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名门天姿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病树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病树

目录: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类别:都市言情

    江承紫不知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她自己也没去在意。

    她敲完钟后,就站在这里。眼看着祠堂里值守的下人默默走进来,开始在祠堂四合院的宽檐下置席、案几,且在席上放上前日里才晒干的软垫,又在祠堂内堂门口置了一大缸的香花热水,放置一只木瓢。

    做好这一切,那些下人鱼贯退下。

    江承紫还站在祠堂门口,身后就是高高的木门槛。门槛之后,便是弘农杨氏历代先祖的牌位。

    屋外陆陆续续有人来,那些来人是谁,说了什么话,她都听得一清二楚。包括方才杨恭仁、杨师道与老夫人在蓝沁堂外的对话,她亦听得清清楚楚。

    听着这些对话,江承紫的心从起初的略略紧张,逐渐放松下来。因为从听到的对话里,她逐渐发现情况比预想中好得多。而弘农杨氏也不愧是千年望族,见识与眼界皆非凡。就算是令人极其讨厌的老夫人也忽然让人觉得很是不错。

    如果这一次能顺利地解决弘农杨氏的问题,旧贵族便真没有什么途径与脸面去撺掇李恪做那谋逆之事。而阿爷所担心的杨氏前途的事,也就好办了。

    江承紫想到这一切,只觉得未来似乎很光明。她不由得抬头看着四方的屋檐切割出的天,蓝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而屋外,老夫人与杨师道入了祠堂,院落内骚动起来,五夫人率先已上前一拜,低声说:“母亲,是九丫头敲了钟。这孩子从小未曾养在祖宅,怕是不知这敲钟的规矩吧?”

    老夫人扫了她一眼,不悦地说:“九丫头乃杨氏嫡出,这点规矩还是有的,你以为都是你郑氏?不知规矩,眼看得不是地方,手伸得也够长。”

    五夫人一听,心骤然一紧。心想:莫不是那些事被发现了?

    这五夫人娘家就是名门郑氏,她是郑氏五房嫡出三姑娘。她爹是郑氏如今的家主,而如今郑氏长老会首席就是她爹一母所生的胞弟郑明和。

    五夫人也算名门嫡女,且在娘家地位就高,但人实在长得一般,没什么先天才艺,才不得屈就下嫁给杨氏老五,不温不火地维持着五房。

    杨氏老五草包一个,最喜欢的就是逛窑子,养粉头。而且拿得还是她的嫁妆,她碍于名门声誉,不敢闹得太大,只将五老爷养的那些粉头都一并意外结果了,又将银子器具都把控好,不给五老爷孔子钻。五老爷倒是不出去了,只在家养鸟,却也时不时打一打宅子里粉嫩丫鬟的主意。

    五夫人早就对五老爷不抱什么希望,只一心想要一双儿子能有个好前程。为此,她学着三夫人那样在老夫人面前取巧卖乖,又与大房常来常往,还隔三差五给娘家去信。

    这一来二去,自己的父亲和叔叔都明了她的心事,也是写信来宽慰她,说她一双儿子也是郑氏血脉,郑氏那边断然不会不管。

    她热泪盈眶,就接下了娘家拨过来的骑射师父以及守护两个孩子的专职护卫。

    当初,五夫人感念娘家对自己的好,还在妯娌之间好生地炫耀了一番,仿若他儿子明日就能当宰相了似的。

    这炫耀过没多久,五夫人就觉得不对劲儿,娘家拨来的这些人工作倒是兢兢业业,但举动却鬼鬼祟祟,常常在打探杨氏的事,隔三差五就要趁采买的便利,送信出去。

    五夫人再不聪明,也曾是宅门嫡女,顿时就明白娘家这是利用她在杨氏内部安插眼线,这些人在搜集杨氏的情报。甚至有一次,她抓住一丫鬟,还从丫鬟身上搜到了杨氏的布局图。

    五夫人当下大惊,却也按兵不动,使用了各种由头,将这些人发卖的发卖,说不合适退回去的退回去,该意外死的意外死。

    总之,娘家那边送来的人,她是一个也没留下。

    妯娌偶尔问起缘由,她只说:“这家家仆能力颇强,无奈规矩太差,我怕他们把朗儿与明儿教坏了。”

    老夫人也问起过一次,她也是这样的回答。老夫人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她,说了句很让人玩味的话,她说:“你倒是个拎得清的。”

    那句话后,老夫人就与别人说话去了五四夫人却是汗湿透了衣衫,而日期却明明是冬至日。

    今日在此祠堂之内,她不过是来老夫人面前露脸,刷刷巴结日常,却不料老夫人竟然这样瞒也不瞒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五夫人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脱了毛的公鸡,被扔在了大庭广众之下,众人都在嘲笑她。

    她就尴尬地站在那里,不敢往周围瞧。老夫人一扫衣袖,在旁边落了座,拐杖轻扣地面,问:“人可到齐了。”

    “回禀老夫人,长老会的人被贼人挟持在云顶楼,家主正在与贼子周旋,一时半会儿来不了。”门口的护院正是杨恭仁的下属,这种台词早就对好了。

    老夫人一听,便“哦”一声,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告诉众人:“既是如此,非常时期,就行非常之事。他们既然来不了,我与家主皆是长老会成员,足够可以进行审判了。”

    “老夫人英明果决,实乃杨氏之福。”说话的人是刚刚赶到的大房大夫人。

    手中持着念珠,身着交领二段素色襦裙,身上是湖绿色的半臂,搭了个鹅黄的披帛。她款款入内,来到老夫人身旁,行了大礼,才说:“今早也没去老夫人那边请安,实在是昨夜,宏儿凶险得很。”

    “呀,宏儿怎样了?”老夫人询问。

    大夫人扶着老夫人在蒲团上坐下,才说:“王神医为宏儿施针拔毒,又用了汤药清毒强身。宏儿身子自小弱,扛起来很是辛苦,还不知熬得过与否。”

    老夫人听得眉头蹙了起来,直直地说:“可怜的宏儿,这小可怜。”

    “大嫂,老夫人,你们莫担心,宏儿身子再不好,也毕竟年轻,这毒一排,定然会很快好起来的。”四夫人笑着上来说。

    老夫人扫了她一眼,大夫人则是拉着她的手说:“四弟妹,谢你吉言,今早,宏儿算是情况比昨晚好多了。”

    “那就好。”四夫人说。

    老夫人没继续说这话题,反而是朗声问:“还有哪一房还没来?”

    “回禀老夫人,六房还没到。”祠堂主事的婆子上前报告。

    “哦?九丫头都到了,六房却还没到?”老夫人语气惊讶。

    “回禀老夫人,因昨晚有刺客入了六房刺杀,这涉及到刺杀朝廷命官。因此,六老爷的意思是等张司直先去六房查验,六房再前来。”护卫拿着手中的信件,这正是六房的门房麻杆气喘吁吁地送来的。

    “这,理虽是这理,但这里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结束。再者,也不能让这么多人等他六房,你们都且入内,听九丫头有何冤屈。”老夫人当机立断。

    众人纷纷附和,一行人才入了祠堂内院。

    首先入内的是老夫人,其后便是按照嫡出大小排序。每个入了祠堂内院的人都得用门口的大黑瓢舀香花水洗手。

    一行人净手完毕,鱼贯而入,在各自的席位上坐下来。各房来的都是各房家主与主母,有几房家主亡故,便由主母与长子前来。

    各家落座,祠堂的管事便在大黑钟前,朗声喊:“开祠堂——————咯——————”

    刚刚落座的各房又都站起身来,跟着老夫人鱼贯入了祠堂。老夫人站定后,对江承紫说:“阿芝,既是你敲的钟,那你也上前来。”

    “是,老夫人。”她乖巧地上前,站在老夫人身边。

    祠堂的仆妇婆子拿了香给老夫人。

    “为列祖列宗上香。”管事人又喊。

    老夫人为祖先上香,又带着一干人等对那几千个牌位叩拜一番,才又回到四合院里,在自己的席子上入座。

    管事之人念了一串冗长的开场白,才说:“今有杨氏阿芝对长老会发起弹劾,请杨氏阿芝入席陈述理由。”

    江承紫走上了天井中央那个四方的高台,在高台的席上一坐,朗声说:“自我杨氏六房入祖宅来,各种麻烦不断。昨夜,有着铁桶之称的弘农杨氏入了大批的贼人,妄图刺杀我即将成为工部侍郎的父亲,格物院首席的大兄,即将成为太子侧妃的长姐,以及在六房做客的蜀王。幸亏蜀王与我父母早有察觉,做了精心安排,我们六房全民武装,待敌人前来。击杀敌人后,长老会负责值守的杨博非但不派人保护六房,捉拿奸贼。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暗示内院有人来闹,恐怕后院宅子私藏男人。无中生有,毁人清誉,这是今日我弹劾杨氏长老会的第一宗罪。”

    她顿了顿,下面已有议论声。

    老夫人一言不发,江承紫继续说:“世人都知杨氏五步一哨,三步一岗。那么,那些大规模来来去去的刺客,到底是得到了谁的庇佑,便是不言而喻了吧。这弘农杨氏的安保都由长老会同一调度安排。所以,这第二宗渎职罪:不是他们,也是他们,反正这口锅,长老会得背着。”

    “阿芝,你说得非常不错。可你想过动摇长老会乃动摇家族根本。你这番敲钟,实在胡闹。”老夫人站起身来,瞧着高台上的江承紫,朗声说。

    江承紫则是朗声说:“老夫人,阿芝在乡下曾见过一种植物病,一病就入膏肓,但若是拯救及时,将病的部分统统砍掉,这树很快就又枝繁叶茂了。”

    “是么?”老夫人反问,“若病的是树的根呢?”

    “砍掉。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即便是根生病了,砍掉病的部分,这树便不会死。即便这树要死,分了健康的根,在旁的土地上,它同样会以另一种形式重生,成长出更光华灿烂枝繁叶茂的一棵树来。”江承紫朗声说,“现在这棵树,它病了,病根必须除。”

    她声音清脆,在场的人都知道她指的这棵树是指弘农杨氏。老夫人没有说话,旁人也没有说话。忽然,有清脆的掌声响起,叫了一声“说得好。”

    “是,说得好。”接话的是三夫人。

    众人惊愕,杨师道向三夫人施礼,道:“三嫂好。”

    三夫人略点头算是回礼,老夫人瞧了瞧她,不悦地说:“你出来瞎掺和什么?”

    三夫人对老夫人福身行礼,算是抱歉,却是什么抱歉的话都没有说,而是径直说:“讳疾忌医者,最终都无药可医。阿芝看得透彻,实在可喜可贺。”

    “多谢三伯母。”江承紫起身对三夫人盈盈一拜。

    三夫人也是点头回礼,尔后,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跪坐在那里。

    杨师道则是对着老夫人行礼,说:“母亲,我弘农杨氏,千年望族,大风大浪都曾见过,担得起璀璨的荣耀,也不惧怕任何变革。因为,放眼天下,财富、权势、学识都在我弘农杨氏,站在这样的高度,无论如何的变革,只要我们自己有心,定然能节节高升,更加辉煌。”

    与其说杨师道便面上是在解读江承紫的话,还不如说他是在向周围的人洗脑,鼓动众人一并接受杨氏即将而来的转型变革。

    江承紫看杨师道这说法,猜测杨恭仁与杨师道这对兄弟已商量好要改革杨氏。

    众人听到杨师道这话,小声议论。

    老夫人却始终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说:“阿芝所言不无道理。只是,长老会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没搞清楚,我们不能妄下定论。如今,得等大老爷将云顶楼之事处理完毕,带人前来才可。”

    “老夫人所虑周详。”四夫人拍马屁。今日,四老爷值守没回来,想必是有事,这祠堂敲钟,她就带着嫡长子前来了。

    旁人正要说些什么,却听到祠堂管事匆匆而来,跪地对老夫人说:“老夫人,大事不好,张司直说此案牵扯太大,便要将案件审理放到祠堂这边来。”

    “大胆,就是他皇上来了,这祠堂也容不得他胡闹。”老夫人拍案而起,那案几随即断成两截。

    “可不就是这个理呀。”祠堂管事回答,“属下也与张司直说了。可张司直的意思是:众人都在这里,便不必选别处。并且,他不会入祠堂审案件,就在旁边的蓝沁堂设立审理。”

    老夫人听到这里,气才消了,说:“还算他有点眼力劲儿,算他河东张氏还有点教养。”

    祠堂管事抚了抚额上的汗,才又说:“张司直还说,让老夫人移驾过去听一听这案子的来龙去脉。毕竟,老夫人是这宅子里资格最老的。”

    “既然张司直这样说,我们也去瞧瞧。”老夫人率先移步。

    众人也不敢询问这里怎么办,只有杨师道对那些人吩咐说:“你们莫要撤走,一会儿这边还得开祠堂。”

    “是。”众仆妇异口同声地回答。

    杨师道又对高台上的江承紫温和地说:“阿芝,来,我们也去看看。”

    “好。”江承紫毫不做作,很是干脆地答应,然后像是个小孩子似的,提着裙子从高台上蹦蹦跳跳地下来,跟着杨师道往蓝沁堂去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