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迫捐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迫捐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各房已经麻木,只想着自己房里能抠出多少来捐一点,总不能落人后吧?万一蜀王回去呈报朝廷,朝廷莫说给什么金银奖赏,有什么缺漏能补一下,也是好的。如果现在不做一做,倒是就三房得到了什么好的东西,那真是后悔莫及。

    于是,各房到现在已经不是肉疼了,而是各自都在盘算搭上这一趟巴结蜀王巴结朝廷的车。所以,在这暮色四合的时分,各房也是各种理由,冠冕堂皇,纷纷捐赠,把自己放在非常高的位置上去了。

    李恪与张司直的客套话可是说了一遍又一遍。

    众人则也是虚伪客套,一遍又一遍地说这是分内之事,杨氏子弟该做的。

    “不愧是享有千年声誉的杨氏族学教育出来的子弟呀。”张司直很装逼看着山顶那杨氏的族学堂赞叹。

    这份儿赞叹让家族里每个人都觉得特别有面子,纷纷笑起来。

    唯独老夫人面无表情,始终一言不发,只抚着额头。她从老三媳妇出来搅局开始,就有不祥预感,后来六房又来推波助澜,引得后面的各房也是骑虎难下,再后来各房竟然酒店甘之若饴的意味。

    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老夫人只觉得头脑嗡嗡的疼痛。这场面就这样失控,真是她生平未见啊。明明是漩涡,大家还争相往里跳,还喜滋滋的。

    而别的名门长老会众人却不敢多言,也不想多言。

    他们今日经历的愤怒与麻木已经够多了。这出为自保还牺牲了他人的戏码演到现在,每个人都心力交瘁,现在每个人的心如同这暮色一样,死气沉沉。觉得这简直是一场噩梦。然而,这噩梦还没有完结,坐在右上位的蜀王还一副感动莫名的样子在慷慨陈词:

    “嗯,杨氏各房真是让本王感动,有此子民,乃大唐之幸,乃万民之幸。我定会上报朝廷,予以嘉奖,也会让全国百姓知晓,杨氏名门所作表率。”

    “多谢蜀王。”杨氏各房还恬不知耻齐声拜了拜。真不知这艰难年岁,名门各家都勒紧裤腰带的时候,这杨氏各房花钱也花得这么开心。

    “哼,让你们打肿脸充胖子,你们就等着吃咸菜下饭吧。”对杨氏举动愤愤不平的别家长老们都在心里暗暗咒骂。其实,对于杨氏各房的财产,别的世家还是有点谱的。说实话,这名门之间联姻来来去去的,早就分不清彼此。你在我们家安插眼线,我在你家安插暗桩。总是,名门之间,只要不是特别重要的大秘密,基本都藏不住。

    这么穷,还这么装!这真是要在恶心人的道路上走到底啊。

    各家长老别提有多恶心杨氏了。本来在刺杀九姑娘这件事上,各家也是有点私心。

    起先,隋炀帝干了那档子事惹怒了各家名门联盟,名门联盟与隋炀帝一言不合就开干。你不是想做太平明君么?我给你弄个四面反叛,塑造个暴君形象,看看你的理想还能不能实现。

    当然,他们做的这档子事也是损人不利己。在搅乱了隋朝大局后,天下大乱,各家都在做能重返权力顶端的梦,简直使劲浑身解数。

    可是,最不起眼的太原李渊居然就杀出重围,唯一支持这一支反叛的就是弘农杨氏。

    别家心里憋屈,本来以为弘农杨氏支持的杨广这一支已经败亡,杨氏子弟受到那么多的牵连,他们再也没法翻身了。

    各家名门都暗爽: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啊。

    但人家杨雄押对了宝,选了李世民。

    各家对杨氏心里那个恨啊,简直是说不出的复杂。后来,有了玄武门之变,杨氏在朝的势力站错队,又被清洗得空空如也。

    名门各家才顺了一口气:这才对嘛。我们要合作,就都得站在同一条船上,成为同一根绳上的蚂蚱嘛。

    但是,这口气才顺了没多久,名门就懵逼了。

    皇上先是为自己选妃,又为自己儿子选妃。虽然各家名门都有名额,也都有人入选,但完全比不上人家杨恭仁的升迁啊。

    那杨恭仁不知向李世民上了什么奏章,居然赋闲半年就上任扬州刺史。啧啧,扬州,那是天下富足所在地,这是多心腹才会被派去守扬州啊。

    杨恭仁上任这件事极大地刺激了各家名门,又加上上任不久,山东大旱,杨恭仁又摆了一道,山东士族是不得不开仓放粮救济灾民。虽然,各家名门博得好名声,可钱粮才是家之根本啊。天下灾荒难道受损失的只是普通百姓?他们各大家族的收入也会锐减好不?

    这事让联盟各家都恨起杨恭仁了。

    但杨氏的事情还没完。

    人家杨氏六房在蜀中不声不响,除去了羌患,收伏山匪,寻到马铃薯与红薯全国推广,暂时解决饥荒问题。不仅如此,他们居然还发现盐田,打造盐井,改良了制盐方法,让普通百姓都能吃得起上好的盐。杨氏六房又开始折腾,居然不要朝廷一分钱打造神农计划,朝廷破格要为神农计划建造格物院。杨氏老六从小小县丞直接升迁工部右侍郎,杨氏六房大郎君径直就成了格物院首席,三姑娘径直成了太子准侧妃,还是皇上赐婚。

    如今,这六房的九姑娘又成了蜀王准王妃。

    怎么什么好事都轮着杨氏了?照这个速度,知晓联盟那么多秘密的杨氏在这联盟里还真是让人提心吊胆的事啊。

    “要不,我们试探一下?”当时针对这种情况,就有人提议。

    “是要试探一下。这杨恭仁是不是把我们的什么秘密告诉了李世民。否则,怎么会让他去守扬州呢。”王之姜走来走去,也是认为要试探一下。

    “就是不知如何试探。据说这六房的生母是你们王氏一族的,不是老夫人一族的。老夫人与王氏的罅隙很深的。”有人看着对面太原王氏的大长老说。

    王氏大长老很年轻,四十来岁的模样,一双眼眯成一条缝,透出几丝阴冷,略笑了笑,说:“那一支早就被山匪灭光了。杨舒越也不曾与我王氏走动。”

    “不要说别的。不管人家是不是有罅隙,一笔写不出几个杨字。不得不防。”郑明和说。

    王之姜点头,一行人思来想去,就得到杨氏六房在族学交流时段会回到弘农杨氏。于是就定下了绝对不能让杨氏阿芝当蜀王妃的主意。在他们看来,李世民的儿子们,只有蜀王才是帝王的最好人选,才是他们旧贵族联盟重返权力圈的希望。

    “派人去毁了她的名声,皇家是绝对不会让她进门,逼急了就不光是送去剃度出家那么简单。”这就是最初的方案。

    “这样一来,可以解决杨敏芝跟蜀王这边的事,也可以试探一下弘农杨氏的态度。”萧氏大长老点头说。

    方案敲定,如期执行。

    然而,虽然大家预计过杨氏会从中作梗,百般阻挠。但他们没有预想到这件事会不成,他们会输得一败涂地。

    将方案临时调整成杀死杨氏阿芝,也是因为众人都怀疑杨氏想要独自与蜀王接洽,再故意向蜀王示好。那么,今日就在杨氏杀死杨氏阿芝。

    呵呵,蜀王就不一定与杨氏联姻,朝廷定然也不会重用杨氏,杨氏六房与杨氏的罅隙就是不可修复的了。

    然而倾尽顶级死士,却被人轻轻松松灭了。

    来人回来报告,是高手,用的应该是毒与阵法。

    “那些击杀我们死士于树林的人,我怀疑就是你们杨氏潜藏的人,毕竟你们的族学,非常重视武学与兵法。”有人在接到死士全部被击杀的情况时,就径直挑明怀疑杨氏。

    杨氏大长老抵死不承认,说他不会做这种有损联盟的事。

    人家不承认,但大家都认定杨氏一族有私心,已不适合与之结盟了。

    但这时候,他们还没意识到杨氏一族的嘴脸多么恶毒。在关键时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死活都说自己是被胁迫的。

    “被胁迫的!!!!”众人无语。

    杨氏大长老还一条一条的证据拿出来,将跟杨氏有私仇的王之姜和郑明和拖下水,不得不成了这次事件的主谋与替罪羊。

    大家愤恨,但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能保住联盟,保住各家名门。毕竟,刺杀朝廷命官与蜀王这是重罪。而且这件事可操作的弹性很大,蜀王又明显护着杨氏六房,若他不满意这一次的判罚,就可以找出无数的罪证出来,径直将名门打个措手不及。

    众人没有忘记你这个少年体内还有炀帝的血,那是一个杀伐决断,狠戾狡诈的主。

    所以,只能一边恶心,一边同意。

    这就算了吧。杨氏竟然还要陪着蜀王和张司直唱这么一出戏,逼迫他们连敷衍都没法敷衍,这是要活生生从他们身上扯出一大把皮肉来。

    这——

    实在可恨!

    实在可气!

    实在可耻!

    各家长老恨得牙痒痒,掌心都攥出了血。

    “杨氏一族这样慷慨,想必别的名门亦不会吝啬吧?”蜀王总结完杨氏的捐款,立马就开始敲打长老会这边了。

    果然无耻!

    众人心里骂,嘴上却已经在回答:“不会,不会。”

    “如此,甚好,此等雅事真是人间美谈呀。”蜀王哈哈一笑。

    张司直则趁机建议:“蜀王,我认为此事应写入史册。”

    “确实应该。我回长安就向父皇建议。另外,我建议将此美事写作小册子,在开仓放粮时,张贴发放各地,以彰显名门美德,让百姓都记住各家名门。同时这也能号召富户们与百姓一并共渡难关。”蜀王点头,朗声夸赞张司直这建议很棒。

    江承紫低着头,偷偷笑,只觉得人生真是比电视剧精彩多了。虽然昨晚一宿未睡,今天看的这一出戏真是无比精彩。

    “应该的,应该的,蜀王不必如此劳师动众。”萧氏大长老连忙说。

    “不,这你们别管,这种事该做到位的,必须做到位。再说,你们担得起这份儿名声。做好事,就得要留名。圣贤不留名是圣贤的高洁,我们留名是感召更多的人一起来行善,此又是另一番境界。”李恪一脸严肃。

    各大长老心里愤恨,可是每个人都觉得人家蜀王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无言反驳,只能无比苦逼地陪着笑脸说:“蜀王所言极是,就依蜀王。”

    江承紫靠在杨王氏的背上,低声说:“阿娘,不行了,我伏在你背上笑一会儿。”

    杨王氏反手拍了拍她的手,低声说:“矜持点。”

    “好。”她含着笑小声答应,伏在杨王氏背上笑。

    李恪又继续说:“既是如此,就请杨氏家主为各位长老安排妥帖的住处,好好保护他们的安全,让他们商讨出此次救灾的方案,奉献出他们的爱心。整理好清单后,交给本王,本王上奏朝廷,让天下皆知各家名门的良好品德,作为天下表率。”

    “蜀王放心,已经给各位长老安排在德馨园,那边是个避暑的园子,里面树木葱茏,花草茂盛,环境清幽,最适合商讨。”杨恭仁回答。

    “如此甚好。”李恪点点头,然后叹息一声说,昨晚让我一宿未眠,现在有些许困倦。张司直,这审判场是你的地盘,交给你来处理吧。”

    张司直拱手道:“是。我这就继续宣判。”

    你大爷,继续宣判。敢情还没完啊?各家长老再次在心中骂娘。

    “杨氏长老会,虽被挟持,但助纣为虐,先是通知沿线巡逻者不许干涉任何动静。其次,没有第一时间报告蜀王,反而私闯官员府邸,口吐污言秽语,根据律法,杨氏长老会杨博与其妻与子女皆流放岭南。长老会其余之人不适合再决策杨氏事务,还请杨氏家主自行定夺。”张司直宣判。

    杨博虽然是长老会里比较年轻的,但年龄也是五十多了,这流放岭南,众人都晓得是什么意思。那种瘴气之地,哪里还有命?

    众人默然,这照理说杨氏被胁迫,即使不判这杨博,也没人会说什么。那是为什么?

    众人略一想就明白了,这是蜀王的意思。这长老是带人闯入了杨氏六房,还出口侮了杨氏女眷,估计是侮辱了杨氏阿芝。

    果然,这杨氏阿芝是蜀王的心头好。

    哼,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如此意气用事,以后有你好受的。不过庶出皇子!!!(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