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是谁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是谁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你怎么来了?”江承紫问。

    “你能来,我为啥不能来?”李恪俯身在她耳边说。

    那气息酥酥麻麻的,江承紫连忙退开两步,摆摆手道:“我好歹伪装一下,你看你堂而皇之地来了,这里是危险之地。”

    “哟,你也知道是危险之地,动不动就甩掉暗卫。”李恪语气不悦。方才他与舒敏和穹苍往这边赶,迎面就遇见她的两暗卫哭丧着脸说,“爷,九姑娘速度太快,我们跟不上啊。”

    李恪也不怪她们,只说:“她可能去了云顶楼,你们速度去看看。”

    这才一行五人赶到了云顶楼,定睛一看,站在杨师道身边,戴着帷帽藏头露尾的家伙不就是阿紫么?

    江承紫听见李恪的埋怨,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是我没照顾到她们,一时之间速度太快。话说,你好歹伪装一下吧,你这样目标好大。”

    “爷这样光芒璀璨的人岂是能被一二伪装遮住的?”李恪斜睨她一眼。

    “呔。”江承紫不屑。

    身后舒敏、穹苍,旁边杨师道都要内伤了。他们印象中的蜀王真不是这样的啊。

    杨师道初见蜀王,只觉得那样小的孩子,却老成持重,心事重重,眉宇里都没一丝笑容,眼眸看着周遭,那眼神却是冷冷的,没有什么温度。而且,他平素沉默寡言,就是皇上问他话,他也只答一二。

    桂阳公主也曾说起这孩子阴沉沉的慎人得很,尤其是打起仗来,那发狠的样子真像不是活物似的。

    可眼前这小子会说笑话,会笑,眉宇间全是温柔,眼眸灵动,越发像是儿时的淑妃了。

    “你别不屑,等你上长安,跟爷出去走一圈,看看爷的风姿。”李恪继续说。

    江承紫也懒得看楼上的对峙,笑嘻嘻地问:“是去平康坊里走一圈,看满楼红袖招哟?”

    这事是有典故的,说的是李恪在平康坊可是有花魁对他万分倾心呢。江承紫不怀好意地提出来,李恪连忙剧烈咳嗽。

    舒敏一干人等选择性耳聋,并不上前关心。

    “别咳了,大伙儿都知道你装的。”江承紫哼哼两声,却还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着周遭是不是有贼人可能对李恪动手。

    李恪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那是爷风姿惊人,他们喜欢爷,又不是爷能阻止的。”

    “别贫了,你小心些,这周围不太平。”江承紫说着看了看周围。

    “你发现了什么?”李恪压低了声音,亦四处瞧了瞧。

    “方才,我来之后,只站在后面那棵树下看热闹,就随便观察了一下周围。”江承紫顿了顿,将声音压得更低,说,“我发现有人在附近。我们背后那房顶上,树木掩映的地方,有人。那地方适合狙击,但是要重弓,才能到达我这里的距离,更别说云顶楼了。所以,我认识那不是我大伯父的布置。”

    “那个地方确实适合藏身。可是,又不适合击杀,这——”李恪亦蹙眉。

    “不过有适合的武器,也可以实现的。”江承紫想到自己方才的假设是在这个时空常规的武器的下的假设,若是放在她的时代,比如有枪械什么的,就可能在那个距离射杀敌人。

    “他们?”江承紫与李恪不约而同地出口,两人对视。

    “谁?”杨师道问。

    李恪摇摇头,说:“不太确定,所以我不会妄下定论的。”

    杨师道又看了看江承紫,江承紫也耸耸肩,说:“十二叔,我对外面的事知之甚少,见未真,不轻言。”

    “嗯,有理。”杨师道强忍下好奇心,很严肃地回答。

    其实他心里跟猫挠墙似的,胃口完全被提起来了,却又得不到答案,而且听他们说得似乎很危险似的。

    李恪则是陷入沉思,眉头蹙起来,喃喃自语,说:“他们家祖训不是不允许轻易插手么?”

    杨师道一颗好奇心完全被挂了起来,感觉像是被架在火上烤,又不好问蜀王。只得在一旁竖着耳朵听。只听得江承紫回答:“是啊,他们家的祖训似乎是只守护那个可能的人,或者消灭可能威胁到那人位置的人。不至于会在这里呀!”

    我去,这到底在说谁呢?

    杨师道已经无心看自家老哥的布置,只默默望江承紫和李恪那边挪步。

    “是很奇怪,若是他们,那昨晚树林里那些人就说得通了。”李恪忽然想到舒敏说起小型的阵法,顶尖的高手。

    上一世,张嘉杀了江承紫,然后自杀。张氏一族因新任继承人还没选出来,一片大乱。李恪痛失挚爱,在颓废一段时间后,发誓要将张氏一族灭族。于是,让蜀王府的势力开始调查河东张氏,并且将张氏有关的九大家族都一并牵出来。

    九大家族,号称是天选者,上天选中的守护者。他们一并联手垄断了各个行业,根据他们的先祖留下的法器上的预示,去守护未来的帝王,保证人间的历史不偏离既定的轨道。

    这就是九大家族的祖训,从西汉末年开始,九大家族就开始活跃于各行各业,而且拥有先进的采矿、冶炼技术,为首的张氏一族,还有火器配方,威力十分惊人。但由于张氏一族是天选者的首家,火器一直是防身所用,并不曾公诸于世。但张氏一族的兵器一直很先进,而且他们精于阵法,尤其是小型阵法的研究。

    大阵法,小阵法,都是十分精巧,配上张氏一族的武器,真可以以一敌百。

    只是,他力量有限,父皇、长孙一族都不是省油的灯,加上九大家族的联合打压,他最终都没能成功。最终,因高阳公主谋反案被牵连,被长孙冲逼迫死于三月长安。

    “王爷,是什么情况?”舒敏不由得问。

    “你们提到小树林的人使用了阵法,而且所用的武器很奇怪吧。我想我知晓他们来自哪里了。”李恪对舒敏说。

    舒敏睁大了眼睛,也不问是谁,只问:“是敌是友?”

    “不知。”李恪摇了摇头,补充一句,“不管是敌是友,都让人心情很差。”

    “谁啊?”杨师道又问。

    李恪看了看他,不悦地说:“姑父,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当务之急的首要任务是将你们钓上来的大鱼送去蒸了煮了。”

    杨师道被这话噎得内伤,连忙咳嗽两声,哀嚎一声:“蜀王,你这不公平。”

    “世上哪里有公平可言?再说,姑父可不是这样八卦的人。”李恪回答。

    “啥八卦?我不修道的。”杨师道显然不明白李恪话语中的舶来语。

    李恪也不打算解释,只伸手牵着江承紫的手往旁边的暖阁里走,对穹苍与舒敏说:“别让别人过来。”

    杨师道黑了脸,这显然就是防他的嘛,难道还为了这个事,没脸没皮地跑过去啊?他耸耸肩,继续瞧云顶楼上的情况。

    李恪牵了江承紫在暖阁里坐下,低声问:“先前张嘉可有跟你说过什么?”

    江承紫摇摇头,说:“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有点不舒服,有一种本能想要抗拒接近。因此一直跟他保持距离。而且,那一次,刚入益州,在客栈时,他对你动了杀机,我是知道的。”

    “咦?你竟然知道?”李恪很是意外。

    江承紫撇撇嘴,说:“要不然,我疯了,还去他房里,答应跟他晚饭?”

    “原来从那时开始,你就那样中意了啊,果然本王风姿......啧啧。”李恪逗趣。

    江承紫瞟他一眼,撇撇嘴,说:“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那会儿还不知道是你。”

    “不知是本王,就凭着本能直觉靠近我,保护我。啧啧,阿芝跟我真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阿芝对我也真是情深义重。”李恪继续作无赖状。

    舒敏和穹苍也听不下去,连忙悄悄往暖阁外挪步。

    “不能好好说话了。”江承紫一下子站起来,“我还是去外面看看情况。”

    李恪连忙起身,一把拉住她的手,说:“乖,我不说笑了,我们好好讨论他。”

    “严肃点啊。”江承紫警告。

    “一定一定。”李恪点头哈腰,拉着江承紫坐下来。

    江承紫才继续说:“当日我们离开蜀中之前,送了云珠出嫁。张嘉也并没有出现,只是派人送了重礼,还派他二姐为云珠添了嫁妆。我最后一次见他,应该是你离开蜀中之前,那时,他也只说了一句:你放心,我断不会有一丝一毫伤害于你。”

    “哼,明知你是我的,还这样说话,真是不知羞耻。”李恪不悦地说。

    江承紫咳嗽两声,板着脸问:“还要不要人好好分析了?”

    “娘子息怒,我不说话,你说。”李恪摆摆手。

    “谁是你娘子,不许乱喊。”江承紫虽然不在意这些,但现在才几岁啊,她不在乎,杨氏六房可是要脸的。

    李恪看到她生气了,连忙低声说:“阿紫,阿紫,不要生气。我只是想你想得紧,平时又难得能这样与你单独相处,忍不住就想逗你。”

    江承紫也不是真生气,看他这般低声下气的模样,心里疼疼的,眉目也一并温柔下来,语气低低地说:“我哪能生得起你的气。”

    他嘿嘿一笑,眸光流转,竟然是说不出的惊艳。

    江承紫呆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问:“你觉得真是他么?”

    “恐怕是。”李恪神情严肃起来。

    “难道他要提前动手么?”江承紫心里一紧。

    她也听张嘉说过张氏一族是有天降下的使命是守护历史,要不然上一世,张嘉也不会情义难两全,将她杀了,再自杀,而且张嘉也坦诚了他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生.

    虽然他表示不会再伤害她,但看他样子是想把她抢过去,做了他老婆。那么,她不跟李恪在一起,就不会上长安去,不会影响大唐未来的继承人,他就不用为难,对她下狠手了。

    可是,如今,杨氏元淑的事被揭穿,她就是正牌的准蜀王妃。事情正在向着前世那样发展,虽然她与蜀王并不想要那个位置,她也并不想走把所有人都掀翻的道路。但难保张嘉不会为了祖训现在就把她灭了。

    人心呀,可是最难测的东西哟。

    “应该不是。”李恪说。

    “你会为他说话?”江承紫斜睨他一眼。

    “我不喜欢他,但是我很公正。昨晚,联盟的顶级死士目标是你,不是我。而他的人击杀了他们,六房下半夜可是太平盛世。”李恪说。

    “也是这道理,要杀我,何必多此一举。”江承紫点点头,觉得自己有点小人之心了,难道张嘉真是在守护自己么?难道昨晚听到的外面的另一帮的人就是张氏一族的人么?

    “不过,他们在这里布置的目的是什么?”李恪询问。

    江承紫低声说:“让我听一听。”

    李恪知晓她有异能,尤其凝神静气可以听到许多细枝末节的声音,便不打扰她,而是在周围为她担任警戒。

    江承紫端坐暖阁的案几前,凝神静气,仔细聆听。首先听到的是云顶楼上的情况。

    此时的云顶楼上,被众人推选出来最可能保全世家联盟人选的人是王之姜与郑明和。

    此刻,王之姜愤怒地看着杨金和,问:“你,你们是不是早计划好了?”

    “您这话就说得难听了,明明是你们自掘坟墓,非得要在杨氏处于风口浪尖时动手刺杀朝廷命官。想一箭双雕,既把杨氏的希望灭了,又把杨氏拖到万劫不复的深渊。其心可诛呀。”杨金和头发花白一脸无辜。

    “这么多人,为何非得是我们?”郑明和也不平地喝道。

    “因为你郑明和与我家主有私仇,你大兄犯事,是观王亲自处斩,这里有多充分啊。”二长老说得天经地义。

    “一派胡言,我郑氏也是名门望族,我大兄犯事咎由自取,郑氏之人皆知,那能怨恨旁人?”郑明和喝道。

    “这我管不着。你要想想是我们这屋子都死了好,还是牺牲你们俩换来大家的安平?要不然的话,说我们是共犯,呵呵,正好跟当今那一位削世家一个绝好的借口。”杨金和看了看四周。

    王之姜愤怒无比,这杨氏一大家子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不要脸?(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