声:“阿爷,可找着你了。”

    杨舒越见是小女儿,想到这一帮子人想要害这孩子,顿时红了眼,声音也柔和了不少,问:“阿芝,你找我有何事?”

    “阿芝想着要与阿爷分别几日,便来与阿爷说说话呢。”江承紫笑着说。

    “你乖,先回去,阿爷这里有些事,忙完了就来找你。”杨舒越很宠溺地说。他是真心喜欢这失而复得的小女儿,不仅聪颖,而且良善、大气。因小女儿的到来,六房一家才得以团聚云开月明。

    “好。”江承紫甜甜一笑,随后才依礼数拜见了蜀王、大长老、杨恭仁与杨师道。

    蜀王李恪只是瞧着她,神情里带着几丝玩味的笑。而其余三人就略略尴尬地回应。

    “不知阿芝亲手做的茶,各位还喝得惯么?”她朗声问。

    “喝得惯。”杨恭仁回答。

    江承紫却已不理会,兀自惊讶地“啊”一声,问:“是谁不小心呀,这茶杯都摔了。”

    “阿芝,乖,这是为父摔坏的。茶水烫,一时撒了手。”杨舒越解释。

    江承紫嘟了嘴,哼哼地说:“阿爷,你是最最稳重之人,这种事断不会是你做的。”

    “确实是阿爷摔的。”杨舒越有些无奈。他真不愿小女儿知晓今日之事,有所负担。说实话,就算这小女儿真不是他的女儿,他也只认她是自己的女儿。

    “那就是有人惹了阿爷不高兴。”江承紫笃定地说,然后看了看李恪,问,“蜀王,不是你吧?”

    “怎么可能是我?我一向最敬重我的丈人呢。”李恪这马匹拍得浑然天成,说得一本正经。

    江承紫都快吐了,却又无端脸红,娇嗔一句:“呸,还没嫁给你,乱喊什么。”

    “迟早的事,天下皆知你是我蜀王府准女主人。你还想跑不成?”李恪公然**。

    江承紫脸红,却也不甘示弱接了一句:“那得看你表现。若有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我才不要你呢。”

    “我不纳侧妃,不配通房,不养歌舞伎与各种姬妾。夫人说什么就什么,夫人说什么都是对的。由不得你不要我。”李恪很是得意地说。

    “你这是让我背上恶名,其心可诛。”江承紫朗声说。

    “那你愿意背这恶名吗?”李恪瞧着她问,完全视旁人如无物。

    “愿意。”江承紫也完全不理会旁人,回答得理所当然。

    几位老家伙挂不住了,心里腹诽:这两人太大胆了,这,这简直是当我们不存在啊。我们貌似是在谈正事啊。

    于是,大长老先咳嗽起来。杨恭仁赶快关心一下大长老身体状况,江承紫也顺便问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瞧瞧。

    大长老摇摇头,说:“没事,没事。”

    “哦,这样啊。”江承紫若有所思的模样,忽然问,“大伯父,是你跟我阿爷说了什么吗?”

    “什么?”杨恭仁问。

    “我阿爷生气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江承紫语气平静地说。

    杨恭仁看这女娃的眸光也很平静,就那么直直地看过来。虽然很平静的眼神,杨恭仁却不自觉地觉得那眼眸如刀。

    “我没有。”杨恭仁否认,心却有点虚。

    “那就是十二叔。”江承紫又转向杨师道。

    “不是我。”杨师道连连摆手。

    “不是十二叔啊。”江承紫自言自语,眸光却已转向大长老。

    大长老心中暗骂杨恭仁与杨师道两个家伙,竟然这么圆滑,三言两语摒弃开来,让自己来跟这女娃说话。这女娃这眼神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啊。

    “我们只是与你阿爷商议事情。”大长老耐心地说。

    “我阿爷明日入长安,去工部上任,如今工部忙得人仰马翻。我阿爷还要着手格物院的建立。这格物院是个新机构,要建立起来,事务必定繁忙。你们说的事,可与这格物院有

    关?”江承紫朗声问。

    “这,这倒是无关。”大长老讪讪地回答。

    “既是无关,就不该来打扰我阿爷。别的事,若是事关内宅之事,可交给我阿娘,抑或秀姨娘。”江承紫径直说。

    “阿芝。”杨恭仁忍不住出口提醒。这女娃话语太过了,把他们比作内宅妇人么?

    “大老爷别不高兴。我就事论事。若是别的事,事关我,与我商议便可。”江承紫直接接过来。

    “阿芝,你莫要掺和,快回去收拾包袱,明日虽阿爷一同去长安。”杨舒越打断她的话。

    “阿爷,这别的事,你莫操心。如今,你要操心的是格物院的建立,虽然大兄与子秋与你同去,但主要还是看你。至于长安置业之事,阿娘会打点妥帖。而这祖宅的妖蛾子,便由我来收拾即可。”她说到后来,语气越发冷了。

    杨舒越猛然一怔,这才明白过来,这小女儿恐怕是什么都知晓了。

    “阿芝,你——”他喊了一句。

    江承紫点点头,说:“阿爷,阿芝什么都知道。”

    “那你还执意留下来?”杨舒越蹙了眉。他也知这小女儿做什么都有自己的打算与主见,且很难被说服。如今,她既然知晓一切的事情,又不愿意走,想必是有其打算了。

    “我留下来看看祖宅众人的诚意。”江承紫说这话时,非常傲慢地看着杨恭仁与大长老。

    杨恭仁眯起眼睛,问:“阿芝,你这话什么意思?”

    “族学院,你们欠我一个真相;昨日夜宴,你们欠我一个礼数;而请了一帮的僧道来家里闹,我若不在,且不落了你门口实?”江承紫笑意明媚,一字一句说得轻飘飘的。

    杨恭仁与大长老却只觉得这脆生生的女童声音有着森森的寒意。杨师道也是暗暗惊讶,原以为只是传说,却不料这女娃真心厉害得不得了。

    “阿芝,此话欠妥。我们杨氏同气连枝”杨恭仁说。

    江承紫冷笑起来,说:“如果真是同气连枝,昨晚会有那闹剧?如果真是同气连枝,请僧道一事,不事先与六房商议?”

    杨恭仁没说话,大长老只是叹息一声。杨舒越也不好开口,先前以为女儿什么都不知道,如今看来女儿有自己的主见。

    “好了,我就在这祖宅,等着你们的诚意。说实话,六房没有你们,一样可以平步青云。”江承紫语气一转,已将这件事盖上定论,。

    她毫不客气,那说话的气势有一种天生的贵气。

    杨恭仁没说话,蜀王却是柔声安慰:“好了,莫生气,今日天色正好。我们找个临水榭去喝茶下棋去。”

    “好。”江承紫脆生生地回答,也不管在场众人,只是对杨舒越说,“阿爷,等你空了,差人来告诉我一声,我来与你说说话。”

    “好。”杨舒越点点头。

    江承紫就跟李恪有说有笑地走了。留下几个大老爷们儿面面相觑,一方面是想到自己的青春年少,一方面是觉得特别无语,特别憋屈。

    你要说人家不懂礼数吧,似乎不是人家的错啊。你要说她懂礼数吧,又没发现哪一句话,哪一个动过是懂礼数的。

    “既然阿芝有所安排,我便不多说。你们——,请回吧。”杨舒越原本想放点狠话,但转念一想觉得没必要。如果他们真敢对付阿芝,莫说是六房,就是蜀王都不会放过他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