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高手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高手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你也别恼怒地看着我。人固有一死,或轻如鸿毛,或重于泰山。你这是死得其所,各家都会感念你的以身所殉。”杨金和说。

    王之姜更加恼怒,咬牙切齿,握剑的手青筋暴起,他恨恨地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为了联盟利益,我可以死得其所,但你们这些宵小之辈,我也可一并拖着陪葬。”

    “是,陪葬。”郑明和的声音也变得狠毒,充满杀意。

    江承紫一个激灵,蓦然睁开眼。李恪在四周担任警戒,对于她的反应却也是十分敏感,几乎是她睁开眼的同时,便一个箭步跨过来,问:“怎么了?”

    “他们要杀杨氏长老们,说是陪葬。”江承紫眉头蹙起来。

    “狗急跳墙。”李恪冷哼一声,随后将江承紫一拉,说,“不许多事,杨氏长老会跟我们没多大的交情。再说,那些都是老狐狸,既然早有布局,肯定是想过这情况的。”

    江承紫点点头,轻声说:“敌我未明,四周高手如云,周遭都是谋算人心的高手,我不会多事。”

    “嗯,我们必须要小心翼翼,否则我们那一点点优势根本就不算优势。”李恪又说。

    江承紫咬着唇点头,心里还是涌起一种莫名的难过。她想或者是因为她前世里是军人,是国之利剑,是会在百姓危难关头不顾生死守护百姓的。而今要对长老会那群老者的死亡袖手旁观。

    “你要习惯,有时候,我们必须无动于衷。”李恪低声说,“我知晓你的心性,但这些人绝不是良善之辈,不要忘记隋末的天下大乱,多少百姓流离失所。楼上那些人,每个人手上都沾满了无辜老百姓的鲜血。”

    “你莫担心我,我分得清轻重。”她对他笑了,笑容明媚。,与此同时,她心里升腾起一种融融的暖意。方才的情况,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做,但他却能感觉到她内心的些微难过,然后这样耐心地开解她。

    “是我啰嗦了。”他亦笑起来。

    她亦忍不住笑,低声说:“我再听一听,也许能找到线索。”

    “好。我守护着你。”他说,然后在她身边坐下。

    江承紫则继续凝神静气,听的还是云顶楼上的对峙。

    先前王之姜与郑明和出剑要灭掉杨氏长老。周遭别家的长老们不说话,各自都在腹诽:让你们杨氏阴险,做这种局,就该去陪葬。

    杨金和身边几个护卫拔剑在手,喝道:“休得放肆。”

    “王氏死士听命,击杀杨氏众獠。”王之姜下命令。

    “那杨氏长老们要多谢你们的成全。”杨金和的声音不疾不徐。

    “又想耍花招?我不会给你机会的。”王之姜的声音本来低沉,嗓子低哑。此刻,更因情绪激动嘶哑得像是揉碎的油布,身为可怖。

    “杨氏长老皆被诛杀,朝廷绝不会追究我杨氏之责,倒是王氏一族的命运前途如何,未可知。至于你们各位,呵。杨氏长老们悉数被杀,天下震惊,皇上会给杨氏一个公道,怕就这两个人陪葬是远远不够的啊。各家都逃不了干系。刺杀朝廷命官未遂和闹出人命是两回事,各位可想清楚了?”杨金和的声音不疾不徐。

    一直安静的各家长老会忽然开始议论纷纷。

    “是啊,杨氏六房也没被击杀,大理寺还有周旋的余地。若是闹出这么多人命,朝廷必然会给天下一个说法,大理寺就会彻查。到时候,我们没有谁能脱身的。”

    “对,当今那位对名门世家早就有想法了。杨广的卷轴应该在他手中了。这次,决不能给他机会。”

    “唉,王兄,郑老弟,你们二人就不要再闹了。我们知道你们冤屈,可如今闹下去,各家都没好处。”

    “我们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现在是最危急的关头。”

    “是啊,是啊。如果你们真这样做了,损失最大,受牵连最广的还是你们王氏与郑氏。”

    ........

    各家长老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王之姜手持长剑只觉得头脑嗡嗡疼,几名死士也是面面相觑看着自家长老,在犹豫:到底杀不杀呀?他们虽然不是顶级死士,但今日拼得一死,也应该能将杨氏的这几个老家伙杀了。

    “你们,你们这些人,不是你们,就说风凉话。信不信,惹恼了我们,各家都别想好好过。”郑明和叫嚣道。

    “郑老弟,莫冲动,莫冲动,我们只是说一说眼前形势。”有人又劝阻。

    而楼下,杨恭仁的人又开始喊话:“楼上的贼人,再给你们一刻钟时间,若你们不束手就擒,我们就攻楼。”

    “呸。”王之姜终于狠狠唾了一口,道:“弘农杨氏这种奸诈之徒,各家千万莫与他们为伍,至于蜀王,呵,我们控制不住,我就要看看弘农杨氏控制得住?”

    “唉,你怎么不明白?是合作,不是控制。”杨金和叹息一声。

    “合作?李恪会跟你们合作?”王之姜哈哈笑了起来。

    “你还看不清么?大势已去,过去的日子,不可能回返了,咱们钱财散尽,努力几代人,没瞧见这天的窟窿越来越大,而我们越来越衰弱么?”杨金和缓缓地说。

    “那是因为各家不齐心。”王之姜说。

    “你心知肚明。”杨金和一句话总结。

    一直沉默的四长老说:“这里拖得太久终究不是好事,速战速决吧。”

    杨金和对四长老点了点头,随后回头对王之姜与郑明和,说:“二位,莫要磨蹭了。为了联盟,只能如此。”

    “你以为你是谁?”郑明和只一句话,一柄长剑唰唰唰就过来,正是方才说话的四长老,一剑比一剑快,很快就将郑明和擒住,一柄击杀了几名死士。

    “你,你是何人,你不是杨氏四长老——”郑明和脸色大变。

    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人只是穿了四长老的衣服,但面容要年轻得多。

    “将他捆起来。”这人对身边几名护卫说。

    众人这才发现这几名杨氏护卫也是面生得很,并不是刚才那几位。

    “你,你们是何人?”一时之间,云顶楼的三楼,各家长老都战战兢兢,自家剩余的死士皆

    “将他捆起来。”杨氏四长老对身边几名护卫说。

    众人才发现这几名杨氏护卫面生得很,不知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你们是谁?”萧氏大长老喊道。

    “将王之姜拿下。”那为首一人又说。

    从各处跳出八名手持短剑的人,不过是顷刻之间,这些二流的死士就被灭了。王之姜也被抓了。

    “去开门,带走。”那人又说。

    “等等,你们是谁。”萧氏大长老的声音濒临崩溃。若这些人不是杨氏长老会的人,方才在这里的一切所言的秘密都会被公开,那么即便王之姜与郑明和承担下所有的责任,各家也会受到牵连冲击。如今的名门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没有多少实力,若是李世民硬是要动,也不是动不了。

    去年年中,山东大旱,他就有办法让山东士族开仓放粮,那手段真是漂亮啊。

    “你们是谁。”各家都在问,“若不说清楚,不许离开。”

    、“弘农杨氏杨挺。”那为首一人冷言回答。

    “杨挺是谁?”众人都在疑惑,又将询问的眼神齐刷刷地瞧向杨金和。

    杨金和往后一退,说:“我杨氏也是善骑射的世家,每一代都有南征北战的将军,可不是银样镴枪头的草包。杨氏的族学自汉代开始就闻名于世家,各位不会忘记吧?”

    “世间传言,杨氏族学堪比国子监。”有人点头。

    “曾有寒门学子乔装混入杨氏只为能学一日杨氏族学的课程。我听过这个。”又有人说。

    “传言,晋朝,有一江湖客救了杨氏族人,不要金银为答谢,只愿在杨氏族学学习一月。杨氏的武学——”有人说到这一传言,顿时住了嘴。

    是呢,他们怎么忘记杨氏族学里,可不止文人的玩意儿,骑射与武术亦是让杨氏族学闻名于世的原因的。传言,杨氏族学里的骑射先生,那都是雄才大略之人。

    “杨氏族学名声颇高,只是这位是谁?”还是有人言归正传。

    “杨氏族学武术先生。”杨挺自报家门。

    周围的人顿时觉得泰山压顶一样,能在杨氏族学里做武学先生的,那本身在武功与兵法上的修养那是相当高的。

    众人没说话,杨挺道:“我原本在学堂潜心研究兵法,家主说杨氏进了贼人,我便来了。如今贼人擒拿,便不关我的事,各位的事,我也懒得掺和。但是,若谁要对我杨氏不利,我杨挺也可走出我那方寸天地。”

    他缓缓地说,语气很平淡,但众人只觉得一阵阵寒意。

    “开门,带走。”杨挺吩咐,然后亲自给王之姜和郑明和嘴里塞上布条。

    上面的人开了门,团团围住的护卫们连忙将贼人从杨挺的手中接过来。一时之间,云顶楼上的人全都被带了下来。

    张司直看了看黑压压的五六十人,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道:“蓝沁堂还是太小,换你们杨氏校场,何如?”

    “好。移步校场。”杨恭仁答应张司直,回过头就吩咐人设案堂于校场。

    云顶楼的危机因为杨挺的出现很轻易地化解。江承紫凝神听完云顶楼的始末,一方面感叹这联盟长老会真真是乌合之众,心没往一处走,劲没往一处使,还对彼此各种算计,真是凉寒人心;另一方面,她又再一次认识到名门世家的水果然深,一个族学武术老师都有如此高深的功夫与修为,而且敢夸下那等海口,想必是极大才学之人。

    “阿念。”江承紫睁开眼睛,喊了一句。

    “我在呢。”李恪正坐在案几边,一只手支着头,笑盈盈地看着她。

    江承紫脸一下红了,别开眼,说:“外面都解决了,你不去看看?”

    “我说过守护你啊?”李恪一本正经。

    她轻笑,只觉得温暖,又害羞得不行,低头问:“你可知道杨挺这人?”

    “杨挺啊,知道此人,现在杨氏族学的武学先生。”李恪回答。

    “哦,是怎样的人?”江承紫问。

    李恪还没回答,江承紫忽然听到后头房顶上的人说话了,她连忙竖起一根指头示意李恪不要说话,她凝神静听。

    只听那人小声说:“来了高手,恐怕会被发现,撤。”

    “这边厢,应该暂时没人有心力对付九姑娘,我们先向公子汇报。”另一人声音更低。

    “嗯。阿唯他们在张司直身边,九姑娘必然在场,公子说了,云顶楼的事一结束,保护九姑娘的事,就交给阿唯。让我们速速撤出杨氏。”先前那人说。

    “撤。”一人小声一个字,便只剩下窸窸窣窣离开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彻底没声息了。

    原来这些人真是要保护她的。若真是张氏一族的人,她也只能对张嘉在暗地里说一声谢谢,最多见着他的时候,脸色稍微好一点。至于他这个人,晴雨难测,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冷不防再给个致命一击,还是要保持距离的好。

    周遭静默,只有近在尺咫的侍卫们来来往往的声音。江承紫吐出一口气,李恪连忙问:“听到了什么?”

    江承紫摇摇头,说:“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树上那些人撤了。”

    “没听出他们是谁的人?”李恪问。

    “没有。不过,他们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出他们是在保护我。”江承紫说。

    李恪“哦”了一声,不再追问,只站起身,和颜悦色地对她说:“走吧,我们去看看这些人到底耍什么花招。”

    “好。”江承紫松了一口气,她很感谢李恪没有一直挖根究底地追问。

    “来,走吧。”他说。

    江承紫站起身,整理了衣衫,戴好帷帽,与李恪并排而行,闲庭信步一般往杨氏校场而去。一路上,李恪略略提了提杨挺,说如果杨挺愿意,其功勋绝对不在李靖之下。

    “是这样厉害的人?”江承紫十分讶异。

    李恪点头,说:“我两岁时曾见过他一面,与他相处几日,他的才能不亚于李靖。”

    “没想到杨氏居然卧虎藏龙。”江承紫感叹。

    “什么卧虎藏龙,不过是每个人的志向不一样罢了。他的志向不在建功立业。”李恪说到这里,因杨初来报告事情,便没在说下去。

    江承紫就那么跟着他,也一言不发,两人径直往校场去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