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恶心死你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恶心死你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蜀王所言极是。”裴氏大长老也只能哑巴亏,拱手道。

    “嗯,既是如此,此等好事,各位就好好商议吧。我也不着急上长安,等你们两日。”李恪还是一本正经。

    “蜀王,民妇有一言想问。”一直在作壁上观的三夫人站起来,朗声说。

    这三夫人想做甚?

    杨氏各房的人心都不由得一紧,三老爷立马起身拉她的衣襟,不悦地低声喝道:“你捣什么乱?”

    三夫人并不理会三老爷,只瞧着蜀王,又问:“蜀王,民妇有一言想问。”

    “但说无妨。”李恪也颇为疑惑。今日之事,无论怎么追责都追责不到杨氏三房身上,杨氏三房只需作壁上观即可,在这个时候,这三夫人打的什么主意?

    但即便心中有疑惑,他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得不同意。

    三夫人等到蜀王同意,便上前一步说:“去年下半年,连年干旱,百姓困苦,民妇听闻有些地方易子而食,甚为可怖。朝廷抵御外敌,兵戈还未止,如今又是这等天灾,还有钦天监预言的接下来的蝗灾。民妇虽是深宅妇人,但亦想为这天灾出一份儿心力。但一直苦于不知如何出这一份儿心。如今,听各位长老以及蜀王和张司直说起,民妇想在此斗胆一句:杨氏三房想要为灾民尽一点绵薄之力。”

    原来是要捐钱,选在这个时刻捐钱。这三夫人看来还不仅仅是会取巧卖乖的深宅妇人,还会深谋远虑,看得清形势。

    她选择在这个时候捐钱,一则是敢为表率,必定会被朝廷嘉奖;二则是让那群只是嘴上说说的名门老贼骑虎难下,不得不捐钱。

    逼迫这批人捐钱,她三房就是在为蜀王办事,在为朝廷办事。

    无论怎么说来,哪怕就是三房节衣缩食,都是一笔只赚不赔的大买卖。

    “啧啧,是三伯母还真是不简单。”杨清让低声说。

    “少说话,多看多学。”江承紫说。

    杨清让也没说话了,平时虽然读了不少史书,亦听母亲教育过许多名门的事与规则,但都不如今日这般来得精彩。所以,他继续端坐看一干人等表演。

    李恪听三夫人讲完,便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问:“你是要代表杨氏三房?”

    “回禀蜀王,正是。”三夫人说。

    “老三媳妇,你这是做什么?”老夫人不悦地喝道。

    三夫人只是看了看老夫人,说:“为天下百姓尽一份儿心力,这也是杨氏名门的社会责任。”

    “好,好,好得很。”老夫人强行挤出笑来,这一句赞美都说得狰狞可怖。

    三夫人假装不懂,对老夫人盈盈一拜说:“多谢老夫人赞美。”

    老夫人的拐杖重重地打在地上,然后坐了下来。

    “既然如此,我便代表朝廷,代表天下百姓多谢杨氏三房这份仁心。”立刻朗声道。

    “多谢蜀王给杨氏三房这个机会。”三夫人盈盈一拜,说,“我们三房向来节俭,节衣缩食,存了些许存粮。今次,我杨氏三房亦不捐什么银钱等不能吃的,径直捐出三十石粟米,十石大米。”

    三夫人朗声说,话语惊飞树上的一群鸟雀。

    与鸟雀一并飞起来的,还有在场每个人的心,现场每个人基本都脸色大变,但现场死一般寂静。

    “啧啧,三十石粟米,一石相当于一百八十斤,三十石那就得是五千四百斤,还得再加上十石大米。三房真是有钱。”杨舒越不由得低声跟杨王氏说。

    “三嫂可是我们妯娌里陪嫁最多的。当年若非门第不够高,就凭她家的钱财,也断不可能嫁给三爷。”杨王氏低声回答。

    “她这一手笔也是够可以的。凭她的两面三刀,竟然不怕得罪众人,她平素最怕得罪老夫人,我看她这事,老夫人八成是要怒的。”杨舒越继续说。

    “今日的三嫂到底不一样,你是没瞧出来,我是女人,我一见到她就直觉她变了。”杨王氏低声说。

    江承紫这才想起在祠堂里,三夫人不惧老夫人说了那一番话,那一番话明显就是在帮她,帮六房。看来,三夫人不是笨人,知晓昨日那那般落井下石却偏偏就是在救三房。今日,才这般投桃报李。当然,这里不排除她为杨氏三房谋划的私心,毕竟如果不抓住今日的机会,无论是靠杨氏六房还是大房,三房都不可能让朝廷知晓他们的存在。

    但是,若是敢为人先,做人表率,为朝廷为百姓做事,这必定是会被嘉奖的。

    三夫人,果真厉害啊!江承紫不由得仔细看看这三夫人,与前些日子里的斤斤计较相比,这眉宇间更清明,虽是普通妇人,但其风姿里里外外都是名门养出的贵气。尤其是那眸光坦荡得很。这眸光竟然让江承紫想起不合时宜的一句“无可牵绊便无可畏惧”。

    至于老夫人先前就气得不好看的脸,现在更沉得像是锅底,恨昨日就不该与那九丫头赌气放三房一马,让他们有精力跑到这里来捣乱。

    当然,最苦逼的是没啥眼力劲儿的三老爷。三夫人那一席话一出,原本站在三夫人身后的他踉跄了几步,被自己小儿子扶着,脸色刷白得吓人,嘴唇哆哆嗦嗦没说出话来。但他内心在哀嚎:“这这这,这是要败家的节奏啊,这败家娘们儿,虽然陪嫁很是丰盛,这几年,三房在她的手里过得风生水起,并且她好几年前就开始着手收粮食,三房的粮仓里装得满仓,但再多的钱财粮食,也不能这样干啊?”

    可是,他能怎么样?即便他再怎么心疼,也是不能跳上前去说“我反对”啊。因为这事表面上是荣耀的事,是天大的好事,是会受到朝廷嘉奖的事。他若上去反对,不但让人笑话,还让这桩美事不美了。

    所以,他一个字也不能上前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踉跄几步,稳住心性,不断地在心里告诫自己:回家再收拾这败家娘们儿,回家再收拾她。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三老爷在位置上坐着苦逼。

    各房且都在心里咒骂:好你个三房,仗势你夫人嫁妆多,就肆意挥霍,一下子捐这么多,你们倒是把好事做了,我们别的房能不做吗?不做的话,别人怎么看我们?

    而且最让众人感到憋屈的是人家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众人会记住是他们牵头,做了表率,就是朝廷的嘉奖圣旨下来,也是他三房的荣耀。他们不是一个,即便捐得比三房多,也只是锦上添花,无济于事。何况,这各房没分家,杨氏的收入都归老夫人管,再按照各房的人数比例,每月拨给一些银钱过日子。各房的日子好不好过,看的全是陪嫁的嫁妆。

    这数来数去,嫁妆最丰厚的就是三夫人。而最有钱的,除了在外做官的大房,不能算作杨氏的驸马之外,就是三房最有钱。

    这事办得恶心啊!

    各房在心里纷纷咒骂,却又不好发作。

    人家这是好事啊,你若发作,你算什么事?

    这又是一群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主。

    当然,这件事里最高兴的就是李恪与张司直。

    原本两人以为三夫人这时站出来是案情有变。张司直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天地良心他这几日为了杨氏这边的糟心事,真是劳心劳力,夜不能寐,头疼死了。自家公子还要跑来一通指示,并且将自己的护卫也撤换成张氏子弟。

    天地良心,他真心怀念在大理寺按时上下班的好日子,至少睡眠是保证了的。

    在这个地方,真是瘟神一堆,没有哪个是好糊弄的。

    张司直觉得自己在这里像是个政客,倒不像个执法者了。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自家公子和蜀王都不约而同地说:“此次入弘农,最重要的是利益最大化。”

    就因为这“利益最大化”,他是绞尽脑汁都没啥把握,不过,幸亏联盟自己窝里横,帮了他一把。

    可是,就在把一切理顺,开始收网的时候,这一直作壁上观的妇人跳了出来。

    不过,张司直听到她要捐钱捐物给朝廷,一切的释然都放下,旋即便是高兴起来。无论三房捐什么捐多少,那一批既想要利用救灾脱罪,又不想兑现承诺的老家伙们都不得不捐。

    张司直不由得认真看了看这妇人,眉目清秀,眸光安宁,捐米这件事说得也很平静。也不知是真的在谋算,还是单纯地想出风头。

    他可知晓这妇人娘家可是富得流油,富人出出风头也不是没有的。

    但无论如何,这一招真是好。

    与张司直一样兴奋的还有李恪。

    他原本以为三夫人会捐献些小银钱,没想到竟然这么大手笔,捐出这么一大堆粮食。如今,朝廷最需求的就是粮。而且,杨氏光三房就捐出这么多,后面那些老家伙商议的时候,好意思给的少吗?

    一想到这些老家伙要大手笔,李恪就特别高兴。

    “杨氏三房敢为表率,捐出米粮救助灾民。此事,本王必定会如实上奏朝廷,予以嘉奖。”李恪朗声说。

    三夫人盈盈一拜,说:“蜀王不必劳心,此事乃我杨氏之人分内之事。所捐之米,明日就可出库装车,还请蜀王派人查收。”

    “三夫人深明大义,品行高洁,然馨德之事,必定要嘉奖且传颂。你杨氏三房就莫要推辞了。”李恪说。

    “那民妇代表三房多谢蜀王。”三夫人又略略屈膝一拜,施施然回到了座位上。

    “我们也恶心人一把?”杨王氏低声问杨舒越。

    “夫人开心就好。”杨舒越回答。

    “哈哈。”杨王氏掩面笑。

    “各位,看到杨氏三房这般,本王非常开心,全国上下,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定然会战胜困难,迎来太平盛世。”李恪慷慨激昂地说。

    杨王氏却是回头瞧了瞧江承紫,低声问:“我们要不要玩?”

    “阿娘开心就好。”江承紫掩面笑着说。

    “那好。”杨王氏笑了。

    然后,杨王氏施施然站起身,表示深受三房高洁品质的感召,也要为救灾尽绵薄之力。只是六房财力单薄,只是在蜀中种植茶叶,制作新茶,又做了些设计珠钗等匠人之活,有些许银钱,因蜀中稻米甚香,于是置办了点米面,让暮云山庄的车队押运回了弘农。今番算一算,除却家庭开销,也能省下一二,便全然捐了。

    “杨氏六房捐大米三十石,面粉二十石。”杨王氏朗声说。

    众人一片哗然:“三十石,还是大米,这,这是——”

    所有小声议论的人都没有继续说下去,没有说出这是“疯了吗”这样的话。大家都紧紧地记住:这是好事,不能捣乱。

    “本王在此代表朝廷,代表天下百姓,多谢杨氏六房。”蜀王还是很公式化的感谢话语。

    杨王氏笑着说:“要感谢,得要感谢我三嫂了,她让我六房茅舍顿开,头顶清明。”

    “你们杨氏都是这样大手笔,还谦虚,此等品质真不愧千年望族。”张司直也是笑了。

    “多谢张司直夸奖。所捐献之物皆在弘农暮云山庄仓库呢,明日一早,我就派人前往暮云山庄去办手续,装车,还请张司直或者蜀王派人接洽。”杨王氏亦是盈盈一拜。

    “定然。”李恪也是略略低头回礼。

    各房现在内心各种咒骂,三房与六房也是一并骂了。

    正在骂的当口,人家大房也出来发话了。大夫人拿着念珠也跟六房大同小异说是受了三房感召,也要节衣缩食出一份儿心力。

    最后,人家大房也是大手笔捐了五十石面粉,三十石粟米。

    其余各房已经没心力去咒骂了。偏生杨师道还上前,说:“作为杨氏十二房,他是不是应该也出一份儿力?”

    先前就心脏都快受不了的各房,这会儿差不多都麻木了,但还是有人跳出来说:“驸马爷,你要捐,也不该在这里跟我们一并了,你得回去朝廷捐,感召一下朝廷各个大臣。”

    “对对对。”众人附和。

    大家都有这样的心理:死也不能只死我啊。

    “好吧,那我就听大家的建议,回去感召一下朝廷大臣们。”杨师道耸耸肩,一脸严肃。其实,他特别想要笑。这么多年,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好玩的事,他甚至已经想着回到朝廷做这件事恶心朝廷各大官员的情景了,那真是想想就是莫名暗爽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