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反击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反击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食不言,寝不语。

    大家族的内宅宴席,并不如外宅那边歌舞升平,觥筹交错。

    案几上的菜式都是精致的菜式,据说有许多都是杨氏家传宴席的拿手菜。不过,那滋味跟杨氏六房的小厨房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江承紫饥肠辘辘,端坐案几前,认真品尝杨氏菜式。

    才吃了几口,老夫人忽然赞叹:“今日这晚宴的菜做得甚为爽口,软硬适中,肥而不腻。厨子们功力见长。”

    “回老夫人的话,他们都说是得了您的指导呢。”萧玲玲笑着说。

    “哟,你这小嘴就是甜哟。”老夫人笑了,随后便开始介绍这宴席上的菜式。

    “这道雪落梅花是杨氏家传的宴席菜式,选用杨氏洛水河畔甘泉山后那条溪里的冷泉鱼,每条一斤半,片成极薄的片,每一片都要像这种梅花状,再配上芥末与蜜糖玫瑰酱。外围撒上细葱。”老夫人很得意地介绍。

    江承紫听着她介绍,总觉得这老狐狸每次说话都必定有所指,这介绍菜式只是卖弄学问么?想必这杨氏祖宅开这种晚宴绝对不止一次。那介绍菜式这种事肯定早就做过了。而在座之人,除了六房,各家都不知参加多少次,难道还不知这些菜式来历?

    这若不是为了显摆学问,那只能是说给六房听。

    “也不知什么目的。”江承紫心中腹诽。

    “是呢,我最爱吃这鱼。不过,母亲亲自做得才好吃。”杨静说。

    老夫人瞧了她一眼,说:“你从小学起,这刀工却是学不会的。”

    “四妹妹是大将之材。人说,这人无完人,上天也公平,一方面强,总有一方面弱。四妹妹的强不在此处呢。”二夫人出来打圆场。

    杨静也不恼怒,只对老夫人笑着撒娇,说:“母亲,看吧。二嫂最公平了。”

    老夫人白了她一眼,神情比先前缓和了不少,随后又介绍几个菜式,说:“这每一样都是杨氏独有,每个杨氏妇人或者从杨氏出嫁的女儿家都要懂得操办。尤其是你们现在分了家,日后自家有个什么正式的宴席,总是要懂得如何操办。”

    “是。”众人皆回答。

    “等明日,你们各房妇人都来我这边拿了菜式花样,回去与待字闺中的子女们教一教,也算作我们内宅有所传承。”老夫人端坐着说。

    众人齐声应了是。

    “凡是命妇、姑娘都要学这规矩,日,你后才不至于丢了杨氏的脸,缺了杨氏的教养。”老夫人眸光扫过在场的人,径直就从介绍菜式说到规矩教养上了。

    正在认真看那些菜式的江承紫忽然有不好的预感,觉得这老狐狸真要耍什么花招。果然,下一刻,老夫人就笑眯眯地瞧着江承紫,说:“阿芝,如今元淑的事查清楚了,你就是准蜀王妃,日后要嫁进蜀王府,你姐姐不日也要嫁入东宫为侧妃。你姐姐就罢了,从小就上了杨氏族学的女子学堂,琴棋书画礼仪全都学了。倒是你——”

    开玩笑,这是想让我留在弘农杨氏,孤立无援,任凭你们捏圆捏扁?江承紫梁芒打断老夫人的话,说:“回老夫人,我与阿娘虽住在偏僻的洛水田庄,可我阿娘也少不了我的礼仪教养。”

    她这言下之意:你就甭操心这事了。而且她将“偏僻”二字咬得特别清楚,意在提醒老夫人,当日他们一家在洛水田庄的悲惨可是她造成的。

    老夫人则是脸皮颇厚,不为所动,只顾摇头,道:“你娘太原王家本就比不得我弘农杨氏,更别说你娘乃旁支庶出,自小又放到范阳王氏去教养。”

    “老夫人此言差矣。我王氏也是千年望族。我亦太原王氏嫡出,因家族变故,虽于范阳王氏里教养,但从不敢废礼仪,对不住祖宗。”杨王氏施施然站起身,不卑不亢地反驳。

    老夫人脸色不太好地“哼”了一声,道:“你这是不知好歹,我在为你六房的脸面考虑。毕竟,九丫头以后是蜀王府的女主人。若是失了礼数,就贻笑大方了。”

    “此等小事就不劳老夫人操心,我自会教养。”杨王氏如径直说。

    在场各房夫人都脸色大变,但都没说话,默默地瞧着场上的一切。她们一方面是幸灾乐祸,看老夫人笑话,一方面又想着杨王氏倒霉。当然,她们还暗暗羡慕杨王氏,六房与老夫人没多少瓜葛,就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地反驳她。而其他房的人都是在老夫人魔爪下生活了多年,就算如今分了家,也是半点也不敢反抗。

    “王庆宁,你真是不知教养为何物!敢这样与婆母说话。”老夫人厉声喝道。

    杨王氏还不卑不亢地站着,平静地说:“老夫人是杨氏众人的榜样,我自是以老夫人为榜样。”

    这一句虽然委婉,但其实等于直接骂老夫人:你说我没教养啊,我都是跟你学的啊!

    老夫人“嗖”地站起身,喝道:“滚出去!”

    杨王氏不为所动,依旧站得端庄,用很平静地语气说:“老夫人先是随意踩别家来彰显自家,一口一个王氏比不得弘农杨氏。莫说王氏亦是千年望族,就算王氏不是,真比不得杨氏。大凡有教养都不会这般出口。”

    她话语虽平静,却句句反驳都掷地有声。这一刻,她懒得再虚伪地装什么乖巧儿媳妇。现在真没必要再去隐忍这过分的恶毒老太婆了。

    她王庆年从入了杨氏开始,一直隐忍这么多年,扮木讷柔软,任凭别人欺负,好多次几乎丢了性命。她大事小事各种谋算,到如今才算自己当家做主,让这老太婆不敢任意拿捏。她凭什么还要隐忍她在这个时刻还要算计自己的女儿?

    “你,你以为我敢治你?”老夫人气得怒目圆瞪。

    这会儿各房都也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什么话,得罪了双方。

    而杨王氏冷笑道:“你有什么不敢?我可不敢小瞧老夫人。只不过,老夫人这样暴跳如雷,实在有失杨氏礼仪。即便阿芝有什么不周全,又怎么敢留在这样地方教养呢?”

    杨王氏说完,还眸光坦荡地瞧着老夫人,毫无畏惧。

    老夫人蹙了眉,握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像是要将那拐杖手柄捏碎似的。

    啧啧啧,自家老娘这战斗力果然不是盖的,今日这群家伙有幸见识了,真是想想就舒坦。

    江承紫暗爽,在心中为自家老娘点了三十二个赞。(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