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为母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为母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屋外明月在天,清风徐徐。

    “冷吗?”李恪低声问。

    “春日了,不冷。”江承紫也小声回答。

    “祖母为何非要留下阿芝?”一直没说话的杨如玉还是向母亲问出了心中疑问。

    心事重重的杨王氏脚步一顿,却也只是摇摇头说:“总是要害阿芝。”

    “我也直觉祖母非得要留下阿芝,其中定然有诈。”杨如玉低声说。

    “不管她。这宅子内,看我六房笑话的,等着落井下石的,想要暗害我们的人,可不止一两个。这种明面上的,就没什么好惧怕了。”杨王氏又说。

    “阿娘能这样想,就好了。”江承紫朗声说。

    杨王氏回头看了她一眼,蹙了眉,说:“你得了仙缘,身手了得,天资聪颖。可是,还得警醒些。今日之事,若非今晚情况,你是不打算与我说起?”

    江承紫低了头,低声认错说:“阿娘莫生气,是阿芝错了。”

    “你是我儿,我能不知你?你是怕我担心,想要自己处理。”杨王氏叹息一声,又说,“阿芝,你要牢牢记住,我们是一家人,你不是旁的什么人。”

    你不是旁的什么人,我们是一家人!

    这一句让江承紫涌起泪意。前世今生,也只得在这个家里才能真切体会到相依为命的家人温暖。

    “阿芝谨记。”江承紫回答,始终低着头,不敢抬头,怕杨王氏瞧见眼里的泪。

    “嗯。”杨王氏点点头,就说,“我与你长姐都没吃好,回家后还得再做些吃食。你可要些?”

    “我吃了不少,不要了。”江承紫摇摇头。

    “我也不要了,那种宴席,除了吃,在找不出别的事做了。”李恪看杨王氏看向他,还没等杨王氏开口,立马主动回答。

    杨王氏“嗯”了一声,便入了软轿,催促往六房去,也不管江承紫是否上轿子。这个女儿的能耐她是知道的,速度极快,功夫又高,人还聪颖。一般人伤不了她的。而且,很多事,一经点拨,她就是触类旁通,举一反三。

    所以,她对小女儿的处事与自我保护能力信得过。莫说一般人,就是老狐狸也不是她的对手。可是,她毕竟年少,论起手段来,未必就是那老狐狸的对手。

    想到这里,她又将拳头放开,手掌里是一小块纸,上面写了一行字:老夫人派人秘密请各地高僧与道士前来,几日就到,怕是要对付阿芝。

    当时,她刚落座,三夫人瞧见她的手帕,便过来说看花样,在她手心里放了纸条。

    她将那纸条略一展,看到的瞬间,心惊胆战。原来不止一人怀疑过么?

    她看向三夫人,三夫人却正襟危坐,似乎方才的纸条并非她放在她手心里的。

    杨王氏无心去揣测三夫人的心思,只想到那纸条上的字,觉得头皮发麻。

    “阿娘?”共乘一轿的杨如玉看到阿娘脸色不好,连忙喊了一声。

    杨王氏抬头看着大女儿,什么话也没有说。

    “阿娘,你是不是不舒服?我让阿青给你瞧瞧?”杨如玉低声询问。

    杨王氏摇摇头,说:“我只是累了。”

    她不想与大女儿说起自己的担忧,也不想与旁的任何人说起,包括自己的丈夫。

    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旁人不知道,做娘的最清楚。

    当初,阿芝从落水河里被救上来,突然就开窍,变得天资聪颖,对外说是神魂被带走修炼。可这种事也就骗骗外面的人罢了。她这个做娘的与自己女儿相处那么久,怎能不知女儿是什么样的人呢。

    杨敏芝严格意义上说,并非痴傻得不省人事,她只是不怎么会说话,对于杨王氏的叮嘱还是很听的,并且这孩子最是良善,对蚂蚁之类的小虫都舍不得踩死。就算真是神魂回来,也不至于杀个活生生的人,没丝毫的情绪波动。

    就算当日,自己的小姑姑叱咤风云,说起初次击杀一个想要杀老幼的匪徒时,也是不住地说简直是噩梦一样的回忆,当时就看到血在刀锋上流淌,那匪徒的血从脖颈间喷射,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妖怪。

    小姑姑说起第一次杀人,自己浑身颤抖,噩梦连连数日。但反观阿芝,击杀羌人匪徒后,回来之后平静得很,吃饭洗澡饮茶练功摆弄植物,谈笑风生,简直是该干嘛干嘛。

    那时,她万分怀疑。

    后来,到了杨氏祖宅,因接了蜀王的信,要六房先对付芳沁,他们随后就到。她首先拿了芳沁开刀,在芳沁的干儿子来势汹汹要杀她时,阿芝出手击杀那歹人。

    旁人没看清,她却是看的清清楚楚,阿芝出手快准狠,一击毙命。然后,又站在一旁,静默得如同一碗水,仿若方才的波动都不是她。

    杨王氏那时,仔仔细细地看过小女儿的神情,那眼神平静得很,仿若方才只是散步一般平常的事。

    “你第一次杀人,什么感觉?”时夜,坐立不安的她问一名护卫。

    那护卫想了想,神情黯然,表示是很可怖的经历,不想再去回忆。

    “会不会有人第一次杀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杀完之后悉如平常?”她又问。

    那护卫摇摇头,说:“若真是第一次杀人,心里没任何波动,那只能说明此人没有什么感情,不太正常;又或者不是真的第一次杀人。”

    杨王氏没再问,只倚靠在窗前看着墨黑的夜。

    修仙道者,仙风道骨,定然不会讲这杀戮之事。她的小姑姑就是信道的,她对道家思想也有所理解。若是阿芝所谓的跟随道者修行,哪里又曾杀过人呢。

    可是,她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从洛水田庄落水醒来后,她对杨氏六房每个人都极力呵护,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她对陌生的良善之人也是极力保护,甚至还天真地想着以己之力让百姓和乐。

    那么,她不是第一次杀人!

    这是杨王氏得出的结论。

    这个结论让她瞬间泪如雨下。因为这个结论所预示的另一个真相便是:自己那相依为命九年的女儿已被陈盘子和王婆子的女儿害死在洛水河里了。如今在身边的阿芝,应该,应该是另一个人。

    对,肯定是,肯定是阿芝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人的魂!

    她早年听养母与一群妯娌闲聊,说过一些志

    怪之事。什么借尸还魂,狐狸报恩报恩,仙女下凡之类的。这些妇人们说起这故事,都是说的有板有眼的。她年幼,也在一旁听一听。后来年长,也总是听闻各地不断有奇闻。比如,谁家女儿明明已经死透了,却倏然又推开棺材板活过来,众人敬而远之,此女却勤劳靠实,引领一家人走出困境。

    那时,她总觉得这些故事是那些穷或者被困得没办法的弱者可怜的幻想罢了。再后来,读庄周梦蝶或者蝶梦庄周,也已经觉得那是庄周的痴人说梦,吃饱饭没事干胡思乱想。

    可是,她有时候还是隐隐期待这样的奇遇发生在自己身上。比如,父母还能再回来,小姑姑还能再活过来,哪怕是借尸还魂也好。

    因此,年少时,她曾问过王氏宗祠里那位据说仙风道骨的长者关于鬼魅的事。那位长者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说:“我等凡人,不曾见过鬼神,但这也不足以证明没有。”

    她默然不语,那长者以为她不信服,便又说:“世间种种,存在即合理,莫要以我们蜉蝣之心去观万千沧海。”

    她拜谢长者赐教,从此之后,只竭力活着,做好每一件事,希望有朝一日,父母与小姑姑都能回来。

    然而,这种神奇而可怖的事从未出现过。之后的岁月,她过着提心吊胆的苦日子,隐忍蛰伏,想要保全一双儿女。可是,痴傻的小女儿还是于春日落入湍急的洛水河。

    那一晚,她想到如今已不是陪伴自己九年的女儿,住在女儿身体里的灵魂不知是何方鬼魅抑或妖魔。

    她首先不是害怕,反而是泪如雨下。

    那个陪伴自己九年的不幸小女孩儿,那个笑起来天真无邪、有着小小的酒窝女孩,那个在自己怀里柔软的小小人儿,如今已经不再。

    杨王氏捂着嘴,泪如雨下,拼命擦眼泪却是如何也止不住。身后是刺绣的屏风,屏风之后是雕花大床,床上的杨舒越鼾声已起,安然入睡。

    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洪水,泛滥成灾。她哭疼了眼才止住了泪。

    后半夜,她就与迟迟出来的一弯新月相对,一会儿想那个痴傻的良善小女孩,一会儿想这一年多与阿芝的相处。

    平心而论,不管这位是人是妖,是鬼是怪,亦或者真是如她所言,师从仙者。她始终没有害过杨氏六房,反而处处为六房着想,用尽生命也要护着自己的家人。

    她是真正地将杨氏六房当作家人来对待,而且步步为营都在为杨氏六房的前途谋划。

    她想到阿芝,便想了更多。

    “她一定也是想念母亲的孩子,她一定怕孤独。”杨王氏喃喃地说。因为她想起有几次她依偎在她怀里,抱着她的胳膊,睡得香甜,醒来时还贪婪地抱着,笑嘻嘻地说,“有娘的孩子是最幸福的。如果能永远在阿娘身边就好。”

    “傻丫头,你将来是要嫁人的。”杨王氏那时还没过多怀疑,只道是她撒娇。

    “可是,阿娘的温暖是谁也比不上的。”她懒懒地说。

    杨王氏想到这事,眼泪又来了。低声说:“这也是个乖孩子,喜欢娘的孩子都不会坏。可是,我的阿芝啊——”

    她的眼泪簌簌滚落,心里苦楚,想念自己的孩子,却也心疼现在的阿芝,于是她便肆无忌惮地任由自己哭了整整一夜。

    天微明时,杨舒越醒了,看到杨王氏不在,吓得翻身而起,外衫也顾不得穿就冲出来,发现杨王氏在罗汉床那边靠着软垫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痕。

    “阿宁?”杨舒越低喊一声。

    杨王氏迷迷糊糊听得到他在喊,但是她发不出声音,只听的眼前的女娃笑着在说:“阿娘,不要伤心,我们缘分尽了,我得要走了。”

    “你去哪里?”她着急地喊。

    “阿娘,你不要担心,我自是找我有缘的人去。”她回头一笑,左右的发髻上红头绳绕成的花正是杨王氏平素里为她梳头的打扮。

    “你不要扔下阿娘。”杨王氏喊了一句,眼泪扑簌簌就滚落下来。

    “阿娘,有那位阿姐守护你们,我很放心。如今,我们缘分已尽,我要去找跟我缘分深厚的人了。”小小的女娃又走回来,将手放到她的脸上,轻轻地为她拭去眼泪,说,“阿娘,莫哭,好好的。”

    杨王氏的眼泪簌簌落,女娃站起身往繁花深处走去,消失不见。

    “阿芝。”她喊了一声。

    “阿宁,阿宁。”急促的呼喊声越来越大。

    她骤然睁开眼,看到外衫未系的杨舒越正一脸焦急地看着她。

    “阿宁,做噩梦了?”杨舒越伸手替她擦泪,声音温柔。

    杨王氏点点头,一丝力气都没有。方才,在梦里与自己告别的那个女娃就是自己的阿芝,她作为母亲不会认错自己的孩子。

    “是梦到阿芝怎么了?”杨舒越低声问。

    “是阿芝她——”她情急之下差点脱口而出说阿芝走了,却又硬生生打住,等了一会儿才说:“我梦见那一日,洛水河畔,阿芝被冲走了。”

    杨舒越将她揽入怀里,柔声安慰:“都过去了。阿芝被蜀王救了,而且她不痴傻了,我们六房也苦尽甘来,过得很好。”

    “嗯。”她低声回答。

    “其实,我们最该感谢的就是阿芝。她是六房逆袭转折的契机。”杨舒越柔声说。

    “是。”她说,想起小女儿说“有阿姐代替我守护你们,我放心”,小女儿说的阿姐应该就是现在的阿芝吧。

    这确实是个好孩子,虽然杀人不眨眼,却不是乱杀无辜。

    那么,这一生都将这个秘密放在心底,好好去保护这个孩子吧。

    杨王氏用了一整夜的时间来流泪,算作对那个陪伴自己九年的女孩的祭奠。在这个日光灿烂的清晨,她坚定了要守护现在的阿芝,守护这个家的决心。

    决不能让任何人知晓阿芝的秘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