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杨氏八卦天团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杨氏八卦天团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老夫人听了,喜笑颜开,笑着说:“无妨,无妨,不是什么大事。”

    杨宏则神情认真,摇摇头,说:“不,太祖母此言差矣。做错事就是做错事,不在于事大事小。这种立于墙角偷听的事,实乃非光明磊落。”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较真呢?”杨静也轻笑。她虽然在清微观修行,但大夫人常常来看望她,也是说起过杨宏的情况。只不过,她也一直以为是早产导致身体羸弱,却不想是有人给杨宏喂毒。

    “四姑奶奶,祖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告诉我,男子汉要勇于承认错误,还要勇于承担错误。”杨宏还是一脸严肃。

    “好了,宏儿,今日是家宴,莫要说这些了。”萧玲玲笑着打断他的话。说实话,她也不明白在院里养病看书的宏儿为何会来这里,而且向来沉默寡言的宏儿总是怪怪的。

    “是,母亲。”杨宏很是乖巧地回答,随后又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江承紫。

    江承紫感觉到又目光扫过,筷子一凝,一下子看过去。杨宏吓了一跳,顿时移开眼睛,面上还算严肃,内心却是乐开花了。

    她还真是特别,众人都在聆听教诲,她一个人在不声不响地闷头吃饭。不知是饿坏了,还是怎么的。

    而且,她还真是大胆呀,太祖母方才就是在挑剔她不守礼仪。现在,长辈们没动筷子,她却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

    果然如同外界所言,是个传奇!

    杨宏自顾自想着,心里的愉悦不知不觉爬上了嘴角。

    江承紫本来在认真对付一盘刺身,一筷子刚入嘴,还在体会滋味,就感觉到窥伺的眸光,不由得抬头看去,就看到不自在的杨宏小朋友别过脸,然后端坐在老夫人身旁,在那里自顾自地沉思,嘴角上扬,带着莫名其妙的愉快。

    “宏儿,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疼了?”萧玲玲看自家儿子反常,一颗心一下就悬起来,话语也十分紧张。

    “母亲,宏儿没事。”他抬头看着萧玲玲说。

    杨静一瞧,笑道:“玲玲,你瞧瞧他这神情放松愉快,哪里是不舒服呢?”

    “是,是我失态了。”萧玲玲不好意思地说。在宏儿抬头的瞬间,她也发现宏儿神情轻松愉快,那唇角微微上扬,像极了他父亲年少时。

    “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关心则乱啊。这么些年,宏儿游走在生死边缘,最苦的就是你这个做娘。我们是看在心里,却不知如何来替你分担。唉!”十夫人朗声道。

    各房也是纷纷附和,萧玲玲抹了抹泪,说:“多谢各位长辈关心我与宏儿。”

    “我们都是观王一房的人,就算平素里有个牙齿咬舌头的磕绊,说到底我们是一家人。”四夫人也说话。

    一时之间,除了杨王氏,各房纷纷都说好话。

    江承紫不为所动,只认真品尝大唐的宴席美食,琢磨着应该加一点什么滋味更好。而杨如玉向来不愿意在这种场合出风头。杨王氏更是不喜欢做一个说废话的人。因此,一时之间,最该在杨宏这件事上表功的六房是一声都没吱。

    “宏儿能今日,真正是要感谢九妹妹了。”萧玲玲客气地应付了众多的关心,而后话语引到江承紫河边。

    “嫂子客气,这是宏儿自己的福气。或者是得了他这份儿福气,我才能遇见王先生呢?”江承紫将筷子轻轻放下,眉目含笑,语气贴别纯真。

    漂亮话谁不会说呢?

    江承紫说完之后,三夫人就笑起来,说:“瞧瞧,这九丫头就比我们这些会说话,这话说得任凭是谁,听着都舒坦。”

    “三伯母,阿芝是实话实说。”江承紫语气神情特别纯真,任凭谁看来都不是说的客套话。

    三夫人慈爱地笑了笑,说:“阿芝就是特别坦诚的孩子,我当然知道。”

    “就是嘛。我师父曾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数与缘分。这或者因了旁人得来,但说来说去,却也是因得命中该如此。”江承紫又装神弄鬼来一句。

    “阿芝此言甚好。不过,我等俗人,在这俗世,就遵循俗世规则。恩怨分明,爱憎感激自是要分清。”三夫人又说。

    众人总觉得这三夫人与往日真的大相径庭,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从前的三夫人只喜欢在老夫人跟前讨好,满嘴好话,没一句真话。而今的三夫人性子淡了不少,字字珠玑,神情坦荡。倒越发有仙风道骨的气质,让人颇为喜欢。

    “三婶所言极是。”萧玲玲接了话,便对着江承紫鞠躬行礼,道,“阿芝妹妹谦虚客气,不揽功。我却不是个是非不分的。这若非六婶六叔回来,带了王神医前来,而九妹妹又特地去探望宏儿——,今日,他哪能站在这里?”

    萧玲玲说着,示意杨宏也一并来行礼。

    江承紫施施然起身,说:“堂嫂这礼数就见外了。”

    “不,这是应该的。”萧玲玲很坚定地说。

    眼前的女孩或者不能体会一个母亲的心,若是孩子去了,那么,这个母亲的生命都会被抽走所有的生气。她拯救的不仅仅是杨宏,也是拯救了她这个心力交瘁的母亲,更拯救了大房的血脉。这是如山的恩。

    至于那些计较与打算,她只是妇道人家,只是一个母亲,她不想去过问。

    “堂嫂,你记得那日我与你说过,我帮你的原因吧?”江承紫依旧施施然站在那里,眸光却是瞧了瞧杨宏。

    杨宏不理会其母让他来向江承紫行礼的要求,只蹙了眉坐在老夫人身边,岿然不动,像是没听见自己母亲的请求一样。

    “你说过。”萧玲玲点点头。

    各房都好奇这原因,但都三缄其口,忍住一颗八卦的心。倒是杨静很直率地问:“咦?我倒很想知道内里的故事呢?阿芝,你到底因何原因要帮助玲玲呢?”

    “四姑姑,其实没有复杂的故事。”江承紫朗声说。

    “那到底怎么回事?”杨静问出众人想问的问题。

    江承紫也不隐瞒,只缓缓地说:“我自小在洛水田庄成长,与各位并不熟络,情分什么的,恕我直言,也没有多少。”

    她顿了顿,众人心里一凉,只觉得面子挂不住,内心纷纷吐槽:这种惹人生气的大实话说得理直气壮,丝毫不怕得罪人,也是没谁了。

    “呵,这是自然。虽说,血浓于水,人与人之间

    的情感到底要彼此坦诚、彼此呵护,才能生长。”杨静听江承紫的话也听得心惊,赶快补了这么一句来圆场。

    江承紫点点头,继续说:“回到祖宅,我自是想要瞧瞧我传说里的亲人们。而作为后辈中比较特殊的宏儿自是被我长姐提起多次,每一次都赞不绝口,却又心疼无比。”

    她提到了自家长姐,杨如玉有些尴尬,她在祖宅时,可从没去过杨宏的宅子。甚至不曾提出过去探望这个病弱得随时可能死掉的少年。

    “多谢阿玉妹妹记挂。”萧玲玲又对杨如玉一拜。

    杨如玉施施然起身,回了礼,说了句不客气。

    而江承紫则是继续说:“也因了长姐的关系,我这个做长辈的便想着去探望宏儿。而在宏儿的院落里,一花一草,甚至一块石头上的花纹,都浸润着堂嫂对宏儿浓浓的母爱。阿芝向来认为,母爱是最值得尊敬的。”

    萧玲玲点点头,又去示意杨宏来行礼。杨宏却就视而不见,似乎周遭一切都不关他的事,沉了一张脸,坐在老夫人身旁。萧玲玲着急,却又不敢明着去喊。

    正在这时,杨静忽然大声赞叹:“母爱是最值得尊敬的!说得好。”

    “静儿怎么了?”老夫人有些担心。这是她的掌上明珠,从小就灵动却又乖巧的孩子,是她的最爱以及骄傲。可是因为一个男人,失魂落魄将近二十年了。

    “母亲,从前是静儿糊涂,是静儿不孝,让母亲担心。请母亲原谅。”杨静双膝跪下,态度很是诚恳。

    “静儿,母亲早没怪你。我失去过好几个儿子,夭亡过几个孩子,只要你活着,对于母亲来说,便再无怨言。”老夫人也是动情。

    杨静泪眼婆娑,老夫人也是老泪纵横,将杨静搂在怀里。

    在场的人也是各自偷偷抹泪。江承紫则是神情恍惚。她想起在前世里,从未得到过的母亲的拥抱。那时,她为妈妈淡淡的一句“不错”高兴得几天睡不着。

    “静儿糊涂,若年少时能有阿芝这般透彻,也不至于让母亲伤心。”杨静伏在老夫人怀里哭。

    在场的人在湿润了双眼后,忽然有点懵逼,只是吃一顿饭而已,怎么这话题场面已经拐弯拐到这么不可思议的地方了?

    懵逼的人都瞧着杨静与老夫人哭得动情,杨宏在她们俩旁边岿然不动,像个雕像似的,仿若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只是他眼神让人觉得很冷漠。

    小小年纪,方才说话时,眼眸纯真,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而现在,他这眼神又冷漠如刀,阴冷阴冷的,让人非常不舒服。

    这孩子——

    在座的都是他的长辈,又都觉得这样去瞧一个孩子是不应该的。

    可是,在老夫人与杨静互诉衷肠之时,众人缺又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杨宏进来之前说了一句话。他说:“凭什么阿芝的去留要不相干的你们来决定呢?”

    这话语气虽然很平,基本没有什么起伏,但那反问的语气让众人顿时觉得特别猖獗啊。

    是啊,这小子特别猖獗。只是他进来后,又是乖巧的模样,大家倒是将这句话忘了。

    可是大家记得这话又能怎么样?人家老夫人正和掌上明珠母女情深啊。

    老夫人与杨静哭泣了一番,彼此冰释前嫌,止住了哭。杨静才擦干眼泪感叹:“阿芝是个明事理的孩子。”

    “嗯。”老夫人此番得了爱女重回,又是这样动情的表白,也便附和了女儿。

    “因此,这孩子即便不曾入了族学,就她这悟性,定然也不会辱没了杨氏荣耀。对吧,母亲?”杨静问。

    老夫人心一沉,这女儿竟然在这里等着自己么?难道方才的眼泪都是为这后续作铺垫的道具么?

    老夫人心里顿时就不爽,便严肃地摇摇头,语气严肃地说:“这明事理与懂礼数是两回事,静儿,你是越发回头去了。”

    “母亲,你为何非得要阿芝在这族学?作为母亲,一颗为儿女的心都是一样的,方才六嫂不惜冲撞了母亲,不也是因一颗为了子女安危的母亲的心么?母亲既是这般爱我们,推己及人——”杨静着急了。

    老夫人的一张脸越发沉了,摆手打断她的话,道:“你莫要说了。阿芝是要入主蜀王府的人,身份与我们都不同。今日,若是阿玉也不曾入族学,我亦会要求阿玉留下来的。”

    老夫人表示自己一视同仁,并非出自私心。

    江承紫早就坐下,将桌上新上的一盘蘑菇放到鸡汤火锅里烫了烫,完全不关心杨静方才的表现是出自真的关心,还是暗地里挖坑给自己。

    对于她老说,要离开或者留在弘农杨氏,都不是旁人可决定的。换句话说,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要挟与拿捏她,那么,这里的规则,她乐意守才教规则,她不乐意守,那真什么都不是。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会啪啪打人脸。毕竟,她还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

    她在内心中将自己夸一番,而那边厢老夫人不准任何人再提这一件事,杨静想要说什么,也被老夫人呵斥住了。

    众人纷纷看江承紫与杨王氏。杨王氏的岿然不动,端坐在位子上,眸光神情跟入定似的。而江承紫则是专心致志地对付鸡汤蘑菇,在那里研究弘农杨氏这种小火锅炉子的砂锅质地,还轻声询问了旁边负责布菜的小丫鬟。

    这——

    众人无语,很想提醒一句:喂,九丫头,你的命运被决定啦。

    可是,众人都不敢说话。于是,想要看八卦的各房又期望三夫人或者杨静提醒一下这醉心于食物的九姑娘。

    “就这么定了。”老夫人一下子拍板,又下意识地瞧瞧这一对母女,却发现人家根本没当这是一回事,连应声都懒得应声。

    “今日之后,九丫头就去族学先学习杨氏礼仪。”老夫人朗声说。

    江承紫抬起头看了看她,正要说话。坐在老夫人身旁的杨宏却是说:“阿芝的去留,自有她自己决定,何须你们这些不相干的瞎操心呢?”

    他这话简直是大逆不道,将老夫人一并骂了。

    众人脸一沉,但心里比谁都兴奋:啧啧啧,看接下来怎么发展,怎么收场。

    各房都顾不得饥肠辘辘,巴不得就看后续剧情。(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