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卧梅听雪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卧梅听雪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在书房写话本子与菜谱一直到黄昏时分,或者因为长身体的缘故,喝过下午茶的江承紫觉饥肠辘辘,正要让碧桃去瞧瞧什么时候开饭,杨王氏却是带着秀红来了。

    杨王氏来了径直就说老夫人今日要给六房饯行,就让大房主办晚宴,邀请六房以及蜀王一并过去。

    “啊?能不去么?”江承紫实在不太想去老夫人那里吃饭。那哪里是吃饭,简直就是受罪嘛。吃一顿饭,累。

    “指明让我们都去,也不好推辞。方才蜀王与你父亲商议,后天就启程。我们日后去了长安,也懒得与之相见了,也便去一去吧。”杨王氏说。虽然是商量的语气,可这话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如今杨氏正是团结一致的时候,自己这会儿若是做点什么来破坏团结,那可就是罪人了。所以,江承紫乖巧地点点头,说:“阿娘,我去。”

    “你也莫要单独去,换好衣裳到门口坐软轿去。”杨王氏叮嘱。

    “好。”江承紫乖巧回答,将稿纸收好,就去换了一身鹅黄色的齐胸襦裙,梳了个乖巧的垂髫髻,显得可爱乖巧些。

    “碧桃在家看家,阿碧与我一并去赴宴吧。”江承紫想了想,便吩咐碧桃留下。并且给她安排了事情。碧桃的心思不想阿碧那么活,也不想阿碧那么敏感,江承紫留下整理房间的活,她定然会认认真真地干,而且也不会多想。

    阿碧受宠若惊,看了看自家姑娘,问:“婢子可以,可以去吗?”

    “嗯。”江承紫不多言,戴好帷帽,命她提了自家的灯笼就出门了。

    大门口早就有杨氏六房的软轿,还有一干蜀王的护卫,这护卫里包括舒敏在内。

    “蜀王呢?”江承紫问杨初。

    “蜀王在与杨刺史说话,在杨氏大房那边。”杨初回答。

    “你们这一窝子人都在这里,蜀王有危险怎么办?”江承紫知道李恪是因今日马场的事怕有人对她不利,所以留了不少人在这里。

    杨初被江承紫批了,也不恼,只笑着说:“九姑娘没焦心,穹苍他们随了蜀王前去。”

    “哦。”江承紫也不多说,径直上了软轿。

    晚宴是大房操办的,软轿便径直往大房那边去了。按照规矩,杨舒越与杨清让早先就到了,在外院的厅堂用饭。一共用饭的还是各房的当家人和嫡长子,算是分家以来,第一次家庭会议。

    女眷们则在内院用餐,由大夫人以及大房长媳萧玲玲主持。江承紫入了内院,摘下帷帽,杨王氏与杨如玉等在前面。

    大夫人的大丫鬟便款款而来,笑着说:“六夫人,三姑娘,九姑娘,这边请。”

    “客气了。”杨王氏算作回答。

    那大丫鬟又对碧桃等人丫鬟说:“宴席还没开始,大夫人的意思是请各位随侍婢子们到偏厅先吃一些,填饱肚子,等宴席开始,也还在身旁伺候。”

    几位丫鬟没吱声,杨王氏和颜悦色地说:“你们就听从安排,去吧。”

    “我不碍事的,去吧。大夫人这边肯定都安排好了。”江承紫安慰欲言又止的碧桃。

    “是。”三个丫鬟齐声回答,然后跟着另一个青衣小婢去了偏厅。

    “六夫人,三姑娘,九姑娘。大夫人设置的晚宴在明昌轩,因晚宴还在准备,就暂且请了各房在卧梅园休息。”大丫鬟解释。

    江承紫只管跟着自家老娘和长姐,也不言不语,穿过一间厅屋,走过一个树木参天的院子,过了月牙门,便看到碎石铺成的小径尽头有一座两层的楼房。

    “这院落倒是别致,如其名。”杨王氏说。

    “正是呢。这是大老爷送给大夫人的院子。大夫人小名里有个‘梅’字。大老爷就将这院落遍种梅。各色梅花,就连那窗户的装饰、壁画、琅琊扶手的雕刻,可都是梅花呢!”大丫鬟高兴地介绍。

    “大老爷真是极有心。大夫人这福分——,真好呀。”杨王氏说着,语气还是平静,却带着略略哀叹。

    江承紫听出不不对味来,便知晓自家老娘又想到姑婆王安平,心里不痛快。

    王安平与杨恭仁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也是闹得天下世家皆知。不知情的人都道杨萧氏狠心,为自己一己私仇分开儿子与恋人,让有情人不能成眷属。但知道其中内里的人,却只感到悲凉。

    杨恭仁或者在相遇时,曾中意过王安平,但后来知晓她的身份,便更想利用她将王家拉下水来,为名门联盟添一成员。

    可惜,王安平是宁死不就之人,最后落得个自尽身死的下场。

    这世上最悲惨的事不是爱情变质了,而是从头到尾,自己以为的刻骨铭心的爱情,对方不但不在意,反而一直利用这份情谊谋他自己的利益。

    如今,这大丫鬟说这卧梅园是杨恭仁亲手为大夫人打造的,想那大夫人嫁过来时,王安平也没死多久。闹得轰轰烈烈的人尸骨未寒,就在一边与别的女子郎情妾意。

    江承紫略略想一想,也觉得内心情绪难平。

    那大丫鬟没听出来,便笑着说:“是呢。我家夫人极其喜欢这院落,平素里念佛的佛堂也就在前面那听雪楼的后面。”

    “哦。”杨王氏兴趣缺缺地应了一声。

    江承紫觉得王安平的事还是不要想才是,毕竟过去了。她也不想杨王氏不开心,便快步走上去,握住杨王氏的手,笑嘻嘻地说:“阿娘,莫羡慕,待到了长安,我们置办院子时,也让阿爷给你弄一园子。”

    “你这孩子,没个正经的,胡言乱语。”杨王氏笑着训斥她。

    “是呢,阿娘,让阿爷给你弄一座。”杨如玉也在一旁附和。

    “你们姐妹俩,没脸没臊的,说这种话。”杨王氏说。虽然她板着脸,一脸严肃,但江承紫感觉得到她的心情不像方才那样阴郁。

    “再说,你们阿爷跟一块木头似的。”杨王氏又补充了一句。

    江承紫嘿嘿一笑,挽着杨王氏胳膊说:“阿娘,阿爷不送,我给长姐送。”

    “六夫人真有福分,儿女孝顺,且都是大才之人。”大夫人的大丫鬟也在一旁笑着附和。

    “是啊。”杨王氏也是笑着回答。

    也是这时候,江承紫才觉得杨王氏从方才的绝望与难过里缓过了劲儿。

    江承紫还挽着杨王

    氏的胳膊,一并往那听雪楼走去。几人还未上台阶,就听见那厅里有人在笑,气氛颇为热烈。

    杨王氏脚步一顿,便转头对那大丫鬟说:“我甚为喜欢这院落里的梅树,每一株似乎都经过独特造型。”

    “六夫人好眼力。这些都是大老爷从全国各地运来种植的。有些是出自名家之手呢!”大丫鬟很是骄傲地回答。

    “是吗?那我倒要好好看看。”杨王氏惊讶地说。

    “呀,六夫人是要在这园子里走走么”大丫鬟问。

    杨王氏点点头,说:“是,我想要看看这些梅,你不必管我们,自去向你家夫人复命。我们母女三人看看梅树,一会儿自行进去就是。”

    大丫鬟犹豫了一下,又想着自己有一大堆事要忙,便应了声,自行退下了。

    江承紫知晓杨王氏是懒得去那厅里应付那些不相干的人。而且,老夫人也在里面。屋内那些女眷一半是老夫人亲儿子家的人,一半是观王小妾生下来却不敢自己抚养,全都是老夫人养大,成日里巴结着老夫人的人。

    可以说,杨氏这么房,唯独老六是自生自灭长大的。而她这个儿媳妇更是来自老夫人不喜欢的王氏。这番人家气氛正热烈,进去冷了场,彼此尴尬不舒坦,还不如母女三人在这院落里好好走走呢。

    母女三人走了走,倒不是真在看梅花,彼此都没有说话。

    走了一阵,杨如玉按捺不住,问:“阿娘,你觉着这次晚宴,老夫人有什么目的?”

    “为何这样问?”杨王氏看了看杨如玉。

    杨如玉涨红了脸,低头说:“我,我只是觉得自从我们回来都不太平。老夫人这边做什么都总是有目的。”

    “嗯。你说得对。”杨王氏点头。

    “那,那阿娘觉得他们有什么目的?”杨如玉有些惊喜。她原本也是十分聪颖的,但自从见到了自家妹妹与弟弟,她越来越不自信了。

    杨王氏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

    “阿芝,你认为呢?”杨如玉又问江承紫。

    江承紫摇摇头,说:“我不清楚,也懒得费脑子去想。”

    杨如玉有些尴尬,江承紫则挽着她的胳膊,说:“咱们母女三人来这里散步,不提那些不相干的人。”

    “好。”杨如玉回答,母女三人便真的一起散步,话里话外说的都是上长安后,置办什么样的宅子,以及在长安如何经营自己的产业。

    “是呢,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呀。”杨王氏叹息,“这边分家,也没分到什么有用的,几个庄子都在近旁。长按附近的产业可都没咋们的份儿。”

    “何须他们的呢?咱们远在蜀中,也引领了长安潮流呢。”江承紫笑着提醒,“阿娘,你忘了?咱们蜀中合作的那成衣铺子以及点翠行当在长安却也是有铺面的。咱们临离开时,那老板还希望我们到了长安,还能给他新鲜的式样呢。”

    “再说吧。这样替人打工也不是个事的!”杨王氏说。

    “阿娘,你若是喜欢自己做事。那我们自己做事便是。到了长安,我又不用去格物院,只呆在家里陪着阿娘与长姐,咱们多得很的时间去做自己的事。”江承紫安慰。

    杨王氏瞧着江承紫,眸光略湿润。从前想都不敢想的日子,因这小女儿变得不一样了。

    “我觉得咱们现在还得是想一想上了长安,家里的布局什么的。”江承紫严肃地说。

    “房子什么样都不知呢,想什么布局?还不如想想名字呢。”杨如玉说。

    “嗯,对。”江承紫严肃地点头。

    母女三人一边走,一边小闲聊,一直到晚宴入席,也不曾入了那厅里去。

    晚宴在内院正厅举行,都是女眷,按照各房的位置坐。六房是三人,便置了三张案几挨着,三个丫鬟也是填了肚子回来,在身后站着伺候。

    “阿芝。”晚宴刚开宴,江承紫饥肠辘辘正准备开工,就听见杨静喊她。

    抬头一看,果然是杨静,一身的道袍,也没拿拂尘,从厅外进来。

    顿时间,厅里鸦雀无声。

    坐在首座的老夫人一下愣住,拿着筷子的手不住地颤抖。

    “阿芝见过四姑姑。”江承紫站起身来行礼。

    杨静蹙眉苦笑,说:“罢了,到底是我不妥帖,你有罅隙也是应该的,你坐吧。”

    这么一说,倒是让江承紫觉得自己小气,便尴尬坐下。

    大夫人不知其中内里,但作为东道主立刻就站起身,笑着说:“四妹妹真是稀客。”

    “我听闻大嫂作晚宴,我便来瞧瞧了。”杨静回答。

    “我为你置办素菜素酒?”大夫人询问。

    “我不拘束,荤素不忌。”杨静回答。

    大夫人吩咐人去置办杨静的酒席。这边厢杨静已经恭恭敬敬跪在老夫人面前,道:“静儿不孝,让母亲受累。”

    “你,你今日来,是几个意思啊?”老夫人抹了抹泪,很是不悦地问。

    “从前是静儿不孝,请母亲见谅。静儿乃杨氏子弟,自是要承担起杨氏的荣耀。”杨静伏地叩头。

    老夫人没说话,只安静地看着她,神情阴沉。各房也不敢说话,这是老夫人最疼爱的掌上明珠,跟老夫人罅隙多年。

    杨静也曾是老夫人面前的禁忌。如今,母女要冰释前嫌什么的,旁人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杨静跪着没说话,丫鬟们也是悄悄将案几置在一旁。

    “你翅膀硬,想怎么飞就怎么飞吧,我年龄大了,不想管事了。”老夫人挥挥手,随后便说,“你也入席吧,莫要搅了大家的兴致。”

    “多谢母亲。”杨静又叩头,然后入了席。

    大夫人赶忙圆场,说今晚是杨氏女眷最齐全的一次晚宴,用的是杨氏传统晚宴,有许多菜式都是老夫人亲自指导厨房做的。

    众人一阵附和,其乐融融。

    江承紫早饥肠辘辘,唯一觉得可以开饭了,真好。(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