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原来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原来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杨静看着眼前如同在过家家玩草叶的女娃,有些失神。

    杨挺则是回过神来,追问那阿四:“你为何如此?”

    这杨挺还是天才么?这说的这句话真是特别掉价呀。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阿四眼中一根针疼得哇哇叫,但那女娃力道太大,整根针都没入进去,根本拔不出来。他就自顾自地哇哇大叫,根本没心思回答杨挺。

    江承紫看不下去,便站起身来,对杨静说:“四姑姑,这人是武学园的人,我想武学园更想要个真相,我便暂且不取他性命。交给武学园发落,可好?”

    “这是自然。你在这里遭到暗害,我武学园定是要给你一个交代。”杨挺连忙说。

    江承紫笑了笑,她正是这意思。无论这阿四背后的人是谁,这都不该她去查,而且她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浪费什么精力。再说,杨氏族学院对于杨氏六房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正好借助这件事试探试探。

    虽然她之前挺喜欢杨挺与杨静,也喜欢这里的学术氛围,但是他们对六房是什么态度,是否是可信赖,这都待考证。而且,今日阿四想要让疾风马惊谋害她这件事,不知杨静与杨挺是否参与其中。

    若是他们是共犯,甚至是主谋,都说得过去。这死水一样过了二十多年的杨静怎么就能对自己一见如故呢?

    她先前来这校场就是想试探试探,而且她本来不想今日就将这件事在这里捅出来。她还想着回去跟李恪商议商议,看看是不是暗中查探查探,却不料杨挺就那么抖出来了。

    呵呵,这是无心抖出来呢?还是因为阿四没有得逞而抖出来撇开关系的?

    江承紫心内不可能没怀疑。但怀疑归怀疑,人家此刻将事情抖出来,她也不能装瞎了,索性就震慑一下他们。不管这师姐弟俩是不是参与其中,对她有谋害的心思。

    “那就多谢为我主持公道。”江承紫客套地说,也没先前那种亲昵的称呼。

    杨挺看到她客套的笑容,想着都没称呼自己“师叔”,叫师姐也称呼的是“四姑姑”,这称呼与笑容都客套而疏离。

    杨挺的心也“咯噔”一声,顿时明白这丫头怕是误会杨氏族学院对杨氏六房有什么看。

    “阿芝,我们是一家人,应该的。”杨挺连忙说。

    “是啊,我们是一家人,一笔画不出几个杨字。”江承紫的声音清脆,笑得天真无邪。

    杨挺这觉得这话暗含讽刺,也不接话。杨静则早就明了这丫头的误会,对幕后之人更是恨之入骨,便说:“阿芝,你放心,四姑姑会将一切查清楚,断不能让旁人毁我们师徒情分,也断不会让人破坏我杨氏基业。”

    江承紫其实挺喜欢杨静的,若是没有这一茬,她心里也不会有疙疙瘩瘩。不过,目前事情也没定论,她也不能就此断定杨静与杨挺有什么。所以,她还是客套着。

    “多谢四姑姑。”她也不做作,将格斗刃收好,然后狠狠一脚踩在阿四已经被挑断的手腕处。

    阿四又“嗷嗷”几嗓子。

    “四姑姑,我先回去了,有些累。”江承紫对杨挺与杨静俯身拜了拜,也算礼数。

    杨挺与杨静没回答,却是对着她拜一拜,江承紫正纳闷,听得两人异口同声地喊:“见过师父。”

    江承紫这才转过身,看到头发全白的老头,峨冠高耸,甚为儒雅。他身后双手怀抱着宝剑之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原来这就是武学园的首席杨钟秀。江承紫听李恪说过,据说李靖与杨钟秀相交多年。李靖许多兵法上的造诣都是来源于这位老者。不过,这位老者不喜欢受什么约束,只喜欢找寻资质颇高的弟子。

    如今这老头也该有**十了,须发全白,不过精神矍铄。他身旁那清瘦的年轻人抱着剑,看样子是这老头的侍剑。

    真是太大意了,竟然没觉察到这老头来到。

    江承紫心中暗惊,面上却是乖巧,也对杨钟秀略略俯身,道:“拜见杨院长。”

    这称呼让杨钟秀略略蹙眉,杨挺不是说这丫头已喊杨静师父了么?再怎么也得喊一声“师祖”啊。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杨钟秀先对江承紫挥了挥手,让她不要拘礼,随后就瞧着杨挺问。

    “师父,这阿四原是个包藏祸心的。阿芝与师姐前来骑马,他为阿芝推荐了疾风,却不告知阿芝与师姐这疾风是烈马,且脾气暴躁。另外,他还在阿芝上马时,在疾风身体里插了一根长针。这事,他都承认了。”杨挺恭敬地与杨钟秀说了情况。

    杨钟秀脸色大变,随后瞧了瞧地上的阿四。只见这阿四一双手无力地垂着,像是给废了。但饶是如此,他还是捂着眼睛,指缝间的血汩汩而出。胳膊旁边的伤口仿若是被匕首刺入,但应该不是匕首,这武器带着倒刺,翻带出皮肉,放血快。

    “这是?”杨钟秀抬头看着三人。

    江承紫耸耸肩,笑道:“我杨氏阿芝名声在外,院长不会天真地以为我很良善,我这双手不沾血吧?”

    她今日遭遇此事,心里有些厌倦。来到这时空,有了家人,她原本想过的日子就是平平淡淡,能够富足的日子,但周围就像是巨大的漩涡,非得要让她搅和进去。而且,她原本像是发展科技,醉心农业研究,让别人都忘记李恪是皇子的存在。她还天真地以为杨氏这边毕竟是一家人,只要是有利益的,为杨氏好的,六房应该还能与杨氏相处,那么父亲也不必太为难。

    可是,到底是自己天真了吧!

    “孩子,这事,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否则,我这武学园就该关门了,还谈什么第一族学。”杨钟秀目露精光。他一瞬间就明白这女娃的想法,也从这女娃的眼睛里捕捉到一丝一闪而过的悲凉与失望。

    “那就有劳杨院长,我先回去了。”江承紫不想在这地方留下。

    本来在别人刺杀她的这件事上,她觉得杨氏还是有希望的。这几日留在杨氏,看杨氏一切都向良性的方向发展,而父亲也是特别高兴。

    她也就特别高兴,甚至还觉得“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杨氏若是都能走上正轨。这一方面是杨氏的福分,另一方面则是为天下世家都做了个榜样,若是大家纷纷效仿,那也算是给李世民忧心的世家问题指了一条明路。

    化繁为简嘛。只要他们不结成联

    盟了,又有什么可怖的呢?

    可是,她真的太天真了。

    今日一事,让她明白,在这个时空,她将要为自己而战,而家人而战。

    呵呵!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她想起在军队里时,战友们说的话。那时,他们替天行道,守护弱小,守护和平。不介意成为阴谋家,不介意双手沾血。

    “阿芝。”杨静喊了一声。

    江承紫停了停脚步,问:“四姑姑有何事?”

    “你,你万事,小心些。”杨静也不知说什么,只得这样叮嘱。

    “好。”江承紫不客气,便收拾好东西,快步往山上走。去寻了在学刺绣的碧桃,叫了杨如玉一并回去。毕竟现在杨如玉是准太子妃,若是有些人拿她来做做文章,指不定会给杨氏六房带来什么灾祸。

    “阿芝,不等清让了么?”杨如玉起身。

    “我让人通知清让了。他在儒学院那边,到山门口与我们会合。”江承紫说。

    杨如玉有些恋恋不舍,说:“这天色尚早,我这边有个式样还没学会。”

    江承紫脸上没一点笑容,只说:“长安多得很的绣娘。等上了长安,我与你请十个八个靠实的绣娘,保准你的嫁衣独一无二。”

    杨如玉听自家妹纸这样就说了嫁衣,脸上一阵滚烫,好在周围没别人。她只是红了脸,看着手上那块没绣完的花色,说:“能等我一会儿么?就完了。”

    江承紫蹙了眉没说话。杨如玉瞧出妹妹不高兴,而且肯定不是一般的事。因为相处这一年,她发现妹妹泰山崩于前,也会面不改色,想必这次是大事。

    不过,杨如玉向来是喜欢这妹妹,却又怕这妹妹,所以她也不敢问什么事。只说:“算了,不绣了,我这眼睛都有点花了,肚子也饿了。”

    她说着,收拾了针线、竹绷子、锦缎就跟江承紫回去了。

    姐妹俩从女红学堂出来,碧桃提着东西跟在后面。三人往山下走,一路上,江承紫都沉默不言,只觉得累得慌。

    杨如玉也不敢询问,只跟着往山下来。

    阿碧之前被江承紫派来通知杨清让,如今与杨清让和麻杆等在门口。

    “阿芝,你脸色这么难看,怎么了?”杨清让问。

    江承紫摇摇头,说:“没事呢。我想早些去长安,这地方让人不舒坦。”

    杨清让点点头,说:“是不该拖太久,若是拖太久,路上赶得急,也不好。若是赶得不急,误了日期,陛下一不高兴,就可治六房的罪了。”

    “嗯。走吧。”江承紫说,也没说坐软轿,反正天色尚早,就散步一样往宅子走。

    刚走了几步,迎面便来了两个穿着圆领胡服的英俊少年,两人见到江承紫,便恭敬站定,行礼道:“见过九姑娘!”(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