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来去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来去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王氏虽然反击得掷地有声,暂时占了上风,但这场上这形势剑拔弩张,这老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阿娘是护女心切,拂了她面子。这心胸狭窄的老太婆怕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江承紫密切注意着周遭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不就是礼仪问题么?何必大动干戈,好好一顿饭呀。”打破这种沉默的是杨静。

    她笑着站起身来,对老夫人盈盈一拜,说,“母亲,你呀,从嫁入杨氏就为杨氏操劳。这番,各房已分了家,就任由他们折腾,你操这份儿心作甚?”

    “哼,你也来说我的不是?”老夫人反问,语气不善。

    本来,她被杨王氏弄得一腔怒火,正没地方发,这杨静就撞枪口上来了。加上这么多年为这个掌上明珠操碎了心,便是没好气地就朝杨静发作了。

    杨静不是儿媳妇,更不是哪一房的人。作为老夫人的掌上明珠,自家亲娘发发火,她不害怕,也不放在心上。

    所以,面对老夫人的怒火,她还是和颜悦色地笑着说:“母亲,静儿哪里是说你不是呢!只是希望您身体康泰。过去,你总操心,事必躬亲。你为杨氏付出了太多,看你这腰还疼吧?我记得我还小,您为了父亲,亲自骑马去边境接应,与突厥一小队敌人迎面撞上,你不惧敌人,硬生生将他们灭了,把父亲从边境接回来。你也伤了腰,每年春日里总是要复发那么几回。”

    “谁说不是呢!那会儿的事,我还记得呢。”大夫人也接了话。

    杨静则是坐到她身边为她揉腰,道:“母亲,如今观王一房开枝散叶,各房都有各自的打算,我瞧着也定不会辱没了弘农杨氏的祖宗荣耀。这都是母亲您的功劳呀。”

    “哼,我的功劳?谁认了我功劳?还有幺蛾子说我辱没了杨氏礼仪呢。”老夫人冷哼哼地说,但怒气已消散了不少。

    “六嫂也是一时气话。母亲之前说阿芝缺礼仪,缺教养之话,确实也不妥。”杨静径直说。

    老夫人也没生气,只是不悦地哼了两声,说:“本来是事实,不曾入族学学习,这般急吼吼地要上长安,待及笄之后,就要入主蜀王府。长安名流无数,她是嫡女,长姐又要做太子侧妃,少不得要与人来往。我这为她考虑,却还说错了?”

    “母亲考虑长远,自是没错。”杨静和颜悦色,一边为老夫人捏腰,一边说。

    “我这般既是为他六房,也是为阿芝,更是为杨氏。到底是怕九丫头被人耻笑。哼,有些人倒好,丝毫没教养。”老夫人斜瞪了杨王氏几眼。

    “母亲此言就有失偏颇了。”杨静又说。

    “静丫头,你这是存心气我了?你是来给我添堵的,就请回去。”老夫人将她一堆,不让她按摩。

    杨静却是死皮赖脸,笑着说:“我哪能给母亲添堵呢?我只是就事论事。六嫂言语失当冲撞了你,却是护女心切,事出有因。”

    “护女心切?我能吃了九丫头不成?我看她就是存心给我添堵。”老夫人又拿眼狠狠剜了杨王氏一眼。

    杨王氏施施然坐下,端坐在自己的案几前,一言不发。

    杨静则是朗声说:“母亲,今日这事,你还真不能怪六嫂。你说九丫头没入过族学,言下之意就是想让九丫头不去长安,留在这祖宅。”

    “没错啊!做官的是她的父兄,她又不赶着去长安上任,留在这祖宅学习杨氏礼仪,并没有什么不妥。一则是学习,二则是避人说她与蜀王的嫌话。”老夫人看了江承紫几眼。

    “回禀祖母,阿芝有话说。”江承紫觉得不能坐璧上观,指不定一会儿这话语方向被老夫人母女带到哪个国家去了。

    哼哼,刚才是自家老娘的戏份,这会儿就该自己登场,让你们看看杨氏六房的厉害。

    “嗯,什么话?”老夫人面目并不慈善。

    江承紫也理会她,径直说:“回禀祖母,这格物院的建立与神农计划,阿芝有参与制定和筹建。我虽为女子,不能如同大兄与姚二公子那般出仕,但当今陛下心里跟明镜似的。先前,几位钦差先后来晋原县,亦是传达过陛下旨意。我想即便我接受祖母建议留在杨氏学习,用不了多久,陛下也依旧会召唤我回长安的。”江承紫站起身来,不卑不亢地说。

    各房听闻,引起不少骚动,都在窃窃私语,说这九丫头可真实应了她那降生的祥瑞,只可惜是个丫头。

    “也亏得是个丫头呀。”三夫人小声说。

    旁边四夫人一听,立马也是小声说:“是呢。若是个小子,就这祥瑞,这聪敏,谁人做了帝王也容不下吧?”

    “呀,这样一来,蜀王娶带着这祥瑞的阿芝,实则是危险万分呢。包藏祸心的人怕会大做文章。”五夫人恍然大悟,却也不敢大声,只是凑在四夫人耳畔低声说。

    江承紫耳力极好,她们的议论,她听在耳朵里。

    “你这一说,还真是——”三夫人轻叹,随后又说,“这蜀王还真是多情之人,为了九丫头,不惜返险。”

    “呵,你们焉知蜀王没别的想法?”一直不言语的七夫人出声。

    三夫人扫了她一眼,不悦地说:“这事就算有,也得要没有。蜀王跟杨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你以为他一旦有什么祸端,旁人会放过杨氏?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是这么糊里糊涂。”

    “你,你——”七夫人愤愤,但碍于在晚宴上,只是得将这恨吞下,坐着生闷气。

    江承紫内心唏嘘:原来李恪与自己真的在走一条艰难的路,旁人亦是瞧出来了。

    “你是一介女子,建议是好的,余下来的事,你若去参与,这才不好。听祖母的话,在祖宅好好磨磨性子,学学规矩,以后才能更好地当好蜀王府的女主人。”老夫人声音威严,旁人看起来倒像是个慈爱的祖母似的。

    江承紫还没说,老夫人就径直对杨静说:“九丫头资质不错,学习一两年,这杨氏各种礼仪基本就学会了。届时,人也长大了,父兄在长安亦立稳了脚,这会儿再与蜀王谈婚论嫁,喜结良缘,你说这不是更好么?”

    江承紫默然,听起来这老太婆似乎是在为自己好似的。

    呵呵,只可惜这杨氏祖宅的牛鬼蛇神太多,她不得不怀疑所有人的好意,对杨氏的任何人都保持着怀疑。

    “这是很好呀!”杨静很肯定

    地回答,随后又说,“如果今天没有发生事情的话,这个提议我也会赞同,但是今日发生了不寻常。”

    “什么不寻常的事?”老夫人惊讶地问。(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