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母女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母女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决不能让任何人知晓阿芝的秘密。从今往后,这个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阿芝。这个秘密终自己一生都要守住,就连杨舒越都不能告诉。

    杨王氏坚定了决心,沉沉睡了半日醒来后,内心已平静。她再去后院看阿芝时,那女孩正在花房里走来走去,看那些早就凋敝的植物,甚至动手在除去杂草。

    她站了一会儿,那女孩转过来瞧见她,十分高兴地跑过来,抱着她的胳膊说:“阿娘,这院落太好了,我好喜欢这个花房。”

    “以后到了长安,也弄个花房就是。”她不觉将声音放柔和了。

    小小的女孩眨巴着眼睛,眸子晶晶亮,神采灵动。

    “阿娘,我真幸福。”她又将她抱住,懒懒地说,“我真喜欢这个家,我一定会守好这个家的。”

    “傻啊,你还是个孩子。守护这个家,有阿娘阿爷,还有你大兄长姐呢。”她爱怜地抚她的头顶,想到这小女娃一路走过来的路,虽然她以一种独特的强势让六房始终化险为夷。

    可是,入蜀中时,她一人翻越蜀道,她这个做娘的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好难过。

    “嘿嘿,阿娘。我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我也要出力。”她傻傻地笑。

    这个孩子喜欢对她撒娇,也只有在她面前才会这样傻傻地笑。在别人面前,总有一种格外的警惕与防备,那神情清冷如同晨霜。

    “嗯,你出力,却不可乱来。你是阿娘的孩子,就要好好享受。”她低头看着她。她与阿芝不同,阿芝的面容没这么灵动,眼神有点呆,而她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却又很是柔软。

    “嘿嘿,是,遵命。”她举手行礼,也不知是哪里古怪的礼数。

    她不计较,只是将她抱在怀里,低声说:“阿芝,我们的敌人很多,想要害我们的人很多,你要处处警醒,阿娘不想失去你这个女儿。”

    “是。”这一次,她很严肃地回答,“阿芝一定会长命百岁,陪着母亲。”

    “傻呀,你要嫁人的。”杨王氏说这话的时候,不知不觉又涌起了泪。

    “嫁人也能陪在母亲身边,嘿嘿,只要我想。”她笑着说。

    杨王氏没说话,只搂着女儿,坐在一旁的软席上,享受三月和暖的日光。

    “决不能让任何人知晓阿芝的秘密,决不能让任何人伤害阿芝。”她心里默默地说。

    可是,她也清楚,阿芝锋芒无论如何也是掩饰不住的。自己会怀疑,难保不会有旁人起疑心。尤其是那些对阿芝、对六房怀着恶意的人。

    比如,一直将杨舒越以及六房视作眼中钉的老夫人。又比如说,在杨氏祖宅里,那些牛鬼蛇神们。

    也因此,她提议早日上长安,以免陛下对杨舒越与杨清让有意见。

    杨舒越与杨清让也是同意,就连蜀王也在一旁点头,说:“我也正有此意。”

    一切顺利,只在这里再待两天,杨氏又经历了这样巨大的变故,自己小心些应该不会有大的事吧?

    但杨王氏还是不放心,随后还是单独见了见蜀王,很是客气地说:“这弘农杨氏祖宅,对六房居心叵测之人甚多。如今,更有人将阿芝视为眼中钉。我担心这几日会有什么变故,还请蜀王多警醒些,庇护我六房众人,尤其是阿芝。”

    “六夫人放心,这是我分内之事。”李恪恭敬施礼,随后就去做了新的部署。

    蜀王府的护卫很厉害,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杨王氏看着屋外点点繁星,心里还是隐隐不安,太阳穴突突地跳。

    今晚一场宴席,她终于知晓为何心里会隐隐不安了。软轿略略颠簸,她将衣袖中的手握紧,狠狠攥着那张纸条。

    善于钻营的三夫人,想必也是不信任阿芝骤然不痴傻的那套说辞,要不然也不会递过来这张纸条。当然,这张纸条是试探还是示好,她暂且不去想。

    她如今只是犹豫不决,该不该问阿芝是何来历?这些道士、高僧、收妖符什么的,对她有没有伤害?这事能找谁去商量?

    杨王氏想到这些事,只觉得头脑里一片乱。

    她最初确认这女娃不是自己的女儿时,想过不问她的来历。可是,如今要保护她,岂能不问来历呢?但若是问了,两人还能像从前一样,做快乐的母女么?这个小小的人儿还会儿拿脸蹭在她的掌心撒娇么?

    杨王氏承认自己有私心。她已经失去了陪伴九年的女儿,绝不想再失去这个贴心的孩子。

    可是,怎么问?

    她觉得为难,不由得将头靠在软轿的一侧。

    “阿娘,你怎么了?”坐在一旁的杨如玉又一次问。

    杨王氏摇摇头,说:“没事,莫担心。”

    杨如玉又不傻,明显瞧出母亲心事重重,所以才出言询问了几遍。可是,母亲明显不想让她知道,她也不继续问,只任由软轿徐徐向前。

    回到了六房,杨王氏招呼杨如玉在内宅的大厅等着,她则吩咐厨房做了简单的糕点与炊饼,配上熬好的羊骨头汤,算作对付了晚饭。

    一顿简单的晚餐,母女俩没有多一句话,吃得文明,吃得沉默。

    待吃完了之后,杨如玉起身,才说:“阿娘,阿芝还没回来。”

    杨王氏脚步一顿,一颗心顿时提起来,面上却是竭力表现得平静,甚至语气平淡地说:“阿芝自有分寸,功夫也好,不由我们操心,你且先去睡了吧。”

    杨如玉本来很是敏感,听母亲这话,顿时就觉得自己方才那一句简直多嘴。所以,她赶忙住嘴告退,躲避回自己屋里去沐浴躺下,自个儿思索嫁到太子府的话,该如何平衡、如何生存。

    至于如同惊弓之鸟的杨王氏因了杨如玉那一句话,一颗心更悬得老高,在大厅里来来回回踱了五次后,她决定去前院看看。

    刚入了前院,便瞧见杨初急匆匆的进来。

    “杨将军。”杨王氏喊了一声。

    杨初立马恭顺地回答:“属下在。”

    “这宅子不太平,你,你可否去帮我寻一寻九姑娘?”她说。

    杨初一听,笑了笑,说:“六夫人莫担心。九姑娘与我家王爷在赏月散步,回来得自然会晚些。再说,王爷有安排的。”

    “不,不,宅子不太平,我这心不安得很。你却帮我催促

    他们火速回来。”杨王氏连忙说,神情阴郁且固执。

    杨王氏是九姑娘的阿娘,杨初跟着蜀王是常常见到这位妇人。沉着冷静,任何时候都安之若素,脸上神情何曾这样阴郁可怖过?

    杨初吓了一跳,也怕自家王爷出事,便草草地向杨王氏作了个揖,径直点了十名靠实的护卫去接蜀王与九姑娘。(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