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心寒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心寒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师父,看来师姐这些年也没放下练习。”杨挺看着校场中杨静的飒爽英姿,颇为高兴。已近二十年没瞧见过了。

    “倒是没退步。”杨钟秀只淡淡地评论。对于这个女弟子,他本来充满希望,虽然不一定能让杨氏辉煌到什么模样,但绝对可以横扫战场。而且,当时他也是看好李世民,想着跟李渊那边联姻一下。谁知道,观王自己定下了琅琊王氏的嫡长子。

    杨钟秀对琅琊王氏本来就没好感,本想阻止,但杨静喜欢得不得了。而王家那小子资质也不错,等下一次让观王弄过来交换学习,自己再点拨一二就好。

    杨钟秀的算盘打得很还不错。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王少勋没弄过来作交换不说,这小子还让自己家的人算计得挂了,顺带搭上自己这最得意的女徒弟变成行尸走肉,还跟他这做师父的结下了梁子,快二十年不来往了。

    杨钟秀也因此对琅琊王氏越发不待见。

    如今,因一个女娃,自己的女弟子似乎也活过了。这位快八十岁的老者,心里有一种莫名的舒坦。

    杨挺听师父这话淡淡的,也知晓师父必定是欣喜,只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他便也不再提这事,只问:“依师父看,师姐多少招能将阿芝打败?”

    说实话,杨挺是不太确定的,毕竟这女娃不能用过去常规来推断。

    “你推断不出来,就挖坑来给我跳?”杨钟秀理了理花白的胡子,斜睨了一样身旁的小徒弟。

    杨挺被说中心思,连忙否认:“哪里,哪里,师父,我就不是这样的人。”

    杨钟秀只哼哼两声,说:“你小子是我一手养大的,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

    “真没有。”杨挺作委屈样。

    杨钟秀也不管他,只说:“你觉得你师姐就一定会赢么?”

    “还会输?”杨挺讶然,再次去看对战的两人。

    “这丫头虽然躲避的姿势很是狼狈,但其步伐轻盈,可见其体能充沛。对战这么久,体力充沛,你不觉得很恐怖么?”杨钟秀缓缓地说。

    杨挺一想,也是觉得可怖。再厉害的人如果久攻不下,一则是心理上会被消耗,二就是体能上会被消耗。这个时候,如果对方却丝毫没有被消耗

    “真是可怖!”杨挺蹙了眉。

    “所以,如果你师姐再拿不下她。那么,再这样消耗下去,落败的就是你师姐”杨钟秀说到这里,却又不想自己最得意的女弟子落败。毕竟,这孩子认死理,在清微观里独自过了将近二十年,这才略略有了活的气息。

    若是一出山就败给一个小女娃,不知这心高气傲的家伙会不会又去清微观闭门不出关个二十年啊。

    杨钟秀忧心忡忡,而且他还看出一点,那女娃之所以乱了章法,只因为不习惯用长枪,倘若换成她熟悉的武器

    他不由得叹息一声,杨挺连忙低声问:“师父,你是否是怕师姐败给阿芝,又受挫把自己关起来?”

    杨钟秀点点头,说:“你看,从前的她,哪里有半点生气。如今,能再度拿起长枪,又极其喜欢这女娃。要知道,这长枪也是她的骄傲”

    “那我去搅和一番。”杨挺说。

    杨钟秀无言默许,杨挺就快步往校场而去。

    校场上,一直在躲避的江承紫也发现了一件事,自己这体力简直充沛得不可思议,这么来来回回激烈运动半个小时,自己竟然连一丝一毫的疲累都没有,甚至都不会大口喘气。反观杨静,虽然一招一式都没有乱,但明显有体能上的下降。

    照此速度下去,她是赢不了自己。何况在这躲避中,江承紫忽然明白:战无定法呀,不擅长长枪,那就丢掉长枪,用随身携带的格斗刃,是可以突破杨静的防线,径直取胜的。

    然而,江承紫知道自己不能赢。

    杨静是战场上不可多得的天才,而且她用了将近二十年才从王少勋的死里走出来,才算刚刚活过来。这战场,这枪法都是她引以为傲的。

    若是败了,难保不会再度回山顶清微观,那么自己的罪过就大了啊。

    江承紫在这来来回回之中,已经想明白了。这一场,必须落败,并且要落败得让对方不易察觉。

    她心念流转,便抓住一个空挡被杨静的枪尖顶在脖颈间。

    江承紫躺在地上,大口喘气,道:“累死了,累死了。师父,求放过。”

    杨静微笑,跳下马来,道:“你枪法是早就乱了,可这躲避之法堪称一绝。其实,你若是想到另一件事,想必是可以赢我的。”

    “啊?我可能赢?”江承紫故作惊讶。

    看到江承紫忽然落败,刚走到校场旁边的杨挺停住了脚步。枪法虽然没有章法,但躲避之法却是游刃有余。这番落败,肯定是这丫头故意的。

    心思缜密,看得到大局!杨挺不由得又有几分欣赏这丫头了。

    “你当然可以赢。你这躲避身法,以及几次与你的马形成互相的掩护与夹击。你只是不熟悉枪法,所以根本没有攻击。但是若是换成你顺手的兵器,赢过我也是很可能的。”杨静朗声说。

    杨挺点点头,说:“是的,你初学枪法,对阵时乱成一锅粥了。”

    江承紫嘿嘿笑了笑,摇头说:“赢不了的,我快累死了,跑不动了。”

    杨挺没有戳穿,只是笑了笑,转了话题,问:“丫头,你惯常用的兵器是什么呢?”

    “哎呀,师叔,我是名门闺秀呢。你这样说,我好想很喜欢打架似的。”江承紫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了拍那匹马表示感谢,一边撒娇。

    杨静哈哈笑,将手中兵器往旁边一扔,道:“阿芝,别闹了,你师叔可不喜开玩笑。”

    江承紫撇撇嘴,笑嘻嘻地说:“师叔要多笑笑才好,这里反正没学子在,没人瞧见的。”

    杨挺嘴角抽了抽,没说话。江承紫对那马说:“辛苦你了。乖乖回去休息吧,改日里,我上长安,也带你去。”

    那马像是听懂似的,嘶鸣两声。杨挺与杨静好像看了一眼,江承紫已一本正经地对杨挺说:“师叔啊,你看我方才对这马承诺了,你可否将这匹马送给我?”

    杨挺嘴角还是抽了抽,缓缓地说:“言必诺是好事,只不过这匹马不太好。”

    “为啥?”江承紫与杨静异口同声

    。果然都是女人,好奇心特别重。

    杨挺看了看杨静,撇撇嘴说:“就隔这么近,你都漠不关心。这匹马,摔了好多个学子了,极少有人驯服,基本不轻易让人靠近。”

    “啊?”杨静惊叫一声,随后看了看养马那老头,喝道,“方才选马,为何不与我们说?”

    养马那老头怔了怔,江承紫看他的身子略略旁边倾,像是要跑路的样子。

    “阿四,你没与他们说?”杨挺也是很意外。方才,他还与师父说这小丫头挺厉害的,竟敢挑选疾风作为坐骑,而且还能将疾风驯服,让疾风配合她呈夹击之势。

    “我,我没来得及。”那叫阿四的老头说。

    “你胡说,我们在这里选那么久,你多得很的机会,你就在近旁。”杨静怒了,一柄长枪就在那阿四的脖颈间,“而且你暗示我们这匹马温顺,居心何在?”

    “我,我没有,我没什么居心。我兢兢业业在这杨氏养马,许多,许多年。我家世清白,我”阿四越发可怜的样子,身形也佝偻了下去。

    江承紫站在一旁,冷眼瞧着那阿四,说:“你还给马用了针,你不知我拔出来了吧?”

    阿四脸色一凝,江承紫继续说:“你不知,我跟马可以说话吧?”

    阿四脸色大变,江承紫走到马厩前,将那根插在木桩上的针丢过来,冷笑道:“原本,我不想戳穿你,想看看你背后之人是谁。不过,既然走到这一步,我也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杨挺完全插不上话,他本来是想夸一夸这女娃,却没想到竟然引出这么一件可怖的事来。他蹙眉看着阿四,心中不是愤怒,而是觉得可怖。

    这是否意味着引以为傲的族学院其实早就被敌人渗透,而他们却根本不知敌人是谁。

    “四姑姑,放着我来。”江承紫冷言,倏然到了那阿四面前,将一根细长的针在他面前晃了晃。

    杨静一听没叫自己师父,叫了四姑姑,心里一咯噔:这丫头怕是怀疑自己今天带她来校场是要存心害她性命。

    想到这里,杨静对这阿四以及阿四背后的人更是恨得不得了。

    “你,你想干什么?”阿四看到眼前女娃的眸光狠戾,也不由得害怕。

    “装可怜没用,我对敌人从不手软。”江承紫语气淡淡的,面上也是浮上冷漠的笑,然后,她将一根针径直放在那阿四的头顶,低声说,“这样狠狠插进去,就会经年累月在脑袋里窜,生不如死。”

    “你,你以为我怕死吗?”阿四冷声道。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江承紫冷笑。

    阿四挑衅地看着江承紫,恨恨地说:“今日你没死,算你命大。”

    看来真有人想自己死,而且还没被揪出来。看来,日后是一点都不能大意。今日,也怪自己太大意,以为杨氏众人都在奋进,却不知人心隔肚皮,又或者杨氏本身早就被敌人潜伏了。

    “你主子是谁呢?”杨静恨恨地问。

    “你真是好笑,你觉得我会告诉你?”那阿四像是看白痴似的。

    江承紫回过神来,伸出一双手对着在阿四面前晃了晃,缓缓地说:“我压根儿就没兴趣知道你主子是谁!”

    “虚张声势,幼稚,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告诉你?”那阿四冷冷地讽刺,觉得眼前这女娃简直没脑子。

    江承紫又抖了抖自己的手,看着骨节分明的手,缓缓地说:“我这一双手也不知沾了多少鲜血,取了多少人命,我也不介意多沾一点,更不介意多取一条。只不过,区别在于让你少一点痛苦,还是多一点痛苦。”

    她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女童特有的童真,说的却是这样肃杀的事。

    杨静与杨挺互相看了一眼,只觉得这女娃万分诡异。

    “你以为吓唬我,我就会告诉你?”阿四讽刺。

    江承紫摇摇头,说:“你想多了,我要查你主子,还真不需要为难你这种货色。反正,你这种货色也不过是个小卒子,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谁。”

    “激将法没用。”阿四叫嚣,可脸色却不由得变了。

    江承紫呵呵嘲笑,说:“你真想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敢谋算我的人,不管是什么角色,我必亲自诛杀。”

    她说完,手中针一扬,径直钉入阿四的眼睛。

    阿四没想到这女娃竟然真下得了狠手,捂着眼睛哇哇大叫。江承紫抽出腰间格斗刃反手就将他的手筋脚筋都挑断,又狠狠扎在他的胳膊上,然后快速抽出来,翻出一大块皮肉,血喷出来。

    杨挺与杨静又互相看一眼,原本这样的素质与手段,他们是很欣赏的,但眼前这么尅可爱好看的女孩杀气这样弄,他们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同样不知该说什么的则是杨钟秀,他原本站在山上瞧着校场的一切。女娃假装落败,他也是看在眼里,真暗暗佩服这女娃懂事。却不料,就看到在这里养马十多年的阿四被带到了跟前,仿佛还出了什么事。

    “小六,跟我去瞧瞧。”杨钟秀喊了一声。

    一个二十来岁的清瘦年轻人从后面的树林里转出来,应了声,便跟着杨钟秀往校场来。

    江承紫也不管那阿四嗷嗷地叫唤,只蹲身在周围看了看,抓了一把草叶子将手中格斗刃拭擦干净,还不忘对那格斗刃说:“乖了,回去用盐水给你洗洗,保准把这腌臜之人的血洗去,嗯,咱们再用香花水洗一洗,去一去杀气。”

    杨静和杨挺差点跌倒。这丫头这会儿对一把类似匕首的武器竟然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眉目语气都很温柔。

    而且,杨静更是想到另一件事。这丫头行事快准狠,且身上藏着这样的奇特的武器,其实方才在对阵中,若是她换成这武器,就她那速度,自己必定是要落败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