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抱着你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抱着你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蓝沁堂原本是个小别院,是观王在世时,祠堂祭祀前夜或者守夜时的休憩之所。

    弘农杨氏,每年的祠堂几次祭祀,还有隔几年的大祭祀,作为一家之主都得在祠堂里呆上几天。祠堂里断然没有睡觉之处,所以,就将旁边的小院子打扫修葺,取名蓝沁堂,专门用作家主在祭祀时休憩之所。

    观王去世后,这里就保留下来,老夫人也不允许别人前来,便一直空着。后来,杨恭仁在家读书,就将蓝沁堂打扫出来,作为读书之所。

    江承紫跟着杨师道前去时,蓝沁堂的院落里已置了审判席,张司直端坐其上,旁边是其两名文书和一个助手,还有一名大理寺知名仵作和三名当地官府的仵作。

    这蓝沁堂里里外外都由蜀王府侍卫和大理寺张司直带的护卫守着。蜀王李恪坐在审判席右边上首的旁听席,老夫人的席位则是在左边上首,而后依次下来,杨氏嫡出各房都有一个席位。

    而在蓝沁堂院落中,摆放着十来具尸体。

    江承紫跟着杨师道入了院落,便自觉地到六房席位那边站着,碧桃赶忙拿出随身带的小马扎让她坐在杨王氏身后。

    “张司直,弘农杨氏一干人等已到齐。只有大老爷还在与贼子周旋,不能前来,不过大夫人代表大房前来了。”管家拱手道。

    张司直点点头,抚尺三下,全场寂静。他才说:“我奉命督查刺杀朝廷命官一事,本以为已结案,明日就要返回长安向陛下复命。却不料贼人如此大胆,我还在弘农,竟又猖獗犯案。此等藐视法纪,藐视朝廷,实在罪大恶极。今日,在这蓝沁堂设审,让杨氏各位旁听,就是想要给杨氏以公道,同时严惩贼人,还请各位不要多心,亦不要干涉执法,要相信朝廷法纪,天理昭昭。”

    “张司直放心,弘农杨氏千年望族,这点礼数,自然懂得。”老夫人替各房回了话。

    “有老夫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张司直说。

    而后,他端坐身体,朗声道:“开审,带原告。”

    原告是杨氏六房与蜀王,蜀王是有官阶在身的亲王,自然不用堂下问话,因此就由蜀王贴身护卫杨初代替。

    杨初与杨舒越一并站在堂下,陈述案情。

    两人口风一致,说昨夜忽然有贼人入六房刺杀蜀王,其时蜀王正在外院与六老爷一起下棋,贴身护卫击杀了贼人。其中一贼人功夫较好,逃窜之际入了内院,惊扰了内院之人,但被护卫很快击杀。

    而后,十三长老带人前来,非得要闯内院,被拦住后,就口出污言秽语诬蔑杨氏六房女眷。幸得大老爷及时阻止,才不至于惊扰了六房女眷。而后,四老爷前来查看情况,不料四老爷带的人全部露出狰狞面目,暴起,行刺六老爷与蜀王,幸亏蜀王已加强戒备,不然,六房众人怕昨晚就被血洗了。

    众人听得心惊。

    杨初又说:“回禀张司直,那贼人应该还有同伙。因为贼人在临死之际,放出烟花信号。因此,昨晚一宿,六房都无一人成眠,战战兢兢到天明。”

    “杨氏在世家里号称铁桶,护卫无死角,最是严密。若不是家里有人想要暗害我六房,这些贼人哪里会这样轻易知晓六房的布局,且来去自如,不被护卫们发现呢?因此,我六房向张司直率先状告执掌护卫,负责安保的十三长老杨博。其次状告长老会不力。第三,请求张司直彻查,揪出贼人,保我杨氏六房安平。”杨舒越义愤填膺地说。

    张司直点点头,便说:“你们且放心,此事事关重大,我定然会彻查,否则,我也是有负陛下所托。”

    “多谢张司直。”杨舒越拱手,然后退回到自己的席位上坐下。

    杨初也退了回去,张司直便让人带了四老爷来询问昨晚六房的刺杀情况。四老爷被搀扶过来,脸上已消肿,看不出被打过。江承紫一方面是暗叹王景天医术高明,一方面又觉得蜀王府打人还真有一套,完全看不出是被打的。

    “回禀张司直,昨晚是我轮班值守夜。带人巡逻时,发现六房那边有烟花升空。顿时觉得不对劲儿,因为杨氏不是大祭祀或者婚丧嫁娶是不允许燃放烟花的。而且据我多年的经验观察,那不是普通的烟花,应该是传递信号的信物。我正在犹豫按照正常路线继续巡逻还是赶去瞧瞧,我旁边的护卫首领就建议我去瞧瞧,说事关重大。我当时也这样想,便领了十八人前去六房看看,却不想这十八人入了六房,见到了蜀王与我六弟,突然就行刺于他们。亏得蜀王功夫高强,蜀王府护卫身手了得,才没让他们得逞。我在这惊惧中,也被他们砍伤了左臂。”四老爷颤巍巍陈述了案情。

    “看来此事牵涉甚广,得要彻查。”张司直一脸严肃,随后命人将那十八人的尸体抬上来,让仵作查验伤口,确系双方对垒被杀。

    张司直看了看老夫人,说:“老夫人,我想请杨氏之人认一认这些尸体,是否是杨氏子弟。”

    “好说。”老夫人爽快,让管家去查看尸体。

    管家查验一番,站起身道:“都是脸熟的杨氏子弟,皆为利器所伤,一刀毙命。”

    “老夫人,这怎样解释?这些杨氏子弟都是家生子,从小就是杨氏的人,听命于杨氏,如今刺杀蜀王,我大理寺很难为杨氏脱罪。”张司直一脸为难的样子。

    老夫人叹息一声,说:“秉公办理就是。”

    “多谢老夫人深明大义。”张司直对老夫人一拱手,吩咐四个仵作道:“今日此案牵连甚广,事关重大,还请四位务必验清楚。”

    “是。”四位仵作的了命令就摆开器具进行验尸,验尸结果没有任何的异议。

    “看来,这些杨氏护卫确实是接到刺杀蜀王的命令,这真是最大恶极。”张司直一脸凝重,又询问了各房的人昨晚的活动情况,旁边的文书一一记录在案。

    江承紫一直很好奇张司直会如何审理这案件,所以一直在做壁上观。可是张司直一直都是走一些很简单的步骤,看得她想要打瞌睡了。

    正在这时,忽然门外有人来报,说:“云顶楼上,贼人挟持了杨氏大长老和王氏大长老。情况危急。”

    “什么?”张司直眉头一蹙。

    四老爷立刻起身,说:“回禀张司直,若说谁能给杨氏子弟的护卫下命令,除了家主与老夫人,那得是长老会。尤其是掌管安保的十三长老。”

    “哦。那老夫人昨晚在何处?”张司直询问。

    “我昨晚腰疼难忍,与蜀王与阿芝吃完晚饭,早早就睡下了,夜里听得声音喧闹,却也是起不得身。”老夫人回答。

    “可有人证?”文书询问。

    老夫人就将她屋内的一干丫鬟婆子都传唤进来,一一说了昨晚老夫人的情况,并无异常。尔后,便询问的是杨恭仁的去处,杨云立刻上前,说:“昨晚,我家家主与我在书房整理今日长老会索要使用的材料,后来外面烟火起,家主一直派人在打探消息,整晚都在望月楼三楼。天明时分,因跟踪了一个可疑分子入了云顶楼,才派人将云顶楼围了。”

    张司直也不下结论,只说:“既是如此,那得要将杨氏十三长老请来问询一番了。”

    杨云苦笑,道:“十三长老也在云顶上。本来杨氏春日宴将近,各家携了女眷到杨氏一游,女眷们住在兰香园,而各家长老们就住在云顶楼。如今,云顶楼有贼人,家主交涉一番,那贼人死活不肯撒手。”

    “那得有请蜀王。”张司直对李恪拱手一拜。

    “嗯?”李恪眼睛陡然眯成一条缝,像是一只危险的豹子。

    张司直不由得抹了一把汗,道:“听闻蜀王护卫功夫了得,蜀王足智多谋,想请蜀王一并前往擒拿贼人。”

    “不行,我反对。”杨清让说得斩钉截铁,一边说一边站起身,继续说,“贼人摆明就是冲着蜀王而来,那边危机四伏,谁晓得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指不定是有人故意布局,就是引了蜀王前去,若是得手,便将朝廷的雷霆之怒引向我弘农杨氏。到时候可谓一箭双雕。所以,我认为,如今的情况,蜀王断断不能去。”

    “清让言之有理。”老夫人点点头,就瞧着小儿子,说,“景猷,你带你的护卫陪张司直去一趟,看看情况。”

    “谨遵母亲之命。”杨师道拱手道。

    “其余人等就在蓝沁堂静待消息吧。紫嫣,吩咐厨房准备糕点吃食。”老夫人缓缓站起身,到蓝沁堂内屋歇息去了,理由是腰疼。

    其余各房则依旧呆在院落里,因张司直与杨师道离去,老夫人又去屋内休息了,屋外虽然有官兵看守着,但各房到底放松了一些。

    大夫人率先过来,在杨王氏身边坐下,低声问:“没事吧?”

    杨王氏摇摇头,说:“亏得蜀王在,暂时没事。”

    “没事就好。”大夫人只拍拍杨王氏的手,不知该说什么。因为她忽然觉得今日的六房似乎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难道昨晚自家夫君做了什么侵害六房的事?

    不可能啊,自己的夫君一直来信让她护着六房,说六房那一双儿女才是杨氏的希望。自家夫君断不会做出对六房不利的事来。

    可杨王氏为何这般?

    大夫人也不好问,只好站起身又回到自己的席位上。大夫人走后,各房又都过来询问,不管是真心假意,众人都对昨晚的事义愤填膺。

    三夫人甚至很是大胆地说了一句:“这长老会早不合时宜了,天无二主。一个家就该只有一个当家人,至于什么长老会,最多在重大事情上起个监督作用,哪能处处都要伸出胳膊来?”

    众人听三夫人这话,顿时鸦雀无声。

    “三嫂,你,你这是怎么了?小心隔墙有耳。”十夫人向来沉默,吓得脸色都白了。

    “是啊,三嫂,你,你这样说,小心老夫人听见。”五夫人也接了话。

    三夫人轻轻一笑,说:“多谢你们关心。可是,别人听见又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想在这局中困着。困兽犹斗,连优雅都失了。”

    “你疯了,少说点。”三老爷想起昨天的事还心有余悸,连忙要将她拉走。

    三夫人也不介意,只任由三老爷将她拉走。江承紫觉得三夫人眉目澄澈,似乎已经想得通透。

    “三嫂这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七夫人不由得嘀咕一句。

    “三嫂的话很是不错,正该是这个道理。”杨舒越温和地说。

    众人惊讶地“啊”了一声,杨舒越又说:“长老会的手平时伸得确实太宽了,对杨氏发展百害而无一利。”

    “可当初,长老会就是为了家族利益而成立的。”二老爷说。

    “此一时彼一时,大家心知肚明。”杨舒越说。

    众人似乎都在想这心知肚明的事,一时之间,蓝沁堂十分沉默。

    江承紫百无聊赖,便在杨王氏身边的席子上打坐,想要凝神静听点有趣有用的。刚一凝神静息,就听见李恪在说:“阿芝,好想抱抱你。”

    我去,你大爷!

    江承紫一个激灵就睁开眼,看到李恪似笑非笑靠在软垫上晒太阳,像一只慵懒的豹子。他看到她看过来,笑意更深浓,唇边的酒窝都出来了。

    他是知晓江承紫耳力很好的,因此看到江承紫要凝神静气聆听周遭的情况,便用很低的声音说了一句近在身旁的人都听不见的话。

    哈哈,她果然听见了。他顿时就乐了,抿着唇在那里偷笑,看到她气恼的样子,他笑得更欢乐。

    江承紫撇撇嘴,不理会他。又凝神静气,却听到他在说:“别担心,一切比我预想中更好。”

    “要你说。”她腹诽。

    “我会守着你的。”他又说。

    她被打扰,只好睁开眼睛,对他努努嘴,警告他不要打扰。

    李恪只要假装小憩,一种甜蜜幸福从内心里满满地溢出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